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離14日出嚟,我個淫底女友俾人食咗、我個身份仲要俾人取代咗《奪臉述異記》

1001 回覆
455 Like 41 Dislike
2020-08-16 00:57:53
有睇丫,出啦
2020-08-16 00:58:15
很想要
2020-08-16 01:02:45
新讀者留名好正
2020-08-16 02:22:47
好現實
2020-08-16 02:24:33
2020-08-16 08:14:34
冇事啦 你咁恐怖
啲痛毒去到門口都混路走呀
2020-08-16 12:16:43
好似子濤有抗體咁樣
2020-08-16 13:44:21
新讀者留言 快點出 好心急
2020-08-16 13:46:51
想睇波波
你會唔會想開波波故
想睇波波組隊打喪屍
2020-08-16 13:50:12
我都想睇但我唔係綠茶
2020-08-16 14:01:35
睇錯咗 以為係綠茶覆我xdddd
2020-08-16 16:12:05
多謝
2020-08-16 16:12:51
唔緊要,黎留下言都好好
2020-08-16 16:14:18
我發覺次次新故 Post 都變左《屍語異色瞳》催文Post
2020-08-16 16:15:23
講故台
2020-08-16 16:16:18
如果係真事就屈機
2020-08-16 17:24:46
諗住儲肥啲再睇 又忍唔到一嘢睇晒
2020-08-16 17:26:14
正故 推
2020-08-16 20:46:30
「師傅你鬼馬呀,就嚟死果個係假陳又廷呀嘛?」我嘗試問,「即係我嘅生靈。」

「唔係。」司徒師傅斬釘截鐵答,「係你,真陳又廷嘅生命即將終結,張文軒亦活唔長。」

「『死亡一如誕生,都是屬於生命的。走路須要提起腳來,但也須要放下腳去*』」張文軒煩人既聲音突兀響起。
(*出自泰戈爾《漂鳥集》)

「收嗲呀你!唔准再吟詩呀!」

輪到張文軒俾我一句收皮後,我轉問師傅,「好地地點解你要咒我地呢?」

然後,師傅好似醫生問診咁問我好多關於身體變化嘅問題,亦有問假陳又廷現況。

佢話生靈係我身體一部份,依家我可以被形容為身體一分為二,無論體力同陽氣都大大分薄左。

一開始可能都勉強撐到,時間一耐,無論係我定生靈,身體都逐漸出毛病。

生靈唔使多講,前排先入完院出返黎無耐。

當時我仲天真以為係淫底可兒 Chur 到佢咁,依家聽師傅講返真正原因,都唔知係好事定壞事。

而我⋯⋯師傅無問起又真係唔覺。

自從生靈脫離身體後,我食量大左好多,起初以為係張文軒個身體需要求,但我都無再去做 Gym,亦無肥過,個身體好似食極都唔吸收咁。

成日覺得凍,仲無氣無力⋯⋯

生理同身體毛病只係其中一個徵兆。

師傅話生靈脫離身體嘅日子一耐,肉身會慢慢失去理性,唔及時將生靈收回肉身的話,無論係生靈定係我本人,都會徹底化為「般若」。

「變成般若即係點呀?」張文軒一副事不關己嘅食花生樣問。

「你唔好笑笑口,你都唔掂㗎,等陣再講你。」司徒師傅警告張文軒。

「現代無乜案例講化為般若後個狀態係點,呢樣我要再查查。不過以我所知,當事人既下場全部都係離奇暴斃,而且係短時間內既事。」

離奇暴斃?!唔係呀嘛!

