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經營|繪圖】地下城經營指南(4)

377 回覆
40 Like 4 Dislike
2019-06-23 21:41:51
2019-06-23 21:44:57
目前人設

主角群:(本章結束後,人設有機會再度更新!)





樓蘭:
五女鬼

阿修羅雙子

牛頭馬面


人道常苦

偽菩薩小河
2019-06-23 21:46:58
其他創作物:

挪得生態圖



極北大陸地圖及大地文字

2019-06-23 21:47:14
豔陽高照,這邊廂一切如舊,好像與谷底世界完全隔絕。

盧德:「喔,是這個嗎?」

一座三角錐型的宏偉寺廟裡,盧德正在左找右翻。眼前是堆成小山的法器,每個都長得幾乎一模一樣,卻又有微妙的差異——或是花紋、或是雕功、或是顏色,只有一個才是真正的法器。也不知如何辦到,盧德倒是找出真尊了。

漱玉:「奴家瞧瞧...是的!盧官人眼力如神,真是大開眼界啊!」

盧德:「哈哈,過獎,我這雙眼確實挺好用的。別人看不見的,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喔...喂——!別玩了,社長找到啦!」

盧德把那頸圈狀之法器自然地掛到頸上,便衝著正在小山頂遊玩的小惡魔大叫。

伊蘭:「啊!收到——!達莉,衝啊!」

達莉:「好、好的!」

接著她們便從小山上滾動下來。

漱玉:「呵呵,真愛玩呢。」

盧德:「嗯,畢竟也沒必要她們幫忙...說起來這些法器其實意外地好找呢?」

漱玉:「啊...確實是呢?奴家以前都不知道,哈哈。如此一來肯定很快能解決了。」

美人送出一個千篇一律的完美笑容,那底下似乎埋藏著千言萬語,卻又絕對不可告人。她繼續笑著,帶著盧德一步步走進樓蘭深處。

————

惡鬼、牛妖。

本來皎月還心想,既然連生物創造、死人復活這種奇事都見識過,應該沒甚麼能嚇到自己了吧——事實證明她還是天真、年輕、不知天大地大啊。

苦苦維持的結界已破,從蟲嘴裡走出來兩隻女鬼、一隻牛頭。女鬼表情從容,那視線卻使人不禁全身顫抖、冷汗直流;牛頭咬牙切齒,那怒目使人想拔足便逃,卻又動彈不得。一邊散發出寒氣,另一邊散發出灼熱,混雜起來使空氣變得波濤洶湧,光是站在原地就好像身處風暴中間,連站著都必須卯足全力。

當然,這是錯覺,但感覺起來如此真實。兩方對峙,鴉雀無聲,兩陣間卻早已上演一場氣勢之戰。誰騙了誰、是敵是友、該怎麼辦、各自目的,這些已不必一一說明,在場所有人都有了共識——非戰不可。接下來,誰都不能退後一步。

打破寂靜的,倒是那條沒有人性的蟲。

胡笳:「臭蟲,吵甚麼!」

或許是剛才掉下來時摔痛?或是受不了現場的殺氣?赤紅巨蟲搖晃著身子,發出幾陣鳴叫,卻馬上被牛頭一棒敲打。果然,牠馬上縮起來,不難看出其對牛頭的恐懼。他們看上去倒沒所謂,莫非一直都是如此對待這條蟲的嗎?在對邊的皎月倒是怒了。

