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14日出嚟,我個淫底女友俾人食咗、我個身份仲要俾人取代咗《奪臉述異記》

1001 回覆
455 Like 41 Dislike
2020-08-17 21:16:13
唔知係咪見到我真情流露,可兒對我大大放低戒心。

離開醫院之後,我陪佢搭電車返屋企,老實講,係佢陪我先啱。

「睇你個款似係識好多人咁,」佢坐喺窗邊,微風吹到佢散落既頭髮飄飄下,「有無名醫介紹俾我?」

果個假陳又廷唔係病呀!佢呃緊你呀!——我忍住唔講。

我話:「我阿爸係開藥廠,識好多醫生,我幫你打聽一下。」

「真既?!」佢睜大雙眼望住我。佢呢個神情係今日第一次開心返啲。

「梗係,朋友當然會幫朋友啦,係咪先?」

「下?唔唔⋯⋯」佢收返目光,繼續睇風景。

Yes!就好似打機咁,我地既關係升左一個 Level,由「陌生人」升去「朋友」!

當然,男女關係係無得同打機比較既。

而且呢個只係我既睇法,喺可兒心中,陳又廷應該算係佢男神,而我就算同佢再點發展,充其量都只可以做佢隻兵。

於是我呢隻稱職既兵,就送佢送到去佢屋企樓下。

「拿,呢個送俾你。」我遞出手中紙袋。

佢無接,「今次又係咩野黎?」

「見你隻錶舊舊地,我買左隻新既送俾你。」當然又係張文軒帶我去名店買啦。

佢話女人唔止要氹,更加要錫喎。雖然我唔知送錶同錫有咩關係。

可兒瞥左眼個紙袋,就毫無興趣話:「呢啲貴野留番俾你其他女朋友啦,唔使客氣。」

張文軒你係咪整蠱我架?之前點我送包包,今次點我送錶,樣樣可兒都睇唔上眼既!

好!我決定施展殺手鐧!

我用張文軒既靚仔樣微微一笑,再將可兒逼埋牆,一手拍落牆上鎖住佢:壁咚攻擊!

呢招係我呢排睇好多韓劇學返黎既,啲女主角即刻紅都面晒!

我依家有樣有錢有高,絕對合乎資格使出呢招啦!好似係。

我問佢:「知唔知點解今日我著晒西裝黎搵你?」

佢並無面紅,反而用驚恐既眼神打量我,「我以為你晏就去見工咋⋯⋯你可唔可以縮開少少。」

「唔係,」我硬住頭皮認真講落去,「因為我想話俾你知,我即將繼承我阿爸間藥廠,即係話⋯⋯我係霸道總裁!」

「噗!」一開始佢掩住個口,然後:「哇哈哈哈哈哈!」

佢大大聲瘋狂恥笑我,笑到彎低腰果隻。

唔⋯⋯面都紅晒果個係我先啱。

「呃,Sor!」佢忍住笑,企直個身,「原來你係認真架?你真心想表現自己係、係霸、係霸道⋯⋯哈哈哈哈哈哈!」

唔⋯⋯

事實證明,即使你係靚仔,就算出動埋咩壁咚、咩霸道總裁,如果對方係對你無興趣,你只會淪為一個笑話。

我正式宣佈「你的樣子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呢個真理已被打破。

張文軒呀張文軒,靚仔唔一定可以溝死女架!
2020-08-17 21:18:26
「即係話,你個生靈用左你個身體;你用張文軒身體;張文軒用阿圖身體⋯⋯」凱婷講。

見完可兒第二日係星期六,凱婷唔使番工一早就黎我屋企。

張文軒阿爸照慣例唔喺屋企、張文軒阿媽帶左 Maria 去買餸,全間屋得返我同凱婷兩個人。

等我報告完之前見司徒師傅既細節之後,凱婷咁樣問我:「咁阿圖呢?佢去左邊?」

「師傅話佢個『魂』已經唔喺度喇喎。」

凱婷二話不說喺袋拎出筆記簿同筆,又再手快快畫圖。

呢個似乎係佢既習慣,如果有野諗唔明要用紙筆將個諗法形象化畫出黎。

婉約筆觸配合充滿動感既畫功,堪稱完美刻畫後現代藝術作品既精粹。

佢攤開張紙俾我睇:


