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魔法師】《小松奇妙物語!》(2)

947 回覆
415 Like 2 Dislike
2018-10-23 03:50:20
訓多陣出 昨日冇訓過

咁唔好出住啦!訓覺先講
2018-10-23 05:09:51
跟在後面的我,問:「我哋有方法對付?」


現在的小松,身上散發住一份傲氣。


那種,對於怪異事物的認知,使她沒有「未知之畏」。


「有。」小松帶領我前進:「唯一嘅方法,走。」


隨著我們靠近舞廳,羅蘭的哭聲就越是響亮。


可恨的是,哈庫尼的屍體正好死在走廊入口外面,因此羅蘭正坐守那裡狂哭。我們要是想離開的話,必定會驚動到他。


飲泣的羅蘭背對走廊,將頭伏在哈庫尼身上。


「咔…咔嗒…巴茲茲…」但除了哭聲,在羅蘭身上更混雜不明的聲音。


我和小松於走廊轉角不前,靜靜凝視著狀況。
2018-10-23 05:25:37
「呢啲聲…」我覺得有些奇怪。


「同類相食…」小松眉角泛起一抹焦慮。


「食自己同伴?」我訝異。


「食人魔之間好常見,通常只會發生喺極為饑荒嘅時候,呢種情況……」小松試著分析:「應該,係想透過啃食同伴,獲取更強大嘅力量!」


「一邊喊,一邊食自己同伴,真係可悲。」我盯住遠處的羅蘭。


「情況變得難搞,佢都就快食完條屍,到時就係我哋死期。」小松把紅色髮帶,套在左手五指之上。


力量變強,自然便會進來找我們報仇。


「如果要走,就趁依家佢仲未完全準備好嗰陣。」小松轉身,對我說。


「直面突破!?」沒可能,除非找一個犧牲。


「嗯。」
2018-10-23 05:44:24
只有這方法了。


而犧牲的人,也必然是我。


「小松,呢段日子……多謝你。」儘管我不愛交心,但也想在死前吐出心底話:「同你一齊走嚟走去,又幾好玩。」


「……」從小松樣子看來,她意想不到我會突然鬼話大爆發。


「今次,就等我嚟,一個面對佢。」我踏出走廊的轉角:「記住,唔好回頭,一直走。」


想到接下來的數分鐘後,即將會被尖爪、利牙殘暴的撕裂,身上就覺得有種寒刺,正流遞全身。


「你…」小松想叫住我。


但我已經跨步向前,一步一步前進,要與羅蘭交鋒:「唔好忘記我。」


這,是我想對小松說的最後一句話。


「我哋識得個唔夠一日。」小松叫住我。


忘了,她不知道我就是葵。


「同埋,我想講嘅係……」小松從轉角走出,伸出那套住紅髮帶的五指:「冇人叫你去用生命值硬接喎~」


她的五指,正盡力把那不斷自我收緊的紅髮帶向外撐大。


「唔通你有方法一齊離開……」小松有那麼神嗎?!


小松點頭:「記住,唔好回頭,一直走。」她把我的台詞,重說一遍。
2018-10-23 06:04:18
羅蘭被我們的聲音觸動到,以兇殘的面相回視我們:「嗚…!!!!!」


他蒼白露根的臉孔上,沾滿住同類相食的血跡,嘴巴仍然嚥嚼著什麼。


羅蘭兩目分別地盯住我們:「可以滿足口腹嘅貢品……同最高級嘅供奉祭品……」哮叫一聲,即呈現了食人魔的惡相。


緊接,衝進走廊往我們奔來!!!


面對狂暴的羅蘭,小松一貫淡定,口中吟唸著什麼,並舉起紅色髮帶套住五指的左手。


忽然!紅色髮帶擴張得厲害,大小有整整一個呼拉圈。


小松像是命令地呼喝一聲:「束縛!」紅色髮帶旋即飛向衝來的羅蘭,並套到其腳上。


厲害。


小松將一直張開左手握緊:「收縮!」紅色髮帶馬上自動收緊,束紮住羅蘭雙腳!


「嗚嗚嗚啊!!」無法將腳行走的羅蘭,苦吼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呀呀呀呀!!!!!!」
2018-10-23 06:04:36
羅蘭被我們的聲音觸動到,以兇殘的面相回視我們:「嗚…!!!!!」


他蒼白露根的臉孔上,沾滿住同類相食的血跡,嘴巴仍然嚥嚼著什麼。


羅蘭兩目分別地盯住我們:「可以滿足口腹嘅貢品……同最高級嘅供奉祭品……」哮叫一聲,即呈現了食人魔的惡相。


緊接,衝進走廊往我們奔來!!!