司徒師傅帶黎既驚嚇真係一浪接一浪。

我突然懷念電視上果位司徒師傅,起碼佢俾我既僅屬驚喜,而且佢講既野都唔關我事,我可以食住花生睇戲。

「而你,」司徒師傅指住張文軒,「陳又廷依家借左你身體外形生活,你個肉身勉強都叫做仲存在世上、勉強代替住你續陽壽先。

萬一陳又廷死左,代表你肉身消散。

要知道,人係由魂同肉身組成,你只得魂而無肉身,陽氣大減一半,試問又點會唔影響到陽壽呢?」

咩生靈般若、咩陽氣肉身,其實我仲係半信半疑。

「咪住先咪住先。」我質疑佢問:「司徒師傅你應該算係道家法科啦,而你以上講果堆說話全部都係咩咩日本般若嚟,你係咪真係有學過架?」

「無㗎。」點知佢直認不諱,「頭先張文軒有度講得好好嘅係,有時我所做嘅同查案差唔多。

重要既並唔係學過咩法、信咩宗教,而係要睇事件本身,再參考古籍,邊個情況應用到就用邊個。」

佢擺擺手,「是但啦,不用分得這麼細。」

「下!」我尖聲問,「師傅你靠唔靠得住㗎?!」

張文軒都開始擔心:「你法力夠唔夠㗎?先前就係有個法師搞唔掂死咗㗎!」

「都係命一條啫。見你哋咁慘,盡人事啦盡人事。」

唔唔,我突然又聞到一陣神棍味。

搞左成個晏就,我覺得呢位師傅講既嘢一時好似好有道理、好警世,而且又引用下古籍咁;一時又會覺得佢好似求求其其咁。

而且重點係,當年點解佢會金盆洗手先?

再諗真啲,佢果句「不成功、不收費」又令我覺得佢唔似呃錢。

對比我,張文軒就信到十足。
2020-08-16 20:47:59
佢終於肯離開佢張寶貝梳化,爬落地上手,捉住師傅雙手搖:「師傅呀師傅,點算呀,你實有辦法救我地架係咪呀?」

一如經典鬼片情節,司徒師傅喺呢個位靜左靜,眉頭緊鎖。

我同張文軒都緊張得唔敢亂講,以免打斷師傅思路。

佢慢慢企起身,喺阿圖個細單位裡面來回踱步。

佢行路時挺直腰骨、雙手擺喺身後,果種仙人氣勢令我甚至有種錯覺,見到佢行果陣好似帶動四周空氣,有團金光喺佢身邊繚繞緊咁!

大獲喇大獲喇,我係咪俾生靈搞到開始失去心智⋯⋯

「按照你哋目前遭遇,」最後佢摸住下巴話:「我推算出你地命不該絕、情不該斷、緣不該滅。」

我搶先一步拍拍張文軒,「唔好唸詩呀。」

我再問師傅:「即係仲嚟得切救我地啦?」

佢緩緩點頭,「生靈離開你身體都有一段時間,照計你應該早已失去心智、繼而身亡。

我覺得係因為你地既命數唔容許你地咁快死,同時有股強大力量,幫你地對抗生靈嘅蠶食。

而怨念最大既敵人就係善念,如果唔係出自你兩個本身⋯⋯我估計係可兒同凱婷。」

我驚訝:「即係因為可兒對我有善念,所以一直保住我條命?」

佢又再點頭,「善念有分好多種,套用喺你地身上,我諗就係男女之間既愛情。」

「但可兒依家愛緊假陳又廷,佢好驚我喎。」

「善念係唔受外表矇蔽。即使可兒本人意識唔到,佢對你嘅善念係識認人,一直回饋緊俾你。」師傅對眼轉身向張文軒,「你都一樣,凱婷對你嘅善念救緊你。」

「噢,My Rose,」張文軒雙手扶住大肚腩,雙眼向上微微斜望,「我地既命運係如此緊緊相連,好比冰與火之歌。

我對你既愛就猶如一把熊熊烈火咁,猛烈而直接;

而你好比永不融化既高潔冰雪,你所散發出黎既冷霧薄薄包圍住自己,能夠承受到我轟天動地既溫熱——」

「咪先咪先,」我伸手阻止佢講落去,「唔好講咁多廢話。依家係我同你坐埋同一條船呀,我死你都要死,唔該講啲有建設性既野!」

我望住呢件又肥又黑既張文軒,估唔到我條命同佢綁埋一齊,成件事好 Gay。

我再望望呢位著短褲既麻甩的士佬,估唔到佢先係真正解決到呢件事既關鍵人物。

福爾摩斯唔止得凱婷一個,面前呢位司徒師傅都係。

唔好話五千蚊,就算係五萬蚊我多多都肯俾!

