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14日出嚟,我個淫底女友俾人食咗、我個身份仲要俾人取代咗《奪臉述異記》

1001 回覆
455 Like 41 Dislike
2020-08-10 09:38:19
但再代入可兒,其實我都會信假陳又廷
2020-08-10 09:39:00
你認錯人喇,我係巴,綠茶
2020-08-10 09:39:31
追到live
2020-08-10 09:41:50
原來係綠茶絲有眼不識泰山
2020-08-10 10:41:08
養肥咗一次過睇 正呀
2020-08-10 11:39:17
磨牙

話時話, 阿圖咁毒L... 如果出街咁講野真係會比人打
人醜真係性騷擾!!

第一次見你寫呢D無血腥成份嘅故

葵聰廣場係咪完咗啦?
2020-08-10 11:59:17
由聖地牙哥鬼屋一路都睇到黎呢到
我都以為綠茶係絲
2020-08-10 12:17:00
乜唔係咩
2020-08-10 12:53:06
冇鳩巴
2020-08-10 13:40:55
Gae
2020-08-10 13:49:35
本書有樣
2020-08-10 15:56:38
無血腥成份覺得點呢?

屍語雙色瞳第一季完了。
第二季如果多人想睇先寫
2020-08-10 15:58:37
一個二個呀下,我係男係女都無所謂,因為






玫瑰就算換了名字,也依舊芬芳
2020-08-10 16:15:18
巴打係咪有日訓醒突然發現自己變左女人?
2020-08-10 16:28:42
好好睇!支持下
追左半個鐘就冇哂,睇書快嘅辛苦
2020-08-10 16:51:37
識啲嘢,可以加,夠鳩呀
2020-08-10 17:32:39
佢今次寫呢個故,莫非...
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定係真人真事改編?
2020-08-10 20:27:07
突然少左碌嘢
2020-08-10 20:28:33
睇太快會唔會睇漏重點㗎?
重睇左次先
2020-08-10 20:30:27
少咗碌嘢就唔好J了
2020-08-10 20:47:41
願意獻出身體換取加更
2020-08-10 20:55:42
睇呀睇呀
2020-08-10 21:27:32
「無無無,傻豬黎既,無啦啦做乜亂諗野。」我開始自亂陣腳,坐返落床食芒果,「哇好甜,整嚿丫?」

凱婷二話不說一野彈起身,企喺我面前,「張文軒依家喺邊?」

救命,佢由高向下望落黎我度,散發住懾人既氣勢,我直情 Feel 到有股冷風席捲我身上。

唔,應該係冷氣太凍。

好明顯,凱婷直情係肯定我同張文軒見過面。

「我點知呀,我都無見過佢。」

「講!唔好再扮野。」佢一手搶走我既愛文芒果,「啱啱先食完飯,你食唔落咁多生果㗎啦。」

最後,我敵不過福爾摩斯凱婷既嚴刑逼供,好無骨氣咁一五一十講晒晏就見過張文軒既事出黎。

連阿圖身體年齡係二十四歲都講左出黎。比起我地幾個,阿圖細三、四年。

聽完我既話,凱婷話:「唔,又真係幾甜。」佢食左嚿芒果。

「你講緊嚿芒果、小鮮肉阿圖、定係肥仔文軒先?」我乘機捉弄佢。

當然「小鮮肉」既肉,係真正文字上既字意啦,而且仲係肥肉黎添。

「梗係文軒啦。」點知佢臉不紅、心不跳咁冷冰冰答,「佢依家搞到咁既款,都仲關心緊我既真命天子。」

「喂你兩個真係好煩,不如你去搵佢啦!」

「唔得。」佢終於肯還返盤生果俾我,「佢唔敢見我一定有佢既原因,我會等佢。」

佢打量我胸膛同個肚,「你唔好成日食野,食肥晒文軒個 Body。」

我講返正題:「佢既原因咪就係佢無自信囉。講真,你見到佢可能真係會即走。」
2020-08-10 21:29:39
「『玫瑰即使改了名字,香味仍然如舊』呢句話你有無聽過?」凱婷坐返低,表情依然係一臉冷漠。

佢話:「我記得我同張文軒邂逅果一瞬間,佢知我英文名果陣,第一句就係呢句話。」

提一提,凱婷英文名係非常造作既「Rose」。

「晏就我先聽過張文軒講。」我悻悻然答,「你兩個到底有幾鍾意莎士比亞。」

「我地唔係鍾意莎士比亞,」喺佢面不改容既臉蛋,我好似隱約見到佢牽起嘴角,「只係太鍾意對方啫。」

我漸漸發覺除左張文軒本身好矛盾之外,凱婷呢個女人都好矛盾。

個人特色,或者可以咁講。

雖然佢外表同機械人無乜分別——當然係《我的機械人女友》入面既綾瀨遙咁樣,靚靚地又高瘦啦——但其實佢好重情,而且⋯⋯

Well,係真係幾深情。佢往往可以用一副淡淡然既神情講出一啲肉麻野。

我再次提議:「如果佢知道你咁鍾意佢,佢一定會鼓起勇氣黎見你。」

重點係,「對抗謎樣人阿圖兵團」要團結起黎、合三人之力先可以成功!

佢好堅決咁搖頭,「你唔好話佢知我知佢既事,我想一切順其自然,唔想造成佢壓力。」

句式複雜,我諗左一陣先明。

如是者,我就夾喺佢兩個中間做信鴿。

當然張文軒係被蒙在鼓里啦,佢唔知我已經爆晒佢既野俾凱婷聽。

張文軒同凱婷二人之間揀,我唔敢得罪果個一定係福爾摩斯凱婷姐啦,始終佢係最壞果個嘛。
2020-08-10 21:30:15
接下來幾日,我地三個循「怨魂、奪舍、道士」呢個方向搵資料。

於是我睇左林正英既《殭屍道長》系列同《救殭清道夫》,發現唔多相關,除左了解多左林明禎呢位女神之外,無乜特別得著。

我連歐美戲劇都涉獵埋,例如《人情鬼未了》之類,都仲係未有發現。

星期四晏就,張文軒放假,我地約左喺深水埗一幢舊唐樓門外見面。

佢話有個師傅肯接我地單 Case,一齊上去傾傾。

師傅一開門,我仲以為自己去左哈佬喂,是關位女師傅個感覺好似羅蘭。

羅蘭師傅個神壇又暗又焗促,我同張文軒一坐低喺張枱前面已經覺得周身唔妥。

張文軒流左好多汗;我就覺得好凍,而且好肚餓。最近好似食極都唔飽,做野無氣無力咁。

好多咩佛牌呀、佛珠鍊由天花板吊落黎,成間房得啲奇怪紅燈膽照住。

「兩位施主,今日上黎有咩所求?」羅蘭師傅斯斯然坐喺我地對面,一對精明雙眼望住我地。

張文軒簡略講完我地既事情,羅蘭師傅不但唔覺奇怪,仲不停點頭喃喃自語。

佢話:「冤親債主⋯⋯冤親債主⋯⋯佢係黎攞債架。」

佢把聲尖尖地、高高地,有啲似真.羅蘭。

「你係成件事既起因。」羅蘭師傅舉起食指指住我鼻尖,「呢位阿圖,佢係你既冤親債主。」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