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傳][異世界][中古冒險] 布達坎村的地下傳說

1001 回覆
83 Like 5 Dislike
2017-06-23 18:53:50
本身唔打算咁早出新故,係班舊毒者鼓勵(屌)下 我決定提早出新故。

之前一日故定有5千~6千字更新,依篇會慢小小,一日2千到3千左右。

============================
*今篇故係舊故既外傳,但係時空同風格設定都唔太一樣。*
冇睇過正傳唔會有太大難題,不過某啲角色出埸果時你地可能唔知道個伏筆而已。
===========================

舊故post。
第一季 一起討伐魔王吧 :https://lihkg.com/thread/41632/page/1
第二季 第一版:https://lihkg.com/thread/66216/page/1

============================
讓我們開始冒險吧
============================

簡介:
布達坎村的地下傳說

遠在奧蘭多爾帝國興起之前………這些大洞已經存在了。

大洞像深洋海怪的血口一樣寬闊,可以一口氣鯨吞5艘帝國風帆戰艦。

投下一枚硬幣,大概兩年後才聽到回音吧?

不,也許………它根本沒有底部。

有關它的傳說多不勝數…例如大洞是當年真神經過大陸的足印;或是沉睡地龍
安拉格的寢宮;也有人覺得它們只是───大洞而已。

人們對大洞的好奇心就像少女對戀愛般充滿幻想,然而,他們的好奇心永遠無
法得到滿足。

大洞內注滿無色無味的瘴氣,一般人類進入百米後已被瘴氣毒昏。

只有薩多族人特殊的體質才可以勉強探索數百米。

然而,世人很快對大洞的謎底失去興趣─────他們富有了。



短短數百米深的土層,薩多族人已經開發出大量神秘頭石及大量稀有金屬。

人類開始擁有永不熄滅的魔法之燈,令工作效率大幅提升。

奧蘭多爾帝國日漸強大起來,大陸一片欣欣向榮。



大洞旁總會建起一條薩多族人的小村,方便他們開採大洞。

然而,探索地洞十分危險。為期一星期的工作週,每5個探險者便有2人回不
來。洞內不但有致命的瘴氣、還有異形生物、隨機發生的意外。它就像一隻死
亡之眼,要是被它迷惑的話便難以抽身。故此,礦工乃薩多族裡最受尊崇的職
業。



大洞也有‘反擊’的時候。

在每年銀月高掛,大陸上的所有藍桂花一夜綻放的日子────多隻深淵異獸便
從爬出大洞,為禍人間。人們把異獸視為天災,每到藍花綻放的季節便遷出小
村避難。

奧蘭多爾帝國可以沒有麵包,但不能沒有大洞內的神秘礦石。所以每在‘藍花
節’發始前,帝國便會派出騎士團到薩多族的小村保護村民。同時向村民提供對
瘴氣產生抵抗力的魔藥。



