【一隻壞錶,竟然可以令我回到過去】( 2 )

988 回覆
155 Like 4 Dislike
2020-12-25 00:54:29
聖誕快樂
2020-12-25 01:50:25
聖誕快樂
繼續一個人
2020-12-25 03:18:09
聖誕快樂
2020-12-25 23:55:04
聖誕快樂
2020-12-26 00:10:02
聖誕快樂
2020-12-26 01:33:06
在線上
its boxing day
大家有冇禮物拆啊?
2020-12-26 06:25:43
在線上
2020-12-26 14:32:32
在線上
2020-12-26 17:40:44
等我拎返部電腦先
2020-12-26 22:21:32
在線上



我一邊工作著,一邊倒數著距離下班的時間,心裡有著一股類似臨行刑前的感覺;

然而最痛苦的死刑是凌遲,因為用死亡慢性折磨著一個的心理,再摧殘著一個人的身體,最痛快的死刑莫過於斬頭吧,至少引刀成一快,雖然我未死過,但聽說過的就是如此。

而我那戰戰兢兢的心情,很快隨著下班的時間到來便一掃而空,因為我想不到潘朵拉會比我更早下班,到了我工作的地方附近待著,因此.....我可以找個藉口,順便讓Candy一起同行吧?

不過,很多時候我們的計劃都趕不上變化,因為想著想著已經到了下班時間,即是先斬後奏吧,而Candy也很快挽著自己的手袋緩地走來,並用上笑臉來代替示意「走吧」。

一路上,我的腦海不停幻想著潘朵拉待會見狀會怎樣,在升降機短短的三分鐘內,我差點在腦海補完了自己十種以上的結局,當我們並著肩步出樓下大堂匯合潘朵拉的瞬間,只見她絲毫沒有訝異之感,而且情緒和眼色還有臉頰也十分「正常」。

不知道那是屬於Candy的心計還是她的無知,她笑盈盈的對潘朵拉說:

「我今晚本來約Victor食飯,但佢話要同你去買貓用品,不如我地一齊去買,跟住一齊食飯。」

潘朵拉笑著回應:

「當然好啦。」

怎麼好像怪怪的,到底潘朵拉在這刻間內心會否有過把我拖出去凌遲的打算?

在走到寵物用品店到購買用品的過程中,一切都看似正常,唯獨潘朵拉卻好像把我無視,我總覺得好像渾身不自在,直到我們買完所有寵物用品後,Candy收到了一通電話,然後愁容滿臉的對我們說飯局改期,說是她老公到公司找她。

然後,在她匆忙離去一會,我忍不住潘朵拉的沉默,亦問道:

「潘小姐唔好嬲。」

她望了我兩眼反問:

「嬲咩呀?憑你就可以令到我嬲?」

「我.....以為你介意Candy出現嘛。」

「點解要介意?」

「下?佢始終突然間咁出現嘛,而且你琴晚又講到咁.....」

「我地琴晚夠搞過野啦。」

她這樣說令我有點尷尬,她補上一句:

「因為我諗過.....要發生嘅始終都係會發生,即係你同佢一齊嘅話,佢點都會因為一啲原因送隻錶畀你,最終佢點都會出去偷食,然後最終我都係會出現。」

「......」

「即係換句說話嚟講,佢最終都係會退出你嘅人生,而我就存在到呢一刻,佢幾攻心計都好啦,我都唔需要擔心。」

這個女人的想法很可怕。

回到家後,在我眼裡Candy不在使氣氛稍為緩和,可能這個地方真的容不下三個人吧,就像人的內心?

而我又疑問,如果真的容不下三個人的話,人的內心又會住著那一個人?



趕喺聖誕完結前出文,待續等我執多幾篇再出!
2020-12-26 23:59:04
2020-12-27 00:13:17
其實講真我唔擔心潘朵拉 佢咁大隻魔鬼見識過唔少嘢點會咁容易介意呢啲嘢
我擔心嘅係張悅寧 潘朵拉離開佢個身體之後佢仲會有記憶㗎嘛
姐係佢會記得自己個好朋友點樣食咗佢個處 再帶條女返屋企
成件事好慘囉 好似一覺瞓醒冇啦啦就變咗咁
2020-12-27 01:31:31
2020-12-27 08:33:16
在線上
2020-12-27 21:30:45
在線上



坐在梳化上,腦海一片紊亂,潘朵拉把一切整頓後,抱著Para走到我身旁,正當我伸手試圖摸著Para的瞬間,Para對我嘶叫了一下,看來她真的不太喜歡我....

