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與刺激]《進入虛擬世界時》(3)

1001 回覆
132 Like 2 Dislike
2019-09-03 13:39:37
下意識地,香口膠吹出了氣泡。

這個舉動吸引了女兒的注意——

她把香口膠,還給香口膠的時候,一直看著他。

「想學嗎?」香口膠冷冷問。

「嗯。」女兒興奮地點了一下頭。

「憑你是不可能的。」香口膠俯視。

「我聽過一個故事,有小朋友一直學不會吹香口膠,可是最後都學會了。」女兒強調,「沒什麼是不可能的。」

「哦?小妹妹你喜歡聽故事嗎?」香口膠俯視。

「超喜歡。」女兒的笑容天真,「最喜歡就是爸爸說的故事。」

在攤位旁的流氓甲和流氓丙,半透明地出現的「鬼子龍彎刀」六人組,還有樹後的我——

都露出了笑容。

「趕緊給我把故事說完。」彎月吩咐。

「我要聽故事。」慘死鬼沾了額頭的血。

「那麼你有沒有聽王子、公主的故事?」香口膠問。

「有啊!」女兒說,「可是……我還沒聽完。」

「你想知道大王子和公主的結局嗎?」香口膠問。

「想。」女兒說,眼睛大大的。

「別兜圈子了,直接說吧。」刀疤強催促。

「大王子知道公主的父王,因為自己不是王族,所以不准他跟公主結婚後,就拜託烏鴉帶一封信回去,給自己的父王。」香口膠說。

「之後呢?」女兒眼睛雪亮。
2019-09-03 13:47:13
「結果烏鴉帶來了父王批出的提親車隊,浩浩蕩蕩地把錢和聘禮送到這個貧窮的國家,正式以大王子的身份提親。」香口膠說。

「然後國王就答應了公主跟大王子的婚事。」他說。

「在一群烏鴉的俯視下,兩人熱鬧地完成了婚禮,從此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他說。

故事就到這裡。

女兒聽得很入神,對美滿的結局感到很滿意,「太好了!」

看來只有美滿的結局,才能堵住她的嘴巴,不會再問「之後呢?」

香口膠也沒有說更多的話,然後流氓甲和丙就出來了。

在女兒的要求下,流氓甲在她的左臉頰上畫了一隻烏鴉。

流氓甲當作化妝,把工作完成了。

臨離開前,她對香口膠說了「拜拜,大哥哥。」

香口膠看著女兒對自己揮手,也揮手道別,直至看不見。

「沒想到,是快樂的、俗氣的結局。」我說。

「對小妹妹來說,故事不需要太複雜。美滿的結局,讓她保持對未來的憧憬,這樣就夠了。」香口膠微笑。

他居然笑了。

「每次大王子遇到烏鴉,命運都會改變一次。」紋身龍問,「為什麼會有烏鴉這個構想?」

「吓?我哪有想那麼多?」香口膠說,臉色不悅。

「我只是想起老闆,常常穿的那件黑色長褸而已。」他說。

我隨即看著自己,身上仍穿著的黑色露胸肌長褸。

這像是烏鴉嗎?
2019-09-03 13:47:35
暫時咁多
2019-09-03 14:02:50
烏鴉
2019-09-03 14:10:34
代表清水係大家心目中已經變咗救星
同時亦係指路明燈
2019-09-03 14:23:31
2019-09-03 15:22:11
好正
2019-09-03 15:31:15
烏鴉會帶來財富
2019-09-03 18:02:39
喜歡故事記得正評
2019-09-03 18:41:29
唔講都唔記得左
2019-09-03 19:49:09
2019-09-04 00:58:36
鐵漢柔情香口膠
2019-09-04 02:45:42
2019-09-04 13:16:45
41 一嗚驚人之時


下午三點,魯吉普和他的女兒魯詩彤,以及三位樂隊成員,來到舞台場地。

一根根八米高的射燈後面,拉起了黑布,作為臨時後台。

他們來到之後,負責接待的是紋身龍、刀疤強、流氓甲、流氓丙,四人都換上了黑色西裝,正正經經的樣子。

粉紅妹頭看到魯詩彤的臉上,畫了一隻烏鴉,覺得很醜,也不配身上的可愛裙子。

她馬上盯了流氓甲和流氓丙一眼,他倆馬上解釋是她自己要求的。

粉紅妹頭向小妹妹了解原因後,深深地閉上了眼。

「由我來幫你化妝吧。」粉紅妹頭說。

「衣服也要換另外一套。」她說,「我會幫你找合適的。」

彎月現了身,站在我的旁邊,像個特工似的。

「由粉紅妹頭出手的話,就有好戲看了。」彎月笑了,「畢竟她是『女神的手工藝』活動冠軍。」

粉紅妹頭取出各種化妝工具,馬上替小妹妹化一個深色妝,包括黑眼線和眼影。

「『女神的手工藝』冠軍獎品,不就是擁有『製作唇膏』的特殊技能嗎?」我問。

「是的,她能製作有特殊能力的唇膏。」彎月說。

「但在此之前,她也能夠自行製作各種服飾。」彎月說,「不然她怎樣取得『女神的手工藝』活動冠軍?」
2019-09-04 13:29:02
「清水,過來,幫我買點東西。」粉紅妹頭看著小妹妹,正在替她度尺。