世界安然渡日,大洞也變成生活一部份,人們都對它失去敬畏之心。



就在平凡的一天────

布達坎村────帝國境內最大的地洞村名字。

一位名為卡利爾的薩多族少年在一次採礦意外中跌進人們可以到達的千米深度
─────發現了一本日記。



地洞的謎團……開始浮上水面了。
2017-06-23 18:55:44
==================================
序章

==================================
從‘日出之城’———帝都‧彌法進入‘太陽大道’向西邊遠行。

你穿過山脈、涉過沼澤,直到夕陽西下的地平線盡頭。

由圓滑鵝卵石鋪成‘太陽大道’慢慢變成粗糙的沙粒路,再變成泥路,你將會到
達‘布達坎村’。

以太陽系作比喻;帝都‧彌法是太陽的話,布達坎村便是比冥王星更遠的小衛星
了。



草原路旁的某個農莊,一個手抱嬰兒的少女在玉米田裡拔足狂奔。

她眼窩深陷,神色慌張,臉上血淚交錯,似乎正逃避厲鬼之物。

茂密的玉米枝葉像鬼手般擋着少女的去路,她以衣袖蓋着嬰兒臉蛋,在玉米田
裡橫衝直撞,沙拉沙拉之聲響個不停。

「吱吱吱吱吱~~~~~~你逃去哪裡啊?」後方傳來陰險挑弄的笑聲。

笑聲像幽靈一樣飄逸輕盈,同時異常寧靜,沒有發出擦過玉米田的聲音。

少女聽着幽靈的吱吱笑聲,知道它的速度遠勝自己。

她決定伏在泥面,希望幽靈從身邊略過。

一陣涼風在兩步外略過,玉米田葉輕輕擺動—————某東西站在少女旁邊。

她心臟暴跳如雷,要不是伏在泥上,幽靈肯定聽到她的砰砰心跳。

「吱吱吱吱~~~~~~~~~你在哪裡啊?」它像輕煙一樣遠去。

少女仍不敢鬆懈,僵硬成石頭動也不動。

然而,她餵嬰兒喝下的‘桂花啤酒’效力已過———他早被激烈的跑動驚醒,開始
嗚咽。

他剛發出第一聲娃音,少女馬上用衣布掩着他的口。

「別哭啊~~~!」她心急如焚,要是被‘幽靈’發現便被抓回去‘地獄’。

幽靈早已經失去蹤影,吱吱聲也絕於耳邊。

嬰兒卻哭得越來越利害,少女知道自己仍未脫險,單手在布袋拿出一瓶‘桂花啤
酒’;另一隻手緊緊捂着嬰兒的小嘴。

「乖~~~別哭。等一會姊姊摘點野果給你。」少女勉強擠出笑容安撫寶寶的
情緒。

她瞬間打開衣布,把整瓶‘桂花啤酒’灌進弟弟的嘴巴。

嬰兒以為是奶水,張口吸啜,發現是苦澀無比的酒精,馬上掙扎。

「你乖乖喝下去!」少女強忍淚水,掐緊小寶寶的臉逼他喝光啤酒。

「你不怕他嗆死嗎?」突然————————一個藍髮男無聲無息出現在少女
身旁。

少女錯愕地看着藍髮男生,突然抓起寶寶發黃的襁褓衝出玉米田,在大泥路上
飛奔。

藍髮男五指一扣,從地上召出黑繩絆倒少女,箭步衝前把她按在地上。

「你就不能乖乖待在農莊裡嗎?」藍髮男苦笑道。

「不要啊!求求你!我們待在那個地方會死的啊!」任憑少女如何呼叫,藍髮
男也充耳不聞,拿出麻繩把她五花大綁。

突然,泥路後方亮起和暖的晨光—————一隊舉着發光的太陽聖旗、身穿金
甲、精神抖擻騎士們停下來。

少女看到太陽聖旗,猶如看到海中浮木般激動。

「救命啊~~~~~!」少女馬上大叫,藍髮男急忙掩着她的嘴巴。

隊伍前方的金騎士聽到少女呼叫後策馬前進,用‘金火聖矛’指嚇藍髮男。

「放手。」他們命令。

藍髮男注意到‘金太陽聖旗’右下方繡有圖案,是‘奧蘭多爾皇室’專屬的設計,馬
上知道這些騎士並非一般的士兵,而是—————‘帝國騎士團’。

他只能乖乖放手,少女馬上衝向騎士道謝,卻同樣被騎士以金矛指嚇。

二人一同跪在草原路旁。
2017-06-23 18:56:48
一名金騎士回到隊伍中央,向在馬背低頭看書的白袍少女報告。

「艾蕾卡大人,二人在路上爭執,把去路擋住了。」金騎士說。

少女合起書本,拉下兜帽,露出一頭波浪金髮。

她頭髮的金色就像夕陽灑在海面上的餘輝一樣閃閃生光,滲出一陣幽幽花香。
跟少女油垢積灰的茶褐色污髮相比,貴族跟農奴的分別顯而易見。

「押上來。」穿着繡金白袍的艾蕾卡冷冷道,金騎士把二人押在艾蕾卡馬前。

少女馬上下跪,藍髮男則一臉糊塗左顧右盼。

「混帳!看到‘帝國二皇女’艾蕾卡殿下還不下跪?!」金騎士大怒,用金靴踢傷
藍髮男肩膀。

「好好好~別激動。」藍髮男如夢初醒,跪在地上舉起雙手。

他好奇地打量着‘帝國二皇女’、她身旁的銅髮壯漢、金騎士及少女之間的互動,
似乎對這些傳統禮節十分陌生。

二皇女艾蕾卡木納地看着藍髮男,他識趣嚴肅起來。

「說。」艾蕾卡沒有發問,而是直接命令二人把來龍去脈供出。

「艾蕾卡大人救救我啊!我本來生活在東邊銀月灣的漁村,被村長賣到帝都當
侍女才會被‘農莊主—倫勒’買走。但他經常虐打我,更沒有付我工資我才逃跑
啊!」少女馬上哭訴,不斷向艾蕾卡叩頭。

艾蕾卡完全沒有反應,慢慢望向藍髮男。

「呵~我只是—————」藍髮男輕挑說。

「要是他再露出那張笑臉便割開他的嘴角,讓他一輩子也微笑着。」銅髮壯漢
說,藍髮男馬上學乖,收起笑容。

「我受‘農莊主—倫勒’所托,看管‘農莊’直到他回來而已。這個女孩在我看守期
間逃跑,我只是把她捉回去而已,沒有加害的意思。」藍髮男說。

「那個嬰兒,是誰?」艾蕾卡指着少女懷中沉睡的寶寶問。

「我………我在田裡工作時拾回來的……」少女慚愧問。

「法多爾…」艾蕾卡輕聲呼喚,一個戴着圓鏡的白髮男騎到皇女身邊。

「那所農莊的主人是誰?」艾蕾卡指着草原內的一所莊園問。

「是‘倫勒’,沒錯。」法多爾從馬背上打開一個小書櫃,拿出‘帝國地圖’查閱。

「你有‘契約書’嗎?」艾蕾卡問藍髮男。

藍髮男馬上點頭,從腰間摸出一張‘契約書’。

「任務:看守莊園,沒有財物損失。

委託者:農莊主—倫勒

委任者:卡斯特。

日期:02天前。」

艾蕾卡看畢,把‘契約書’交給金騎士,然後金騎士把它扔回藍髮男身上。

「我以帝國二皇女的身份宣判———卡斯特無罪。

你可以把她帶走了。」艾蕾卡由始至終也只有一個冷冰冰的表情。

「等等!艾蕾卡殿下,救救我啊!倫勒說他不會白養這個孩子,要是他回來後
再看到他,便會把他扔給野狗吃啊!」少女大哭,抱着艾蕾卡白馬的大腿乞
求。金騎士大驚,立即翻身下馬,粗魯地扯走少女。

艾蕾卡向黑髮壯漢點頭,金騎士隊伍留下二人,再次前進。

「等等!艾蕾卡大人!」少女突然從後趕上,馬上被金騎士以尖矛擋着。

「說。」艾蕾卡停下來,卻沒有回頭。

「一張‘契約書’便可以把我當成貨物買賣,我認命。但這個嬰兒是無辜的啊!要
是倫勒回來看到他要不是把他養成另一個‘農奴’,就是把他殺死。請你救救他
吧。」少女把對‘自由’最後一絲的希望都交給艾蕾卡了。