反正我使緊既錢係來自張文軒。

同司徒師傅交流今日就去到咁上下,佢話要查多啲般若既資料先,最重要既係,佢話善念可以拖延我變成般若既時間,但並唔係收回生靈既方法。

講到尾,佢唔知點樣解決呢件事。

不過知道左係生靈反而令我心情輕鬆左好多。

因為咁樣既話,可兒唔算俾綠帽我戴!

佢只係俾我身體一部份食左!

當然可以既話,我都想斬死呢隻生靈!

反正佢只係一縷念頭啫,如果我殺死佢,佢會點呢?
2020-08-16 20:50:02
「你都試都唔好試呀!」司徒師傅臨走前警告我,「佢已經成形,變相係一個有血有肉既身體,你夾硬殺死佢係解決唔到件事。

一黎,你犯左殺生,係造孽架;

二黎,佢唔會因為俾你殺死而變返怨念、消散於無形,佢只會以陳又廷既肉身死亡,即係話你犯左殺人罪,要坐監架;

三黎,佢係你身體既一部份,你殺死佢,陽氣即刻無左一半,以你依家既狀態,我諗你都唔活得長。」

「即係唔好話殺,連打傷佢都唔得!」張文軒用好詩意既說話詮釋,「因為打在佢身,傷在你心,像極了——」

「既然係咁,」我打斷佢,「喺搵到解決辦法之前,我繼續用住張文軒既外貌先。」

見完司徒師傅既第二晚,我去接可兒收工。

無計,我真係好想見佢。

以前佢問過好多假設性問題,我好多時都覺得好無謂就 Hea 答佢。

我醒起有次佢問我:「如果你第時對厭左我,咁我點算呀? 」

果陣我唔記得答咩,總之都係啲敷衍野,依家既我一定會答「分手,然後我再追你」。

可能真係跟得張文軒多,講野開始肉麻造作。

不過即使我想講,想聽既人已經唔喺度⋯⋯

「做乜又係你。」可兒一落樓見到我,又急急步走人。

紮丸子頭既佢,今日著左碎花貼身背心,下身牛仔短裙同波鞋。

見足肥黑熊張文軒同 OL Look 冰冷凱婷咁多日,見到活力逼人既可愛可兒,真係令我眼前一亮。

對於可兒既冷淡,我已經免左疫。

因為我明白佢係好鍾意好鍾意我既,甚至愛到一直續緊我條命既地步。

只要攞返我個身體,一切都唔成問題。

「唔好走住!我有緊要野搵你呀!」我急急跟喺佢隔離,「大件事喇!」

「下?」佢猶疑左下,又再繼續行,「你唔好再纏住我啦。」

我遞出一疊五百蚊紙,「我想喺你度買塊地呀!」

佢愕一愕、減慢腳速,似乎諗緊我呢句無頭無尾既話係咩意思。

佢狐疑問:「咩呀?無啦啦買咩地?」

哼,中計喇!

