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魔法師】《小松奇妙物語!》(2)

947 回覆
414 Like 2 Dislike
2018-10-27 02:25:29
我眼瞓啦墨b,早抖
2018-10-27 03:49:26
「我已拋棄塵世繁囂,冇任何事可以阻撓我修仙。」


「點解要修仙?你唔洗返工返學?」


「心靈可以更上一層樓,認清自我。」他一張眼,目光淳樸:「擺脫邪道控制,小兄弟,你似乎滿懷心事。」


「心事唔係每個人都有?即使係貓。」我冷冷一笑。


「都係,有緣再會。」他報以一笑,默默站起,拂袖離去。


整個早上,我都在調景嶺一帶逛來逛去。


相比石澳的陽光與海灘,這兒的優勝之處是年輕。


我們住的地方,很多都像爺爺外公那種,上了年紀的老人,想見個青年也難。


可調景嶺每十個人之中,有五個也是青春的少年少女。


當學校中午鐘聲響起,校外那條直路旁的櫻花樹,都會似有共鳴地飄下些漫天飛舞的花瓣,形成了一種浪漫的奇景。


可放飯的同學們或是街坊,都沒有太在意這景致,也許存在過久的美好事物,終會被人忘逝。
2018-10-27 04:02:47
「小葵!」小松的呼叫,把正賞花的我分神。


轉頭一望,那紅線‧‧‧‧‧‧出現了。


難怪她會找到我。


「放學?」我像隻守候多時的忠貓。


「放飯啊。」她揮揮手,手中握住個小罐頭。


眼利的我,一眼就看到那是和風沙拉口味貓罐頭。


「開唔開心啊,餓咗成日有罐頭。」小松特意蹲下,笑問。


「我唔擅長食魚以外嘅罐頭~」我別過面。


「吖,有要求!!?」小松意圖將我抓癢:「唔食無嫁啦!」


盡管我死忍痕癢,仍然很想大笑出聲,她的抓癢功力不是說笑的。


於是,我伸掌打小松臉蛋,來制止這場鬧劇。


「和平!!」我持續拍打。


「哈哈哈哈,你停手先!!!」小松十指沒停手,反而笑得更開心。


「好!」我收手。


小松輕嘆:「呼~」她只收手兩秒,立即重歸那張邪惡的笑臉。


「哈哈哈哈哈!!太天真!!!」她繼續無止境地抓癢。


「啊啊啊啊啊啊!!!!!!」我癢得在地上滾來滾去。
2018-10-27 04:04:05
2018-10-27 04:14:02
2018-10-27 04:14:49
「哇‧‧‧‧‧‧好可愛。」、「如果我未來女朋友都係咁有趣就好‧‧‧‧‧‧」、「小松同學好正‧‧‧!」、「笑起嚟嗰陣,個酒窩都特別甜!」


原本準備出外吃飯的男同學,在望見小松逗玩我的畫面後,雙腳都被石化似的,未吃飯就垂涎三尺,太恐怖了。


「小松,你隻貓啊?」一個皮膚奶白的女孩,走了過來。


她跟小松一樣,身穿藍色的女童軍制服。


「係啊!」


「睇你IG都見到佢,應該有名?」她很自然地要撫摸我。


人類都是這樣隨便的?


「葵。」小松自信地抱手:「我叫佢做小葵。」


「但係佢點解喺到嘅?你好似住喺石澳嗰邊‧‧‧‧‧‧」小松的朋友側頭。


「我特登帶佢嚟嫁,佢好聰明,絕對適應到。」
2018-10-27 04:24:15
「哦‧‧‧」她點點頭,突然身子搖搖感暈眩:「我缺糖啦‧‧‧‧‧‧」


「又嚟~真係冇你「符」。」小松挽住她,並肩而行:「洗唔打電話叫阿妤叫定杯可樂俾你先?」


這畫面,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記得芳,也曾這樣背過我。


朋友,大概就是這回事。


扶扶持持,就一起走過這輩子。


「等陣‧‧‧‧‧‧好似有啲嘢唔記得咗。」一直目送小松的我,在她背影消失才想起。


她還未把罐頭留下給我!!!


