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魔法師】《小松奇妙物語!》(2)

948 回覆
415 Like 2 Dislike
2018-10-21 22:24:25
2018-10-21 23:08:13
Lm
2018-10-22 00:00:03
2018-10-22 00:04:12
2018-10-22 00:04:39
文呀
2018-10-22 01:09:18
一口氣睇到黎
2018-10-22 01:42:30
推門入內,一陣濃烈的藥水氣味就撲面而來。


裡面裝潢華麗,但最奪目的不是顏色鮮艷的藥劑,而是一張畫有奇怪符號圖案的木桌。這看似殘舊、髒兮兮的木桌,放在這種貝闕珠宮,有些格格不入。


房中,我感覺到小松不想跟我走太近。


相比起穆阿基和哈庫尼的房間,羅蘭房間比較回魔法師的味道。他除了有大量的製藥工具外,更有不少的筆記。


「呢到係記載咗好多嘢…」小松苦惱地凝思,手上的調藥清單:「不過都睇唔明嘅,有啲特別到連係咪字都唔知……」


翻著翻著,我便走到那張奇怪的木桌前,它放在房間正中。


上面放著肉塊、酒、頭骨等物,擺設位置似乎先後有序,最特別是正中央放住的一根魔棒,那木棒前端連有骷髏頭骨,極為煞氣。


「食人魔都鐘意用呢種武器?」我望望手上的骨棒。


「你呢把擺明係用人嘅骨頭砌成嫁喇……」小松說。


「人…骨?」我凝望那有點泛黃的骨柄。


很想,


咬一口。


「我喺學校有讀生物,點會唔知。」看得出來,小松有點討厭這根骨棒。


我卻到了愛不惜手的程度,是為什麼?


我也不知道,總言之我很想握住這骨棒。
2018-10-22 01:58:45
「你唔鐘意我拎住?」我禁不住問。


「非常,唔鐘意。」小松不滿地搖頭:「你唔覺得嘔心咩?」


「唔覺。」我單手握住骨棒,放到膊上:「我好鐘意。」


「放低!」小松想奪走我的骨棒。


可是我一伸手高舉,她的身高就觸及不到了。


「放低啦!唔好再拎住呢枝嘢周圍走。」小松轉為向我進攻,對我拉拉扯扯。


「有咩所謂,只係當旁身用……」我繼續高舉,以防她搶走。


「好嘔心呀!!我平時肉都唔食多舊,你居然拎住枝人骨做嘅巨棒周圍走!」小松挽住我頸子當作支撐物,讓另一隻手能伸得更高。


可這一系列拉扯行為,終於把我雙腳重心打破,失去平衡,向後跌倒。
2018-10-22 01:58:49
啊葵變左食人魔
2018-10-22 02:03:20
小松雷隊友
2018-10-22 02:04:33
然後,那瞬間就像變得緩慢……


更像靜止。


她嘴唇,與我距離只有兩公分。


水亮的雙眸,跟我愣然對視著。


最終,誤打誤撞地吻下來。


「唔…」我的目光越睜越大。


「…」而小松,則沉默了。


「對唔住…」我馬上移開,這意外之吻。


「…」小松依然沉默。


我想想有什麼慰問的說話,卻只想得一句:「絕對係意外!」
2018-10-22 02:14:02
「…」


「意外?」小松聲線,忽然變得冰冷的:「咁真係巧合。」


什麼情況!!!??


「你無嘢…?」我再問。


「小事。」她淡漠地答。


她小事,但我卻驚恐萬分。


因為,我從未聽過聲線如此冰冷的小松……


平日那樂觀、開心、活潑的聲音,變成一把酷酷的聲線,將我對她的觀念印象都徹底摧毀了。


她緩慢地深一深呼吸,緩慢地抬起頭,環視周圍。


小松側過臉、微笑:「喺紫魅空間啊。」
2018-10-22 02:23:25
「你冇嘢啊嘛…?」我伸手在小松面前輕揮,確認她的精神狀況。


「你飲咗食人魔藥劑?」她直接反問:「從你把口,都聞到陣臭味。」


「我…係飲咗。」她怎知道的?


剛才為了有抗衡哈庫尼的能力,而喝下了。


小松沒立即回答我,而是凝思我一陣子:「我好似,喺邊到見過你。」


「…」


那當然,我就是葵。


難道這副人類的身軀,是由貓變演化而成的?既然她都說對我有點印象。


「不過唔係重點。」小松又側過面橫視房間一番,才把視線放回我身上:「重點係,你依家應該俾藥劑帶嚟嘅副作用影響上咗腦,再唔搞搞就玩完。」
2018-10-22 02:32:41
「副作用?唔係應該退咗?我已經冇話特別想食嘢……」剛才那食性,已經逐漸在腦中退散。


「係啊。」她俐落地點頭,說:「之後咪到第二階段,開始同化。」


「同化?」是說,我會變成食人魔?