我誠懇答:「買你既死心塌地。」

「乜料呀!」佢忍唔住笑左出黎。

嘿嘿,用張文軒個樣就係有咁既好處。

不過佢好快回一回神,收起笑容衝上巴士。

我當然跟埋上車,今次坐喺佢隔離,「你去邊呀?我陪你丫!」

呢架車唔係去佢屋企,亦唔係我屋企,又唔見假陳又廷喺度。

佢表情有啲黯然,「你唔好跟埋黎,我唔使你陪,而且果度唔安全,有咩事我唔負責。」

我連身份都俾人搶走埋,真係唔知仲有咩可以驚。

我話:「香港仲有邊度係安全架。無論係邊度,只要你想去,我都會陪你!」

佢啤啤我,「我去醫院呀!」

「又去醫院?陳又廷又入院呀?」
2020-08-16 20:51:46
「唔係⋯⋯今次係陳又廷媽媽。」

「媽咪?!」我失聲嗌出口,「呃,我意思係陳又廷既媽咪,佢發生咩事呀?唔係中左肺炎呀嘛?!」

「你細聲啲啦!」佢左望右望,「Auntie 唔係肺炎,只係身體操勞得滯啫。聽日應該出得院。」

「點會咁架!陳又廷呢?佢無幫我好好照顧阿媽既咩!」我急急改口,「我意思係佢無照顧好 Auntie 咩?」

可兒搖搖頭,「又廷身體唔好,呢排喺屋企休養。Auntie 為左照顧佢,搞到自己都無時間休息。」

假陳又廷正仆街,自己顧唔掂自己都算,依家搞到連我阿媽都病埋!