正當潘朵拉見狀準備嘲諷著我,門鈴卻響起了,我彷彿在瞬間看到她曾經白了一眼,只是我不肯定自己有否看錯,而我打開門的時候,只見Candy已哭成淚人,我拉著她慢慢走進屋後,她摟著我的腰間對我說了一句話,她想下定決心離婚。

我問了她的原委,而她就是回應了我一句,她的另一半依舊沒變,說話總是裝作持平,而且更把她離家的舉動當作一些發脾氣般的小把戲,並對此看輕。

而潘朵拉看著這個場景,就這樣坐在梳化上,繼續看著電視,輕撫著Para。

我對Candy離婚的決定沒有任何回應,縱使我內心知道,她終究還是會離婚,但我抱著那句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的偽善說話,替自己站於道德高地。

不過幾天過後,我還是陪伴Candy到律師樓申辦離婚的手續,更諷刺的是......她離婚的過程,還是我有份造成,那怕我們不是情侶,只是上司與下屬再加同屋主的關係。

而當她離開律師樓回到家後,她堅持要煮一頓晚飯給我,而潘朵拉見狀聳聳肩的對我們說約了歐子瑜,Para去了廁所的話煩請我們替為清理。

不知怎的,當我看著潘朵拉「懂趣」般的離開,我的內心卻忐忑不已,有人說過,在事情發生的當下,理論來說,心中的答案和想法最為澄明,但事實上腦海不但沒有答案,反之看著潘朵拉的背影時一片空白,慢慢地才湧現矛盾之感。

就在潘朵拉離開後不久,Candy從臥房裡掏出一個盒子並送我一份禮物,還叫我立即把禮物盒拆開,我好像知曉禮物盒內的到底是甚麼,而我把禮物盒拆開後,一隻新簇簇的手錶亮在眼前,內心不禁一陣感慨,因為無論見證過多少遍要發生的終會發生的劇情,只是演員改變,或者自己的劇本更改掉,但實情上既定的劇情還是在某個地方上演著,人類依然在命定論和決定論兩者間苦苦周旋。
2020-12-27 21:31:15
那一刻,我堆出笑意,而Candy也報以感謝的笑容,主動俯身上前,並親了我的臉頰一下,我知道悸動的感覺不會騙人,只是那種悸動感覺的出現卻使我有點內疚;

「多謝你一直以來照顧我。」

我記得有人曾經對我說過,你喜歡一個人,不會因為時間而改變自己喜歡過的類型。

那一刻,Candy主動的擁抱著我,而我不作抗拒,但內心卻想起待在街上的潘朵拉。

怎麼我會覺得她會待在街上?她不是約了歐子瑜?

內心被那種矛盾、內疚和悸動的感覺所折騰,於是我不其然的把手放開,再堆出笑意向Candy說了句:

「多謝你隻手錶呀,同埋麻煩晒你煮飯。」

她好像領悟到我當下的意思,並撥了撥自己的髮尾說:

「咁我而家去煮飯先,我.....會努力架。」

話音剛落,她看了我一眼,然後走進廚房弄著今晚的晚餐,同時......我從褲袋裡把手機掏出,只見Hailey傳了十數張旅行的照片給我,並附上一句:

「後日我返香港啦,到時約你食飯?」

「好呀,Welcome back。」

我心想著,Hailey也回來了,那樣的矛盾感只會愈來愈大?

我覺得自己總該下決定,但我發現自己就是一個下不了決定的人,唉。

我凝視著Candy剛才所送贈的手錶,而看著那隻壞錶,那一刻我覺得倘若用一次機會,把目前的情況改變也是一個未嘗不可的想法,可是.....倘若潘朵拉不認同的話,我又可以怎樣?

畢竟壞錶要把動力發動,需要潘朵拉說著那句不明語言的詛咒吧?

原來自己一直以來,也是不清不楚的用著那隻壞錶;

與此同時,壞錶的錶底閃過一瞬的光芒.....

If you don’t like something, change it. If you can’t change it, change your attitude.