沒可能吧。


「你一直捉住枝骨棒冇離過手,食人魔最鐘意用棍棒之類嘅武器。」小松走到藥劑架前,把每枝藥劑都拿上手細看:「咁仲唔係同化緊?」


聽她一席話,我馬上厭惡地掉走那把穆阿基打造的骨棒。由剛才開始,我真的變得有些少奇怪,居然一直握住這根狗才會喜歡的骨棒……


不過小松變得更奇怪啊,忽然就像切換成另一個人。


「你真係無事?」我望向她,再問。


「就算我有事,都係你嚴重啲。」小松答。
2018-10-22 02:43:15
推 睇到好緊張
2018-10-22 02:46:04
面對冷淡的她,我無言以對。


明明上一秒還蹦蹦跳跳,又畏又怯……


「拎住。」小松把一樽淺綠色藥劑,拋到我身上。


「嗯…」我差點捉不住。


「屍骨溶解劑。」小松只作簡短的解釋:「叫佢飲落去,喺佢身上肉體重生嘅情況就會解除。」


「咁簡單?」


「我估,食人魔應該俾咗枝可以令佢肉體組織不斷重生嘅藥劑佢飲,並唔係咩不死詛咒,始終食人魔法師唔會有咁高等嘅智慧。如果屍骨溶解咗,咁肉同神經都無可以依附重生嘅對象。」


「飲咗肉體會不斷重生嘅藥劑……」我大概猜想到,食人魔三兄弟的意圖:「想用佢,做出永遠嘅食糧?」


「嗯,大概。」小松俐落地答。


「不過佢俾人收埋喺箱入面,好似唔太受歡迎。」我點點頭,為自己想出個答案:「我諗因為新鮮嘅肉,始終比較吸引。」
2018-10-22 02:58:52
每個星期五晚,現場抽選三件激情又新鮮的食物,更使他們垂涎三尺吧。


「儀式桌?」小松注意到,那張格格不入的木桌。


「呢張檯有名堂?」我走近。


「用嚟供奉某種強大嘅生物或者邪神。」小松的語速,不再拖泥帶水:「既然係食人魔供奉嘅對象,我諗係瓦普拉克。」


「人類會拜神拜鬼怪,但佢哋呢種鬼怪自己都咁迷信。」我雙手插袋,說。


「唔係迷信,係真實存在。」小松眼神既清澈又銳利。


「即係仲有更強大嘅存在……?」


「嗯,喺另一個叫「赤夢世界」嘅空間。」小松走近我,和我一同望向那張儀式桌:「而通去嗰個恐怖世界嘅方法,就係利用呢種儀式……將供奉目標嘅標誌物,放喺檯上供奉。」


「即係呢枝嘢?」我拾起那儀式桌中央的骷髏骨魔棒。
2018-10-22 03:03:22
2018-10-22 03:05:37
小松瞧我一眼:「唔。」一聲回應。


然後,我們二人陷入冷場。


「你真係無事?」我依然,選擇問這句。


「點解你要係咁問。」


「你好似變咗另一個人。」在我不小心吻你以後。


「一成不變嘅人,先顯得可悲。」小松卻回了句引人思考的說話。


然後,她一腳把儀式桌踢倒。


「呯──」那些肉、酒、頭骨之類的祭品,通通散滿一地。


「……」我被她突然的舉動嚇到。


「破壞咗,就入唔到赤夢空間,已經安全。」小松望我一眼,再徑自抹走額上的汗。
2018-10-22 03:10:59
文呀
2018-10-22 03:12:33
老母上身
2018-10-22 03:13:10
2018-10-22 03:16:15
「好…」除了這個字,我不知道說些什麼了。


「快啲離開呢種鬼地方…」小松觀視四周,說:「人唔應該長期留喺呢個空間。」


我和小松對望一眼,就共同回到箱子人的房間,先為他解除肉體再生的情況。


行於走廊期間,我們沒有說話。


剛才躲在我背後前進的小松,如今無畏地領前,不把周遭不安的氣場,當做一回事。


「其實……咩叫紫魅空間?」在這空檔的時間,我問。


現在的她,非常可靠又穩重。


我們的角色,一下子對調了。


「你當係一塊鏡,鏡嘅中間就係,呢個空間嘅本質係可以反映一切真相。」小松雖然解答了,我還是不明白。


「咁赤夢空間?」我轉問。


「你當係一塊鏡,鏡嘅後面就係,入面係個充滿扭曲、恐怖嘅空間。」


「即係現實世界,就係鏡嘅正面?」


「俾你估啱咗。」
2018-10-22 03:17:11
文啊
2018-10-22 03:29:54
「小松,呢啲你喺邊到學返嚟……」


「自學。」


回到箱子人那裡,他依然痛苦地等待著我們。


「打開個口。」我走到他面前。


小松則靠牆、抱手,等待著結完。


箱子人緩慢地把嘴角張開,我扭開樽蓋,便將藥劑「虛虛」地倒進其口中。


藥劑還未倒到一半,箱子人經已發出痛苦難耐的叫聲,全身也在猛顫著。


「沙沙沙沙~~~!!!」其喉嚨,更冒出蒸發的白煙。


「啊啊啊啊咔咔咔……」他以本應枯乾的喉嚨,發出沙啞的聲音。


我回望後面的小松,只見她視線放在地板,目光有些於心不忍。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