佢指住「?身體」問我:「阿圖唔係搶左第二個人既身體,而係佢個意識、佢個靈魂已經唔喺度?」

「按照司徒師傅推測,佢已經墮入輪迴道。」

「但佢個肉身外型仲喺度喎,乜師傅唔係話一個完整既人,係魂再加肉身咩?」

我笑笑口話:「所以阿圖係壞左既人。」而唔係你,凱婷。

凱婷固然聽唔明我講緊乜,笑都唔笑一下,仲好似嬲嬲地咁望實我。

我只好認真答:「呢點我地都有問師傅。雖然張文軒個身體唔係真正既阿圖,但由於係變成阿圖既外貌,所以都算係代表住阿圖既肉身。

阿圖咁樣得返一半走去輪迴,師傅都唔知會發生咩事。

可能會滯留喺陰間,又或者投胎三惡道之後會係殘疾、短命。

總之就要直到佢同肉身結合返先可以正常咁轉世。」
2020-08-17 21:19:49
佢點點頭,「咁我明白喇。」佢用筆劃走左「?身體」,寫返「去輪迴」。

之後佢無再理我,靜靜用我部電腦上網搵野。

「文軒講得無錯,」隔左陣佢話:「司徒師傅有段時期係好紅、好多客,呢度形容佢係『風水界 KOL』。我搵到有幾個人提過點解佢由盛極一時既事業高峰突然金盆洗手。」

我跳落床,蹲喺地上睇個 Mon,上面係唔同討論平台既網站。

凱婷繼續講:「最早既留言係 2015 年,司徒師傅似乎係呢年金盆洗手既。出 Post 果位係當事人既朋友,佢話當事人鬼上身,司徒師傅驅鬼失敗,最後當事人死於心臟病發。」

「司徒師傅怪責自己工作能力,唔想再害人?」

「你聽埋我講先。」佢陸續開網站,「之後幾年不時有人開 Post,有啲人話司徒師傅算過近幾年運情唔適合做法科師傅;有人話佢講錯說話俾電視台封殺⋯⋯總之就係乜野原因都有,個個都講到似層層咁。」

「咁迷?!咁即係要佢親口講先知點解啦!」

「雖然呢位師傅係我搵返黎,不過⋯⋯你真係要考慮清楚。」

「睇佢講野有文有路,佢又唔收錢咁款,唔似係呃錢既。」

「問題唔在於錢。萬一佢功力唔夠,以前甚至可能曾經搞出人命,我怕今次⋯⋯當然我擔心果個唔係你,而係文軒。」

我應唔應該多謝佢講野咁直接呢?

「其實我都諗緊佢靠唔靠得住,做野好似馬馬虎虎咁。」

「我再搵搵有無其他師傅。」

於是凱婷又再上網,我見佢除左搵師傅,亦有睇「般若」、「生靈」等等資料。

呢啲我都有搵過,大概同司徒師傅所知差唔多,搵唔到有用既野,所以我攤返上床打機。

「喂,醒下呀!」聽到凱婷叫我既時候,已經差唔多五點,我不知不覺訓著左。

佢淡淡問我:「又廷,你覺唔覺你訓多左?」

其實佢唔講我自己察覺到,不過唔想佢地擔心就無特登講。

「你既情況唔拖得,喺無其他選擇之下,我地可以信既就只有司徒師傅。」佢坐喺床邊。

我唔係扮野,依家同佢孤男寡女仲要坐喺張床上面,當然會心郁郁望下佢對波。

不過唔⋯⋯佢並唔係可兒咁好身材,而且重點係我已經有可兒,我唔會受其他女人誘惑!

我苦笑一下,凱婷好明顯唔係誘惑緊我啦。

佢望住手機講:「我諗我搵到收回生靈既方法。」

即使係咁重要既發現,佢都仲係好冷靜咁講出口。

「咁勁!」我即刻坐起身,「拿拿臨攞黎睇睇!」

手機畫面係一張相,上面密麻麻一堆字介紹緊一件法器,命名:

鎮魂鐘
2020-08-17 21:34:35
個男主角其實都幾垃圾成世人係到埋怨人生 有個女朋友又唔識珍惜 冇咗又死chur同啲垃圾港男一樣 生靈又係佢搞出嚟 而家又話想殺咗佢 張文軒變化大佢咁多都冇佢咁怨得咁多
2020-08-17 22:14:27
好緊張呀!又要等聽日喇!
2020-08-17 23:19:13
我既愛同文一樣滔滔江水咁出緊
2020-08-18 08:38:16
我都覺
其實佢行行企企
咩都無做過
2020-08-18 09:08:09
Live
2020-08-18 10:17:32
用男性視角都寫得咁好
2020-08-18 10:18:05
婉約筆觸配合充滿動感既畫功,堪稱完美刻畫後現代藝術作品既精粹。

樓主又繼續曲線讚自己
2020-08-18 12:25:59
你好似重睇左幾次
暫時最鍾意邊個故呀?
2020-08-18 12:26:27
之後有排你喊
2020-08-18 12:36:26
文呢?\
說好的文呢?
2020-08-18 14:21:17
秘密地鐵
2020-08-18 16:29:45
天韻
2020-08-18 16:30:40
會唔會搞搞下可兒鍾意左張文軒架
2020-08-18 16:33:39
J到鳩縮
2020-08-18 17:38:19
張相上面係一個殭屍電影裡面經常出現既物品:道士作法果陣拎住果個搖搖鐘。

圖上寫住:

镇魂钟,乃一件攻击属性法器。

供法师于收伏妖物时使用,法师的法力愈高,其能量愈高,能够收伏更强大之妖物,故镇魂钟体积大小与其成效并无直接关系。

连同罗盘为两件套,现货包邮。


點解愈睇愈唔對路⋯⋯

我撥一撥想睇返上一頁係咩料⋯⋯

「仆你個街,淘宝黎既喂!」我衝口而出!

凱婷既反應卻非常平淡,佢收返部電話,「唔係叫你淘,只係話你知有樣野叫鎮魂鐘,似乎可以收回你個生靈。」

我即刻道歉:「我口快快講左粗口,Sor 呀,亲。」

萬一俾文青張文軒知道我喺凱婷面前爆粗,唔知又會吟幾多句詩黎淨化我。

我講:「係咪亂作架咋,呢舊野似係搖鈴唔係鐘喎。同埋上面寫收妖,可唔可以用落我身上架?」

「不如去搵司徒師傅,睇睇佢點諗?」

「依家?」我未剃鬚又著晒睡褲喎!「張文軒阿媽煮左我地飯喎!」

好似預啱時間咁,我手機響起,司徒師傅打黎:「喂細路,依家即刻上黎我度!」

「下?我未食飯喎!」點解人人都咁即興?