皎月:「喂!別這樣對待動物!」

胡笳:「吽?臭小鬼,俺如何處置畜生,與你何干!?」

皎月:「哈,真令人不爽。畜生不懂好好對待自己同類嗎?」

胡笳:「啊...?豈有此理,誰給你的膽子口出狂言?」

難陀:「你爺爺我給她的!怎麼?莫非你已忘記自己是手下敗將嗎?如此看來畜生的記憶力尚不及家犬啊!」

胡笳:「吽哈哈!笑話!那時讓讓幾招和你們玩玩,你們真以為自己可以勝過俺了!」

牛頭肌肉暴漲,舞動兵器,似是在展現威風。他把三叉矛重重按在地上,居然使整座城為之震動,連巨龜都叫了一聲。他舉起長而利的手指,筆直地指著那群不知好歹的小鬼。

胡笳:「今天俺可要大開殺戒了!」

塵香:「說夠...了吧...」

在眾人注意都被牛頭引開時,原來塵香已浮到上空,吸下最後一口煙,為戰鬥打響序幕。

這時小河發現有人抓住她的手,身邊數人都瞬間彎身,踏地高速移動,每個都像一隻野獸,彷彿只有自己跟不上狀況。這也無可厚非,畢竟她可不是甚麼戰鬥的材料。但她至少看得出,這場遭遇戰快如閃電,僅在六招裡結束。
2019-06-23 21:48:04
塵香:「幻火。

第一招來自上空的塵香,火炎從她手中的煙管流出,出來是小小火舌,抵達地面時竟變成雄雄烈焰,以燎原之勢席卷整個場地。

皎月:「啊啊啊——!!」

衝在前方的皎月被此火炎完全吞噬,僅在幾秒內,她全身上下的皮膚都被燒得焦黑,去肉見骨,骨熔血蒸——莫非她要在這裡完蛋嗎?萬幸的是,她的同伴盡是能人異士。

都靈:「皎月,醒醒!沒事的,是幻術!」

都靈從旁全力抽擊皎月的臉,大吃一驚的她睜眼再看,本來纏繞在身上的火炎竟盡數消失——原來這「幻火」不是真正的火,不需易燃物,不需火頭,而是在人的精神內燃燒。

皎月:「啊...!當心!」

從幻術中醒來,卻立刻感覺到另一股寒意——第二招,牛頭以三叉矛猛力揮出一記劈砍。刀身未到,劍氣先至——皎月看得見,這一劈走一條精確路線,將在下一秒同時砍去三人的首級。皎月便用口咬槍,左手推開都靈,使其像骨牌般撞向小河,讓他們率先脫離三叉矛砍擊範圍;自己則高速向後彎腰,砍擊從她鼻頭前面飛過,可清晰感到刀風狠狠地打在臉上,甚至劃出幾條血痕。

但至少,她避免了人腦落地。

牛頭:「挺會躲啊!」

皎月:「還很會拋呢!」

第三招——趁三叉矛橫過上空,皎月從牛頭視線中暫時消失的剎那,空著的右手從腰間抽出數把飛刀,俐落地拋向牛頭的頭。這一連串動作全部在一秒裡完成。

牛頭:「吽呃!」

三叉矛才剛揮了出去,胡笳可沒有擋開飛刀的方法,也來不及調整姿態迴避——於是他決定用臉硬接,緊閉雙眼規避要害。飛刀直直插進臉肉,雖立刻見血,但那強壯的臉部肌肉阻止飛刀傷得更深,結果只令他閉眼一瞬間——而這已足夠為下一招做準備了。

難陀:「好,藍毛!退開!」

牛頭睜開眼睛,藍毛小鬼已迅速閃開,取而代之是一躍而起的黑色蜥蝪——不,他們說是龍?可笑,這樣的小小生物算甚麼龍...然而,那小小生物張開血盆大口,從那喉嚨噴出的是貨真價實、灼如地獄業火的黑色火焰——原來如此,這真是龍啊。

難陀:「讓你見識真正的火吧!」

第四招,黑龍真火。黑火從口中奔流而出後,如河流般分叉交流,又如九頭蛇般直奔牛頭而去——而因為剛才被皎月阻及一秒,只怕已避不開了。竟能不事先溝通,在一瞬間完成此等完美合作,胡笳不禁在心中讚嘆——當然,可不會說出口。