面對狂暴的羅蘭,小松一貫淡定,口中吟唸著什麼,並舉起紅色髮帶套住五指的左手。


忽然!紅色髮帶擴張得厲害,大小有整整一個呼拉圈。


小松像是命令地呼喝一聲:「束縛!」紅色髮帶旋即飛向衝來的羅蘭,並套到其腳上。


厲害。


小松將一直張開左手握緊:「收縮!」紅色髮帶馬上自動收緊,束紮住羅蘭雙腳!


「嗚嗚嗚啊!!」無法腳行走的羅蘭,苦吼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呀呀呀呀!!!!!!」
2018-10-23 06:20:39
就算強如羅蘭,也只得屈服在小松的小髮帶下。


「你呢條係……」我不禁感嘆。


「紅線髮帶,但頂唔到好耐。」小松望向不斷掙扎,想要脫困的羅蘭:「趁呢個機會走。」


「好…」


之後,我們一起逃出舞廳,回到進入舞廳前的地方。


「你記唔記得,一開始嚟到依個空間嘅位置?」小松邊跑邊問。


「最盡頭。」我指住前方,那擺放佛像神檯的位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羅蘭再次嚎叫起來,一息間他經已掙脫髮帶,追到我們後方。


「你去先,掂住尊像……」小松停下步伐:「就可以返去現實世界,但唔代安全,要完完全全離開個橦建築物。」


「咁你…」


「幫你爭取逃走嘅時間。」
2018-10-23 06:24:28
2018-10-23 06:31:05
小松放頭髪
2018-10-23 06:33:26
說畢,小松從褲袋掏出一瓶藥劑:「刺氣劑,喺你間房拎出嚟。」


全身蔓延血之氣色的羅蘭,極為渴求地衝向小松,沒理會她手上的東西。


我最後的畫面,就是小松把藥劑拋到羅蘭身上。


在觸碰那尊像後,我回到現實世界。


入來那個空間前,三樓的儀式小房。


同時,我的身體變回貓的形態……


望著周遭的寂靜,我開始後悔,不應該出來,要回去救小松才對。


於是,我又盯住那些像祭壇的東西,奇怪是,這次我沒被傳送入去,也沒有那種暈眩的感覺。


就在我苦惱,到底如何能再度回去時,小松經已從裡頭出來。


「嗄…」可以看出,小松是以飛撲的形式傳送出來:「葵葵!!?」


小松居然變回那把單純又天真的聲音!!?
2018-10-23 06:39:48
「點解你…」我愣然。


「隻食人魔嚟緊!佢可以照樣出嚟,跑呀!」小松一手張我抱起,就急忙地跑出這裡。


她變回那個樣子慌忙的小松。


「你啱啱喺入面嘅記憶……」不用動腿的我,只可以動嘴。


「嗄…做咩啊?」小松邊跑邊喘,看也覺得辛苦。


「有冇印象?」


「緊係有喇…!」小松不時回望後方:「我用咗刺氣劑,佢就算追出嚟,都唔會追蹤到我哋陣味。」


「你突然間變得好厲害。」


「係咩…我都唔知點解啊!啱啱喺入面,好似突然記得好多嘢咁。」終於,我們逃到樓梯。


下去的話,應該能遇到那群會場保安,即是黑社會。
2018-10-23 06:45:55
「食…!食食食!!!食食食食!!!!!!」羅蘭瘋狂的叫聲,在三樓深處出現。


「佢喺嗰個空間出咗嚟…!」落樓梯時,小松將我放到肩膊上。


「喂…」、「你係……」、「咦!係嗰隻貓!」、「仲有個女仔…」


一落二樓,那數名苦苦等候我出現的保安,終於回神。


「走啊!好危險呀!!」小松不多說一句,就繼續落樓。


「喂…小姐,等等啊!」一名保安想拉住小松。


「嗄…嗄嗄嗄……」卻被瞬間出現在樓梯緩衝層的羅蘭,嚇住了。


「哇…羅…蘭……!?」那些保安皆為一驚,因為如今的羅蘭是以食人魔的真面目視人。


那尖牙利爪,自然少不免。


「啊啊啊嗄嗄啊啊!!!」失去理智的羅蘭,對他們瘋狂撕殺。
2018-10-23 06:53:10
逃到一樓的我們,只能在心中保佑,樓上那一些保安。


「前面係出口!」小松加快步伐。


最後一關,要拉開這道沉重的門。


我回頭一望,羅蘭也出現在後方了。


「小松快!」我提醒。


「呀!!」小松用力地拉開鐵門。


啃食用伴而力量大增的羅蘭,則往小松狂衝!