「我搵到重要線索!你上黎食啦!即刻即刻!」

「但係我仲未餵貓——」

「著得事正啲先好上黎呀,拜!」佢講完收線。

於是乎,凱婷跟埋我上去。

佢依然無乜表情,不過唔知點解我 Feel 到佢好似幾開心咁,可能終於可以見到師傅真身。

「咦咦,呢位就係凱婷喇?」師傅打開門,第一眼就知佢係凱婷而唔係可兒。

都係既,可兒點會無啦啦陪我黎搵師傅。

「師傅你好。」凱婷點點頭。

「快啲請人入黎啦!出面咁熱,想熱死人咩!」屋入面有另一把好惡既女人聲。

入屋後除左見到依然鮮色 Polo 恤同短褲既司徒師傅,聽到聲有人喺廚房煮野食,司徒師傅介紹係佢老婆。

「下!乜原來你有老婆架?!」我有啲驚訝,上次黎唔見佢老婆,而且間屋又睇唔出有女性用品。

佢湊近我耳邊細細聲講:「上次激嬲左佢,佢返左娘家呀。」

「隨便坐隨便坐。」一位白白淨淨既瘦女人喺廚房行出黎,手上捧住碟蝦醬通菜。

佢五官唔算特別標緻,紮左低馬尾,算係一個順眼既普通中年女人。

我望望鐘,都已經夜晚六點。

司徒師傅話:「呢位係我太太,你地叫佢司徒嫂啦,聽到你地上黎,佢順手加雙筷大家邊食邊講。」

司徒嫂對我地溫和一笑,「唔使咁拘謹啦,坐啦坐啦。」

我同凱婷都啲唔好意思。

司徒嫂轉頭對司徒師傅大聲喝:「仲唔快啲斟杯水招呼人!」態度簡直係 180 度大變。

我同凱婷更加唔好意思。
2020-08-18 17:39:14
司徒師傅應聲乖乖衝入廚房。唔,原來係個老婆奴。

過左陣,我地四個齊齊坐低開飯。

司徒嫂煮得一手好菜,而且有菜有肉,喺張文軒個低鹽少糖走肉既健康監獄困得耐,呢餐飯好比人間美食。

司徒師傅夾左舊雞脾肉俾司徒嫂,問我:「我以為今日係你同張文軒上黎添,又或者係張文軒同凱婷上黎。」

上次我同張文軒上黎果陣,張文軒講晒佢同凱婷之間既事出黎,不過係僅限於「張文軒視點」。

即係話,司徒師傅並唔知道,其實凱婷乜都知道晒。

我解釋返,「張文軒叫我幫手瞞住佢既存在,佢唔想凱婷知道佢出現返,所以直到依家,佢都仲係以為凱婷當佢失左蹤架。」

喺張文軒角度,凱婷聽過司徒師傅分析,知道張文軒依家係用緊阿圖既樣,但凱婷唔知既係,阿圖係一個又肥又細眼既黑熊,純粹以為佢係普通男仔,唔知因咩原因無出現過啫。

司徒師傅呢喃,「兩個人簡簡單單咪得,做乜搞到咁複雜。」

我即刻附和,望向凱婷,「係囉係囉。」我夾喺中間隨時講漏口架嘛。

凱婷固然知道我心底話,唔知有心定無心,佢夾左一大堆菜落我個碗,「食菜啦。」

佢問師傅:「你話有重大發現,請問係咩呢?」

「我查左幾樣野。首先,近幾年香港有零星案例係有人化為般若。恐怖既係,佢地都有共同點。」

我嘗試問:「都係靚仔靚女?」

師傅同凱婷同時停手,抬頭白左我一眼。

「哈哈哈!」司徒嫂突兀笑出聲,指住我,「呢個後生仔好風趣!」

Well,呢個世界上,除左可兒會為我啲無聊野笑之外,原來仲有呢位司徒嫂。
2020-08-18 18:27:28
2020-08-18 20:13:32
「佢地都係兇殺案既兇手。」師傅一臉凝重繼續講:「徹底化為般若既瞬間,人亦徹底失去心智,變得兇殘同有攻擊性,去襲擊身邊所有人。」

「兇殺案?例如呢?」凱婷問。

福爾摩斯凱婷姐座右銘之一:凡事有根有據。

司徒師傅數左幾單哄動香港既案件,包括殺雙親案同石棺案等等,「恐怖在於,般若並唔會好似我之前俾你睇果個樣,五官同外型依然同常人無異。

佢地表面上唔會大癲大肺,反而好識隱藏自己瘋癲既心智、識隱藏自己所作所為,就咁睇表面,你係唔知呢個人已經化為般若。

例如呢單情殺案,男事主殺死女朋友之後,識得碎屍藏屍,事後仲扮到好無辜咁向傳媒求救,要大家幫手搵佢失蹤既女朋友。」

司徒師傅手上有幾張蘋果日報 Printout,俾我同凱婷傳閱。

「咦?」我問,「變左般若之後,外人係完全唔知?照你咁講,喺佢未犯下大罪之前,例如仲密謀緊殺人,其實無人知佢係般若、以為佢係普通人黎架喎!」

「無錯,」司徒師傅打量我答:「大家身邊隨時有個般若,而無人知道。」

凱婷意識到師傅既話中話,小心翼翼望住我:「例如,大家同枱食飯,有人大啖大啖食緊燒賣,其實佢已經無聲無息化為般若。」

講到呢度,大家一齊放低筷子、靜晒咁警戒住我。

大啖大啖咬緊燒賣既人,正正就係我。

喂!咩料!

我要召喚燒賣關注組出黎幫我講兩句!

司徒嫂按奈不住,直接問我:「喂細路,你係咪已經變左般若喇?唔好扮野喎!」

我發覺佢呢個人都幾大情大性,有咩唔明會當場問清楚。

我好奇問:「咪先,般若真係完全無外觀特徵?」

「非也非也!」司徒師傅雙眼猜疑地掃視我全身,「雖然平常人係睇唔到,不過修法之人可以從果個人既『身體氣場』睇得出。

所謂身體氣場,有人叫靈光、有人叫能量場。

總之就係有一股顏色包圍住人體,唔同顏色代表唔同意思,有人話係代表當刻既情緒,有人話係性格。

唯獨係般若,佢已經唔算係人類,所以雖然佢有人類外型,但佢就無靈氣包圍。」

司徒嫂毫不客氣用食指尖指向我:「老公,咁佢係咪無晒靈氣喇?」

全場再次靜晒望實司徒師傅。

點知佢二話不說,無奈地搖頭!