胡笳:「可笑——!!」

牛頭大喝一聲,把三叉矛插到地上,釋放出一股氣場,將來襲的黑火切開左右。女鬼們見勢亦躲到牛屁股後方,可以說他們全都被這股火困住了。而正當他的表皮愈來愈紅,正想著這火力到底會持續多久時——火牆卻突然退去,一時門戶大開。一看,四人正向建築物方向拔足狂奔,顯然他們想要逃入迷宮般的寺廟城。

難陀:「媽的!老子得休息一下才能再放火啊!」

皎月:「別說了,先逃進去啊!」

牛頭:「哪裡逃——」

牛頭話還沒放完,兵器尚未拿起,皎月已先一步使出第五招——只見有螢光聚於手掌間,她把這光壓在地上,那股光便沿著地面向牛頭蛇行。伴隨著岩石碎裂似的聲音,牛頭周圍的地面,或者正確來說——龜殼,變成了金屬。是的,龜殼成分其實就是硬骨,這正是挪得之術最熟識的材料——盧德那煩人的教授,皎月還是記起來了。

牛頭:「哼嗯!?混——」

龜甲鍊變成金屬造成體積壓縮,牛頭的三叉矛卡在一大塊金屬板中間,無從拔出。是要花費時間全力拔矛,抑或果斷地放棄兵器——趁牛頭猶豫,一行人便可逃進掩護。相比起鬼道牛妖,三兄妹的合作顯然更勝一籌——

前提是過得了第六招。

曉霧:「別走得這麼快嘛。」

都靈:「皎月退下!我來處理——」

曉霧飄到一行人眼前,擋住建築物入口,而這時候第一個衝上前的居然是都靈。

曉霧:「空刃。」

女鬼揮動雙手,似在舞動,又似在揮刀——都靈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遭受千刀萬剮,手腳分離,內臟被切成碎片,肉塊散落至四方——

如果是一般人的話,會以為自己死掉了吧。

都靈:「失禮了!」

曉霧:「嚇啊!?」

然而,曉霧卻被抽了一個巴掌——被光壁。只見她被狠狠地擊打到一旁,都靈若無其事地帶著眾人狂奔,甚至連手腳都沒抽搐一下。

都靈:「失陪啦!將來有機會溫柔地向你陪罪的!」

曉霧:「怎、怎麼會沒效...」

都靈:「喔,感覺把我五馬分屍是吧?但我有過類似經驗,所以不算甚麼啦!」

說罷,三人一龍頭也不回衝入迷宮。這場戰鬥,六招,不過三十秒。



塵香:「...我可以...回去嗎...?」

胡笳:「開甚麼玩笑!話說回來,你除了第一招以外做了甚麼啊!?」

曉霧:「臭牛,說話小心點。你要不要先拔出你的蓋世神器?」

胡笳:「哼...喝——!喝——!」

塵香:「嗯...好奇怪...不是說他們怕火嗎...」

曉霧:「漱玉姐的情報似乎有誤啊...?罷了,喂,牛!」

胡笳:「哼——!啊?怎麼?」

曉霧:「我們的術法好像起不了多少效果,所以你給我去追。我們處理一下附近的人道。」

胡笳:「哼,你們只是怕那條龍的火吧?不過好,俺倒要跟他們分個勝負。喝——!!」

牛頭總算拔出三叉矛,甩一甩臉上的血,追著獵物衝入迷宮,蹄聲漸漸清晰起來。
2019-06-23 21:49:47
今日就咁
完全無留意上個post爆咗 希望各位識路番到入嚟
下次更新係星期四 準備咗咁耐終於嚟到呢度,跟住落嚟一路打到尾啦
2019-06-23 22:37:14
2019-06-24 01:52:11
正皮
2019-06-24 03:49:41
2019-06-24 11:06:46
打佢老尾
2019-06-24 20:38:54
2019-06-27 17:38:24
2019-06-27 21:19:19
更新延期,聽日先有得打
2019-06-27 22:23:46
2019-06-28 00:40:33
2019-06-28 23:39:26
第二章 六道樓蘭
第二十一節 戰與不戰



