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與刺激]《進入虛擬世界時》(3)

1001 回覆
132 Like 2 Dislike
2019-10-12 13:44:51
一盞吊燈,照下柔和的燈光。

剛才的壯漢在家中,重新戴上電子手錶。

為什麼回到家裡才戴呢?

一位黑色短髮的女生,蹲了下來,收拾綠色的大背包。

大背包裡面,似乎有很多東西。

女生的神色嚴肅,有點不安又下定決心。

她正是照片中的吉姆。

「今晚就要出發了嗎?」壯漢問,拿杯子喝一口水。

「是的。」吉姆說。

「這兩天,多謝你收留。」她說。

「這不算什麼,不用客氣。」壯漢說。

「對了,剛才回來的路上,有三個人向我查詢你的下落。」壯漢說。

「政府的人?地下組織的人?」吉姆持續把東西收入背包。

「他們有你和男友的照片,看上去像是偵探,應該跟政府無關。」他說。

「可能是東諾請人來找你吧。」壯漢說,「你要離開的話,真的不帶上他嗎?甚至不跟他說一聲?」

「他要是跟著我,肯定會很辛苦的。」吉姆說,「我不想他無緣無故受苦。」

「而且他很適應這裡的生活。」她繼續說,「他留在這裡好好工作,就會有他想要的安穩生活。」
2019-10-12 13:45:41
2019-10-12 13:52:37
2019-10-12 13:53:53
「他跟我的想法不同,也很少看書,是兩個世界的人。」吉姆說,「跟他說分手,『我要走了』,也只會讓場面難堪。」

「這個城鎮有多少人能明白你?」壯漢苦笑,「除了我之外,應該也沒有別人了。」

「放棄安穩的生活,你真的不會後悔?」壯漢試問。

「《論自由》裡面有一句話,『幸福分爲高低兩個層次,知識和道德上的幸福,理應優於物質或肉體上的幸福』。」她說,「我只是在追求更高層次的幸福。」

「從我發現報紙上面充滿謊言,發現這個城鎮的真面目那天起,就下定決心要看看外面的世界。」她說,收好最後一件物品,拉好背包的拉鏈,「叔叔,這些你都是知道的。」

「果然,你跟你的爸爸很相似,當年他也說過類似的說話。」壯漢感觸地說,「可惜當時我沒有勇氣支持他,以致……」

吉姆站起來,揹起背包,一副不再回來的神情。

「我送你去吧。」壯漢下定決心地說。

「鐵絲網距離這裡,少說也有幾公里,萬一出什麼事,我也可以替你擋一擋。」他說。
2019-10-12 13:58:06
兩人商量了幾句,吉姆點頭同意,壯漢就再次脫下手錶,準備再次出門。

隨即,過場動畫結束,我們能夠自由活動。

「總算找到了吉姆。」彎月鬆一口氣,躲在窗下。

「為什麼時間仍然在倒數?明明我們都找到她了。」我說,躲在窗下。

「可能要把她帶到委託人面前,才算是完成委託。」彎月說。

「但是她剛剛就說了,不想見東諾啊。」我無奈地說。

「怎麼辦?她快出來了!」妹頭偷看了一眼。

「我們現身吧。」彎月提出,「無論如何都要說服她。」
2019-10-12 13:58:18
2019-10-12 13:58:35
暫時咁多
2019-10-12 13:59:16
斷唔到
2019-10-12 14:08:35
推推
2019-10-12 19:11:13
Push
2019-10-12 22:43:41
2019-10-12 23:21:31
2019-10-13 02:40:45
2019-10-13 02:53:21
2019-10-13 06:41:22
2019-10-13 11:41:40
2019-10-13 12:23:14
2019-10-13 21:51:43
輕輕一推
2019-10-14 00:38:35
其實好好睇 感動位既有人生道理都有,又唔會睇得悶 題材又好新穎
2019-10-14 07:30:44
52 知識的詛咒


