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魔法師】《小松奇妙物語!》(2)

947 回覆
415 Like 2 Dislike
2018-10-29 22:20:07
: 系統,我要文啊
: V14系統助手已經聽到你嘅訴求,以神之名,代神執法。已向墨説大人提出出文要求。……大人已經收到你嘅請求,準備緊出文,你等下啦
: 唔該哂啊
2018-10-29 22:26:30
: 系統,我要文啊
: V14系統助手已經聽到你嘅訴求,以神之名,代神執法。已向墨説大人提出出文要求。……大人已經收到你嘅請求,準備緊出文,你等下啦
: 唔該哂啊

😅
2018-10-29 22:48:39
: 系統,我要文啊
: V14系統助手已經聽到你嘅訴求,以神之名,代神執法。已向墨説大人提出出文要求。……大人已經收到你嘅請求,準備緊出文,你等下啦
: 唔該哂啊

😅

索性搵多啲人正評過500算
2018-10-30 00:13:35
: 系統,我要文啊
: V14系統助手已經聽到你嘅訴求,以神之名,代神執法。已向墨説大人提出出文要求。……大人已經收到你嘅請求,準備緊出文,你等下啦
: 唔該哂啊

2018-10-30 01:05:58
點解出女童軍系列會咁少人
2018-10-30 01:54:47
文呀
2018-10-30 02:09:59
2018-10-30 02:12:00
沖埋涼出
2018-10-30 02:27:45
沖埋涼出

慢慢
2018-10-30 02:31:01
2018-10-30 02:33:38
2018-10-30 03:23:40
調查主要分兩邊,一邊是表演會場,另一邊是路人,一樣詢問他們那天的事情。


表演會場沒星期六、日人多,走動方便不少。


他倆輕鬆穿插,就去到會場門外。


「你好!我係「墨報」記者。」生芥草利用記者身份,跟會場門外的主管大叔打交道。


「喔‧‧‧記者?你想訪問我哋旗下嘅藝人?」主管大叔,問。


「都係嘅,特別係‧‧‧‧‧‧「高斯死亡樂團」。」生芥草說。


「咁冇喇,佢哋嘅表演已經冇哂。」


「冇哂嘅意思係‧‧‧‧‧‧?」生芥草深入一問。


「即係連樂隊都解散埋,實際原因我唔知,都係聽上頭講,唔好意思啊。」主管大叔十分客客氣氣:「或者,要唔要訪問吓「中彈少年團」?佢哋都差唔多可以出道。」


「喔,唔洗。」生芥草朗然一笑,握住相機離開。
2018-10-30 03:28:43
就同墨巴鬥夜
2018-10-30 03:33:57
「成個樂隊唔見埋‧‧‧‧‧‧」小松語帶苦惱:「有冇可能。」


「小松‧‧‧‧‧‧你認真?」生芥草眉目夾雜些少疑惑:「你喺手機‧‧‧同我講嘅嘢。」


「真,我用人格做擔保。」小松斬釘截鐵地說:「佢哋真係‧‧‧‧‧‧食人魔。」


「好,你咁講,我就信。」生芥草堅定地點頭:「我諗一陣要問佢哋拎啲嘢睇睇。」


「錄影帶?」小松答。


「係!如果佢真係好似你咁講,係有尖牙利爪嘅食人魔,咁會場內嘅閉路電視肯定會將成個過程錄低。」生芥草自信一笑:「到時就有片有真相。」


「點拎到閉路電視嘅片,先係重點!」小松舉起食指。


「交俾我,我經驗老道。」生芥草忽然捲起手袖。


「做咩啊你?諗住爆格啊?」小松純直一問。


「只係想揭露真相。」生芥草美化預備的行為。
2018-10-30 03:34:34
2018-10-30 03:50:43
生芥草買了兩張入場票,方便等下混進去。


