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14日出嚟,我個淫底女友俾人食咗、我個身份仲要俾人取代咗《奪臉述異記》

1001 回覆
455 Like 41 Dislike
2020-08-20 16:25:36
我覺得係可兒,肉感美女
2020-08-20 16:28:53
Lm
2020-08-20 17:06:59
可兒大波 凱婷靚腳
2020-08-20 17:48:07
2020-08-20 19:14:53
手動正評
2020-08-20 21:14:02
唔小心追到live
手動正評
2020-08-20 21:47:19
P牌留名當正評得唔得
2020-08-20 22:03:36
見師傅有排講,我就挨落張梳化上面慢慢聽。

佢話:「2018年夏天你同可兒去過大埔滘自然教育徑,相信正正就係你生靈離體既日子。

生靈自始留喺果度等待適合既身體。

直到阿圖出現。我估計係喺張文軒之前——2020年 1 月中之前——阿圖黎到大埔,佢本身應該已有尋死念頭,生靈見到佢適合自然推佢一把。

阿圖死後,魂重投六道,而肉身即係屍體就留喺大埔。

最後,2020年 1 月中張文軒出現。

生靈令張文軒昏迷、將佢變成阿圖,同時阿圖既死屍消散於無形。

而你,亦係呢個時候慢慢開始變成張文軒。」

凱婷問:「你以上所講既重點係,大埔滘自然教育徑係一切發生既起源點,既係生靈成形既地點、亦係佢變換三人身體既地點?」

師傅點點頭,「無錯無錯,解鈴還須繫鈴人。

要撥亂返正,除左需要當事人,即係你、張文軒同阿圖之外,亦需要去返起源地作法。

咁問題就黎喇,大埔滘自然教育徑咁大,究竟係邊一個點先係事發地點呢?」

「我覺得⋯⋯」我開始眼訓,講野有啲口齒不清,「依家唔似聽緊恐怖熱線⋯⋯似睇緊福爾摩斯偵探片喇⋯⋯」

「喂!」凱婷突然大力拍我手臂,「醒喇!唔好訓著呀!」

司徒師傅摸住下巴,凝視我話:「陳又廷你有無發覺你食唔飽同嗜睡既問題愈黎愈嚴重?」

「話無就呃你既。」我拍拍自己雙頰清醒一下,「我 OK,繼續講。」

佢打量我,「我估計喺呢幾日內你即將轉化為般若。」

「唔係呀嘛?!」

司徒師傅繼續話題,佢話生靈離體瞬間,除左需要惡念累積夠,仲要一個「願」。

人願由惡念或善念驅使,要實現呢個願望當然唔係咁簡單,除左前世因,仲受種種因素影響,許願人既力量愈大,就愈易實現。

佢講:「拿,我舉個比喻你地就明。

生靈離體既『主要原因』係惡念,而『導火線』就係願,亦即人願。

你有無印象當時曾經動過歪念,或者有某啲願望係因怨恨產生?」

「有可兒喺身邊,我時時刻刻都有歪念架啦⋯⋯」我忽然靈機一觸,「呀!我記得喇!」

「哇,使唔使咁大聲呀!」司徒嫂捧住生果盤再次出場。

「唔該晒老婆,坐低唞下先。」

我再一次被呢位表面上麻麻甩甩既大叔既破案頭腦所震撼。

佢一早已經知道事發地點,只係為左引導我回憶我既過錯先傾咁耐。

我答:「荒廢小屋,我喺果度許過『願』。」

呢件事假陳又廷都有提過。