千鈞一髮之間,小松成功拉開一個小缺口,利用自身清瘦的體形,側身穿了出去,回到滿滿是人的旺角街道。


小松立即回望鐵門那空隙,生怕羅蘭繼續追殺。


可是,他卻沒有。


面相慘白染血的羅蘭站在門內,透過小松穿過的那小空隙,死死地盯住她。
2018-10-23 07:00:44
就如在說,一定會把她再次捉回來。


然後,羅蘭慢慢退後,關上鐵門。


連那僅餘的空隙,都消失。


「嗄…嗄…」小松心有餘悸地喘息。


「小松!!」生芥草和昂救濟的聲音。


「羅…」小松盯住會場大門:「羅蘭係食人魔。」


我們逃出後,生芥草馬上替我們報警。


小松如實地,把情況說出。


可是警方那邊,不相信她的話。


因為,他們在裡面壓根找不到遇害的保安。


當然,什麼儀式能傳送到異空間之類的事情,警方也只當作鬼話。


但有一點,是他們都疑惑。


就是自那天開始,羅蘭的「高斯死亡樂團」和那些保安都通通消失,像人間蒸發。
2018-10-23 07:08:51
那晚,小松在警察局落了許久的口供。


但最後,警方只把她當作為,不小心睡著而留在會場,無法回家的少女告終,任憑她說得如何真實。


「杞小松小姐,你家人一陣會嚟接你。」警察說。


「唔該警察叔叔……」坐在椅上的小松極是疲倦。


安坐在小松膊頭的我,說:「佢哋唔信你,你仲咁好禮貌。」


「係嘅…邊會有人信呢種事,佢哋話喺入面搵唔到羅蘭同班保安。」小松眉愁失落:「本來仲諗住會係大新聞……」


「可以安全咁返出嚟,已經好厲害。」至少,我是相信小松的。


「其實…我仲救咗個人,係個男仔。」小松走到自動販賣機前,投幣買了盒朱古力奶:「不過,我諗佢都消失埋……我都唔知自己係咪痴咗線。」
2018-10-23 07:16:44
「痴線?」


「即係……好似得我知道呢件事存在咁。」


「相信自己。」


約莫一小時後,意想不到的人物出現,讓困倦的小松也怔住。


「小松,可以返屋企。」


是她父親。


離開警察局,小松的父親開車接送女兒回家。


路程中,彼此沒有過問太多。


「下次攰就早啲返屋企,唔好咁大頭蝦,再喺會場訓著。」小松父親打破沉默。


「我冇訓著。」小松良久,再說:「但就算我講咗,你都唔會信。」


「小松,你唔講我就一世都唔知。」父親溫柔地微笑。


小松鼓起腮子,側過面望窗:「從細到大你都唔信媽咪同我講嘅故事啦,所以你又點會信我啱啱經歷嘅事……」
2018-10-23 07:26:47
車子很靜,靜得只有窗外的風聲。


「小松,故事還故事,現實還現實。」父親轉換變的話題:「係呢,突然去嗰到睇偶像?你係咪鐘意咗邊個男偶像,哈哈哈。」


「…」小松無視父親的說話。


這對父女的關係,多僵冷。


回到家,也差不多凌晨。


父親主動提出,會替小松向學校請一天假,讓她好好睡一覺。而經歷一整晚事情的小松,沐浴後則坐在長窗前,凝視放下頭髮的自己。


「小松?你唔攰?」留意到她有點心事的我,選擇慰問。


「攰啊…」感覺小松說話也很累:「不過,今晚嘅事真係太過真實。」


「我相信你。」


「我好想相信,但係……」小松閉上眼睛,很苦惱。
2018-10-23 07:37:46
「你都要相信自己。」我再補充。


小松望望我、撫一撫,對我點頭「唔」了聲,就拉上房間的窗簾。


是怕就快升起的太陽,刺到眼睛嗎?錯了。


小松竟是從櫃子裡,拿出一些陳舊的CD盒,並打開房間電視,準備觀開些什麼。


「唉~訓唔著就唯有睇吓嘢。」小松把整套系列節目的CD盒放到床上,盤腳揀選:「睇邊集好呢……」


那整套電視節目CD,是一個怪談形式的節目。


「葵,想唔想食啲嘢?」揀選集數期間,小松忽然問我。


「好。」


隨後,小松開了包貓零食給我,自己則從雪櫃拿出芬達橙汁、哈根達斯雪糕、薯片、巧克力等,邊觀看CD,邊吃零食。
2018-10-23 07:41:15
早晨墨b
2018-10-23 07:47:13
今日好似咁高產嘅
2018-10-23 07:50:11
翻學都live
2018-10-23 08:07:40
今日好似咁高產嘅

睡眠充足
2018-10-23 08:16:20
出文機器繼續
2018-10-23 08:19:30
個個神像就係貓仙人個頭
2018-10-23 08:38:24
今日好似咁高產嘅

睡眠充足

咁要祝墨b夜夜好眠先得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