相較於以前,雖沒人山人海的景況,但仍是車水馬龍的街道。


「各位,可以入場,請交出入場票,多謝合作!」隊頭開始郁動了。


我們三個入到會場後,立即往保安室位置出發,途經「高斯死亡樂團」曾經表演過的場地,現已空空蕩蕩。


從前貼在牆上的羅蘭海報,也被人通通撕走,效率極高。


「‧‧‧真係好似消失哂咁。」小松迴視兩面牆壁。


「連外面印住羅蘭嘅嗰塊巨型廣告牌,都換走咗。」生芥草順帶一提。


說著說著,二人到達保安室外面了。


小松突然做出手刀姿勢,疑問:「咁樣從後劈人條頸‧‧‧‧‧‧係咪真係可以整暈對方‧‧‧‧‧‧」看來想要一技傍身。


「唔知‧‧‧‧‧‧你試吓。」生芥草轉身,亮出後頸。


「真係!?」小松有些緊張。


「係‧‧‧!」他點頭。


「咁我嚟啦!」眉目深鎖的小松,凝視目標。


「噠!」


合緊眼睛的生芥草,身子向前微傾一下,就再沒什麼異樣:「好似‧‧‧‧‧‧唔太夠力。」
2018-10-30 04:00:23
「咁我大力啲!」小松再劈一下。


「噠!!」


「都總係‧‧‧‧‧‧」生芥草撫撫後頸,說:「差啲勁力咁。」


「啊!!!」小松倏地舉起雙手,往生芥草後頸瘋狂劈打。


「哇‧‧‧哇‧‧‧哇哇!啊!呀呀!!」生芥草半跌半拐地扶牆:「痛‧‧‧痛喇!開始痛!!」


小松就像著了魔一樣,兩手皆刀般,以手刀姿勢不斷襲擊芥草後頸。


「出面嘈嘈貢咁,咩事啊?」一名保安打開門,問。


「保安叔叔,我唔小心襲擊咗佢啊,可唔可以扶佢入去敷冰坐吓呀?」小松指住半蹲按頸的芥草。


「啊‧‧‧‧‧‧!」芥草咬牙吟痛。


「呃‧‧‧」保安懷疑中。


「求你!」小松雙手禱告,水汪汪的眸子穿透保安的心扉。
2018-10-30 04:07:46
2018-10-30 04:13:22
「唉‧‧‧」保安甜笑一番:「好啦好啦。」


入面如之前一樣,陳設沒什麼特別。


「冰就冇,紙巾就有,可以俾你用嚟止血。」保安對生芥草說。


「喔‧‧‧‧‧‧唔洗喇,唔該。」生芥草和小松對視一眼,眼神充滿示意性,就如在說明剛才只是一場戲。


「保安叔叔,呢到都幾大。」小松坐在沙發上,裝成天然無害。


「算係喇,我都係呢一、兩日先入嚟做。」保安挑逗地問:「咁小妹妹你呢?有冇IG俾保安叔叔follow吓?手機都得喎。」


「手刀就有你份!」忽地,生芥草站起以手刀形式,劈打對方後頸。


「噠!」響亮的一記。


「做咩啊你?」保安轉頭,愣問。


「咁都唔暈!!?」生芥草跳起,用力再劈一下。


「噠!!」比上一次更響。


「做咩啫你!!?搏打啊!!!?」可以看出,保安露出痛相了,但依然沒有暈倒,更想出手還擊。


「大叔啊!暈啦好嘛!!」這次,換小松拿起茶几上的煙灰缸,一記敲在保安的頭上。
2018-10-30 04:15:47
頂佢兩個好白痴呀
2018-10-30 04:25:07
「啊‧‧‧啊嗄‧‧‧」保安先是搖搖欲墜,後倒於地。