諗到呢度我無奈搖頭,唉,鬧佢其實即係鬧緊我自己。

「咁陳又廷呢排點呢?」

可兒嘆口氣,「佢健康愈黎愈差,成日訓覺。睇過唔同醫生都搵唔出原因,淨係話佢需要休息多啲。」

對我黎講,既係好消息又係壞消息。

好消息係假陳又廷攰到連扑野都無力;壞消息係佢精神愈黎愈差,代表我既生命進入倒數階段。

望住可兒,我覺得佢比我上次見佢好似又瘦左啲⋯⋯

我問:「咁⋯⋯呢排陳又廷陪唔到你,你一個人咪會好悶⋯⋯?」

可兒係屬於相當痴人既女朋友,一星期見幾次之餘,平時見唔到,佢都要 Keep 住同我 Wtsapp 先安心。

依家「陳又廷」咁樣冷落佢,佢實唔好受,另一方面仲要擔心佢身體。

而我乜都唔做唔到,害阿媽病左之餘,又擔心下一個入院既會係可兒。

我呢個問題令可兒垂低頭,不過佢好快又振作返。

「唔會。」佢抬起頭笑笑,「間唔時佢話想曬下太陽,搵我陪佢去大埔行山。其實我知道,佢只係驚我悶,佢先係陪我果個。」

佢咁樣強顏歡笑令人好心噏,我情願佢可以任性啲、大聲呻下都好。

可兒永遠都係靜靜承受一切既性格。

佢某啲行徑無錯係好港女,但佢從來唔會亂發脾氣,有咩事都以我行先。

有時我習慣左呢種方式,無視左佢既付出。

應該話,每當佢唔遷就我果陣,我先會察覺到,久而久之覺得我永遠係付出多啲果個。

「邊有得計較邊個陪邊個。」我望住佢,由衷講:「兩個人能夠喺埋一齊,已經算係奇蹟。與其有心思計黎計去,不如諗下點氹對方開心。」

呢句話並唔係要用黎勸可兒睇開啲,反而係講俾自己聽,同時亦係我想話俾可兒知,我已經知錯。

不過,我唔係用「陳又廷」既身份,而係用一個外人張文軒既身份⋯⋯

所以可兒根本聽唔明,佢喃喃講左句令我差點喊出黎既話:「如果又廷明白就好⋯⋯」

我暗暗揸實拳頭,好想好想大聲話俾佢聽,我就係陳又廷,我以後識得好好對你、錫你珍惜你⋯⋯

欠勇氣說我愛你 暗地我認同
似愛得不夠重 還是已失了控
無心之失 我認我很蠢

愛哪可以不休 原來被愛已足夠
形合對方不惜犧牲 就已經算是個傳奇
2020-08-16 20:58:28
巴士埋站我地落車後,我拉一拉可兒。

「可兒,認真,我有樣野想請你幫幫忙⋯⋯」我低頭講,「等陣探病可唔可俾我跟埋黎。」

「唔得!」可兒答,「三唔識七你入去做乜?」

「我、我⋯⋯我喺學校有做過輔導小組,可以陪 Auntie 傾兩句,等佢唔使咁擔心陳又廷。」當然係我亂咁講。

不過單純可兒太易呃,佢開始搖擺不定,「但我貿貿然帶個男人黎探佢,佢會點諗我呀?唔得!」

「你話我係陳又廷個朋友咪得囉。」

臨去到病房前可兒都一路拒絕,不過登記入去果陣佢無手阻止。

我乖乖坐喺阿媽張床隔離,可兒就收拾下周圍、將帶黎既物資逐一放好。

阿媽攤喺床上面訓到朦朦朧朧,姑娘話佢要休息多啲,啱啱食左安眠藥。

咁多日無見,我覺得佢好似突然老左好多咁。

身材依然係肥師奶無瘦到,但白頭髮生晒出黎、面上皺紋好似又深左,而且我都係第一次見佢著住病人袍,唔知係咪因為咁,我覺得佢睇起黎好似比實際上更虛弱。

即使係咁、即使訓緊,佢個嘴角依然係微微上揚,睇起黎好和善好慈愛。

可兒忙完一輪坐低,「雖然 Auntie 攰咁樣,但我知道佢係幸福既。只要陳又廷一日仲在生,Auntie 都仲可以照顧佢、見到佢,無論有幾攰都係開心事。」

佢話:「無野比得上自己仔女生命更緊要,包括佢自己。」

阿媽!!!

我好想撲過去攬實阿媽,大聲話俾佢聽「我係陳又廷、你個仔喺度」!!!

可惜,我連講句「唔使擔心」都無資格講,喺阿媽眼中我只係一個外人。

半年前我決定裸辭去台灣果陣,身邊既朋友都唔睇好,話搵工艱難。

當時除左可兒,唯一無反對過既人,就係阿媽。

佢話只要我搞得掂,唔會餓死自己既話,咪趁仲後生去下其他國家。

由細到大都係咁,只要唔太過份,佢都好放手俾我去試去做。

到頭黎我淨係顧住自己,忽略左佢⋯⋯

「文軒,紙巾。」可兒遞左張紙巾我。

原來我喊緊。

呢排一諗起以前就好眼淺,今次仲要喺可兒面前。

「Sor,我突然覺得母愛好偉大,有啲感動啫。」我話。希望佢唔好覺得我好奇怪。

「唔使太擔心,Auntie 唔係有大毛病,休息夠就無事。」

「我知我知⋯⋯」

我唔係因為擔心阿媽身體而流男兒淚,當然都係其中一個原因。

我係諗起司徒師傅講過,我之所以撐到咁耐未失去心智,係因為身邊有善念幫我抵抗惡念。

果陣第一時間諗起可兒,其實身邊仲有一位默默付出既人,就係我阿媽。

我一直覺得佢對我既照料好日常、好理所當然,以致我視而不見,不過正正係呢股隱形力量延續住我生命。

我靜靜對手上呢張吸滿淚水既紙巾發誓:我搞掂隻生靈之後,一定要好好孝順呢兩個女人,請佢地去食餐好既!

唔,隨即我諗到一個世紀大難題:

餐廳堂食每張枱只限兩人,咁我到時揀阿媽好,抑或可兒好。

——————————————

表達愛意要及時,希望大家對呢個故既愛,同張文軒對凱婷既愛一樣。
請猛烈而直接俾正評留言,話我知你把烈火有幾熊熊。
正評再多50個 (呢個Post內),會繼續加兩更!
2020-08-16 21:02:19
2020-08-16 21:50:16
太感人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