猶如迷人依方故迷,若離於方則無有迷。眾生亦爾,依覺故迷,若離覺性則無不覺。
——《大乘起信論》




建於龜背的這座古城,也不知出自誰人手筆。若真有一個建造者,那只能用巧奪天工來形容此人了——錯綜複雜的結構、幽暗迷亂的通道,若不在這裡住上百年,恐怕亦難以摸透。

換句話說,這裡是世上最適合「躲貓貓」的地方。

皎月:「呼...呼...說起來,就這樣...把常苦先生他們丟下沒問題嗎?」

小河:「呼...哈...這個...嘛!當然有!然而鬼道...哈...是沒法完全殺死他們,所以...哈...就讓他們...爭取些時間吧!」

都靈:「哈...小河...小姐...呼...都氣喘...了...哈...沒問題...嗎...?」

小河:「你也...半斤八兩...吧!」

難陀:「那頭牛漸漸追上來了,看你們這樣子也跑不了多遠吧!」

難陀像踩剎車般停下腳步,這裡正好是十字路口。

難陀:「得讓假菩薩有辦法繼續施術法才行吧?」

小河:「啊...是...已差不多,所以我們應找安全處...」

難陀:「不。色小子!你保護假菩薩!其他人留下跟著老子殿後!」

小河:「咦!且慢——」

小河那本來已大得嚇人的雙眼,進一步睜大,瞳中的金輪高速轉了幾圈。但環顧四周,大吃一驚的卻只有她。

皎月:「好的!難陀大哥,你的背後就交給我啦!」

都靈:「我明白了!小河小姐,小生不會讓任何人傷你一根羽毛的!請走這邊!」

小河:「哎!?且、且慢——小白——!」

白布:「!!(振奮狀)」

留下難陀、皎月和白布,都靈牽著小河藏到黑暗之中。此方腳步聲漸遠,另一方卻強得無法忽視。

難陀:「嗯,果然啊。聽說牛的嗅覺佳,我們光是逃跑肯定會被追上啊。」

皎月:「喔,這聽上去像是盧德老師的教導啊。原來難陀大哥也有認真聽啊?」

難陀:「嘖,剛好記起來而已!」

白布:「?(好奇狀)」

難陀:「你問盧德?這個嘛...事件解決後,讓你親自見見比較快吧,嗯。」

皎月:「嗯...一定要趕快回去啊。我還得靠他帶我去外面呢!」

難陀:「哈,說得沒錯!」

精神和肉體都緊繃到極致,在目標出現後反倒變得放鬆起來了,這兩個人就是這樣。再度登場的,是比他們大上數十倍的巨型猛獸,皎月和難陀豪爽一笑。

牛頭胡笳這次倒沒笑了。

————

盧德放下茶杯,看上去察覺到甚麼。

盧德:「咦?伊蘭達莉呢?」

漱玉:「嗯?小姑娘們...確實,不見身影,奇怪了?」

盧德:「又跑到哪裡去玩了...嗯,雖然又麻煩到你們,但可否...」

漱玉:「當然沒問題!雪里,能拜託你到處看看嗎?」

雪裡:「樂意之至。」

盧德:「以防萬一,盤絲也跟著去一下吧。」

盤絲:「...(點頭)」

很快他們便走到外頭去,房內的氣溫好像跌了幾度。

漱玉:「沒事的,再怎麼跑,外面總是大沙漠,很好找的。來,先喝口酒水定定神?」

盧德:「啊,好...呼。那我也敬你一杯茶。」

漱玉:「奴家謝茶。」

盧德把酒一飲而盡,漱玉再次嘴角上揚,這次卻不是假笑。

————

龜背迷宮城內,狹隘的道路間正反射著隆隆碰撞聲,激烈如暴風浪潮。

皎月和難陀正在疾走,白布則在上方滑翔,為他們擋住如雨水落下的碎石、瓦片、塵土。後方是金屬劃過空氣的聲音、土牆被敲破的爆炸、石屑不規則掉落又被踏碎的清脆音聲,以及——那令人厭煩又恐懼的叫囂。