「呯──」保安暈倒去。


「哎吔‧‧‧!」小松憐憫地凝視腳下的保安,蹲下替其擦擦頭部受傷位置:「痛唔痛啊‧‧‧Sorry啊!!」


另一邊,生芥草已經坐在保安室的電腦前,翻尋當日的錄影片段。


「葵啊,幫吓手啦!?我驚佢個腦會積瘀血啊‧‧‧‧‧‧」小松繼續安撫暈去的敵人。


「我只係一隻貓,你期望我幫到啲乜?」此時,我把頭從書包緩緩地冒出,像地鼠一樣。


「唉,咁你入返去啦‧‧‧‧‧‧」小松用手掌拍拍我的頭。


「咦‧‧‧」電腦前的生芥草,十分愕然。


「咩事啊芥草?」小松抬頭,問。


「唯獨是嗰一日嘅錄影片段‧‧‧‧‧‧」生芥草目光銳利,盯緊電腦:「唔見咗。」
2018-10-30 04:36:45
「唔見咗!?」


「真係‧‧‧搵唔到,垃圾桶都冇‧‧‧‧‧‧俾人刻意,刪除咗。」生芥草得出結論。


「吓,我哋仲背負傷人嘅罪名去搵出真相‧‧‧‧‧‧好大代價嫁喎。」小松走近電腦,一同觀看。


生芥草了當地說:「換個方法諗,咁代表,有人想刻意隱藏真相。」


「邊個啊?羅蘭啊?」小松托鄂,獨自推測:「有可能,但可能唔係唯一嘅可能。」


「小松,你嗰次話入咗個奇怪空間,其實係咩一回事。」生芥草問。


「佢帶我哋上三樓,入面最盡頭嘅房間,唸咗唔知咩咒,一打開眼就喺嗰個叫紫魅嘅空間入面‧‧‧‧‧‧」小松如實地說。


我也是透過這種方法進去,不過沒有唸什麼咒。


「嗰陣喺入面,我仲遇到一個男仔架,不過‧‧‧‧‧‧」小松說到一半,默默咬唇:「唔知佢去咗邊,可能佢同我一樣,係星期五被抽中嘅幸運兒。」
2018-10-30 04:46:02
我就是那男生。


「如果搵得番佢就好‧‧‧‧‧‧」小松眼帶不甘:「如果係咁,就唔止得我一個,知道呢件事。」


「咁依家,至少證明咗有人刻意刪除證據先。」生芥草離開椅子:「我哋差唔多要走,一陣佢班老友記返嚟就麻煩。」


「等陣‧‧‧!」小松心思細密地問:「如果佢醒咗,同警察叔叔報警咁點?!」


「放心,交俾我。」生芥草握起相機,走近保安:「小松,你可能要另一另轉身先。」


「喔‧‧‧‧‧‧」


接著,好奇的我又偷偷把頭冒出,看見生芥草把保安的衣服都脫光光,給他影了一幅幅名為《沉睡猛男》的主題照片集。


「咔嚓──」生芥草拍攝的模樣,挺專業的。


「芥草得未啊?」小松問。


「就快!影一影埋條‧‧‧‧‧‧」他欲言又止:「‧‧‧頭髮先。」
2018-10-30 05:04:17
拍攝結束後,兩人正打算快快逃逸,沒料到一開門,就遇到其他回來的保安。


「你哋係邊個?!」這名保安,一來就神色疑慮地問。


「我‧‧‧‧‧‧係阿B!」生芥草緊張得說了些不知所謂的話。


「呃‧‧‧!咁我係阿A!!」小松也有點慌張。


「A?B?」門外保安深思細唸:「邊個嚟?」


兩人沒回答他,便已從他腰側開溜。


那名保安進入保安室,望見自己暈倒的同伴後,想通了什麼事情,立即追出走廊,大喊:「喂‧‧‧喂!!你兩個停低!!!邊個係阿A!!邊個係阿B呀!!!」


「哇哇呀呀呀!!!!」雙手握緊書包的小松,回望後方:「佢追嚟喇!!!」


「小松跑快啲!!你頂唔順嘅話我抱住你!!」生芥草逃命起來,比小松跑更快:「但記住提前講定先!!!」


「追住前面嗰兩個阿A阿B啊!!佢兩個啱啱闖入保安室打傷啲兄弟!!!」那名保安死追不放之餘,更呼應其他保安加入。
2018-10-30 05:21:17
「仲刺激個過山車‧‧‧‧‧‧」我又偷偷把頭冒出。


小松就像一部過山車,座我走過凹凸有序的樓梯、轉過不同的急彎、還有那些大直路。陣陣急風迎面而來,混合著小松馬尾的苿莉髮香,這程車坐得過。


離大門不遠之際,數名保安牽手攔住出口,異口同聲:「咪走!」


「冇計‧‧‧‧‧‧」生芥草咬一咬牙,在出口不到兩米前停下,並半蹲著:「小松,要好好生存落去。」


「吓,芥草先生你‧‧‧‧‧‧」跟在身後的小松愣住。


「踩住我嘅背脊,踏出去追尋真相!」生芥草高聲大喊。


小松清瘦的腿,一腳踏上生芥草的背,再用力向前而躍‧‧‧‧‧‧越過攔在門口的保安!


「噠」成功著地。


那些保安皆是一面愣然,轉身呆望如同女神降臨的小松。


「芥草,如果佢哋非法禁錮你,一陣再幫你報警!」說畢,小松就消失於街道中。


「呃‧‧‧‧‧‧!個女仔去咗邊啊?!」保安們如同配角,說些可有可無的對白。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