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魔法師】《小松奇妙物語!》(2)

947 回覆
414 Like 2 Dislike
2018-10-19 07:48:19
岩啊 其實我覺得加咩原素都冇問題
邊個話咁血腥就唔可以有愛情並全
其一路都會好期待小松同葵既經歷會令佢地有咩愛情火花

血腥嘅鐵鏽味當中帶點蜜糖嘅甜

食人魔

今次我哋食一個 鍾意食糖嗰女孩
2018-10-19 13:43:26
幾時有文
2018-10-19 17:16:10
一葵好charm
2018-10-19 17:17:20
2018-10-19 17:31:08
小松BB
2018-10-19 19:25:13
2018-10-19 20:07:43
Push
2018-10-19 20:17:06
2018-10-19 20:21:06
push
2018-10-19 22:06:22
2018-10-19 22:41:31
夜一點出
2018-10-19 23:36:00
夜一點出

聽朝見
2018-10-20 01:10:38
有冇機會睇完先訓
2018-10-20 02:22:01
有冇文
2018-10-20 03:08:09
有冇文

回家了
2018-10-20 03:23:23
2018-10-20 03:32:59
「或者,我哋可以喺入面拎把結他出嚟,同佢決一死戰!」小松指住黑沉沉的箱子。


「結他?」


「結他做武器,幾型啊!」


「唔。」我認同她的說話:「有武器喺手,點都好過赤手空拳。」


於是,我上前去把箱子打開。


鎖扣有點駭人,染著乾斑斑的血跡。


「咔」打開了。


把蓋子掀開,迎來我們的不是一把酷炫的結他……


而是,一個半死不活的「人」。


詭異的笑容、無焦點的眼、瘦骨嶙峋、半殘半缺的身體。


「…!」我秒速把蓋子合上。


「做咩啊…?」小松察覺到我的異相,不敢上前。


「唔知好過知。」我淡然地說。


「講啦。」小松踏前一步。
2018-10-20 03:41:00
「…」對她來說,畫面有點兒震撼。


「你唔講我自己開嫁喇……!」小松蹲在一旁,作勢要掀起箱子。


「嗯,你自己開吧。」我合上眼睛。


我不太確認,裡面是不是死屍。


因為那個人,箱中那個人……


剛才在我打開箱子時,眼珠不經意地轉動了下。


「我…我…」小松眉目深鎖,把我盯緊:「我數三聲開嫁喇……」


我點頭,默許。


小松倒數三聲後,合住眼睛把箱蓋再次掀起:「咩嚟架!?」並立即依向我手臂。


那個人,再次呈現我面前。


「嗄…」箱中的他,發出了極微的喘息。
2018-10-20 03:43:54
黎啦墨b
2018-10-20 03:52:10
「信仰…令人瘋狂……令人失控…」箱中人斷斷續續地說。


「你係…」我拉起小松,一起後退。


「我…係……實驗品之一。」


「實驗品…?」


「食人魔法師嘅……」他半瞪半合的眼睛,彷彿在訴說住往事:「信仰者。」


以他虛弱殘廢的身體,我看是無力反抗。


而且語不帶惡意,應該沒什麼危險。


「你…係邊個,小箱仙子?定係寶藏怪物……」小松畏怕地瞇眼,想看又驚。


「貢品。」他重複地說:「冇…錯…我係……貢品…」


「你係為咗避開食人魔法師追擊,而匿埋喺到嘅人?」我作出最合理的推測。


他身上各處皆有被撕咬過的痕跡,每一道都是確確實實的傷口。
2018-10-20 04:12:04
「啊啊啊啊啊啊!!!!!」此時,外面舞池那邊,傳來羅蘭扭曲的哀號聲。


叫聲讓人極不舒服。


「佢憤怒…悲哀…貢品…」箱子人那抹詭異的笑貌,更為彎曲:「……會成為佢腹下之肉。」


「睇嚟佢咩都幫唔到。」我說。


「你指嘅食人魔法師,係咪羅蘭……」小松試圖與他對話。


「羅蘭…羅蘭……羅蘭…羅蘭…」坐在箱子的他,不斷重複這名字。


「我去閂番埋個箱。」我跟小松說。


在我打算把蓋子合下的時候,箱子人忽然舉起瘦骨如柴的左手,問:「你好餓……要唔要啲。」


「……」我內心確實有種強烈飢餓感,但他手上也無食物。


「…有嘢食咩?」小松像隻鬼祟的貓,站在我身後。


「…有。」良久,他張口咬住自己左手。


「格格噠咔!!!」肉骨分離的難熬聲音。
2018-10-20 04:25:32
「吧唧吧唧…」他把自己的左手吃下,連皮帶肉只留骨。


這種關鍵時刻,我及時掩住了小松的眼睛。


我把手放在箱蓋上:「你仲有一次機會,可以同我哋講嘢。」在外面有個食人魔追殺的設定下,我沒有什麼耐性。


其給咬爛的左手模模糊糊的,組織更像團攪拌許久的稀巴爛。


「不如問吓佢可以點離開……」小松戳戳我手臂。


「可以…」他目無焦點的眼珠,終於移到小松身上:「但要…幫我…解脫…」


「可以啊,我讀佛教學校識唸《心經》……」小松密密麻麻地唸經:「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嗯?那幾句什麼「色」、「異」、「空」,小松到底重複唸了多少次。


「哎吔,驚得緊張得濟,唔記得哂啦……」苦惱的小松敲敲小腦袋。
2018-10-20 04:34:20
「冷靜。」我一手按住小松的頭,說:「你一係過度興奮,一係過度緊張,盡量控制下。」


小松的性情,還真是大開大合。


跟我完全是兩種人。


「可以點幫你。」我主動問。


說畢,箱子人剛才咬過的手部,開始有點不同……


那些被咬爛的位置,開始長出嘔心的肉芽,血管、神經也像重復生機一樣,慢慢地自動癒合。


「你隻手!?」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瘋狂地乾笑:「詛咒…係詛咒……幫我…解除……詛咒…對我而言…死亡……係唯一離開呢到嘅方法。」


「唔通…」我開始想通些少:「你一直殺唔死自己?」
2018-10-20 04:37:44
不死人?
2018-10-20 04:46:57
「幫我解脫……」箱子人泛出詭異的微笑,沒再回答什麼。


「小松,你另轉身。」我吩咐。


「喔…」小松生硬地轉身。


「你要講咗離開嘅方法先。」我握緊拳頭。


「返去,一開始…傳送……你入嚟嘅…祭壇……」


「…就係咁簡單?」


「嗄咔…」他點頭。


「呯!」我一拳,往他右頰打去。


「嗚…」他仍有氣息。


我馬上捉住其下鄂,再用力往下一扯!就如對付哈庫尼的方法。


雖然食人魔藥劑效果早已消失,但對付瘦骨嶙峋的箱子人卻是十分足夠,他的嘴巴很順利地一分為二。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