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魔法師】《小松奇妙物語!》(2)

948 回覆
415 Like 2 Dislike
2018-10-17 21:39:50
2018-10-17 23:55:26
終於追到live 墨巴我係你新讀者開頭睇完病港之後就停唔到用左2星期由十少年開始追曬你所有作品好鐘意你嘅寫作方式 會介紹d歌俾我容易代入你描述嘅情景 聽著離魂記睇偉敏死果幕真係想喊 聽著風箏睇赤時記返起50比1呀jay犧牲自己果下真係好滾動 好多情境都係 我最鐘意你筆下嘅角色係不破尚同劉偉敏 btw墨巴我會一直支持你

多謝支持
2018-10-17 23:55:39

晏啲出
2018-10-17 23:56:59
小松有冇事
2018-10-18 00:26:40
文啊
2018-10-18 00:37:29
2018-10-18 00:50:02
文呢
2018-10-18 01:42:58
2018-10-18 01:59:51
初時,我沒太為意,直至哈庫尼一提……


我才逐漸感覺到,身心變得奇怪。


一股慾望,源源不絕地湧上腦海,嘴腔牙力都勁道十足,想大口大口地咬點東西。


另外,酸溜溜的舌頭,亦令我感到異常飢餓。


我恨不得,把海裡的魚都啃進口內。


這難以忍耐的口腹之慾,使我飢腸轆轆,唾液狂吞。


「嗄…嗄…」唾液分泌量多得漏出嘴角,我需要用手抹去。


「你體力消耗得越多,呢種飢餓感就越……強。」哈庫尼嘻嘻而笑,亮出尖牙:「呢種感覺,係咪好正……」


這就是他提到的副作用……?


很難受。


的確很難受,肚子就像黑洞,想要貪婪地吸收。
2018-10-18 02:13:53
「進食!就係食人魔嗜好,當時我第一次去你哋世界個陣,第一個目標就係拎三十個年輕女性嘅眼球做零食……」哈庫尼嘴舌亂動,在口腔內遊走:「到依家,嗰種滋味我未忘記得到,作為食物,人類絕對係頂端。」


「啊…」我咬緊牙關。


飢餓使我暴躁,我以此為動力去攻擊哈庫尼。


每拳都強而有力,慾望能把人的力量提升到巔峰……


「吶…啊哈,開始重……拳頭嘅力量開始重……」雙手舉起,不斷擺出格擋姿勢的哈庫尼瘋笑道。


「你有冇睇拳賽……」我連說話都抖顫,上下鄂的牙齒都彼此。


因為,我怕會禁不住咬斷自己舌頭去充飢。


慾望逐漸凌駕於理性……
2018-10-18 02:14:18
「進食!就係食人魔嗜好,當時我第一次去你哋世界個陣,第一個目標就係拎三十個年輕女性嘅眼球做零食……」哈庫尼嘴舌亂動,在口腔內遊走:「到依家,嗰種滋味我未忘記得到,作為食物,人類絕對係頂端。」


「啊…」我咬緊牙關。


飢餓使我暴躁,我以此為動力去攻擊哈庫尼。


每拳都強而有力,慾望能把人的力量提升到巔峰……


「吶…啊哈,開始重……拳頭嘅力量開始重……」雙手舉起,不斷擺出格擋姿勢的哈庫尼瘋笑道。


「你有冇睇拳賽……」我連說話都抖顫,上下鄂的牙齒都彼此合緊


因為,我怕會禁不住咬斷自己舌頭去充飢。


慾望逐漸凌駕於理性……
2018-10-18 02:32:50
不如食左條癲佬先
2018-10-18 02:33:22
「嘻嘻…人類嘅烹飪節目,我會留意下。」


「拳賽入面,有一招禁技……」我回想起,每天在小松家坐沙發看一整天電視的畫面:「因為過於強大而被封禁。」


撩陰拳。


「呯!」像,雞蛋裂開的聲音。


「……」哈庫尼表情,平如止水:「係時候換我。」


他伸手,將我右腕捉住並試圖扭斷:「我講過……要先斷你四肢…再慢慢食用!嘻嘻嘻嘻嘻!!」


其後,他左手更想捏我喉嚨,食性上腦的我隨即張口大咬,哈庫尼及時斷了兩指!


「格渣──」


「啊啊啊啊啊!!!!」哈庫尼痛苦地仰叫。


我握緊機會,伸手進入哈庫尼的下鄂,再用盡畢生的力氣扯下來。


「格」的一聲,整個下鄂被扯斷了。
2018-10-18 02:34:48
好血腥啊
2018-10-18 02:38:07
仲血腥過未重寫
2018-10-18 02:42:11
「啊呀呀呀呀……」哈庫尼全身一震,並即軟掉。


一個失誤,讓自己陷入垂死的他,以呆滯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


數秒後,哈庫尼便倒了下來。


無法抵抗藥性的我,馬上蹲下,將哈庫尼全身咬過一遍。


耳朵、胸膛、手臂、小腿、肋骨、肩背,每一處都是美味的肉。


我像個百年沒吃的屍鬼,停不了地狂啃。


很快,血液的鮮鏽味,濃烈地融入到我腦中。


特別那心臟,像個又紅又甜的蘋果。


到我清醒的一刻,已是俱樂部深處傳出小松的驚叫時。


「啊!!!!!!」


那聲音,如同在我耳邊敲了聲木魚。


將我敲醒。
2018-10-18 02:51:03
「嗄…嗄……」回神過來,雙手和嘴皆是血跡。


望望哈庫尼殘缺不全的屍體,我大概知道自己做了些「好事」。


「嗚…」有點想作嘔。


結果,我走不到幾步就當真吐出來,一塊完整的耳朵都竟然能給我吐出來。


把四分之一個哈庫尼吐出後,我感覺到剛才的力量漸漸流失。


但那「食性」依然隱約存在,揮之不去。


就像吃完正餐後,肚子再也容納不到什麼,對甜品卻歡迎非常。


「小松…」我搖搖頭,清醒自我。


不能忘記,她才是我的目標。
2018-10-18 02:57:20
把心態重拾後,我又再出發尋找小松。


而消失了一段時間的紅線,亦再次浮現,為我引路。


這真的是指引?