「啊‧‧‧」難道要餓著嗎。


等等,我不應飯來張口,連覓食本能都退化。
2018-10-27 04:33:53
「咕」肚子打鼓。


「好餓啊你?貓貓。」忽然,一把善良的聲線將我呼叫。


「‧‧‧邊個?」我抬頭。


對方,是個女生。


一個,身材肥胖、腿如象腳、膚色近啡的女學生。


從校徽蓮花的圖案看來,是跟小松同校的學生。


「我有啲麵包啊,食淨少少,俾你啊。」她把麵包撕成一小塊,想餵給我。


我保有戒心地退後:「‧‧‧‧‧‧」


「我放落地啊?你冇主人嫁?」眼前胖胖的女生,問。


我顧著望細小的麵包碎,被一塊塊掉落地上,沒有回應她。


「真係唔餓?」她又善意地淺笑。
2018-10-27 04:44:52
「多謝你嘅好意。」我像個紳士抬頭,答。


「哈哈,你終於肯認我啦。」她因為我的說話,而感到開心:「我叫卡文,聽得明?哈哈。」


忽然,幾名正步出校外的學生,往我們望了眼,竊竊私語地議論著什麼。


「喂,死肥婆!」及後,一名男同學往這邊高喊。


卡文臉上的笑容,默默消失。


「叫你呀,扮聽唔到啊?」男同學走近點,呼喊:「吳卡文!」


「‧‧‧‧‧‧」卡文轉身,回望眾人。


那男走到一半,就不再靠近她:「人哋小松玩貓,同你玩貓個畫面幾大,好心你就咪咁嘔心喇,妖你老母‧‧‧‧‧‧」


「哎吔!都唔知係咪俾埋啲過期麵包,俾隻貓食!」同學中,一名骨細腳幼的女同學,以誇張口吻說著。
2018-10-27 05:01:19
「哈哈哈‧‧‧‧‧‧」另一名男同學,眼神有些少蔑視:「你哋肥婆都玩,係咪人啊,走喇,食飯食飯。」


接著,他們一行人等就聊著離去。


受到嘲笑的卡文,苦澀地返回校內。


「多謝。」我向她失落的背影,道謝。


「唔‧‧‧?」她轉頭時,我已經吃著那些麵包碎。


以前,在垃圾桶的食物也吃過,就算是過期又算得上什麼。


見我進食的她,嘴角往上微彎,就繼續前進。


炎熱的中午。


話雖只是三月,但如日中天的太陽仍然是無法可擋。


記得之前小松好像說過,現在六月,快要放暑假了。但其實,那都是她在胡說,她房子的日歷,永遠只有六月份這一張,其餘都會撕掉了。


我問過她為什麼,她居然回答這樣子才會有動力上學,每天起床見到牆上掛住一張距離暑假很近的六月份日歷,都會獲得短暫的快樂。


而這種小快樂,每天都免費提供。
2018-10-27 05:12:45
太奇妙了!世上怎會有這種女孩子?


「叮噹叮噹~叮噹叮噹~~」


「呵欠~」校園中午的鈴鐺入睡,讓我泛起睡意。


合上眼睛,我坐在校外直路櫻花樹下的長椅小睡。


微風吹過街道,它不冷也不熱,更送了粉色塊花瓣到頭頂。


這裡跟旺角是兩個世界,在調景嶺我任何一個位置都能睡得著。


深睡之間,。


「死貓借開!!!我要坐!!」突然,一位老人用拐杖敲敲長椅。


「噠噠!」吵雜聲。


「走!走!!走!返去你哋嘅地方~!」那老人強行坐上來,我逼不得已跳椅離開。


可惡的老人。
2018-10-27 07:50:38
死廢老
2018-10-27 08:22:19
2018-10-27 08:24:58
死廢老
2018-10-27 08:55:14
救命呀 又要等
2018-10-27 09:26:45
2018-10-27 10:40:52
2018-10-27 10:52:31
死廢老dllm
2018-10-27 11:26:44
2018-10-27 13:17:12
全世界嘅凳都係廢老嘅關愛座
2018-10-27 14:28:57
糖糖
2018-10-27 21:17:25
2018-10-27 21:39:58
Pish
2018-10-27 22:11:15
糖糖

真係冇你「符」
2018-10-28 00:47:28
Live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