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經營|繪圖】地下城經營指南(4)

368 回覆
40 Like 4 Dislike
2019-09-17 22:45:33
對我來講已經好快,只係出得慢
2019-09-17 22:47:27
即係盧德又暈左,意識又連接左異世界嘅主宰


唔好quote咁大段野
係,今次唔止係暈,係被電刑
同埋我無講過嗰位人士係異世界主宰 不過遲早會解釋的,以後
2019-09-17 23:27:08
sor唔小心quote左
2019-09-18 08:28:09
電死哂啲狗佢
Sor 係鬼道先啱
2019-09-18 22:40:04
2019-09-18 23:49:59
聽日有文
2019-09-19 21:06:38
2019-09-19 23:23:50
2019-09-19 23:39:17
出得唔多夠,星期六繼續
係漱玉嘅背景故事
2019-09-19 23:59:55
樓主加油
2019-09-20 15:54:09
2019-09-20 19:04:15
2019-09-21 23:44:40
延至明天
2019-09-22 14:08:24
2019-09-22 23:17:32
殘玉記 第一場 玉

木台的地板漸漸改變材質,在眨數下眼的時間內變成一片農田,草青菜鮮,田中出現一間不大不小的木屋。

有一男一女,身穿布衣,緩步邁入舞台,腳步不作聲。女子懷中抱著一包袱,兩人看了一眼,又相視而笑,開始細語——

父:「春來冬去始得女,父情母意柔似水。誓保女於亂世中,得以安睡享美夢。」

母:「夫君,看她多討人憐愛啊!你看,這小手小腳一甩一抓的。」

父:「她長得可像你,看這櫻桃小嘴,已經在牙牙學語囉。」

母:「看她皮嬌肉嫩,長大後一定是個美人!可惜我倆不過布衣小民,不然若是生在大戶人家,肯定是個大家閨秀哩!」

父:「不打緊、不打緊。不是大家閨秀,也可以當個小家碧玉。」

母:「是呢,夫君,他可是我倆的掌上美玉。」

父:「我看,她就叫玉吧。」

母:「好,好!女兒啊,你就叫玉,張玉。」

(嬰兒哭聲)

父:「噯呀!噯呀!玉兒不哭,不哭。」

母:「讓她好好安睡吧,她可是個小寶貝...」

父母輕輕搖起包袱,細步走回舞台後。一眾台下觀眾眼裡,再度出現幻覺一般的畫面——花草樹木快速成長又落葉枯萎,太陽昇起又落下,雪下了又溶化,這一切看上去相當真實,甚至能感覺到溫度變化。

一段節奏迅速靈快的音樂後,二弘及三弘突然拉出一個不協調音程,只見台上的田地變得荒蕪,插滿枯死的黃褐根莖,風中吹著柔柔細雪,天花成了陰森的灰雲天。

一名小童奔走著出來,手中抓著一本又破又黃的書。

張玉:「四書五經倒背如流,小玉兒卻暗自懷愁;小家園圃再無綠茂,田中黃狗嶙峋骨瘦!」

張玉跳著奔到父母旁邊,他們看似在下田,但田裡除了一層薄雲之外甚麼都沒有。

張玉:「爹,玉兒把書都讀個滾瓜爛熟了,我還想買書。」

父:「唉...玉兒啊,書貴,爹沒錢。」

母:「你瞧,這天都不下雨,田都成這樣子,飯都快吃不了,你怎麼能提如此任性的要求呢?」

張玉:「喔...嗯...對不起...」

台下座椅間便突然捲起風暴,周圍是結冰的河面,地上躺著一個又一個孩童屍體。

父:「要是你弟弟們還在,也許能想點辦法...不對,就算還在也養不活吧...唉...」

母:「好不容易種出東西來,卻又要被官兵收走...我們都快活不下去了啊...」

張玉:「爹娘...」

突然鼓鑼聲大作,有一群人手持斧頭鐮刀,在台外大呼。

義兵:「苦不堪言是百姓,朱門酒肉在京城!今我白蓮揭竿起,奠酒擲杯祭天地!」

(酒杯碎裂聲)

義兵:「君無度!匹夫怒!」

義兵:「大乘興勝!天助反明!」

鼓鑼聲瘋狂地增多,於戲棚四面八方皆聽見叫囂聲,有男有女,有老有幼,皆叫口號,踏腳增勢。

父:「媽的,豁出去了!我們早就忍得夠久了!」

母:「對!反正長此下去也活不成了!我們也加入吧!」

張玉:「爹、娘,玉兒不想打架!」

父:「玉!你既讀經論,豈會不知——父要女亡,女不亡是為不孝!」

張玉:「玉兒自然明白...」

母:「乖女兒啊,不可頂嘴!」

張玉:「知道!」

他們拿起農具火把,牽著張玉走進人群中,倉忙離開木屋。

場景改變,一時之間火炮聲四起,有成百上千的農民一一倒下,在對面的則是裝備精良的士兵,個個手持鬼頭大刀、火箭、鳥槍,甚至還有洋炮、地雷。空氣中飛灑著鮮血肉塊,地上的農地被燒成焦土,場邊的樂隊雖然在全力敲擊鑼鼓,卻完全聽不見。