艾蕾卡沒有反應,現埸一片死寂。

「放她過來。」艾蕾卡終於開口。

少女喜出望外,從金騎士的金火矛下竄到艾蕾卡身旁。

「艾蕾卡…制度是我們賴以為生的工具。」黑髮壯漢皺眉道,直呼艾蕾卡的名
字。

「知道,貝倫老師。」艾蕾卡悄悄說。

「謝謝你!艾蕾卡殿下,太陽神‧穆將會永遠照耀你!」少女不斷親吻艾蕾卡沾
有少許泥污的布靴。

「我們要去布達坎村。我將會把他交給村民,你同意的話便把他交給法多爾
吧。」艾蕾卡低頭回答,那雙金眼睛就像晨曦金霞一樣令人著迷。少女首次遇
見皇族,更想不到可以如此近距離跟皇女對視,一時間不知反應。

「艾蕾卡殿下,我不善長照顧嬰兒啊!」她身後的法多爾立即抱怨。

「正好,法多爾,你又多一項專長了。」艾蕾卡冷笑回應。

「謝謝你………艾蕾卡大人。」少女把褓襁捧到法多爾大腿。

他馬上聞到嬰兒的騷臭味,立即吐意大作。

「等等~!」少女大吃一驚,從腰間掏出兩片面包碎塞進嬰兒褓襁裡。

她心急如焚,在自己身上摸索,然後把頸巾、髮針、絲帶所有‘值錢的’東西都塞
送給嬰兒。

藍髮男剔起眼眉,對少女另眼相看。

金騎士呆望少女,然後對着法多爾奸笑。

「保重了。」少女最後在嬰兒的臉頰上親吻一下,他的小手好似知道跟少女別
離在即,抓着她的頭髮。

「小妹妹,你妨礙我不要緊,你正妨礙皇女的時間啊!」法多爾苦笑說,刻意
強調身份有別。

少女用手指圈起滑髮,把它扯斷,任由嬰兒把它帶走。

「可以了,艾蕾卡大人。」法多爾皺眉說,艾蕾卡點頭。

「出發!」黑髮男大喝一聲,太陽聖旗的光茫慢慢遠去。
2017-06-23 18:56:58
少女目送隊伍,突然鼻子一酸,蹲在路中央啕聲大哭。

藍髮男凝視手中麻繩,慢慢奸笑起來。

「拾回來而已,用得著花性命拯救嗎?」卡斯特笑問。

「你這類沒有社會枷鎖的‘旅人’不會明白…自由對我們‘農奴’而言有多珍貴
啊!」少女痛哭道,鼻子吹起多個氣泡。

「你蠻勇敢啊~」卡斯特交疊雙手,打量少女。

「不管我逃到哪裡……我也是一個農奴。但那孩子仍有自由的可能,哪怕一絲
希望,我希望他可以活下去。」少女咬唇回答。

卡斯特一愣,他從未遇過如此強頑的人。

「沒錯,你跑到哪裡都是農奴,但你會逃跑嗎?搞不好會變成性奴啊。」他
說。

「假如我有機會肯定會逃,那個寶寶令我‘覺悟’了。」少女狠狠瞪着卡斯特說。

「哼。走吧。」卡斯特哼笑一聲,收起麻繩離去。

「甚麼?」她以為自己錯聽了。

「真搞不清楚‘你們’到底是甚麼東西。哈哈哈哈!」卡斯特哈哈大笑,慢步離
去。

「你不怕倫勒追究嗎?」少女驚問,知道倫勒是這一帶的地主,開罪他的話沒
有好下埸。

「你比我更弱勢也不怕。我怕的話還是男人嗎?哈哈哈哈哈!」他像鬼魅般的
笑聲已經衰在百米之外。

少女呆望着他的背影,對這個性性古怪的‘旅人’又驚又怕。

。。。。。。。。。。。。。。。。。



盎然綠道,穿過山谷。

法多爾使出渾身解數令嬰兒不哭,也未見效。

「讓我來。」艾蕾卡說,法多爾恨不得把這件發臭的人形豬塞到艾蕾卡懷中。

艾蕾卡脫下白袍包裹着嬰兒,露出如雪白肩。

身後一名成熟豐腴的美人立即拿出另一件長袍披在艾蕾卡身上。

「謝謝,蜜塔琳小姐。」艾蕾卡微笑說。

她解開發黃的褓襁,連同裡面的麵包屑扔到路上,卻把少女的頸巾、絲帶、髮
針及手指上的油髮也留下來,然後把他重新放到自己名貴的白袍上。

嬰兒聞到艾蕾卡皇族的香味後神奇地閉嘴了,然後吸啜自己的姆指。

「要讓我照顧嗎?」蜜塔琳看來對照顧嬰兒十分拿手。

「不~讓法多爾繼續努力。對吧,老師?」艾蕾卡笑說,然後把整理好的嬰兒
交回法多爾手中,被他白了一眼。

「艾蕾卡,聞到了嗎?」壯年大漢貝倫皺眉問。

他們接近山谷後已經聞到一片香而不甜,濃而不膩的花香在園野間飄散。

「知道……‘藍桂花’馬上要綻放了。」艾蕾卡認真問答。

「今回是你首次以‘帝國騎士團團長’身份帶兵保護布達坎村。為了爭取表現,不
容有失。

去年你在蘇諾村見識過‘異獸’的可怕,然而布達坎村的‘地洞’比蘇諾村大一半以
上。這個嬰兒恐怕也兇多吉少了。」貝倫用眼神責備艾蕾卡。

「但…貝倫老師。向弱者拖以援手不是你的教晦嗎?」艾蕾卡反問。

「艾蕾卡,知道為甚麼我總是叮囑‘騎士團’別主動介入紛爭嗎?」貝倫再問。

「有角色衝突,不是嗎貝倫老師?」艾蕾卡皺眉問。