晚上十一點,我、彎月和妹頭站在平房的門外。

「咔嚓——」屋門被拉開。

短髮的女生穿著米色長袖衣、灰色短褲,配一雙白色運動鞋。

她背著綠色的大背包,正是吉姆。

她拉開門,看著我一個人。

彎月和妹頭在我背後重疊。

我咬著無煙草的煙斗,右手把煙斗取開,「你好。」

「什麼人?」吉姆充滿敵意。

「我們是偵探社的偵探。」我說,「吉姆小姐對吧?有人很擔心你,委託我們來找你。」

「放心,我們不是敵人。」彎月說,往左踏一步現身。

「希望能跟你聊幾句。」妹頭說,從我的右邊冒出。

「叔叔,就是他們找我?」吉姆讓一步問。

「是的。」壯漢不好氣地說,「沒想到竟然會跟蹤我。」

「莫非,剛才的話你都聽到了?」壯漢快要爆發憤怒。

「一字不漏地聽見了。」我說,十分坦白。

妹頭和彎月都驚訝片刻,覺得我太直白。

「那麼進來再說吧。」壯漢揚起嘴角,請我們進去。

妹頭和彎月分別抓住我的左右手,不讓我進去。

兩人的眼神告訴我,可能有危險。

我卻不怕,勇敢地走進去。
2019-10-14 07:44:43
三人都進來後,壯漢負責關門,並把門重重鎖上。

「是誰派你們來的?你們想聊什麼?」吉姆問。

「瞞你也沒有意思,我們就直接說了。」彎月拿出二人合照,「是東諾委託我們幫忙的。」

吉姆看著合照,再看我們三人。

「他說你在兩天前失蹤,很擔心你的安危。」妹頭說。

吉姆的表情有著一絲愧疚。

也許,她曾想過說清楚才走,只是被理智否定了。

那一絲愧疚,是一種「對不起」的情感。

「我不可能帶著他離開。」她直言。

「你誤會了,你當然不用帶他離開。」我說。

「我也很難向他說明,他是不會明白的。」她說。

「你也不用跟他說明。」我說。

「那你們是來做什麼的?」吉姆問。

「我們的任務是尋找失蹤的你。」彎月說。

「你要去鐵絲網那邊對吧,只要途中讓他看一眼,他看到你沒事就可以了。」我說,「我們就完成委託,可以收取餘款。」

「你可以什麼都不說的,分手什麼的隨便你。」我補充,「讓我們跟著就可以了。」

「妹頭,用組頻聯絡獅弟和虎牙,讓他們找東諾出來。」我悄悄對妹頭說。

「幫助你,我有什麼好處?」吉姆反問。

「我們護送你到鐵絲網。」彎月提出。
2019-10-14 07:49:41
「獅弟、虎牙,你們在哪裡?」妹頭按右耳問。

「吓?我們在偵探社。」獅弟懶散地回應。

「在打撲克牌。」虎牙說,「三條A。」

「三條2。」獅弟說。

「大嗎?那5夫佬。」獅弟說。

「這……是不是同花順?」虎牙問。

「切。」獅弟不屑。

「下線了嗎?明晚再繼續?」獅弟問我們,帶著倦意。

「喂你們聽著,我們已經找到吉姆,在地圖東邊。」妹頭按著右耳說。

「真的嗎?」虎牙的聲音很雀躍。

「終於——」獅弟精神起來。

「她準備去鐵絲網那邊,你們快點找東諾過來!」妹頭按右耳交代。

「收到!」兩人齊聲回答。
2019-10-14 07:55:42
2019-10-14 07:55:51
我們的眼前,是吉姆看著窗外。

我們回頭一看,窗外有一部類似航拍機的小型飛行器,吊著一個中型螢幕。

上面是兩名通緝犯的容貌,正是獅弟和虎牙,罪行是爆竊及縱火。

螢幕內容還提醒大家注意安全,並提供了舉報方法。

飛行螢幕停了片刻,就前往下一家戶了。

「護送我去鐵絲網,好。」吉姆看完,便說,「我答應讓他看一眼。」

壯漢有點意見,卻始終沒開口。

吉姆想出發了。

「出發前,能問你一些問題嗎?」彎月問。

「什麼問題?」吉姆說。

「為什麼你要到鐵絲網外面?」彎月問。
2019-10-14 07:56:51
暫時咁多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