當時我同可兒經過湖邊一間小屋果陣,佢曾經打趣問過我,俾幾多錢我先敢獨自喺間屋訓一晚。

果排我大學同學又再升職加薪,可兒雖然係問我「用玩 3P,黎換我喺屋訓一晚」,不過就令我不期然諗,如果升職加薪果個係我而唔係我同學,我真係願意留喺度。

早幾年搵工時,如果唔係我叫佢一齊去試下 In 果間公司,間公司最後就唔會請佢而係請我。

我回想佢種種能力、性格等等,全部都唔合格,都唔明點解佢一路都升職加薪而我就⋯⋯

總之,司徒師傅咁樣一提,我記得當刻我因妒忌同怨恨而許下「願」:如果乜乜乜,我就留喺間小屋度。

呢個願,令我個生靈代替我留喺果度。

之前黎司徒師傅屋企呢度,我已經講過一次「3P賭局」,佢應該加埋前因後果估到。

我抬頭望望司徒師傅,佢對我點頭微笑。

佢個笑容非常慈祥,我甚至好似聽到有把聲講「愚子可教也」傳入腦海中,再加上佢五官本身已經好似佛陀,令佢個身後簡直有層佛光乍現咁款。

「世事都被你看透了⋯⋯」我喃喃講,「定係你係佛祖轉世⋯⋯落黎打救我架⋯⋯」

「喂陳又廷!醒下呀!」凱婷又再打我手臂。

我回回神,「係、係。」

司徒師傅昂然企起身,「好,我正式宣布:依家已經搞清楚需要既陣法、法器同施法地點喇,我地只要搵齊以上就可以作法!」

凱婷攤攤手,「未得住,你話仲需要有繫鈴人。陳又廷、生靈同張文軒都喺度,但阿圖已經不在人世,又點樣施法呢?」

「阿圖既『形』仲喺度,即係張文軒依家用緊既身體。」

凱婷突然企起身,「咁行啦,仲等咩?」

「下,又行?」我問,「我要返屋企餵龜——」

司徒師傅打斷答:「俾少少時間我,我要研究下用咩陣法先,同埋要等 Supplier 搵鎮魂鐘。放心,一定要喺呢幾日內搞掂!」

「咩話?!」呢個時候,司徒嫂插話:「你唔係答應我淨係教佢地點做咋咩?你打算又落手落腳去收妖?」

司徒師傅嚇一嚇,急忙答:「唔係唔係,我梗係唔會出手啦,幫緊佢地搵法師咋。」

佢推推我手臂問,「係咪呀,又廷?」

我側側頭,「唔?但你唔係話——」

「當然啦。」凱婷適時走埋黎拉我起身,「時間都唔早,我地要走喇。」

「我車你地啦。」司徒師傅去開門。

於是我地三個人一陣風咁坐喺的士入面,由司徒師傅揸車送我地返屋企。

「上次我同張文軒黎又唔見你車我地走,師傅你偏心呀!」

司徒師傅無視我既話,認真講:「拿講明先呀,我幫你地都得,但係有條件既。」

「五千蚊呀嘛,知啦。」

「收費呢啲等事成再講。」佢雙眼專注路面,「你地要幫手瞞住我老婆,佢以為我淨係做顧問,佢唔知我會去埋施法。」

「唔怪得頭先你講野咁怪啦!不過點解唔講得?」

「你唔好睇我講得輕輕鬆鬆。頭先提過為左達成目的,以善念亦能夠許人願,我作法救人正正屬於其中一種。

許願並唔係等價交換,你許願要升職加薪,最後變左生靈留喺廢屋,但你亦無升職加薪;我許願救人,亦並唔係一命換一命。

雖然善念許願係好事,但始終要還願,所以每次作法都可以解讀為欠一次債。呢方面有排慢慢解釋,你地明個大概就得。

另外,同妖魔交手又點會唔危險丫,你見張文軒之前搵個師傅過身就知,所以我老婆唔准我再做呢行。」

「咦???」我成個人彈左下,「原來怕老婆先係你『金盆洗手』既原因?哈哈哈!你好無用呀!哎呀!」