這食人魔俱樂部比想像要大,我途經過不少房間,裡面大多放著調製藥水的工具,跟他們偶像的身份格格不入。


食人魔以地下偶像身份誘騙樂迷,這種新聞會被人報導嗎?


話說……


他們不是人類吧。


那特變的尖嘴,恐怖的力量,可以用怪物來形容。


但我更想知道的是,自己到底身在何方。
2018-10-18 03:01:37
小松
2018-10-18 03:21:39
在紅線的引導下,我持續前進。


越深入走廊,亦頻頻看見被吊在天花板的人類屍體,氣氛更滿是血腥。


小松的聲音,亦清楚可聽見了。


「放咗我啊!!放咗我啊!!!最多我出買啲豪大大雞排返嚟俾你呀!!!」小松一副哭腔地說。


「比我想像中嘈。」是羅蘭的聲音,他應該正在跟小松對話:「你未醒之前,我仲以為你係個高雅嘅睡美人。」


「嗚…」第一次聽小松像個哭包一樣。


「你係我見過最高質嘅貢品……」羅蘭用那一貫的妖冶的聲姿,說:「肉骨芳香,體內嘅靈力源源不絕,奉上俾瓦普拉克之神,佢一定會好高興。」


「吓吓吓吓!!!!」小松又繼續那誇張地叫喊:「食人魔之神!!?唔要啊唔要啊!!!!」


「有趣…」羅蘭輕輕一笑:「你認識瓦普拉克之神?」


「…」小松仍滿懷驚恐。


「咁將你奉獻俾佢,似乎係命運注定,滿懷恩惠地去接受。」羅蘭忽然往門外喊話:「哈庫拉,你嘅氣味已經完全暴露咗自己,唔洗喺門外偷聽我哋講嘢。」
2018-10-18 03:22:04
葵b要食咗小松



屌好恐怖,仲變態過未改版,葵b食人
2018-10-18 03:26:41
瓦普拉克之神係咪dnd個隻

Vaprak is known simply as "The Destroyer." This deity has a quality of elemental savagery well suited to the ogre race, which holds him as a patron. Rapacious and violent, Vaprak is nonetheless in awe of the giantish gods and lives in fear that his race may abandon him to worship them. Vaprak's behavior and edicts to his ogre priests and samans is thus driven and somewhat frenetic; he constantly urges his followers to combat, ag-gression, and frenzy, born of his own anxieties and as a manic defense against those fears. Vaprak does not plan, scheme, or contemplate. He simply expends his energies in destruction and uncompromising ferocity.

*From DND wiki*
2018-10-18 03:39:49
羅蘭把我當做他的同伴哈庫拉了?為什麼……


難道…


我凝望自己,血跡斑斑的手。


是因為我剛才把哈庫拉吃了幾遍,所以血肉氣味都模糊在一起了?


「洗個身吧,唔好學你三弟穆阿基,成個原始巨魔咁。」羅蘭續說:「去沖個涼,你身上混雜住嘔心嘅貓騷味。」


一門之隔,也能嗅得出這複雜的氣味……羅蘭的實力不會很低。


「你有興趣就入嚟一齊浸浴,我即將會進入「黑暗六日」,然後帶今晚呢個完美貢品入去赤夢世界,獻俾瓦普拉克。」


赤夢世界?!


「你哋竟然係食人魔信徒!」插嘴的小松,滿腔悲憤:「「高斯死亡樂團」果然有古怪呀!!早知就叫警察叔叔同記者哥哥……」


「正確嚟講,我哋唔單止係信徒。」從房間的水聲聽來,羅蘭似乎正在開水:「我哋更係瓦普拉克之子──食人魔法師。」
2018-10-18 04:03:57
「喺你身上,我感覺唔到你對食人魔嘅信仰。」羅蘭踏入浴缸,坐落水底的聲音:「但你又好了解我哋,你何方神聖?」


「你放咗我,就話你知!」小松說。


「咁你乖乖訓喺到,等夠六日後,我就會將你帶入赤夢……」羅蘭又向門外喊話:「哈庫拉?你到底要喺外面企幾耐,有咩問題可以同我講,唔好一言不發咁企喺外面。」


杞小松…


是時候,把你救我的恩。


歸還了。



「噠」我把打開。


裝潢風格以不同的紅色去呈現,有如印度皇宮的王子住所般,充滿迷漫、醉紅的的視覺效果,彷彿能讓人深入地思考自身的慾望與渴求。


小松被綁在顏情熱情如火的大床上,床上有些透明的飄紗,令氣氛更迷幻。中間有個凹陷的心形,注滿了水,而水面上飄浮住一朵朵薔薇瓣,羅蘭就這樣泡在水中,觀視著小松床上的一舉一動。
2018-10-18 04:06:32
Live 好緊張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