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與刺激]《進入虛擬世界時》(3)

1001 回覆
132 Like 2 Dislike
2019-10-22 08:44:13
「沒錯!」虎牙上前,揮棒打向兵器人01。

「鏗——」兵器人01左臂擋住攻擊,右手從背後取出機關槍,立即開槍。

「哐哐哐哐……」火力很猛,內裡配備的是真正的子彈。

虎牙左閃右避,打算拉開距離,卻立即遭到兵器人02的攻擊。

兵器人02取出匕首,斬向虎牙,及時被她用狼牙棒擋住。

兵器人03和04馬上取出機關槍,準備射擊虎牙,卻分別中了火箭炮,「轟隆!轟隆!」

「別忘了,還有我。」獅弟托著火箭炮,吸引兵器人的注意。

他同時暗示我們偷偷穿過去。

彎月用手勢指示,大家趁兵器人攻擊獅弟和虎牙之時,悄悄前進。

沒有登上西朝公園,我們繞著公園過去,遠離激烈的棒擊聲和槍聲。

過了十多秒,自以為安全之際,兵器人04奔跑過來,快要追上我們。

發著紅光的眼睛,在冰冷的外殼下,更顯可怕。

它左手持匕首,右手持機關槍,雙腳敏捷地跑著。

我們一直跑一直跑,像亡命的難民。

「大家不要停下來,前面就是鐵絲網了。」妹頭叮囑。

卻有一人停下來。

就是槍手13,即是彎月。
2019-10-22 08:51:17
「我來牽制它。」彎月說,語重心長地交代,「你們一定要送他們到鐵絲網。」

「別瘋了,你這副身體,這種低級的裝備……」我說,也停下來,「怎麼可能牽制它?」

「妹頭,拉走他。」彎月下了決心。

「知道。」妹頭馬上執行。

「我們要一起完成任務,不是嗎?」我大聲問,被拉扯著。

「最重要的是你。」彎月看著我,「我和妹頭都只是分身,不會怕失敗。」

「唯一怕的,是沒法協助你找第二個委託人,以及完成委託二。」她說,慢慢轉身面向兵器人04。

「對我來說,不依靠體能和裝備的戰鬥,就是最好的特訓。」彎月興致勃勃。

「假如我戰死了,就在下一個遊戲用真身見吧。」她輕輕微笑,背影相當肅殺。

這時妹頭按著右耳——

「兵器人的機關槍只有15發子彈,射完就會停止5秒以上。匕首最多只有三連擊,然後會有1.5秒遲緩。」她邊跑邊說,「請好好把握反撃的時機。」

「謝謝妹頭。」彎月說。

我忍痛前進,把眼睛望著前方。

就這樣,我、妹頭、東諾、吉姆、壯漢和小秋都來到倉庫區。

奔跑著,面前就是鐵絲網了。

後方有直昇機飛近,提示我們時間無多。

終於,大家都停下來,互相兩望。

吉姆似乎想用鉗子,鉗開鐵絲網。
2019-10-22 08:54:23
「慢著,用鉗子太慢了。」妹頭阻止,「清水,你有手榴彈嗎?直接炸開鐵絲網吧。」

「好的。」我趕緊點撃物品欄,拿出一個所剩無幾的手榴彈。

「炸網的任務交給你了。」妹頭說,「拋過去吧!」

「OK!」我答應,左手拔出保險拉環。

踏前一步,右手奮力往前拋去,「呼——」

「笨蛋!太用力了。」妹頭驚慌起來。

小秋抬頭看著我,看著手榴彈飛出,就趴趴趴趴去追了。

「那不是玩具!」我大叫,面色發青。

由於太用力的緣故,手榴彈撞到鐵絲網之後,反彈回來我們這邊。

小秋在鐵絲網前,回頭望我們。
2019-10-22 08:55:07
暫時咁多
2019-10-22 09:46:44
2019-10-22 10:02:36
小秋
2019-10-22 14:36:44
小秋
2019-10-22 16:55:55
點解唔用碌地咁碌過去算呀
2019-10-22 17:03:40
2019-10-22 18:01:06
新讀者留名 一日就live咗
2019-10-22 19:16:45
清水都係負責俾錢算啦
2019-10-22 21:31:32
記得正皮
2019-10-23 01:40:56
2019-10-23 09:07:08
看著反彈回來的手榴彈,我面色更青。小秋並不危險,因為牠在鐵絲網那邊。