「嬉皮笑臉!」啱啱好紅燈停車,司徒師傅又再唔知喺邊度拎出摺扇拍我個頭,「積下口德呀衰仔!」

「你話我衰仔咪又係犯口孽。」

坐後座既凱婷靜靜話:「網上好多人分析過你轉行既原因,睇黎統統都錯。師傅你唔係怕司徒嫂鬧,而係唔想佢擔心;你唔係『老婆奴』,係『愛妻號』先啱。」

「車,唔同叫法但意思咪一樣,」我當然唔放過機會引用佢同張文軒既定情金句:「『玫瑰即使改了名字,香味仍然如舊』呀,你唔係最熟咩?」

「你用呢個猥瑣表情黎唸詩只會侮辱文軒塊面。」凱婷冷冷評論。

以凱婷性格,佢唔係為左串我先咁講,而係佢真心咁覺得。

我不甘示弱講:「如果你見過張文軒依家個細眼肥仔樣,你就知咩係真正既猥瑣。」
2020-08-20 22:04:49
師傅話俾幾日時間佢去搵陣法同法器,期間俾左啲口訣叫我、張文軒同凱婷背,要我地練練專注力,到時擺陣可能要幫下手。

而我當然好勤力咁⋯⋯去見可兒啦!

呢排搵多左可兒,佢見我又真係無做出任何可疑同踰矩既行為,慢慢放低戒心,無再好似之前咁抗拒我。

我趁佢呢幾日返半日工,搵個晏就去左接佢收工,想同佢一齊食埋 Lunch 先再送佢返屋企。

「哇,成廿幾三十度,你著長袖唔熱既咩?」喺餐廳坐低點完餐,可兒打量我問。

無計,我就快死——當然我唔可以講俾佢知。

我笑笑口,「今日唔行『霸道總裁』路線,行『冬日戀人』Style,啱唔啱口味?」

「《藍色生死戀》都十幾廿年前,會唔會懷舊得滯呀你?」

「唔係喎,提起《藍色生死戀》,我記得以前有人沉迷到要去韓國果個咩⋯⋯咩島朝聖架喎!」

「南怡島!」可兒醒起,興奮答:「都好多年前喇,冬天去果度好靚架!果條『戀人之路』,左右一排排高聳杉樹、樹枝同地面舖滿白芒芒厚厚積雪,真係浪漫到震呀!」

「老套到震先真呀!」回憶總是美好,諗返起我都忍唔住愈講愈大聲,「個個都戇鳩鳩企喺度扮男女主角擺 Pose,你仲癲到要搵返同一棵樹、同一個角度先肯影相!哈哈,你真係戇鳩鳩!」

果陣仲要咁啱遇到寒流得返負幾度,可兒第日凌晨四點幾無啦啦嗌醒我話要睇日出。

我話:「果度睇日出係幾靚既,不過我反而覺得日出前果刻仲特別、仲靚。」

我同可兒係喺熱潮過後先去南怡島,島上唔算特別多人,而且凌晨時份,無乜幾個行人,我地兩個沿湖邊散住步等日出。

天空係深藍色,周圍都被染成神秘既深藍色,全個島上面既人同動物都沉睡緊,唯獨得我同可兒肩並肩靜靜散步。

「『啲人話藍色係憂傷、係沉鬱,但呢一刻既藍再加上霧氣,你唔覺得好夢幻咩?』——當時又廷咁樣講過。」可兒附和我。

「無錯,其實好定唔好都係睇你自己點演繹既啫。」

大獲,我突然醒起我依家係用緊張文軒個樣,講緊陳又廷同可兒既回憶!

猛然抬頭望去坐對面既可兒,佢雙眼正視我,憂憂講:「呢樣就係我鍾意又廷既地方,好似無論遇到咩事都好,佢都總可以開開心心咁一笑置之。喺佢身邊,好似乜煩惱都無晒,簡簡單單。」

佢竟然無起晒槓問我點解知咁多,會唔會⋯⋯佢都開始 Feel 到有唔妥?
2020-08-20 22:05:24
我搔搔頭,「不過有人會覺得咁樣係嬉皮笑臉、做事唔認真啦。」