場景一轉回到木屋,但已被燒掉了半邊,農田也在燃燒中,土地薰黑。

張玉一家衣衫襤褸,浴血披土,拖著不穩的腳步回來,父親還背著一名起事戰友,但他馬上掉落地上。那戰友眼神凌厲,便對著台下大呼——

義兵:「天亡我白蓮,我罵天瘋癲!兄弟,我們失敗了,但精神不死,請記我遺言——終將有天,大明覆亡,昏君不得好死,京城將被取而代之;而那後來的國家卻又會亡,周而復始,直至回歸洪荒!」

說罷,便吐了口血死去。

母:「好不容易撿條命回來,這下如何是好?」

父:「我們家已是一無所有,活下去又有何意思!」

「非也!」

一位彎背,拿著支長棍的牙婆(人口販子)登場。

牙婆:「怎麼可以這樣說,這世上沒有人一無所有...你們還有這個,嬌皮嫩肉,眉橫丹鳳的小美人啊!」

張玉:「我...?」

父:「你的意思是...」

牙婆:「你瞧,老朽倒識得幾個養瘦馬的...咱們揚州出瘦馬啊,嘻嘻。你們女兒啊,可是渾金璞玉,稍加打磨就是塊傾世寶玉啊!」

張玉:「瘦馬...?玉兒確實很瘦...」

牙婆:「哎喲,瞧你拿著本書,有很多事情書裡可沒寫呢。你啊...可特別值錢呢!」

張玉:「...」

父母沉默不語,走到一邊之後才靜靜細語。牙婆用長指甲逗玩著張玉,後者不斷閃縮。談罷,他們又回到張玉身邊。

父:「玉兒啊,爹對不起你,但你如此聰明,應該明白何物為重、何事為先,對吧?」

張玉:「...」

母:「女啊,我們實在沒法子了,你也得為兩老著想啊。」

張玉:「...」

父:「你想,如果有天你真的能嫁進大戶人家,豈也不是件好事。跟著我們卻是一世窮苦,又沒有書可讀!」

張玉:「可、可是...」

母:「玉兒,父母之言不可不聽!」

張玉:「玉兒知道!父要女亡,女不得不亡!」

牙婆:「不亡、不亡,別如此誇張。老朽保證你會被養得肥肥白白的...聽話的話呢,咕嘻嘻。哎,過來這邊!」

張玉:「爹、娘,玉兒今日已盡孝道!」

說罷,牙婆便把張玉拖到一邊,並向夫妻拋出一個錢袋。他們打開一看,卻是沒忍住驚嘆,竟忘記跟女兒道別。

張玉:「爹、娘——」

牙婆:「好啦,走吧,他們不是你爹娘了。你現在可真是沒爹沒娘了,嘻嘻!快走!」

牙婆用木棍揮打著張玉的後背,催促她離開,而父母則慢慢離開場景;但最後一刻,隱隱約約還能聽到他們在場邊說話。

男:「哎,也好,這樣還能再生個兒子。」

女:「不,我看生女兒比較好,這可賺錢啊!」

然後四人皆離開舞台,場景便一片黑暗。

(木魚響板,第一場完)
2019-09-22 23:18:55
第一場完
下次星期四繼續,作詞好花時間
2019-09-22 23:36:09
作者後記:

無錯,今次係試圖用粵劇形式表達漱玉過去
話雖如此,本來其實係想完整地寫一個劇本(原本仲係想寫崑劇tim),但仔細研究後果然太過博大精深,最後都係盡力而為,個樣似就算啦。
因此本來想仔細寫埋角色嘅行當(乜旦乜生嗰D)、化妝、裝扮、唱腔等都決定精簡。同埋聽講現代粵劇其實都開始唔跟呢D了,所以是旦啦。
殘玉記時代處於明末,時間上同大家所熟知的「帝女花」基本重疊,講述一個長得美的女子的故事。
追加說明:
—明末正處於「小冰河期」之中,當時東西方各有天災,至於民不聊生。同時由於須應付北方外族,明末嚴重衰退,民變四起,劇中的白蓮教起事可說是開端。
—明末是有各種火器的,鳥槍就是古代的火繩槍/燧發槍。雖然按道理來說,大部分新式火器應該會主力用於對付外族人,但用火炮射擊平民這種事,我挺肯定他們也做得出來,這種事在歷史上屢見不鮮,你懂的。
—牙婆,三姑六婆之一,作為女人特別擅長買賣女人,古老傳統。
—養瘦馬,有看李連杰「投命狀」的話應有印象。明清時期,於窮苦人家中買入清秀女童,加以訓練,授於琴棋書畫、奇技淫巧,養大後賣給大戶作妾,或作婢女,或作名妓,以圖暴利。其中又以揚州最為興盛有名,是為「揚州瘦馬」。又一傳統,聽說現在還有,不感意外。
2019-09-22 23:38:12
戲劇大師
2019-09-23 01:23:52
樓主將自己經歷寫成故?
2019-09-23 04:19:30
紅藕係董白?
2019-09-23 07:33:22
你意思佢俾人賣左?
2019-09-24 08:21:58
陳圓圓
2019-09-24 22:23:45
我係男人喎
2019-09-24 22:24:31
同過往一樣只係過下癮 研究得多就發現水好深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