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經營|繪圖】地下城經營指南(4)

371 回覆
40 Like 4 Dislike
2019-07-26 21:38:17
2019-07-26 23:01:25
軍師型
不過下章開始會愈來愈多對手
2019-07-26 23:01:51
創作唔會停,請隨時嚟睇
2019-07-26 23:03:46
一場混戰經已開始。

呼麥拍馬舞刀,嘶破喉嚨向前暴衝,如相撲力士般與黑白臉重重撞在一起,以強震為混戰拉響頭炮。被韶光操縱著的黑白臉各抓著馬面的手,勉強地拉扯推撞,以屍體的力量強行與這巨型野獸對抗。

韶光:「哇啊...我、我不想打架啊...雖然不是我在打...」

由於害怕而捲縮起來,韶光在纏鬥的巨人下方顯得像個普通人。他雙手抱持自己的聖杖,嘗試好好控制還不太熟悉的力量,卻在打鬥的氣場外左搖右擺、不知所措。

韶光:「呃!?」

他自己都還沒反應過來,露西亞一手將他拉開,只見無數飛刀懸停在空中。原來是羽的招數,卻被聖女那無暇的光壁擋下。還不只如此,只見露西亞手一揮,那飛刀便全數被彈飛,以更凶狠的氣勢劃過空氣,直指羽而去——

面對如此攻勢,怒眉阿修羅卻毫不猶豫地向前直衝。她輕輕一躍,如一流體操選手般在空中劃出優美的線條,讓肢體完美地躲開飛刀的飛行路線。她的袖子裡伸出三把利刀,向聖女張牙舞爪,砍在光壁上卻只落得粉碎的下場,發著金光的長刀顯得如木棍般脆弱。

羽像懂戲法般不停變出更多利刃,瘋狂地向著光壁連砍,刀片在她身邊閃爍散落,眼前的聖女卻沒動過一步。只見聖女突然伸手,在羽的頭頂及地下分別出現兩面光壁——

宮突然從後方用腳趾夾走羽,下瞬間那兩面光壁便立刻碰撞在一起,憑空發出爆炸聲,一陣狂風被擠壓而出。若果有人待在那之間,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宮放下羽,便又回到與盤絲的戰線。她亦伸出利刃,與盤絲互相向前突刺,一陣凌厲的衝擊後,刀刃刺進了盤絲的手,從手掌直接插進手臂——然而,蜘蛛女不痛不癢,以被插住的手發力,勁力從刀刃傳過去,反倒將羽拉扯至地上,動作彷似一名柔術武者。

她伸出另一隻手想要抓住羽,但她自然沒這麼好對付——只見她當機立斷地放棄手上的刀,以一個蜈蚣彈脫離掌控,同時又再從袖子裡吐出一把長刀,俐落迅捷地砍去盤絲的右手。

那右手離開盤絲身體後,卻又立刻散開,變成難以估量的絲線,在羽能反應之前綁住其身軀,將雙手封在身後。蜘蛛女不會浪費時間,用口咬出插在手上的刀,輕輕交到左手往前猛進——

卻在最後關頭受到一記砍擊,雖勉強格擋開,髮絲仍被削去——只見雙手被絲纏繞在後背的阿修羅,口中咬著一把刀,雙腳又各夾一把刀,有如踩高蹺般的姿態。兩人面無表情,準備進入下一輪勝負——

各大將交戰之間,鬼魂胡亂地飛舞,在難陀噴出的層層火幕中橫衝直撞;而在外面,乘著巨龜陸續趕到的人道,雖已疲倦,在小河的帶領亦開始包圍著戰鬥聖殿,與鬼展開交戰。

而在這一切的中間。

盧德:「肚子餓了呢。」

皎月:「誒...」

就像看大戲一般,盧德輕鬆站在皎月旁邊,若無其事地從她口袋中抓出些餅乾狀物體,放到嘴裡。

站在對面,血絲仍從嘴角流出的漱玉,現在心中百感交集。她臉上的表情從困惑到驚訝、從驚訝到失落、從失落到憤怒,唯一不變的是那有如精心設計的五官配置,但此刻對狀況一點幫助都沒有——畢竟,眼前的是這個男人。

盧德:「是時候了吧,漱玉小姐。姑且算是相識一場,雖然不清楚你的目的,要不要坐下談談?現在我們勢均力敵...不,或許我這邊還佔優呢。不知你意下如何?」

漱玉:「...哈哈。官人,你倒風趣。」

盧德:「不不,我這邊可是很認真的喔,世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吧?或許我們之間有些誤會,但我從一開始就沒帶著任何惡意來的啊...」

皎月:(別用這種騙子的表情說話啊...