無論係張文軒、凱婷定係司徒師傅都有咁樣話過我。

食完午餐後,我照例陪佢搭車,今日佢要上陳又廷屋企探病。

講真,雖然依家搞清楚假陳又廷即係我本人,但總感覺好似親手將可兒奉上俾另一個男人咁,我內心非常唔好受,但又毫無資格叫佢唔好去,又或者留住佢陪我。

「陳又廷呢排有無好啲呀?」落車後,我盡量行慢啲。

可兒搖搖頭,「都係咁上下,而且我搵過幾個醫生想帶佢去睇,佢都話唔使⋯⋯好似想放棄咁⋯⋯」

我醒起佢之前請我幫佢搵神醫,「放心啦,我呢邊都會努力,一定一定可以令所有野都恢復正常,你再等多我一陣。」

「你講緊乜野呀?」

「我、我⋯⋯我講緊神醫啦,神醫。」我垂低頭細細聲講:「成日要你等我,對唔住呀。」

「咩話?聽唔到。」

「無野無野。」

黎到我屋企樓下,我叫住可兒,「喂,等等先,有野俾你。」

「咪叫左你唔會再買野送俾我,我唔會收架。」可兒並無唔耐煩,似乎係衷心唔想浪費我時間同金錢。

每次見佢,我都好似聖誕老人咁送禮物,而每次張文軒教路去買既野可兒都無收到。

「今次唔係送俾你呀,係俾 Auntie 架。」我遞張收貨單俾可兒,「之前 Auntie 因為陳又廷操勞到入院,我買左張按摩椅俾佢,應該呢幾日會送黎,你話係你買黎送俾佢啦。」

可兒怔一怔,問:「你係咪識 Auntie 架,點解咁關心佢?」

我緊張澄清:「唔好誤會呀,我對熟女無興趣架!」我淨係鍾意你呢類青春肉地女架咋。

可兒雙眼充滿懷疑,斜視我問:「會唔會你接近我,其實係為左識 Auntie 架?咁啱佢今年同男朋友散左。」

我係單親家庭,阿媽本身有個男朋友。

我發自內心答:「我諗我以後都無可能再鍾意另一個女人架喇。」

佢似懂非懂咁望左我一陣,然後收左張單,「咁我代 Auntie 多謝你先。」

Yes!成功!

可兒終於肯收我既禮物喇!雖然只係幫我轉贈。

重點係⋯⋯我喺按摩椅度加左手腳。

果隻生靈依家同我阿媽住埋一齊,雖然都算係我其中一部份,但佢始終有自己有思想、立心不良,我怕會對阿媽不利。

於是,我請司徒師傅畫符俾我傍身。

佢畫左兩道:一道係鎮宅符,貼喺屋企可以阻擋怨靈入屋、避邪;一道係安魂定魄符,適用於無精神、無氣無力既人。

為左唔係俾可兒或生靈發現,我偷偷地攝左鎮宅符喺按摩椅入面,諗住長期擺喺屋企可以克制住生靈。而我銀包就擺安魂定魄符。

目送可兒上樓後,我接到師傅電話:「喂喂喂,依家即刻上我度,即刻即刻!」

「下?咩事呀?」我問。佢次次都急到瀨屎咁。

「我搵齊所有野喇,叫齊所有人上黎我度開戰前會議,我地隨時可以去收妖喇!」

咁突然?!

我問:「你意思係叫晒張文軒同凱婷上去?但張文軒仲未知凱婷知道佢架喎!」

句式複雜,不過師傅聽得明,佢急急講:「唔知你地咁多,總之我要見齊你地三個啦!即刻即刻!」

「下!但我要返屋企餵——」

「係咁啦,Bye。」佢又收左我線。

於是乎,我只好叫齊人,當晚七點半齊齊上到司徒師傅屋企。
2020-08-20 22:08:17
為左繼續隱瞞張文軒,當然事前已經同大家夾晒口供。

搭緊車去司徒師傅屋企果陣,我先通知凱婷,之後打俾張文軒。

「下,凱婷都黎?咁我唔去喇。」張文軒喺電話已經扭扭捏捏。

「唔係呀,我唔會話俾佢聽你係張文軒。你只係我個好朋友,阿努。」我講大話,「阿努係同呢件事完全毫無關聯,只係因為師傅擺陣需要足夠人數,得我同凱婷唔夠人,所以先搵阿努你黎湊數。」