「買一條黑色童裝裙子,要有蕾絲花邊,尺寸是這個。」她展示給我看,「另外,買一雙黑色鞋子。」

她再脫下小妹妹的鞋子給我看碼數。

我按照她的要求,運用「大富翁的特權」,買了五款裙子和五雙鞋子。

全部都拿出來給她選之後,她再叫我買一些黑羽毛。

我從商店列表中,點選製衣材料店,再買了一包黑羽毛給她。

粉紅妹頭把一條黑色連身裙子拼到小妹妹身上,覺得合適,就立即在上面縫上黑羽毛。

「很厲害,對不對?」彎月問。

「對。」我佩服。

小妹妹被粉紅妹頭帶到一個無人看到的位置,更衣換鞋換髮型。

出來的時候,已經綁了髻,髻上插滿了黑羽毛。

她右肩膀有羽毛,身上是黑色蕾絲裙,腳踏黑短靴。

我和彎月都看得入神。

沒有理會魯吉普和其他成員。

當然,粉紅妹頭不會忽視他們,也要求他們換上同色系的服飾。

我全程幫忙購物,買了各種衣服給她,由她修改和添加。

終於在三點五十八分鐘,趕好了全體成員的服裝。
2019-09-04 13:37:47
「音響已經準備好了。」流氓甲說,「隨時可以上台。」

「愈來愈多人了。」香口膠在外面用組頻報告。

「還差一點。」粉紅妹頭叫住大家。

然後她慎重地取出一根黑色唇膏,走到每個人面前,替他們塗上。

「這……」我望向彎月。

「我也沒見過她使用。」彎月說。

塗完之後,粉紅妹頭滿意地收起唇膏。

第一個出場的人,是長髮的女鼓手,她身穿背心皮革衣,和黑皮褲。

皮膚漸漸冒發黑色暗光。

「我去了。」她說完,就跳了上台。

當她穿過一排射燈出場時,數十盞射燈照下,台下的人都集中起來。

她坐在鼓組前,舉起一雙鼓棍,慢慢分雙手來拿。

「敲、敲、擊、擊……」她開始了打節奏。

穿全黑西裝的男人,作為第二個出場的人,直接走到電子琴前,雙手彈奏。

雙手按鍵之間,不停有黑暗的光滲出。

低音結他手,穿著一件被剪破多個洞的黑上衣,透露著黑暗微光。

他抱出一個貼了三條黑羽毛的低音結他。

站到左旁的麥克風架前,左手按弦,右手馬上勾彈。

魯吉普穿過射燈柱,彈著結他出場。

台下出現歡呼聲,都被前奏吸引。

魯吉普走向台中的麥克風架,穿單薄背心,身上貼了四條羽毛。

他一臉自信,每掃一下弦,都有黑光被掃出。
2019-09-04 13:48:40
最後是女兒出場,她被粉紅妹頭抱上台。

這一刻,台下的尖叫聲出現。

魯詩彤滿髻的黑羽毛,手持一個深棕色的小提琴和琴弓。

光是這一幕,已經讓台下的媽媽感動了,她泛起淚光。

魯詩彤左肩是小提琴,右手把弓放到弦上。

先望向女鼓手,再望向電子琴手,再望低音結他手,最後望向爸爸。

大家都跟她對望一遍,她才找一個合適的位置,拉出第一個音。

這一個音,收進了琴上的麥克風中,再經現場喇叭播放出來。

這一個音,讓守在外圍的香口膠望了過來,看著女兒輕快地拖拖拉拉。

也讓更多外圍的人停步,走近或駐足觀看。

「大家好!」魯吉普說,手沒有停下,「我們是『烏鴉群樂隊』。」

「今天,在晚上的煙花活動之前,會由我們為大家演奏。」魯吉普說。

「接下來,是第一首曲。」他說,暫時停手,「〈迷失的臉孔〉。」

說完,他退後一步,五位成員開始新曲的前奏。

就這樣,魯吉普的樂隊開始了久違的演出。

現在正是他們一嗚驚人之時。

「這就是我們版本的魯吉普。」慘死鬼有點驕傲,仍然半透明。
2019-09-04 13:49:01
暫時咁多
2019-09-04 14:41:07
2019-09-04 14:51:00
2019-09-04 15:25:20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2019-09-04 18:26:24
2019-09-04 19:26:34
2019-09-04 20:18:17
點燃翻佢嘅人生
2019-09-04 22:41:41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