眾人旋即彈起身遠離我一步!
2020-08-18 20:14:32
Live
2020-08-18 20:15:54
「冷靜啲、冷靜啲。」司徒師傅繼續淡定扒飯,「我道行未夠,睇唔到靈光。」

「死佬!」司徒嫂坐返低,「嚇死人咩!」

司徒嫂一喝,令司徒師傅即刻縮一縮。

嘖嘖嘖,雖然怕老婆同驅鬼能力無直接關係,但見到佢呢個窩囊樣,對佢既信任大受打撃。

凱婷問:「之前你唔係講過般若會死於非命咩?」

我加一腳:「咪係囉,你上次講過化為般若之後會好快死架喎,又何來時間去殺人呀?」

有別於對住司徒嫂既龜縮態度,司徒師傅面對我地總係擺出一副高高在上既淡然。

而喺我眼中總係覺得佢唔太掂。

「上次未查清楚。」佢理所當然答:「經過我仔細調查之後,我更正:般若眼裡只有殺戮,如果喺短時間內殺唔到人,佢會因為滿足唔到心理需求而暴斃。」

「係唔係架?要用殺人黎吊住自己條命?」我繼續質疑佢:「只要不斷殺人就可以延長條命?」

呢個時候,我感受到坐我對面司徒嫂既嚴厲目光,好難想像一個白淨斯文女人可以講野咁大聲、眼神如此凌厲。

似乎佢表面上成日喝罵司徒師傅,實質上佢係個非常護短既人,唔容許外人睇少自己老公。

司徒師傅舉個比喻:「你就當仇恨同惡念係般若既糧食,佢需要不斷製造怨恨先可以生存落去。」

凱婷點點頭,「講得通。」

我即刻忍唔住為自己辯解:「如果我已經化為般若,我一早已經去斬死果個假陳又廷啦!」

「仲有,」我補充,「睇假陳又廷個虛弱樣,點會有力氣去殺人呀?」

司徒師傅搖搖頭,「化為般若之後,生靈同肉身好似會再次合二為一。關於呢樣,我諗左好耐先搞清楚⋯⋯」

一般人,例如凱婷,佢只有肉身同意識,佢都會有善念惡念,但惡念未大到可以產生生靈。

而我既惡念已經大到生出生靈,而生靈甚至強到有自我意識、脫離肉身,暫稱佢做假陳又廷。

以上呢個階段,正正係我依家經歷緊。

而下一個階段,就好似打機咁得兩種結局:

【1. Happy Ending】

喺我失去心智之前搵到解決方法,令生靈重回我身體,並沉寂為一般既惡念,一切回復正常。

重點:當然唔少得,成班人皆大歡喜一齊上天台 BBQ。


【2. Sad Ending】

我失去心智、我既意識沉寂,生靈趁機重回我身體。

因生靈同肉身重新結合,令本黎虛弱既生靈重獲力氣,並且控制我身體,亦即般若。

重點:「出動」劇情,意思係般若要出發去殺人。


「咪住咪住,應該仲有第三種結局,係由 Sad Ending 發展出黎。」我擺擺手,「睇戲都睇得多啦,我地要置死地而後生!即係等化為般若之後,由於我唔甘心就咁死,又有可兒既愛加持,我既意識拼死成功打低生靈,攞返身體控制權!」

司徒師傅再次搖搖頭,「現實歸現實,化為般若後,你既意識對生靈黎講係一種食物、係一件好事黎,你反抗既力量反而會繼續滋養佢、俾佢蠶食埋,你並唔可能重生。」

凱婷話:「你真係睇膠劇睇太多喇。」

嬲嬲地,我反駁司徒師傅講:「唔係喎!你講呢啲都係兇殺案黎,點肯定一定係般若搞事先?」
2020-08-18 21:16:51
pish
2020-08-18 21:25:09
結局投票

IG/FB搞左個結局投票(當然唔係BBQ或出動)
去限時Story投吧!人多先得!
聽晚截止

Instagram: greenizmstory
Facebook: 橘子綠茶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