「但我唔識講大話架,凱婷實一眼認出我係張文軒架。」

我心諗,就算你幾識講大話,喺福爾摩斯凱婷姐面前都一定會被識穿。

不過我梗係話:「點會呀,你依家個樣唔同晒,你只要唔好再吟詩就得喇。呃,你可以爆幾句粗,凱婷實認唔出!」

「點可以架,有失斯文⋯⋯而且咁樣好唔尊重女士架⋯⋯」

好煩呀,肥仔張文軒真係仲麻煩過女人。

凱婷聽完我講就爽快答應上黎,張文軒就問三問四。

我不耐煩講:「咁唔好講粗口囉,是但啦,總之你一收工就過黎啦!即刻即刻!」

「下!但我仲要食飯——」

「係咁啦,Bye。」終於輪到我 Cut 人線,爽。

司徒師傅已經將文件攤晒喺飯枱上面,司徒嫂今晚輪夜班唔喺屋企,屋內有我同凱婷。張文軒仲黎緊。

「拿,首先講法器。」司徒師傅指住一張 A4 紙講,「Supplier 搵到鎮魂鐘喇,貨已經送到舖頭,我地隨時可以去拎喇。」

紙上係一張相,正正就係鎮魂鐘實物。

背景係一個古式建築,鎮魂鐘被懸吊起,隔離掛住大大一支鐘槌。

「鎮魂鐘原身係後周時期某間佛廟既大銅鐘。

呢個大銅鐘被用黎實行左多次鐘刑,即係捉受刑者困喺鐘裡再不斷大力敲擊,震到受刑者七竅流血而死。受刑者累積有過千個僧侶。

自始呢個大銅鐘積聚左好多怨靈,最後經過無數場超渡就成為今日既法器:鎮魂鐘。」

相入面既鎮魂鐘睇得出已經有多年歷史,表面已經有層灰灰白白唔知係塵定生鏽。

凱婷點出重點,「寺廟既大銅鐘好大個、好重架喎,我地點樣將佢搬上大埔呀?」

「Supplier 肯借車俾我地上大埔。」司徒師傅聳聳肩。

我話:「聽落去,呢個鐘本身都邪邪地,師傅你掂唔掂架?」

我始終擔心佢道行唔夠高。

「又廷、凱婷你地聽清楚。」司徒師傅雙手按喺枱上,來回望我地:「鎮魂鐘被啟動之後,一定要吸取至少一個靈魂先會收口。

到時我擺既陣係用黎固定生靈,鐘口對準佢。

生靈一定拼力反抗,我地萬萬唔可以俾佢逃走,如果唔係鎮魂鐘會吸走我地是但一個。」

凱婷講:「你話過鎮魂鐘類似能量轉換器咁,收伏生靈之後可以將佢轉化為一縷惡念、送返去陳又廷肉身,咁樣就可以解散生靈做過既事,令大家回復原貌。但萬一收既唔係生靈,而係我地活人呢?」

「鐘叔⋯⋯即係我個 Suppiler 都話唔清楚,一向都係道士用呢個鐘,從來只收妖,無試過用黎收活人。

不過按同一個原理黎猜測,鎮魂鐘具有打散力量既作用,大概同樣會打散果個人既靈魂,雖然未去到魂飛魄散,我諗肉身都承受唔住⋯⋯即係⋯⋯即係⋯⋯」

凱婷講野唔識轉彎抹角,直接問:「即係會死?」
2020-08-20 22:08:42
司徒師傅面有難色點點頭。

「唔係呀嘛?!今次真係出事喎!搞出人命架師傅!」我驚訝到自己都唔知自己講乜。

「我之前都講過收妖係好危險既事,就係咁解。」司徒師傅凝重答,「如果唔係我老婆都唔會唔俾我做啦。」

「你咪嚇我啦師傅,生靈依家咁虛弱,其實好容易就收到佢既,係咪?」

「非也非也!生靈知道我地要打散佢,你估佢會唔會用盡所有靈力黎對抗我地?而且我算到般若出世之日,呢段期間正正係佢怨恨最強既時間。」

師傅講過生靈以怨恨為力量。

我想確實問多次:「你意思係,啟動左個鐘之後,萬一吸唔到生靈俾佢走甩,咁我地淨低既人就會是但死一個?」

師傅再次點頭,「一個,或者更多。鎮魂鐘鐘口一開,至少要吸一魂先會閉口。到時我鎖實生靈唔俾佢郁,鐘口對準一開就會收佢。所以切記,作法期間千萬唔好擋喺鐘口面前。」

我無聽錯呀嘛?真係咁神奇?