漱玉:「是這樣嗎...若果我降服予你,你會如何?」

盧德:「現在的事全部忘記,當作不打不相識,我們兩邊交個朋友。」

漱玉:「...當真?」

盧德:「我這人可不說謊。請相信我吧,漱玉小姐。」

皎月:(你的話很難令人相信耶...

只見漱玉沉默不語,眼神下垂,若有所思。隨後鳳睫高高挑起,咬牙切齒,怒髮四散。

漱玉:「男人都不可信——!!

只見她容貌扭曲,似有火頭在髮絲燃起,大吼著衝向兩人。

盧德:「那讓女人和你談吧。皎月!」

皎月:「嗯?喔對,我是女的。」

皎月舉起短槍接戰,雖然手臂已經勉強回復原狀,但肌肉力量應有所下降,決不能大意——如此思索之際,漱玉來到跟前,抽出小刀刺向她。而同時,皎月已察覺到甚麼。

皎月:(呃...?

皎月旋轉短槍,撥開小刀,那刀竟就直接脫手飛走。

漱玉:「啊...」

皎月的感覺更清楚了,但她沒有任何猶豫,接著便用槍身揮打漱玉的美顏,後者足足在半空轉了三個半圈,這才停下來。

盧德:(嗯...?這情況是...

一看,被打退的漱玉以手摸臉,眼泛淚光,臉露不甘,看上去驚人地惹人憐愛。

皎月:(漱玉...好弱啊...?

盧徊:(不,可能是擬態,絕不可大意。

皎月:(我知道啦。

漱玉:「哼!」

於是美人竟轉身就跑,不顧身姿地奪路而去,看來是試圖以混戰為掩護逃離現場。

盧德:「別放鬆,確實地制服她!」

皎月:「喔!」

皎月便挺槍追了過去。

盧德繼續站著,肩上是有定身術的蛇尾雞幼體,披風裡藏著利劍慎防偷襲,尚有十多種毒物隨時蓄勢待發。一切都很順利,按計劃進行。他想著——雖然途中有冒險,也有不少意料之外的發展,但總算走到這一步了。

在三兄妹的努力下,人道已成為同伴。接下來再把這些鬼道制服,整個樓蘭便會完全陷於他的影響力之下。先不論矮人的情報是真是假...光是這一路來見識到的技術、魔法、能力,已是相當大的收獲,足以應付終將來臨的真正危險。

很順利...

盧德:(但總覺得...好像忘了甚麼...

有種不祥預感。盧德也很清楚自己的極限,他不可能預測將發生的每一件事。所以他只是努力去思考,當同伴在喝酒、吃飯、玩樂,他總是在思考。為了自己的安危,也為了身邊的小傢伙,他一刻不停地思考...

但他還是有極限。
2019-07-26 23:06:02
漱玉:「喝——!!

突然,建築內迴響著一聲極之刺耳的鬼叫,足以令在場所有人停下動作——躲在光壁後的韶光、關節被破壞的呼麥、大口呼吸的露西亞、右手被扯去的羽、頭部及右手被砍掉的盤絲、左眼被砍開的宮、冒出黑煙的難陀、藏在一角的都靈、正在追著漱玉的皎月——

以及表情僵硬的盧德。

盧德:(不...不好...

所有人轉過頭來,在很不起眼的小角落裡,漱玉正從背後抓住伊蘭。

漱玉:「...」

伊蘭:「啊...嗚...」

再次一看,皎月正在追的那位「漱玉」,竟化為薄煙融化到空氣之中。

原來是個分身。

真正的漱玉,在神不知鬼不覺中,找到了事先躲藏在暗處的小惡魔。這是盧德的失算嗎?本來覺得自己大概會遇上危險,所以安排她們躲起來...其實放在身邊最好嗎?事到如今,再來思考已毫無意義。

就如事先預演好一樣,眾人默不作聲,把舞台交回給主角。

盧德:「伊蘭!!你為甚麼要跑出來!?