胡笳:「臭小子,哪裡逃——!」

牛頭兩腳一踏,大幅拉近距離到數人旁邊,毫不費力般揮矛,一招橫劈直指皎月而去。

皎月:「哼——!」

皎月舉槍格檔——雖然如此形容,但更準確的說法應是「被打飛」。她保持抓槍的姿勢滑行了足足二十多步才停下,手上的兵器已見微彎。

黑龍見狀向眼前的牛頭連發數個火焰彈,並使火以巧妙的軌跡滑行,成迷惑威脅之勢。然而,只見胡笳手指舞動,三叉矛自由旋轉,便將火球一一擊落。

難陀:「混——!?」

還沒等難陀罵完,胡笳二話不說,猛砍一刀,竟砍出火光雷電——原來這一刀目標正是難陀張開的嘴巴,後者卻緊緊咬住刀口,勉強接下劈砍。為何說是「勉強」,是因為咬住這一刀後,牛頭用力向前推,難陀在地上被不斷拖行,直至被壓到牆壁上。

胡笳:「看你能頂住多久!」

牛頭全身上下的肌肉若全部施加到小小的難陀身上,即使有鋼鐵龍牙也頂不住多久——這一點,到場每個人都知道。

趁牛頭與黑龍鬥力之際,皎月躍到半空,從牛頭身後突襲,直指要害部位而去——此要害正是上一次決鬥大勝的關鍵——所以,胡笳怎會不防?

胡笳:「故技重施,無聊!」

一隻後蹄重重地擊中皎月。

皎月:「咳...咕!」

雖然她已下意識以槍身硬擋,但結果是愛槍斷裂,本人被震至幾丈遠。眼見此景,難陀倒是沒有激動,反而異常冷靜——趁胡笳把注意力移到下半身,難陀鬆開口中的矛,像靈蛇般俐落地纏繞到牛頭身上。

白布亦見機行事,只見它趁亂從空中突進,以自己的身體勒住胡笳的雙眼,封印其視力。

胡笳:「嗚!?區區一塊布...!」

難陀:「布!做得好!」

難陀移動到牛頭背部,正準備爬到要害部位——又一個故技重施。但這裡可是死角,以牛頭的身體結構來著,他很難摸到自己屁股。

——前提是他用手去摸。

難陀:「嗚!?」

難陀被一刀拍飛。胡笳用力吸一口氣,原來他靠嗅覺已能定位敵人位置,往後一揮,精準地擊中背上的難陀。

胡笳:「這裡嗎!?」

難陀掉到皎月旁邊,才剛落地,胡笳早已來勢洶洶,舞矛而落。

白布:「!!(緊張狀)」

幸運的是,小河的這塊白布有著遠超外表的判斷力。見視覺封印無效,它立刻解開自身,俯衝救走兩位新朋友。兩人便坐著飛布暫時撤退。

胡笳:「還沒完!別想逃——!」

牛頭便憤怒地追趕他們,進入迷宮深處——到目前為止姑且算是順利。

難陀:「很好,果然追上來了,畜生真是好激怒。」

皎月:「嗯...這樣應該能幫小河大姐爭取到...多些時間...嗚!」

難陀:「喂,還可以嗎?」

皎月:「勉強還能跳能跑吧...可惡,那傢伙...上次還真的是在放水啊...」

難陀:「嗯,這牛不簡單啊。」
2019-06-28 23:40:47
就咁先,下次更新星期三
2019-06-28 23:50:56
2019-06-29 00:36:48
打到好緊湊
2019-06-29 06:36:20
2019-06-29 12:19:58
2019-07-03 09:05:00
終於live
以我睇柯南咗多年, 隻牛最後應該係輸係自己嗅覺之上
2019-07-03 17:10:31
2019-07-03 23:20:44
無咁易估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