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魔法師】《小松奇妙物語!》(2)

947 回覆
414 Like 2 Dislike
2018-11-07 05:26:42
七名女童軍當然聽得見,有的面面相覷、有的不作表情和反應,其中膚色健康、身材最高的那位,更不屑地盯人母親一眼。

真是各有千秋。

可惜我不是家長,只能站在遠處。

不過,小松會趁沒家長進來時,對校園大閘外的我,做出調皮的鬼臉。要是我臉部再精緻一點,我都想做個鬼臉回應她。

「嘟嘟嘟~」校務處電話響起,職員接聽後有些困惑。

然後,那名校務處職員,呼叫外面站崗的女童軍們:「友思,四樓好似出現咗啲事啊,你哋過去睇睇?」

那個叫友思的回應:「嗯,阿敏你同我去睇吓?」她戴起眼鏡,是個充滿知性美的少女。

「你繼續留喺到,我同小松去。」那個叫阿敏的女生,是連沒有人類審美標準的我,都唯一認可的天生麗質。

大概,美到我形容不出她的美,因為那種氣質只有親眼看見,方才懂得。

「我?!」小松也意想不到。

「哈哈~」那位高高的女生,說:「帶小松去會唔會令情況再麻煩啲,闖咗咩禍。」

「行啦,家長日出事,不外乎係啲家長問題。」阿敏說。
2018-11-07 05:38:55
「果然係隊長。」小松跟隨其後、抱拳:「英明!」

小松離開我的視線後,我有些好奇她會上去處理什麼事‧‧‧‧‧‧

跟上去,看一眼好了。

「貓‧‧‧?」神色一直冰若無情的那位女童軍,詫異地盯住我:「我哋洗唔洗捉住佢‧‧‧‧‧‧」

「唔洗,等班男童軍做,學校每次都叫佢哋守後門、操場、走廊,肯定好得閒~」說罷,友思呼喊他們。

不需一秒,數十名男童軍服裝的少年,精悍地現身:「莫友思同學?請問有咩事?」

莫友思指指我,說:「見唔見有隻貓準備上樓梯?捉住佢,溫柔咁放返出去。」

「收到!」他們同步踏地、進行軍式敬禮,操場頓時聲如洪雷。

而我,則感到殺氣重重‧‧‧‧‧‧
2018-11-07 06:01:23
「S級密令、S級密令!!!」其中,一名男童軍拿出手機,神色凝重地說:「要協助女童軍,捕捉一隻毛髮淺黑嘅貓,請各單位立即停止老師指派工作!如無視家長查詢或請求,可以不受任何懲罰!!」

單純捉拿我,有必要說到這麼恐怖嗎‧‧‧‧‧‧

我不再多想,馬上踏跳梯級,逃離捉捕。

逃走過程,那些正上落樓梯的學生和家長都嚇了一跳,靠在一邊讓路。

在下一個轉彎位,我駭然聽見樓上傳來急速的腳步聲,當下轉變移動路線,改為直奔三樓的走廊。

穿過別人的跨下、避過他人的攔截,閃過眾人的圍捕,這種逃出生天的感覺,倏地與我腦海一些畫面互相重疊。

那‧‧‧

那個零碎畫面中的我,一樣在逃跑不停。

周邊的牆壁塗滿字樣、圖案,身後追趕的是一群穿著校服的不良少年。
2018-11-07 06:05:25
其實個故仲有幾長,定係叫做開始左冇耐
2018-11-07 06:08:06
而且‧‧‧‧‧‧

我更是以人類的視覺,去逃命。

這種臆測的畫面,伴隨即將要撞到牆壁的我消逝。

「嗄‧‧‧」撞牆前,我急剎。

然後,再跑上四樓,進到一所女廁躲藏。

「應該跑咗上五、六、七樓,繼續上去睇睇!」走廊外的男童軍,比軍人還要勇猛。

女廁,他們進不了來吧?

忽地,外面有把女生響亮的哀哭聲,聲音主人更直入女廁。
2018-11-07 06:08:19
其實個故仲有幾長,定係叫做開始左冇耐

開始冇耐
2018-11-07 06:09:52
其實個故仲有幾長,定係叫做開始左冇耐

開始冇耐

你預會寫幾耐到
2018-11-07 06:10:54
其實個故仲有幾長,定係叫做開始左冇耐

開始冇耐

你預會寫幾耐到

不知,寫到寫完為止,要睇我懶不懶  我預計至少要寫到過年
2018-11-07 06:18:09
「嗚嗚嗚‧‧‧」透過廁格下的空隙,我看到一雙粗胖的腿,停在一個洗手盤前。