伊蘭:「對、對不起——!我、我只是擔心戰況...嗚嗚...」

漱玉:「別作聲!」

伊蘭:「嗚!」

漱玉左手抓住伊蘭的頸部,右手以一支尖銳的髮簪對正其腹部。她便帶著渾身發抖、目光遊移的小惡魔,飄到天花破洞處。

皎月:「喂!等——」

盧德:「全都別動——!!

眾 :「!」

盧德:「...拜託,請不要動...」

然而,在一觸即發的現在,卻有人無視命令,有了動作——

達莉:「啊...姐...姐?」

從角落搖晃著腳步走出來,眼神呆滯的達莉。

達莉:「姐...姐...」

伊蘭:「對、對不起~~!姐姐是笨蛋!你快躲起來啊!」

漱玉:「我、我說了別作聲!」

達莉:「姐...為甚麼...臭婆娘...把我姐...」

韶光:(哎...那孩子感覺...?

都靈:(看上去很不妙啊?

只見達莉繼續走著,舉目看著在半空中的姐姐。她的瞳孔漸漸變得混濁,眾人感到一股邪氣從她身上散發。大殿開始震動,深黑的線條從達莉腳下冒出,侵蝕著每個表面,巨大的魔法陣開始覆蓋,難以名狀的怪蟲從中慢慢出現——

達莉:「得掉...必須掉...欺負姐姐的人...掉...掉.....嚇!?」

盧德:「達莉,冷靜!」

在眾人仍在思考該如何應對之時,盧德從後撲向達莉,緊抱著她那抖得厲害的腹部。

達莉:「...呃...姐、姐姐她...」

盧德:「我知道、我知道,但你要冷靜,看清楚...」

伊蘭:「達莉...」

漱玉:「...」

仔細一看,漱玉雖然挾持著伊蘭,但那髮簪抵著之處卻並非頭、亦非頸,而是相當準確地對著小腹——小惡魔的本體位置。

盧德:「她知道伊蘭的本體在哪裡...所以,不可以輕舉妄動,這是為了姐姐,可以嗎?」

達莉:「嗚...可、可是...我...」

盧德一邊緊抓著達莉,一邊再仔細看一遍。

咪咪:「喵~咪~?

鏡花貓抱著伊蘭的腳懸掛在空中。既然有牠在場,恐怕代表漱玉心中沒打算對伊蘭下手...嗎?還是說,漱玉作為鬼的等級比其他人高,使她能在一定程度上抗衡精神攻擊呢?雖然說已做過試驗,但說到底還是數據不足...到底是哪邊?

盧德:(冷靜下來...冷靜下來...

這女人想要甚麼...考慮到她的處境,應該不會想加害伊蘭...而是帶回去作為人質比較有利吧...但那是一般來說啊...?這些傢伙可是不知為何想要殺我的鬼...她們的思路能用常理去解釋嗎?若果不能...伊蘭可以讓她們帶回去嗎?那麼...能出手只有現在...該如何做...大家的體力魔力都消耗得差不多...拜託新來的人道...?可是...現在能信任他們嗎...萬一他們和鬼道有關係...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難陀:「好了!

突然,盧德感到有人拍打他後背,這才從思考世界裡回來,發現所有人都在看著他。而難陀,用那已經拆斷的手,無力地甩了甩盧德的頭,露出一臉「算了吧」的表情。

難陀:「喂,女人!說吧,你想要怎樣?」

漱玉:「...看來黑龍大人也是聰明人呢。聽著,如果想要回這小姑娘,我要盧德明日隻身一人前來須彌山找我,到時我們便可促膝長談。」

難陀:「好啊,一言為定。」

盧德:「誒...」

漱玉:「爽快。還有,我的同伴也要平安回去。」

難陀:「沒問題,但是牛頭馬面,以及那雙子要留下當人質。」

漱玉:「...明白了。今天就先這樣吧...盧官人。」

伊蘭:「呃嗚...」

達莉:「等...等一下...」

不知不覺間,這交涉居然就如此被難陀解決。除此之外的眾人,包括盧德在內,臉上的表情都難以形容。只見鬼魂漸漸飛散,留下冷清清的局面。突然被遺留下來,受傷的雙子和馬面,也都一臉錯愕。

這就結束了嗎?