如果你不喜歡某件事,就改變它;如果你不能改變它,就改變你的態度。



她說,或許世間太多故事,其實都沒有勝者。



待續
2020-12-27 23:45:49
在線上
2020-12-28 00:48:32
到底想點改變呢個處境
2020-12-28 01:27:13
在線上
總會有啲嘢永遠都改變唔到
2020-12-28 01:59:52
在線上
2020-12-28 08:43:51
在線上
2020-12-28 15:17:34
在線上
2020-12-28 15:56:59
在線上



Chapter 24 【潘朵拉】( 上 )

不喜歡某件事,就改變它,不能改變的話,就改變自己的態度,意思是.....認命吧?

壞錶的提示每次彷彿都說中我的痛處或者諷刺著我的行為。

目前胡塗不已的處境,我的確可以改變,想到這點,我的內心在呼喚著潘朵拉,可是她沒有出現,就像她故意裝作聽不到。

剛好,Candy端出一碟意粉和一碗沙律出來,味道的確不錯,把晚餐吃過後,我看了看客廳的時鐘,心想潘朵拉怎麼還未回來,畢竟她甚少一個人出外,而且.....我苦苦思量後才想起她根本不能離我太遠!

潘朵拉在說謊,她沒有約會,我竟然忘記了她不能離開我這位契約者和手錶太遠!

這樣的話,潘朵拉一直待在樓下附近嗎?

想著想著,Candy坐到我身旁,然後主動的撲向著我,氣若游絲般的在我耳邊吹著氣並說著話:

「我鍾意咗你。」

話音剛落,她的舌頭在我的耳窩遊走著,使我心癢不已,

這種情節我記得就在當年我們正式一起的第一天,同時也是她到律師樓申請離婚的那天,她作出主動,然後我們就在客廳裡做了一整晚。

這一刻就像重溫著昔日的激情,然而美色當前,Candy不論前戲或是床上,絕對堪稱一位好對手,眼角的美人痣配上她含情默默間帶點淫慾的眼神,大概足以令所有男人也願意臣服。

想著想著,腦海的回憶由甜蜜激情再帶到那些不堪回想的片段,那些流出的影片和私處被某人的精填滿的照片,種種人生的低潮,然後我想起Hailey,再遇上潘朵拉,與她訂下契約,把一切都「改寫」後,我又一次回到了這個原點。

原點..... 原來我又回到了一切的開端。

沒錯,當我回過神來並重拾理性,心想倘若,我拒絕了Candy的話,劇情會否因此而改寫?

接著,我輕輕的把Candy推開,她見狀冷靜下來並對我說了一聲:

「Sorry!」

然後,她徑自拿著碗碟走回廚房。
2020-12-28 15:58:24
我看著Candy的背影,心想我是否把某些屬於未來劇情改寫了?

就在那個瞬間,我被一個想法驚醒了!倘若沒有Candy的話,潘朵拉和壞錶還會存在嗎?

那一刻,我驚慌地看著自己戴著的「壞錶」,只見它仍在而數字上的若隱若現綠光依舊有著一種神秘的誘惑感,引誘著使用者用盡十二次機會。

壞錶仍在的話,即是潘朵拉沒事吧?

但我仍然深感忐忑不安,於是我跟Candy說到樓下便利店買一些飲料待會回來,然後我的直覺告知我,潘朵拉就在樓下附近,她根本沒有約會,又離不開我太遠,說穿這一切都是為了所謂成全我與Candy,遵從著甚麼的規則。

我致電給她,可是沒有人接聽,我試著whatsapp給她,換來是一個單剔,那個瞬間,我不自覺的焦急起來,害怕從此她會消失,我不知道自己為何這般著緊,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想找到她。

不知怎的,自從Hailey不在後,潘朵拉總是散發著一種熟悉的感覺,我難以言喻,只知道那是一種親切感,也許那是一種情感的轉移或投射,又或者我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便遇過潘朵拉。

想著想著,我終於在附近的充滿回憶的遊樂場找到她,看著她的身影我才緩了一口氣,只見她半臥在滑梯,聚精會神的看著夜空;

而我把視線跟著她轉移到晚空的瞬間,我也同樣被滿天的繁星吸引著。

有人說過,只要我們抬頭看星,就會察覺到自己的渺小,同時深感宇宙的浩瀚,可惜的是人類的文明過於發達,光污染就像人類的狂妄,遮蔽著自己的眼睛,使我們忘記了自己的渺小。

我們的生活每天也是營營役役,急速得連停下腳步看星的閒暇也沒了,晚上就只是記得睡覺。

「點呀,陪完你個Candy啦?」

潘朵拉一如既往般的敏銳,不用作聲也察覺到我的存在。




待續
2020-12-28 16:26:43
難道潘朵拉呷醋?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