「不………制度是帝國賴以為生的工具啊。我們、他們,包括把這個嬰兒也
是‘制度’的一部份,永遠也不會改變。」貝倫沉重回答。

艾蕾卡在馬背上浮浮跌跌,咀嚼貝倫這一句說話。

「到布達坎村。」放哨的金騎士快馬奔回來報告。

他們越過山谷,已經看到村民站在兩旁迎接‘帝國騎士團’的到臨。

艾蕾卡若有所思看着對自己卑躬屈膝的村民。

「知道了,老師。」她說。
2017-06-23 18:58:15
==================================
第一章—世外桃源

==================================

穿過狹窄的山脈,視野豁然開朗,天邊陽光映照着一望無際的大草原。

那片綠海中出現一個闊大的深坑。

它大如巨人的眼睛,深不見底,跟四周悠揚綠意的景色大相徑庭。

就在這隻‘大地之眼’的眼皮邊緣,一批‘薩多族’村民建成了自己的村莊

———布達坎村。

他們把大半個地洞邊緣用高高的木柵圍起來,防上有孩子掉進去。同時修建了
一個巨型的升降平台,方便派人到洞入發採特殊礦產———‘水銀石’。

水銀石用途非常廣泛,小於‘魔力燈’;大至‘魔能炮’均以水銀石作能源。

這種光滑銀面的礦石只能在地洞200米以下的深度發挖出來,但一般人類只

能到達100米便會被洞內的瘴氣毒死,只有薩多族的特殊體質可以潛到30
0至400米的距離。所以帝國境內所有礦產也交由薩多族開採,薩多族的社
會地位也因而提升。

但地洞內危機四伏,‘礦工’經常有傷亡,所以水銀石的產量及價格高踞不下。

薩多族漸漸富裕起來,但他們仍保留了樸素的風俗,奧蘭多爾帝國為此民族提
供大量特權,例如‘免農奴徵召制’、‘免兵役制’及‘低稅’等等。

日復如是………

日復如是…

。。。。。。。。。。。。。。。。。。。。。



布達坎村的簡陋木頭小教室內坐滿穿着布衣青年———————

「波里斯,為甚麼大地洞被稱為‘札哈之口’。」銀絲老人站在黑板前問。

「大洞漆黑一片,所以它被稱為‘札哈之口’。札哈是傳說中的‘噬日者’。它在遠
古時代曾經偷偷咬掉太陽一角,令大地昏暗三天。」小伙子波里斯回答,老人
滿意地點頭。

「泰勒 ,我們需要帶多長的皮繩進入‘札哈之口’?」銀絲老人再問。

「回答村長,是700米。」小胖子泰勒站起來,肚皮幾乎撞倒書桌。

「蒙妮卡,為甚麼我們只能潛入300米,卻要帶一倍多的皮繩?」

「防患未然。」蒙妮卡回答。

「誰教曉我們這一句說話?」村長追問。

「大冒險家-裘克。」蒙妮卡再回答。

「那麼~伊莫珍,回答我。大冒險家-裘克提出的‘3大生存法則’是甚麼?」村
長把最難的問題留給最喜愛的學生───伊莫珍,村裡最聰明乖巧的女孩。

「………………………………」課室一片死寂。

「伊莫珍?」村長暗叫不好,踮起腳尖查看班房後方,赫見有兩張空木桌。

「可惡!卡利爾這個臭小子又想教壞伊莫珍嗎?!」村長大怒騷頭,幾乎把銀
絲都扯斷。

。。。。。。。。。。。。。。。。。。



布達坎旁的‘青木森林’—————

「卡利爾~我們回去吧?我們不應該進入這片森林啊………」一個鬢着淡黃色
側辮的可人兒聲音顫抖道。

「馬上到了~伊莫珍!今次我有大發現啊!」留着短馬尾的啡髮碧眼的卡利爾
走在前方,勇敢地帶着伊莫珍深入樹林。



‘青木森林’跟其他原始森林一樣古木參天,卻有三個致命的特色。



首先,它總是瀰漫着一股瘴濕的白霧,像蜜糖濕漉稠黏。在‘青木森林’逗留半小
時的話,你身上的衣物像被漿糊黏在皮膚上,渾然難受。



其次,森林的表面鋪上一層高低起伏的軟濕泥,就像固態的怒濤大海一樣。你
不知道踏着的‘浪頭’下方到跟是結實的地面,還是一墮數米的深坑。要是墮進深
坑還好,薩多族人從小接受野外求生訓練,可以自救;可是跌進一個藏着枯枝
的地坑的話便一命嗚呼,枯枝會像尖矛一樣刺穿你的身體,命喪當埸。



最後,這裡是成年礦工也避之則吉的‘鬼地方’。為甚麼稱之為‘鬼地方’?

因為這裡就是傳聞‘狐鬼’出沒的地方,也就是‘青木森林’第三個特色。

要是你在白霧中看到幽幽飄浮的藍鬼火的話便自求多福了。
2017-06-23 18:58:31
危機四伏的地形、令人迷失的大霧加上傳說中人形妖怪出沒的地方,‘青木森
林’就是布達坎村的‘禁地’。