達莉:「呃...」

盧德:「達莉!」

然後,達莉便倒下了。
2019-07-26 23:07:20
今節完
希望大家仲記得小惡魔本體係一個球狀物體
伊蘭唔好有事啊,下次星期三更新
2019-07-27 00:16:43
2019-07-27 08:23:04
小惡魔
2019-07-28 00:27:17
仲諗住達莉大爆發

咁計落其實盧德嗰邊都唔係有好大優勢... 漱玉嗰邊真係咁好抽?!
2019-07-28 21:31:30
某個平行世界入面達莉大爆發,然後所有人就GG
漱玉嗰邊極之好抽,佢地而家仲要係中緊異常狀態
可以透露之後D角色只會愈來愈好抽,唔係盧德好難發展落去
2019-07-28 22:46:08
其實小惡魔嘅戰力大槪係點
2019-07-30 21:23:09
單論戰鬥力相當弱,但佢地(尤其達莉)已經將盧德開發嘅陰招「體內召喚」、「遠距召喚」、「定時召喚」、「無詠唱召喚」等偷學咗唔少,我本人都唔知呢D計唔計算落戰力入面
另外小惡魔其實係高級魔物嚟,雖然同難陀一比就會被比下去,但成長速度仍然相當驚人
仲可以透露小小,小惡魔同盧德有某種特殊聯繫,佢地可以從盧德身上「偷」魔力嚟進行爆發,就好似達莉今次咁
2019-07-31 01:38:44
特殊聯繫——鬼父
2019-07-31 20:36:58
2019-07-31 20:38:31
第二章 六道樓蘭
第二十四節 靜夜



入滅第三日荼毘,先第二日晚夜,此時名大夜。大夜之義,謂只此一夜之留,明日出而不歸也。故慇懃供養,小師圍繞終夜不寐,名曰伴夜。唯誦金剛經鳴磬。
——《大鑑清規》




入夜,金光再次變弱,這次卻感覺再也不會重新明亮一般,天色慘淡,空氣悶熱。無聲沙漠中間是剛大戰一場的破爛建築物,有群人正在裡頭稍息。和以往不同的是,這行人沒有製造出高音量的混亂音波,而是沈寂非常,使風聲擊打鈴鐺的聲音都特別清晰。

皎月盤腿而坐,拿著小弦琴彈起緩慢的小調;都靈閉目養神,穩定呼吸;難陀漫無目的地咬著地板上的木片;盤絲站著一動不動,口中只咀嚼著自己的斷手。

很安靜。

若果是平常,這堆酒肉好友聚在一起,產生的聲勢定能淹沒一切煩惱。而現在卻不是如此,大家一言不發,好像在等甚麼,如冥想般默默聆聽著外頭沙河流動。不久,皎月的小調漸漸失去調性,停在一個不協和音之上。

皎月:「唉...」

並從口中吐出長長一口空氣,這對皎月來說是相當低的音調。她的手往空氣一摸,甚麼都沒摸著,這才記起自己的長馬尾已經沒了。

難陀:「別唉聲嘆氣啦,這不像你啊。」

皎月:「...我本來就這樣啊。呃...其實,今天我們是不是應該...」

都靈:「不,皎月,已經發生的事就...」

皎月:「可是...」

難陀:「別想了,那是我下的決定,有甚麼事就由本龍負責。你們這些小鬼最好別想太多,懂嗎?」

皎月:「嗯...」

韶光:「好了好了。」

伴著一聲柔和的男中音,一個巨大黑影走進來。只見身披黑袍的不死王,尖細的白骨手指上端著兩個木筒,從中飄出豐富的氣味,似乎足以驅走一切負面氣息。

韶光:「我做了點吃的,有人有興趣嗎?」

他把木筒輕輕舉到眾人眼前,原來那是熱騰騰的粥,裡頭貌似還放了魚蟹類配料。如果是平常時期,這樣一窩美食恐怕能成為世界大戰的導火線,如今卻是反應平平。但話雖如此,皎月看到熱粥之後,肚子仍相當不情願地低鳴了五秒之久。