「卡文!」另一雙清瘦的腿進來,是小松的聲音。

「唔洗理我‧‧‧‧‧‧」這哭聲,聽著也煩厭。

「點得呢,要唔要紙巾?」小松慰問。

「唔洗‧‧‧!點解我同你哋啲女仔一樣差唔多呢種歲數,但係你哋可以好我咁多!!」卡文痛哭。

「你唔一定要理你媽咪講嘅嘢嫁?我都成日唔理自己老豆。」

「呢個社會根本就係看臉時代,就算我做啲咩都唔會有人鐘意‧‧‧‧‧‧好似你咁簡單笑一笑,就已經好多人為你死心塌地,點解我同你哋差別咁大啊‧‧‧‧‧‧!」

看來,小松正安慰情緒失控的她。
2018-11-07 06:29:16
說些什麼,我就不太清楚。

「你唔應該花咁多時間在意人哋,在意下自己好冇?」小松真摰的聲線,很動人。

「我為佢付出咁多,想得到番少少報酬都冇‧‧‧‧‧‧!」

「但你都唔需要做到送錢俾人用呢個地步‧‧‧‧‧‧」小松撫順她的背脊:「班主任知道呢件事之後,同你媽咪講其實係好正常,老師幫緊你。」

「我唔係俾‧‧‧只係借住俾佢先‧‧‧‧‧‧」卡文哭不停:「但點解付出咁多‧‧‧‧‧‧點解學長鐘意嘅人係你,嗚嗚嗚嗚‧‧‧‧‧‧」

「我‧‧‧?」小松訝然。

「嗰日我嚟你兼職嘅地方‧‧‧‧‧‧」卡文握緊洗手盤:「其實‧‧‧其實係想‧‧‧‧‧‧嚟罵你,串你有幾巴閉,搵機會落你面‧‧‧‧‧‧因為我無意偷聽到學長講,佢好鐘意你‧‧‧‧‧‧」

「‧‧‧」小松無話可說。

「不過‧‧‧‧‧‧直至我見到你嘅笑容、你嘅性格、你嘅外貌,我終於知點解自己會失敗,自己咁失敗‧‧‧‧‧‧嗰陣我呆咗‧‧‧覺得自己好冇用‧‧‧‧‧‧」

「你真係好執著愛情?」小松反問。

「係啊‧‧‧!我冇咗鐘意嘅人,根本無動力返學!」
2018-11-07 06:34:43
「我唔太識呢啲嘢,不過‧‧‧‧‧‧我至少知道無結果嘅嘢,就無謂停留。」小松說。

「嗚‧‧‧‧‧‧」她正以淚洗面。

「嚟,我扶你出去先。」小松扶持著肥胖的她。

卡文不小心捉住小松髮尾,發現捉錯後說了聲:「唔好意思‧‧‧‧‧‧」才把手放到膊頭上,讓她扶出去。

不過,卡文的手有些奇怪‧‧‧‧‧‧

她以握拳的手勢,搭住小松膊頭,而不是用手掌。

她不是想打小松一拳,就是手中握住了什麼。
2018-11-07 06:41:46
「家長,就算你罵個女蠢都無用,佢始終係你個女,點樣教識佢先係最重要。」另一邊廂,女童軍阿敏把卡文的母親,帶到女廁外。

「如果我個女有你一半咁聰明,又靚女,咁懂事,唔會傻到送錢俾男仔用‧‧‧‧‧‧」那家長對阿敏,說:「你屋企人真係幸福。」

看來阿敏是負責安慰家長。

「計我話,見到家人已經好幸福。」小松微笑。

「你都好可愛,個女有你一半就好‧‧‧‧‧‧」家長又轉對小松,說。

「Ok啊,食多啲菜,人都精神啲。」小松眨眼、舉起小姆指。

她說完的同時,我憶起今天早上,在床上差點睡過頭兼且不斷賴床的小松。
2018-11-07 07:12:18
肥婆想點
2018-11-07 07:35:15
肥婆想點

頭髮落降囉
2018-11-07 07:47:39
肥婆想點

頭髮落降囉

o fuck
2018-11-07 07:48:29
會唔會通緝犯其實係好人 係保護小蟲
2018-11-07 08:02:54
肥婆心理不平衡
2018-11-07 08:47:28
個肥婆傻撚左
2018-11-07 08:58:05
2018-11-07 09:18:59
2018-11-07 09:22:31
唔好搞小松
2018-11-07 12:15:04
會唔會通緝犯其實係好人 係保護小蟲

強姦犯保護⋯⋯
2018-11-07 12:22:53
會唔會通緝犯其實係好人 係保護小蟲

強姦犯保護⋯⋯

可能佢係想睇下個肥婆有冇搵小松,見倒個肥婆既話就姦左佢,等佢冇得傷害小松
2018-11-07 12:35:31
會唔會葵以前係人變左做貓
2018-11-07 12:42:23
會唔會通緝犯其實係好人 係保護小蟲

強姦犯保護⋯⋯

可能佢係想睇下個肥婆有冇搵小松,見倒個肥婆既話就姦左佢,等佢冇得傷害小松

想j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