當然,卡利爾對以上的傳聞嗤之以鼻。

「好好跟着我的足印,伊莫珍!」他輕快笑說,像白兔一樣在樹根間跳躍,避
開軟泥。

伊莫珍努力跟上卡利爾的步伐,跨過一條又一條樹根。

然而…卡利爾把樹根上的軟泥踩扁,露出光滑的樹皮。

她縱身一躍,著陸點剛好踝在樹皮上,布靴抓不穩立足點,瞬間一滑————
「嗚啊~~~~~!」她馬上尖叫,跌向地面軟泥。

卡利爾聞聲辨位,眨眼間反手擲出勾繩,牢牢套着伊莫珍的手臂。

她半身陷入軟泥中,要不是卡利爾千鈞一髮間拉着她的話隨時被軟泥活埋。

卡利爾腳撐樹幹,把伊莫珍拉上來,立即嚴肅地為伊莫珍檢查傷勢。

他拉起她的布質緊身褲,手指在伊莫珍剝殼雞蛋一樣滑的小腿上游走,伊莫珍
馬上臉紅耳赤。

「擦傷膝蓋而已,太好了。」他微笑說,在腰包摸出兩片棉葉敷在伊莫珍膝
蓋,再用白布包好,繼續起行。

「卡利爾…恐怕很危險啊。」伊莫珍拉着卡利爾的手,凝重說。

卡利爾慢慢回頭,對她露出滑稽的笑容。
「小莫……你連夜空飛行,半透明的‘布幽鳥’也可以看到。剛才你肯定看到危
險,故意用身體警告我吧。放心,我知道目的地在哪裡。相信我,小莫。」卡
利爾輕握着伊莫珍的玉手,胸有成竹笑說。

一陣暖意傳上伊莫珍的手臂,馬上驅除了森林濕冷的水汽。

伊莫珍嘆一口長氣,苦笑點頭。

要是卡利爾的話,就算去天國地府,伊莫珍也會跟隨吧。



卡利爾用皮繩繫着彼此腰部,認真在森林裡快步穿梭。

良久後,景色還是白茫茫一片,但腳下的軟泥已經開始平坦。

卡利爾突然跳向‘軟泥’,雙足齊踏————砰!結實的聲音,吹起落葉。

他們終於踩在堅硬的地面,不用再提心吊膽了。

「不會吧!?」伊莫珍抬頭,被眼前眼色嚇得後退一步,卡利爾馬上抱着她。

「很利害吧?」卡利爾挺起胸膛笑說。

「也十分危險…………」伊莫珍嚥下口水,二人開始前進。

他們在茂密的樹林裡找到一片空地—————空地上有一座被樹藤纏滿的四角
錐體建築。

它高不及樹頂、比一般豪宅略大,而且藏在‘禁地’裡才令人沒有發現吧?

他們走到四角錐體前,抬頭打量。

「你探索過了嗎?」伊莫珍雙目發光,問。

「未。我想跟你同時開始,分享探索的喜悅!」卡利爾微笑道,拉着伊莫珍的
手圍着四角錐體打轉。

「我上次在假裝追獵‘雷鹿’跑進這裡探險,發現這個東西。」卡利爾說。

「這是梯級吧?」伊莫珍用木枝輕插四角錐體被少量軟泥蓋着的表面,感到非
常堅硬,可以安全走動。

二人慢慢走上梯級,來到一個黑入口。

卡利爾拿出一條銀棒,然後把一顆水銀石塞進底部,銀棒頂端馬上發出藍光,
把內室照亮。

「哇~~~~~~~~~~」伊莫珍立即嘩然。

他們被大量藍白色的壁畫包圍,同時牆上畫有大量勾型符號,這些文字跟帝國
使用的語言不一樣,卻有三分相似,令人抓到一種似是而非的感覺。

「這是………神廟嗎?」卡利爾好奇地踢開地面積灰,看到地形的磚頭以藍色
為主調,以星光點綴,甚是好看。

中央有一張中空圓環桌,四周有石級砌成的坐位。

整個神廟以藍色為主調,跟帝國境內其他金碧輝煌的神廟截然不同。

雖然沒有帝國神廟有氣勢,卻滲有一種清清幽雅之感。

「難道?!」伊莫珍掃走牆上灰塵,看到一個勾型符號不斷重覆,突然大驚。

「有發現?」卡利爾急問。

「來!卡利爾!」伊莫珍拉着他的手回到入口,指着四角錐體被樹藤蓋着的頂
部。

「把樹藤割走,卡利爾!」伊莫珍急道。

卡利爾咬着小刀,手腳並用爬上去,不一會把半邊樹藤割走。

留守下方的伊莫珍已經看到了………

「我的天…………」她嚇得後退兩步,想盡快離開這座神廟。

「不會吧……」卡利爾終於把所以樹藤除去,一同發出驚呼。

神廟上頂着一個絲袍女神雕像——————是誰?!

「這裡是‘異端之地’啊!快逃!」伊莫珍大驚,向卡利爾高呼。

為甚麼奧蘭多爾帝國境內會有異端神廟?