皎月:「呃...!」

難陀:「哈,早就過吃飯時間了吧?」

都靈:「果然...肚子好餓啊...今天實在是累壞了...」

韶光:「嗯,愈是勞累、煩惱、悲哀的日子,便更要吃。人呢,只要能吃飽肚子,一半的問題就解決了。來!」

韶光又取出數個小碗,慢慢地分粥,再一個個地放到眾人面前。

韶光:「來,蜘蛛小姐也吃點吧。」

盤絲:「...(謝謝。)」

皎月默默看著這碗粥,似乎想到不少事情。說起來,不過數個月前,她仍是在那個沒有出口的挪得之地,虛度著一模一樣的每天,幻想著精彩刺激的日子。才一下子,精彩刺激的日子是有了,但果然除了好事也有壞事呢。認識到新的同伴,和他們待在一起,唱歌喝酒吃飯,那可是前所未有的樂事。

然而為甚麼呢。挪得之民本來也是會消失的...可是,這感覺似是生命循環的一部分,就是寂寞了些。但伊蘭小妹妹...因為是「得到」了又「失去」,所以感覺才特別糟糕嗎?

皎月看著粥,好像體會到甚麼。

皎月:「...嗯,還是得先吃飽肚子才行啊。」

都靈:「對啊,吃飽喝足才能繼續戰鬥啊。」

難陀:「好啦!骨老伯,那老子不客氣——」

韶光:「噢!先等一下!不介意的話,我想先作個飯前祈禱呢。」

皎月:「啊...抱歉...最近都忘了...誒嘻...」

難陀:「我是不介意啦,雖然老子覺得這沒甚麼用就是。」

都靈:「啊、大、大哥...」

韶光:「啊哈哈,沒事沒事,這是很常見的見解。嗯...從唯物主義的角度來說,祈禱或許真的沒甚麼用就是。你看,就算真的有個神明,祂可能根本聽不見我們的聲音吧?我們的聲音對神來說實在太小了,不是嗎?」

皎月:「呃...那我想請問...為甚麼還要祈禱呢?」

韶光:「也是呢...為甚麼呢?這就是信仰的醍醐味吧。我覺得關鍵就在於那個『信』字。你看,人啊,把心裡話說出口,感覺上就更有決心了吧。換句話說,與其說是相信神...更像是相信自己吧?」

難陀:「我倒是很相當自己呢。」

韶光:「所以,我們可以說...自己向自己祈禱。聽上去笨笨的,哈哈!但事情就是這樣了。來,雙手合十。」

皎月:「是。」

韶光:「我們祈求伊蘭小妹妹的平安,願主保佑一切弱小靈魂,並賜予我們所需的力量去戰勝邪惡,亦叫惡人終能悔改。

都靈:「阿門。」

韶光:「如何呢?現在有感覺好點嗎?」

皎月:「好像...胸口沒那麼抽痛了。大、大概吧?」

韶光:「對吧?所以這是有用!你看,這傢伙以前啊,要是有人飯前不祈禱,他可是會直接翻桌的喔。」

都靈:「天啊,別翻我的黑歷史啊,神父!」

韶光:「哈哈哈...好了,差不多涼好了,吃吧吃吧。」

於是,雖然沒有平常的狂宴氣氛,但溫暖的飯餐還是開始了。竹製的餐具本身就有頗濃的味道,混於熱粥氣之間倒是有趣。同時,大家也發現,韶光吃下去的粥不知道跑哪去了。現在不是問的時候吧。

韶光:「...我覺得,今天的行動是對的。那個情況下,如果妄動反倒會把對方迫到死路,那樣只會令伊蘭小妹妹陷入更危險的境地。讓雙方都保持冷靜或許是最好的。」

難陀:「嗯,誠如你所言。」

韶光:「唯一值得興幸的是...應該這麼說嗎?綁架犯是群女人...這倒有點安心。雖然我今天才剛到,但我看見那位女性的眼神,不像真的會加害伊蘭小妹妹,而是一直將目標放在盧德先生身上。」

