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14日出嚟,我個淫底女友俾人食咗、我個身份仲要俾人取代咗《奪臉述異記》

1001 回覆
455 Like 41 Dislike
2020-08-13 00:26:12
25度都凍 即係又延佢愈嚟愈熱?🤔
2020-08-13 00:32:38
追到live, 留名等update
2020-08-13 01:17:27
等文等到去左睇人肉工廠
見樓主成日講呢個故就講肉醬意粉, 仲以為有肉醬睇
2020-08-13 01:36:32
可兒真係大咗肚?
2020-08-13 03:05:00
一次過爽啲
2020-08-13 04:32:22
佢話上面啲故好高質,尤其果個咩咩綠茶寫果啲。
真絲打先會咁寫自己 女人。。。
2020-08-13 05:06:08
2020-08-13 05:36:49
2020-08-13 06:48:21
各位唔好信樓主啊 佢搶𠹌咗我個身體啊
2020-08-13 10:31:10
多謝你
抵我追返哂你先前D作品

不過最可惜係, 鬼屋系列我睇完第3部先再睇返第1部
有D驚喜位無咗
2020-08-13 10:57:59
唔係有人話佢本書有樣 係男人黎咩
2020-08-13 11:16:07
真係女人嚟
2020-08-13 11:31:58
如果換返身份之後 咪變便宜仔
2020-08-13 14:33:24
一睇就知你follow 綠茶巴ig
2020-08-13 15:03:36
我再講:「我唔係咩痴線佬呀,我淨係想同你做個朋友咋!」