卡利爾一邊沉思,慢慢回到伊莫珍身邊,發現伊莫珍像石頭一樣不敢動彈。

「怎麼了?嚇傻了………嗎………」他的心跳也停了。

兩顆藍色的浮火出現在樹林間————

「快逃!跟着我!」卡利爾抓着伊莫珍飛奔,原路折返。

「那是———那是———那是———?!」伊莫珍不斷重覆。

「別說了專心跑吧!」卡利爾大怒,他當然知道。

他們遇上狐鬼了————
2017-06-23 19:00:20
布達坎村城鎮大堂──────

「艾蕾卡殿下,歡迎光臨布達坎村。這裡就是寒村為你悉心準備的寢室了。」
村長恭恭敬敬帶艾蕾卡及貝倫到達城鎮大堂外。

「謝謝你,村長。讓我們借住數間村民的平房便可。我的騎士團會駐守在‘深
淵’邊緣,盡量保持低調。」艾蕾卡微笑道。

「你先看看吧,皇女殿下。」村長聽到‘平房’二字清笑一聲,說。



推開重木門,艾蕾卡想不到外表平平無奇的城鎮大堂內部裝橫十分奢華。

閃閃生輝的水晶大燈垂吊在大廳中央、雍容華貴的紅木建成樓梯、梯級鋪着金
絲地毯、牆上掛滿壁畫───跟皇宮的佈局甚為相似。

「你的寢室在三樓,艾蕾卡殿下。」村長刻意放慢腳步,讓皇女欣賞大廳的窮
奢極侈的設計。



沿着飄香木梯走上三樓,來到一道‘孔雀門’前,兩名侍女馬上向皇女屈膝行禮。

村長把一隻銀戒指交到艾蕾卡手上。

「艾蕾卡殿下,這是你的門匙。」村長笑說。

艾蕾卡把銀戒套上手指,插進匙孔一扭,‘孔雀門’慢慢摺起來。

村長準備的寢室雖然足以容納30人開派對,但仍比艾蕾卡在皇宮的睡房短1
0隻馬的闊度。不過床單用最頂級的‘白絲綢’編織,它表面平滑得連水珠也會溜
走。

「抱歉本村未有熱水澡堂,但我已經派人把書房改建成你的私人浴室,有5名
侍女隨時為你曾添熱水。」村長笑說。

「謝謝你村長。但這個城鎮大堂是你平日辦工的地方吧?我只留數星期,不想
影響你工作。」艾蕾卡急忙道謝,讓村長別再勞師動眾。

「如你所願,皇女殿下。」村長如釋重負,點頭微笑。

「村長,皇宮只容許少量貴族進入,為何你的大廳會裝飾得跟皇宮一樣?」艾
蕾卡好奇問。

村長跟旁邊的長老對望一眼,表情嚴肅起來。

「回答皇女殿下,數月前大王子查曼德突然到訪寒村。老夫方寸大亂,打算讓
出自己的房屋供大王子短住。但大王子嫌棄薩多族的平房既不舒適也無氣派。
命令我把城鎮大堂改建成他的‘行宮’,所有飾品、布料也派專人到帝都‧彌法採
購。並下令20個村民全天侯服侍他。他短住5天已經花了本村半年的收
入………」村長語氣慍文不火,卻氣紅了臉,明顯有意向艾蕾卡投訴。

艾蕾卡聽到哥哥‘查曼德’的名字心知不妙,也知道村長肯定省略了數萬字的罪
狀。

「對不起………」艾蕾卡正要彎腰致歉,立即被貝倫拉着。

「艾蕾卡…身份。」貝倫在她耳邊細語。

艾蕾卡一愣,雙眼疑惑地看着貝倫。

「你乃帝國第二皇女,口頭道歉即可,卻絕不能向平民彎腰。」貝倫沉重的鼻
音在艾蕾卡耳邊震盪,艾蕾卡恍然大悟。

「對不起村長,我代替他支付所有開支。」艾蕾卡奠重道歉,命隨從拿出自己
的錢袋。

「艾蕾卡殿下,你為人謙遜有禮、待民如子、公平正直的美譽名滿天下。大家
也認定你是帝國皇室裡最德高望重的血裔,所以我才敢跟你告發此事。

查曼德殿下………污辱了我村兩個少女。」村長氣得渾身發抖,臉色變紫。

「老人家,小心你的舌頭。你正提出很嚴重的指控。」貝倫立即介入艾蕾卡跟
村長的對話。

「傳奇的太陽騎士‧貝倫閣下,我當然知道。但我族的女性一生只能跟一個男性
交合,再跟第二人交合的話便會受到詛咒病死。那兩名少女已有一人自殺,另
一人發瘋失蹤了。你要親口查問村民的口供嗎?」村長厲眼凝色瞪着貝倫。

「對不起,村長。我以帝國二皇女身份代表奧蘭多爾皇室向你道歉。」艾蕾卡
深深向村長彎腰致歉,貝倫長嘆一口氣。

「我知道,艾蕾卡殿下。我不打算為難你,但帝國的王位落入大王子手中的
話………便麻煩了。」村長似乎有弦外之音。

「大膽!放肆!」貝倫突然怒吼,鏘一聲抽出配劍指着村長咽喉。

「貝倫老師!」艾蕾卡按着自己的配劍卻不敢反抗,深信老師正指導她。

「你想造反嗎?!老村長!」貝倫緊握單手劍,它突然冒出刺眼的太陽聖光,
足以灼傷村長的皮膚。
2017-06-23 19:00:52
「卡利爾…我……跑不動了………」伊莫珍像青蛙般鼓鼓喘氣,腳步漸漸慢下
來。