皎月:「是、是呢...道理上我也懂的...」

都靈:「但要是有個萬一,還是很令人擔心啊...」

韶光:「嗯,也只是我的愚見而已...所以現在更該思考的是,我們...盧德先生該如何應對。說到這個,他怎麼不在呢?」

難陀:「那小子在裡頭安撫白丫頭。哎,又是暈倒又是大哭的。」

韶光:「啊...我知道了。那麼,還不能決定該怎麼處置...這群先生女士呢。」

轉頭一看,在角落裡,牛頭馬面、宮羽雙子都被五花大綁,各有傷勢,呼吸沉重。他們無力地躺在地上,唯一能做的便是死死地看著一行人。

都靈:「一直盯著這邊耶...怪害羞的,哈哈...」

韶光拿著一碗粥走過去。

韶光:「你們也要吃點嗎?」

宮:「不必。」

羽:「呸!你當我白痴嗎!?誰知道你又加了甚麼玩意!?」

韶光:「咦...這只是普通的粥啊,為甚麼要這麼想...」

皎月:(因為某個男人...

難陀:(因為某個男人...

都靈:(因為某個男人...

眼看羽快要向著自己吐口水了,韶光唯有識相,把粥放到他們面前就算了。(雖然他們的手都被綁起來了)差不多同一時間,又來了一位客人——

小河:「骨頭先生,掩眼女士在叫你喔,似乎需要你的幫忙。」

韶光:「喔...我這就來。失陪了,孩子們。」

原來露西亞早已馬不停蹄地開始了傳道工作,現在待在外頭和人道們「聊天」呢。這肯定不是能令韶光完全放心的發展。於是,他便又走了出去,倒是小河跳著走近眾人。

小河:「呼,好累啊~那位女士真的很難以對付啊,各種意義上...啊,可以坐到你旁邊吧,嗯哼?」

都靈:「啊,請、請便。」

小河便以碰撞的氣勢坐到都靈旁邊,開始若無其事地拿起他的粥來吃。

到最後直到吃完,作為人質的樓蘭人們也沒說話,只是和小河互盯了幾眼,不難看出他們果然有著某種過節。

終於,門輕輕地打開,盧德走了出來。沒有腳步聲,沒穿著披風,因此那緊貼在身上的無數把武器全部展露。

同伴們想呼喚他,卻突然看見他那冷冰冰的眼神,頓時收起舉到一半的手。那是一個從未見過的盧德。

於是,他毫無動靜地走向人質。
2019-07-31 20:40:08
下次星期日up
2019-07-31 23:26:39
老實人發火最難平息
2019-07-31 23:31:00
2019-08-01 00:35:11
盧德John Wick上身了
2019-08-01 00:36:59
香港人加油

5/8 九巴不合作運動 正式啟動!!!
- 分享自 LIHKG 討論區
https://lih.kg/abDpOOU

TG group
https://t.me/joinchat/OmURXQ09pQAlcm8-nJTDLA
2019-08-01 01:56:50
又係呢d位停
出多d啦
2019-08-02 21:39:13


又係呢d位停
出多d啦


已盡力 仲有好多野搞緊
2019-08-02 21:39:49
盧德算係老實人嗎?
2019-08-04 21:08:20
盧德的身影出現在眾人眼前,卻又同時漸漸消失。這是個難以解釋的現象——是幻覺?是魔法?是單純受盧德那氣勢影響?他們看見這位男子靜靜地踱步,卻漸漸看不清楚他身上的細節——他竟變得愈來愈暗淡。那雙特製的長筒鞋吸收著腳步聲,純白的手套按著腰間寶劍,但劍尚不用出鞘,在場的所有人已感到一陣陣刺痛,只能把頭垂下來減輕這份不知來由的壓力。

難陀:「喲,白丫頭怎樣了?」

盧德:「...睡著了。雖然是我讓她睡的。」

難陀:「喔...好吧。」

就連一路緊隨關於密切的黑龍難陀,也以直覺及理性察覺到盧德有點不對勁——這種感覺難陀並非未感受過,但如此濃密,像每粒空氣分子都被盧德支配著的程度,倒是初次。

他身上明顯有些變化。

很快,他站到被綁緊的人質眼前。他們重重地呼氣,剩下的所有力氣僅能令他們在氣勢上不輸給眼前的男人,但最終仍是有心無力。不知不覺中,這個男人的影子竟變得如此巨大,之前他們完全沒注意到。

他以宣讀公告的語調開口。

盧德:「...你們被拋下了呢。把半死不活的你們乾脆地留在敵陣,那位女士真會下決定啊。」

宮:「...」

盧德:「我看你們也不是白痴,就快點解決吧。好好理解自己的處境,降服、合作、告訴我所有你們知道的情報。只要如此做,我自然不會對你們怎樣。」

羽:「哈...說得...呼...好聽!老娘豈會...如此沒種!要殺就殺!」

盧德:「我不打算殺人。」

羽:「那...哈哈哈...你小子打算如何...?啊...?」

羽用力控制著頸部肌肉,給那口不擇言的嘴唇提供力氣。圍觀的眾人心想,難道要開始拷問?這種事倒沒做過啊。說起來,盧德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嗎?還真不太好說...