佢急停步,回頭對我唔耐煩咁講:「我已經有男朋友架喇,你唔係未見過架。你唔好浪費時間喺我身上喇。」

咁即係佢同阿圖未散啦。

「你唔好起晒槓先,」我趁機會話:「我唔係要拆散你地呀,我真係想識多個朋友咋!」

當然我口講多左個「唔」字,我內心係「我係要拆散你地呀」啦。

佢嘆口氣,「睇你正正常常咁,我唔知我有咩俾你睇中,總之我地係無可能啦。我依家趕時間唔同你講咁多喇。」

「你係咪返屋企呀?我送你丫,一個靚女夜晚喺街好危險架。」

「只要你唔喺我身邊就安全。」

「你知唔知你同馬騮有咩分別呀?」我突然轉個話題。

「下、下?」呢句話果然殺佢一個措手不及。

「馬騮住喺城門水塘,你住喺我心裡。」我摸摸心口。

呢句都係張文軒教,佢話女仔好受用喎。

點知可兒愕左一愕,然後加快腳步走上車。

OK,凱婷受用唔代表可兒都啱聽。

我只好死死地跟實佢,不過為左令佢放心,我故意坐遠啲。

呢架巴士唔係去佢屋企,搭左陣,我跟住佢落車。

目的地係一間公立醫院。
2020-08-13 15:05:15
「你唔好再跟住我呀。」一落車,佢啤實我講,「我報警㗎。」

我留意佢唔係講「我搵陳又廷」。

可兒細細粒又面圓眼圓咁,毫無威嚇作用,只會令我更想去掐佢塊面。

「你見邊度唔舒服呀?」

我想講:無論係富裕或貧窮、健康或疾病,我都會永遠愛你。

不過呢啲咁肉麻既對白,我真係好難可以好似文軒佢地咁一氣呵成講出口。

「唔關你事,你走開呀!」

我認真話:「我應承你,我淨係會靜靜守護喺你身邊,絕對唔會對你做啲乜!」

佢望一望錶,即刻衝入醫院,「費事同你講咁多。」

我一路跟住佢,發現佢係黎探病,再加上多日唔見陳又廷,我問:「陳又廷唔係中左肺炎呀嘛?乜醫院唔係唔俾探病咩?」

佢無答我入左病房,出返黎果陣已經係差唔多一個鐘之後既事。
2020-08-13 17:58:48
搭電車果陣,由於呢排夜晚條街少人左,車上面無乜乘客。

我見可兒悶悶不樂,鼓起勇氣坐喺佢隔離,佢無走開。

鯨窮鯨窮、鯨窮鯨窮⋯⋯

我地兩個短暫既沈默,夾雜住電車運行時久不久發出既聲音。

車外既街燈久不久照射入嚟,映落我同可兒身上。

盛夏既夜晚,外面吹黎陣陣涼風,我人生第一次覺得搭電車好舒服。

突然間,我好想呢程車可以搭耐少少。

「又廷佢唔係中肺炎⋯⋯」可兒靜靜開口,「佢自從喺台灣返黎之後身體就開始唔舒服。

起初係見暈見凍,呢排有時會突然間暈低。

醫生話佢疲勞過度休養一下就無事,但我總係有種唔好既預感。」

哼,阿圖你都抵死喇,我副咁 Fit 既 Body 雖然比唔上張文軒,但都唔係人人受得起架。

難得可兒肯同我講野,我當然配合佢問:「點唔好既預感呢?」

佢望望我,又望向窗外風景,「唔知點講⋯⋯佢好似唔同咗咁,但我又講唔出點樣唔同。」

哇正呀正呀,可兒原來都睇得出我既「個人特色」架!

唔怪得佢今晚無之前咁抗拒我啦,一定係果個冒牌陳又廷令佢不安,想搵人傾訴下。

我嘗試引導佢,問:「係咪覺得佢個身體依然係陳又廷、而內裡既意識係另一個人咁?」
2020-08-13 17:59:56
可兒愣住左,然後用好奇怪既目光掃落我身上:「你講咩呀?」

唔,可能我太激進。

「我、我既意思係,你係咪覺得佢性格最近變左啫,梗係唔係講啲騎呢野啦。」

佢回復正常,點點頭,「可以咁講。」

以我同佢暫時既關係,我決定採取懷柔政策,即係要配合可兒諗法去講野。

我話:「可能佢呢排工事繁忙啫,唔好亂諗野。」

佢似乎都好驚訝我突然幫阿圖講說話,瞥左我一眼,視線最後停留喺我捧住既花上面。

「你又知我鍾意百合花既?」佢問。

Yes!至少張文軒講中左一樣野:女仔鍾意收花。

不枉我拎住紮花,成個傻仔咁行黎行去行左成晚。

我求其作個藉口:「Umm⋯⋯百合呢啲咁高貴大方既花,我覺得同你好襯所以先買咋。」

事實係我出左金手指。

以前大時大節我會送花俾可兒,不過次次都買唔啱佢最鍾意既花。

今日去花店,我特登揀以前無買過既花,好彩揀中左。

我支支吾吾補一句張文軒千叮萬囑要講既話,同時遞紮花俾可兒:「『接葉有多種,開花無異色。含露或低垂,從風時偃仰*』。可兒,我覺得你好比百合咁純潔高雅。」
(*出自《百合花》)

講完我都有啲唔好意思,唔係唔係,係極之後悔先啱。

張文軒你搞到我有尷尬癌呀!
2020-08-13 18:00:31
最後,可兒當然無接住紮花啦,仲要拎轉頭望返去窗外。

不過我見到佢嘴角好似牽起左少少,唔知係咪心理作用。

黎到佢屋企樓下,佢無同我講啲乜,一野衝去禁密碼入大廈。

而我就好似個傻仔咁一手揸花、一手拎住裝名牌包包既紙袋,企喺度目送佢背影。

當下我覺得好不甘。

非常不甘。

一直屬於我既可兒、隨時可以俾我攬攬錫錫既可兒,依家已經唔會俾個 Goodbye Kiss 我,亦唔會同我講「返到屋企打俾我喇 BB」。

我嘆口氣,轉身走人。

「喂,」背後既可兒叫住我,「你未話我知你叫咩名喎。」

我即刻轉身,狗衝去佢面前,「我個名係張文軒,今年二十七歲,職業係教師,我既願望係世界和平。」

可兒噗哧一笑,「你估你選香港小姐咩,依家都無人睇啦。」講完佢走入大廈。

足夠了,咁就夠了。

可兒依然會因為我講啲無聊嘢而笑,證明我哋嘅默契依然存在!

只要可以見到可兒笑,我做乜都值得!
2020-08-13 18:09:44
呢幾幕如果拍做戲好似都幾考功力
2020-08-13 18:14:55
好眼力,不過估錯
2020-08-13 18:15:45
係聖地牙哥鬼屋連載果陣,大家講慣口
2020-08-13 18:16:26
無錯無錯,唔關巴定絲事
2020-08-13 18:17:10
哦 冷氣壞咗 快啲call師父上去整
2020-08-13 18:18:08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