「別停下來啊小莫!」卡利爾牢牢抓緊伊莫珍的手臂,死不放手。

本來二人在‘青木森林’利用錯綜複雜複雜的樹林左閃右避,跟狐鬼保持距離。

奔出草原後再無樹木掩護,二人很快被狐鬼追上。

哨塔上的巡守看到二人起初不以為然,赫見二人身後的白狐鬼大驚,馬上敲響
銅鐘。

一名金騎士聞聲上馬,提着金火聖矛衝進草原。

「是帝國的騎士啊!跑到他們身後便安全了!」卡利爾看到遠方的金光激動大
叫。

突然,他的手臂被猛力拉扯,白狐鬼已經捉着伊莫珍的右臂,跟他角力。

伊莫珍瞬間全身僵硬,看到卡利爾怒吼,卻無法回應。

另一隻白狐鬼撲向卡利爾。

他決不扔下伊莫珍一人逃跑,蹲下避開白狐鬼的撲擊,箭步回頭。

「給我放手啊!!!!!」卡利爾本能驅使下揮拳打向白狐鬼手臂。

砰!白狐鬼的手臂滑溜溜,軟綿綿,並沒有毛髮覆蓋。

白狐鬼雖未受傷,但似乎想不到弱小的青年會反擊,下意識放開伊莫珍,抓着
卡利爾。

伊莫珍死往死裡去,乾脆攬着卡利爾身體。

二人二鬼在田野扭成人球

白狐鬼的體力跟常人無異,只有令人動彈不得的超能力。



此時金光泛起-----

金騎士砰一聲把他們撞散。

卡利爾在草原中打滾十米,布衣擦破多處。

他胃袋猶如被重拳抽擊,嘔出兩口黃水。

天旋地轉,腳步浮浮,但卡利爾馬上掙扎站起來。

「伊莫珍!!!!!!」他的視野模糊一片,心中卻只記掛着伊莫珍的安危。

「卡利爾~快到這邊啊!」伊莫珍的聲音在遠處傳來。

卡利爾瞳孔一縮,影像馬上聚焦起來。

伊莫珍已經站在金騎士站邊向他招手。

「小子快過來!我要走了!」金騎士朗聲道。

他憑那雙‘藍狐眼’知道對手是狐鬼,不敢戀戰,只希望幫出二人。

狐眼被金騎士的‘太陽聖光’閃得渾身難受,突然四肢伏地,猛力跳起。

金騎士從未跟狐鬼交手,想不到狐鬼身法之快,冷不防被撞倒下馬。

狐鬼把他撲倒下馬後馬上竄進草叢,失去蹤影。

金騎士的大盾還留在馬背上,手中只有一把單手熱陽劍。他靜止不動,傾聽四
周沙沙草聲,大約掌握狐鬼的動向。

此時卡利爾跑到伊米珍身旁,二話不說把她頂上馬背。

「騎士大人!」卡利爾向金騎士伸手。

金騎士卻凝視草叢不敢散懈,伸手在馬背解下大盾。

狐鬼看準他解盾的瞬間,由草中撲出。

金騎士早等待狐鬼出手,電光石火間疾刺一劍,直指狐鬼眉心。

狐鬼向後水平拗腰,避開騎士的長劍,利爪從下抹上,嚓一聲抓破騎士的肚
甲。

騎士馬上捂着傷口跪下,卻被另一隻狐鬼撲倒,在泥地上打成一團。

「騎士大人~」伊莫珍伸出纖手,試圖抓着金騎士的裝甲。

戰馬突然嘯鳴,伊莫珍感到涼風拂耳。

「卡利爾!你怎可以---」伊莫珍大驚。

她看到卡利爾快馬加鞭,在草原中剷出一條泥路,全速奔回村莊。

「我自然會接受懲罰,但我絕‧對會安全送你回家!」卡利爾狠狠回應,伊莫珍
既驚又喜,卻受良心責備,回頭查看金騎士的情況。
2017-06-23 19:01:16
回頭一望-----一隻狐鬼已經追上來,伸出長白色的手臂幾乎抓到馬尾。

伊莫珍馬上把金騎士馬鞍上的雜物扔向狐鬼,令它慢下來。

戰馬飛快地穿過草原,長草變成鋒利的薄刀割傷二人手腳,鮮血直流。

白狐鬼追不上戰馬,慢慢被拉開距離。

它凝視戰馬的屁股,突然用手指在空中畫出一個小光圓。

「巫術?!小心啊!」伊莫珍大驚,立即伏在卡利爾背上,希望用身體幫他幫
下‘巫術’的攻擊。

戰馬突然踩進泥漿,前腿被深泥吸住無法動彈。

二人再被摔到泥中,卡利爾正想把起伊莫珍時發現白狐鬼已經站在面前。

「小莫…快逃吧………」他把伊莫珍推到自己背後,希望自己小小的身軀能夠
滿足狐鬼的肚皮。伊莫珍卻揪緊卡利爾的手臂,不願離開。

就在白狐鬼再次伸出手臂之際-----一輪聖光從後照來,狐鬼馬上被照成
金色,急忙後退。

一個光球破草前進,穿過二人,把後方狐鬼擊上百米高空。

光茫退去,二人赫見身穿金鎧甲的艾蕾卡已經擋在身前。

艾蕾卡頭戴金花冠、兩肩鑲有拳頭大的鑽石窩釘、裝甲縫隙露出紅色的‘祝聖神
袍’、左手‘太陽聖盾’、右手一把‘日輪長槍’。

最教人感到卑微的就是她背上一對光膜翅膀-----奧蘭多爾王族的聖翼。

她金翼一拍,方圓50米的長草被強風壓低,呼一聲飛上天空。

白狐鬼在空中無法閃避,艾蕾卡的金長槍眨眼間刺到面前。

它突然捲縮身體成球,召出一個銀盾保護自己。

艾蕾卡的長槍竟然刺不穿銀盾,大吃一驚。白狐鬼著陸後馬上跟用伴逃之夭
夭,消失在草原之中。

艾蕾卡慢慢降落在負傷的金騎士身旁。

「抱歉…艾蕾卡大人…無法退敵讓你蒙羞了……」金騎士馬上撐起身體下跪。

艾蕾卡一手按住他,慢慢他躺下。

「這些傷口…!?」艾蕾卡首次跟狐鬼交手,看到金騎士的傷口污黑,似乎受
到邪術之物詛咒,暗暗吃驚。

她在腰包拿出珍貴的紫色藥膏塗在他傷口上,貝倫帶着10名金騎士趕到。

「貝倫老師……看。」艾蕾卡把騎士的傷口展示給貝倫看,貝倫臉色一沉。

「把他帶回村裡,我要研究一下。」貝倫帶着騎士離去。

她走向被嚇呆的卡利爾及伊莫珍身旁。

「受傷了嗎?」艾蕾卡微笑問。

卡利爾及伊莫珍痴痴呆呆看着耀眼的艾蕾卡,一時忘記說話。

「鄉民,看到貴族要下跪啊。你要艾蕾卡殿下仰望你嗎?!」穿邊的金騎士責
備仍騎在馬背上的二人。

他們馬上跳下來,跪在艾蕾卡面前。

「安全便好了。」艾蕾卡淡然一笑,收起金翼離去。

金草原瞬間變回綠色,世界也平靜下來。

二人站在草原上呆若木雞,剛才的事就像走馬橙一樣不斷在腦海重播。

這就是---王族嗎?