於是,盧德取出寶劍——

羽:「咳呵!?」

一劍刺穿羽的胸膛。

眾:「!?」

眾人大吃一驚——那動作沒有一絲猶豫,好像拿叉子刺進魚肉般自然。那把寶劍原是屬於入侵迷宮的人類(疑似),極鋒極利,穿過羽的身體時毫無困難——從胸口進入,完美地避過肋骨,排開一切血肉,從背部出來——一看,劍尖甚至沒有沾血。

羽:「呃...啊...嗚——!」

盧德:「你們身中的毒素還沒解...再加上剛才漱玉對你們施加的...類似興奮劑一般的效果?一旦效力過去反而會更痛苦吧?」

羽發出驚人的慘叫,但更嚇人的是她面上的臉容,那副用盡全力和劇痛戰鬥的扭曲樣貌,彷彿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痛成這樣。作為強烈對比,盧德的表情從出手前到現在絲毫未變,一邊輕輕地擾動插在羽體內的劍,一邊繼續以演講般的口吻發言。

盧德:「我刺穿了你的肺部。在身中毒素的狀態下,你將痛苦地掙扎呼吸。當然,我不會取你性命,都靈會治癒你的傷勢,好讓你能繼續受苦,直到你肯降服為止,就是這樣。」

都靈:(嗚哇...好不想被捲進去...)

羽:「他媽...的...嗚咳...呼...」

盧德:「很簡單的,肯投降的話,我就停止施加痛苦。」

羽:「去你的...!就這點...嗚嗚...蟲叮般的...呃嗚!」

盧德:「我不是在和你說。」

魔王加重著擾動的力度,同時把視線移到宮身上。

盧德:「不想看見自己的姊妹受苦的話,就爽快地投降。」

宮:「...」

羽:「喂...哈...嗚...宮...」

宮:「我明白了。投降。」

呼麥:「喂!你就這樣——」

宮:「沒法子了。我等如今已處下風,被這男人玩弄於鼓掌間啊。沒必要受徒然之苦吧。」

羽:「呼...姊...」

呼麥:「...」

盧德:「...好的,感謝你們的合作。」

羽:「嗚啊!」

盧德直接把劍拔出,把血揮到地上,緩緩收劍。羽只得以稍為畏縮的表情盯著他。

盧德:「都靈,麻煩你幫忙處理一下他們。」

都靈:「哎啊...老闆真會使喚人啊...算了,能解決就好。」

於是都靈擺擺手,走到他們中間,開始著治癒——首先解決明顯的外傷,再慢慢排除體內的毒素。雖然牛頭看上去有點怕都靈,但基本上人質們的表情漸漸有所舒緩,呼吸很快回復平穩。