我帶點恥笑,「喂師傅呢個情節有啲似多啦A夢喎。你無啦啦變件法寶出黎,大嗌一聲『能量轉換器』,然後講到天花龍鳳咁。話時話,張文軒依家呢個款又真係幾似胖虎,哈哈哈!」

點知屋裡面鴉雀無聲,瀰漫住一陣焗促既尷尬感。

「咳咳。」我清清喉嚨再問:「如果呢個世界上有件凶器可以殺人於無形,咁一定成為國寶啦,仲點會咁容易俾你搵到呀?」

司徒師傅閉目搖搖頭,「就今次黎講,我所做既只係撥亂反正,咁係無問題。但如果用黎殺生、作孽,對施法者係有無窮既反蝕。再者,鐘叔話我地呢個好似係複製品,真正既鎮魂鐘已經失落搵唔返。」

「下?假貨黎?」我再次被嚇一跳,「師傅你會唔會求其左少少呀!唔好話我知鐘叔喺淘宝買返黎呀!」

佢不負責咁聳聳肩:「是但啦,用到咪得。」

簡直難以置信,我望向凱婷,佢竟然係一副瞭然既神情!

我失聲問:「你一早就知會咁危險?」

佢理所當然答:「師傅之前咪講過囉,我預左。」

「咪先!如果失敗,你都可能有生命危險架喎!」

佢重複:「我預左。」

「但你跟埋黎都無作為,唔使你啦。」

「錯!」司徒師傅答,「呢個陣法需要既人除左你同張文軒,凱婷同可兒都必須入陣。」

「點解呀?」

「之前提過凱婷同可兒既善念好重要,要同怨靈鬥法,我地需要佢地既力量。」

「唔得,咁危險既事,我係唔會俾可兒做架。」我問凱婷:「你真係唔驚?」

「為左文軒,我可以。相信可兒為左你都一樣,我地需要彼此。」

哇哇哇⋯⋯佢對張文軒既愛⋯⋯

我笑左出黎,「唔得唔得,依家一諗起張文軒,我就諗起《小夫我要進來了》。你地有無睇過呀?哈哈哈!」

點知屋裡面再次鴉雀無聲,而我亦再次感受到焗促既尷尬感。

喺呢個時候,門鐘「叮咚」響起,應該係胖虎⋯⋯唔係唔係,係張文軒黎到。

我好感激佢將我從沉默既尷尬泥濘中救出,同時我亦非常非常期待見證佢同凱婷重逢一刻。
2020-08-20 22:16:16
阿努阿圖
2020-08-20 22:34:13
唔記得講,關於結局嘅投票結果已喺 IG story 公佈

呢個Post就快完喇,大家繼續努力正評啦,夠數我會繼續一出就出三更,用文嚟感動大家
2020-08-20 22:35:14
咁太易解決,只需搞佢地粒飛滋
2020-08-20 22:36:03
其實就應該睇咗聖地牙哥鬼屋先嘅,有連貫性的
2020-08-20 22:36:39
介紹返,我係阿圖
叫我圖巴
2020-08-20 22:56:29
阿圖巴死咗啦
2020-08-20 23:21:01
睇緊日本了但好憎你d圖 嚇到鳩縮
2020-08-21 00:36:30
歡迎入坑,應該好快睇晒
2020-08-21 00:38:16
想太多,我係肥仔張文軒
2020-08-21 01:37:08
再次啟動人手正評
2020-08-21 01:49:39
咁我做你嘅OL凱婷
2020-08-21 02:04:32
拿拿聲推爆個po先
2020-08-21 02:24:19
Yes 唔好俾樓主出到結局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