。。。。。。。。。。。。。。。。。。。。。。。。。。。。。。
2017-06-23 19:03:58
布達坎村旁邊的墓園-----

卡利爾及伊莫珍跪在一座鋤頭造形的墳墓前。

「卡利爾!你幾乎害死伊莫珍你知道嗎?!」村長拿着木棍站在二人身旁訓
話。

「知道………」卡利爾死死地氣認錯。

「伊莫珍,知道這座墓碑是誰的嗎?!」村長指着二人身前的鐵鋤頭墓碑問。

「大冒險家裘克………」伊莫珍低頭回頭。

「裘克的‘生存三大原則’是甚麼?!」村長厲聲問。

「一,敬畏太陽神‧穆、大自然及地洞。

二,別放棄生存的機會。

三,不違規‘守則二’的情況下,絕不留下同伴。」伊莫珍輕聲回答。

「你記得清清楚楚啊!為甚麼第一條便犯禁了?!卡利爾早晚會害自己送命,
你以後跟他保持距離。知道嗎?!」村長大怒道。

「但村長…我每次也是自願,不能怪---」伊莫珍為卡利爾求情。

「閉嘴!」村長呼喝,她馬上不敢發聲。

「現在每人罰打5棒,等待艾蕾卡殿下的歡迎晚宴完結後我再決定如何處理卡
利爾。」村長舉起木棒打向伊莫珍的背部。

澎~卡利爾橫臂擋住,手臂馬上紅腫發痛。

「打我,但別傷害伊莫珍。」卡利爾鐵起眼神道。

「臭小子!我就是要你們兩個都明白事情的嚴重性!一名騎士大人差點為你們
送命了,你賠得起嗎?!」村長怒吼。

「伊莫珍送命的話他們可以交差嗎?!我知錯了!但保護村民是騎士團的責
任,別混而一談!然而,我帶伊莫珍逃課,我有責任把她安全交回家門,你打
死我也不會讓你體罰伊莫珍。」卡利爾大怒,反罵村長。

「好!我成全你!」

啪!

啪!

啪!

啪!

………………

半小時過去。

啪勒~~~~~木棒應聲粉碎。

「村長別打了!」伊莫珍哭道。

渾身是血的卡利爾咬緊牙關,從泥地撐起身體。

「我有錯嗎?」他雙眼盯着裘克的墓碑,心酸落淚。

「整天到處冒險,知錯了嗎?!」村長打得氣喘如牛問。

「我只是…對世界好奇而已…我會負責………沒有錯。」卡利爾流着鼻血說。

村長聞言大怒,打算一掌摑向卡利爾。

「村長先生?貝倫閣下想知道明天宴會的安排,他正準備保安工作。」跟隨騎
士團到訪的美人蜜塔琳突然出現,苦笑問。

村長停住動作,立即整理衣服。

「我準備一下,馬上到城鎮大堂向貝倫大人報告。」村長回答。

「卡利爾!你跟伊莫珍明晚要當宴會的義工,現在回去休息!」他氣沖沖說,
然後離去。

伊莫珍馬上扶起卡利爾,向蜜塔琳點頭道謝。

「你應該骨折了,我回家偷點‘鹿骨藥’給你吧,希望媽媽不會發現………」伊莫
珍看到卡利爾右臂腫如豬手,心疼道。

「‘鹿骨藥’不是消毒用的嗎?豈可治療骨折?」蜜塔琳驚問。

「它已經是我們最好的藥了……」伊莫珍黯然道。

蜜塔琳嘆一口氣。

「來吧~到我的住所。」蜜塔琳笑說。

「不用了…謝謝姨姨的好意。」伊莫珍不想為貴族添麻煩,明哲保身。

「快來吧…要是村長發現貝倫根本沒有召見他便麻煩了。」蜜塔琳譏笑道。

「咦?剛剛你說?」伊莫珍好奇問,剛剛蜜塔琳親口說貝倫召見村長啊?

「快走吧!小孩子。」蜜塔琳帶着二人離去。

==================================

第二章-寂寞的盛宴



==================================
2017-06-23 19:07:22
2017-06-23 19:14:55
2017-06-23 19:16:53
艾蕾卡型定多多型
2017-06-23 19:28:24
2017-06-23 19:29:20
又幾多字wo
M底做到野
2017-06-23 19:31:28
又幾多字wo
M底做到野


不斷改,改完又改。難過正傳好多
2017-06-23 19:37:24
正喎
2017-06-23 19:41:06
已正皮,當生日禮物~~
2017-06-23 19:42:50
艾蕾卡型定多多型

暫時黎講多多衝鋒陷陣既情節型d
2017-06-23 19:44:03
個序章係咪打算一世都唔加番個不字

不可能個不啊
2017-06-23 19:45:26
個序章係咪打算一世都唔加番個不字

不可能個不啊

係啵
2017-06-23 19:45:27
未睇哂頭一兩季會唔會有影響
2017-06-23 19:47:11
未睇哂頭一兩季會唔會有影響

不大,唔急。可以睇完先
2017-06-23 19:53:17
個序章係咪打算一世都唔加番個不字

不可能個不啊

係啵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