危險的是我們。

在爆炸發生之際,東諾拉著吉姆離開,壯漢也急忙回避,只有妹頭撲過來。

「轟隆!」火陷的衝擊力,使我整套VR裝置都劇烈震動。

被火光衝擊,炸飛了兩米。

回過神來,我已躺在地上,血量扣了一些,只有輕微受傷。

妹頭伏在我的身上,額頭流著血。

「妹頭!」我喚她,坐起來看看她。

吉姆、東諾、壯漢和小秋都看過來。

「別看了,去鉗開鐵絲網,快!」我緊抱著妹頭。

吉姆馬上行動,拿出鉗子去破網。

她和東諾都吸引了數部閉路電視注意。

「妹頭,喂,妹頭。」我叫。

「替我……治療一下好嗎?」她奄奄一息,背部的衣服被炸破了,背部都是血,「你應該也有一些治療用的繃帶吧。」

「我找找,我馬上找找。」我點擊物品欄,翻找了一下,取出治療繃帶。
2019-10-23 09:12:40
手忙腳亂,我第一次替人治療,非常慌亂地用繃帶綑綁她。

繃帶發出微微的綠光,止了血,更恢復了10%的血量。

然後繃帶被血染紅,自動鬆綁下來。

妹頭坐開一點,總算能夠活動。她馬上取出自己的繃帶,包紮左腳和右腳。

穿著卡其色短褲的她,雙腿都有不同的損傷。

「對……不起。」我愧疚地說。

「受傷什麼的,我和彎月早就習慣了。」妹頭說。

突發地,她從後拔出殘舊的左輪手槍。

「直昇機來了!」她仰頭喊叫。

「劃劃劃劃……」黑夜中,直昇機內有四部銀色兵器人露出頭部,準備跳下來。

「現在……可應付不了那麼多兵器人。」妹頭說,向著直昇機的螺旋槳開槍。

「砰、砰、砰!」她開了三槍,才有一槍有效果。

一根螺旋槳被射斷,直昇機隨即側飛失控,銀色兵器人無法跳出。

斷了的螺旋槳,掉到地面,「啪——」

妹頭和我都鬆一口氣,突然又吸口氣。

一部銀色兵器人強制脫離直昇機,跳了下來,著陸眼前的地面。
2019-10-23 09:22:38
紅光燈眼,冒發殺機,胸前寫著「軍用兵器 05」。

「怎麼辦?」我問,回頭看吉姆的進度。

她才剛剛開始,仍需要一些時間。

我們的情況,已經無路可退。

「還能怎麼辦,只能把它擊退了。」妹頭勉強站起,雙腿的繃帶自動鬆開。

「別亂說了,你連行動都有困難吧。」我擔心她。

妹頭看著我,說了一句話,然後就上前了。

「別忘記隊員們對我的評價。」她留下的話。

隊員們對她的評價?我回想一下,從來都只有一種。

「她們是頂級戰鬥人員」、「怪物級別的槍手」、「絕對不用擔心她們」

銀色兵器人05鎖定了「妹頭」作為殲滅目標,左手抽出匕首,右手拿出機關槍。

妹頭,你打算怎樣應戰?

她仍然戴著復古格子帽,頭髮仍然盤起;

背面的白色襯衫破了,露出背部的美肌。

她端出一個從真身那裡帶來的小化妝包,輕力「啪」開鈕子,裡面是四支唇膏。
2019-10-23 09:22:54
暫時咁多
2019-10-23 12:23:02
2019-10-23 14:21:49
唔通真係同妹頭
2019-10-23 17:56:13
2019-10-24 00:45:21
2019-10-24 01:32:51
2019-10-24 02:19:19
2019-10-24 06:56:56
push
2019-10-24 07:52:36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