盧德也呼一口氣,直接坐下來。其他人見勢,也都走過來坐到旁邊。

宮:「嗯...」

韶光留下來給他們的那碗粥,看來在剛才的拷問中弄倒了,通通灑在地上。只見宮低下頭,好像想連地上的粥也吃下肚。

盧德:「喂...吃這一碗吧。現在又不怕有毒了嗎?」

宮:「你不會毒殺降者吧。」

盧德:「...確實不會。」

宮動一動身子,不知道是否想自己解綁——盤絲見狀便把宮身上的絲再綁緊一些。

宮:「嗚...」

盧德:「算了,盤絲,可以鬆綁了。」

盤絲:「...(點頭)」

宮:「謝謝。」

絲線退去,露出充血到極紅的皮膚,但宮對此似乎不太在意。只見她扭動著身體,發出一輪關節滑動的聲音,以接近正坐的形式坐下,似乎想表示自己沒打算逃跑。

盧德:「那麼,直入正題吧。漱玉到底想做甚麼?」

呼麥:「啊...關於此事...呃...有琴嗎?」

馬面拖著受傷的身子四處張望,似乎沒有個琴在手,他說不出故事的樣子。

皎月:「喲,用我的吧。」

皎月見狀只好把自己的琴丟出去。雖然在比皎月大了幾倍的馬面身上,這琴顯得像玩具,他還是開始擺弄了起來。

呼麥:「嗯...其實之前跟你們說的那些,也不全是假的——應該說,大部分都是真的啦,大哥們。」

宮:「我等只知道,起初,師傅就來到這裡,後來就是我等。到底是輪迴、轉生、還是單純被創造出來,始終也不清楚,也不再重要了。」

胡笳:「不過,從前的樓蘭著實生機處處。有山有河、有花有草,流水庭園交錯而立,望山水而坐禪靜修,也可說是仙境了。」

羽:「那群矮人的事也是真的——啊,那時真嚇死人了,突然就出現了呢。還好好地打了一架吧?」

呼麥:「如此美好日子不知過了多少百年,直到那一天——啊啊,有點不願回想啊...」

宮:「喜母(蜘蛛)。如海般龐大的軍旅,從水中、從地下、從天上,每個角落,如蝗蟲過境。至今我等亦不知所謂何事,唯有想像是命運的一環了。畢竟從無到有,最終也從有歸無吧。」

羽:「哈,話雖如此,我們倒是苟活下來了呢。」

呼麥:「當然,無數生命化為灰燼,剩下的走獸則互相吞食直至最後一滴血。最終能活下來...算活著嗎?就剩吃沙維生的那堆石獸銅獸吧。」

宮:「我曾經還有三個妹妹呢。」

羽:「那之後得說到...漱玉...嗯,雖說是鬼道,她從前倒不像現在如此。正是那事件以後,我們也不知何解,她突然就——」

呼麥:「——把師傅殺了。或者正確來說,把他吞食了。那之後,又把對抗她的人道丟下深淵,變為黃沙大漠的樓蘭就全部被漱玉掌握了。」

胡笳:「當然,對我等來說,那麼久遠的事也沒甚麼所謂了...我等只是想離開這裡而已。」

羽:「這種地方真的待不下去了啦——偏偏我們實在不能違抗她,因為只有漱玉到過外面。」

宮:「她和矮人有過一些過節。詳情我也不清楚...但可肯定的是,她是樓蘭唯一一個見過外面世界的人。」

呼麥:「話雖如此,外面到底有甚麼,她就是不肯說清楚...」

宮:「她只對我們這麼說。讓她吃飽,她就讓我們出去。」

羽:「然後你們這些倒楣鬼就來了。這下懂了吧?哈,原來以為你們是小王八,誰知道是隻猛虎啊,老娘也是服了。」

呼麥:「我等能說的都說了...也不是希望你同情,我等也是身不由己...」

盧德:「...收回前言,你們都是白痴。嗯,看來你們是被騙了呢。」

呼麥:「哈?」

胡笳:「吽?」

宮:「嗯?」

羽:「啊!?」

盧德:「哈個屁啊。我說,這怎麼聽都是在利用你們而已啊?她都說不出外面有甚麼,搞不好她根本就沒看過啊。」

呼麥:「咦...不、不會吧...」

盧德:「完成這一單就不用再幹了...這種說法,簡直是老千的口頭禪呢。哎,她看上去確實比你們聰明就是了。」

羽:「啊...啊...?喂、你這廝...別亂說...」

皎月:「呃,那個,這傢伙可是超級大騙子喔。關於騙術的事,他的說法肯定沒錯的。」

胡笳:「呃...那...這些年來...到底...」

難陀:「同感。你們啊,這種話居然都信喔?」

宮:「...」

都靈:「不,我懂的...連續幾千年都沒甚麼事做的話,腦子是真的會變得怪怪的呢...也別怪他們啦...」



安靜。

名為「尷尬」的絕對安靜重重地降下。冷汗滑過皮膚,他們的眼神漸漸變得渾濁起來。

盧德:「...好吧,我明白了。給我看著他們,我要獨自思考一下。」

留下如此一句話,盧德就一個人走了出去,留下呆滯又不知所措的一群人。
2019-08-04 21:09:24
下次星期三up
盧德用緊嗰把劍係好野嚟的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