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魔法師】《小松奇妙物語!》(2)

947 回覆
413 Like 2 Dislike
2018-11-04 01:28:56
2018-11-04 01:46:11
2018-11-04 02:44:38
2018-11-04 03:51:11
2018-11-04 05:44:29
「呵欠~」微風快意令我們睡意加劇,一起打呵欠。

除了路過的行人,整個小巴站幾乎沒有生息,燈滅車停。

「最後一班車miss咗啦‧‧‧‧‧‧」小松抬頭,望那掛得高高的車牌。

「咁唯有流浪街頭一晚,早抖~」說畢,我就沉倦地睡在書包裡。

「喂‧‧‧喂!小葵,你唔可以咁嫁,拋低我一個,自己舒舒服服喺入面訓覺。」小松試圖將我叫醒。

「‧‧‧‧‧‧」我眼皮合成一線,迷濛地盯她漂亮的下鄂。

「點算好呢、點算好呢。」小松邊走邊望。
2018-11-04 05:57:48
轉眼間,小松已在附近繞繞徊徊好幾個圈。

「點解連的士都冇咁悲劇‧‧‧‧‧‧」小松灰心地哀哭幾聲,又重拾正常:「算,我唔信喺小巴站等,會成晚一嫁的士都冇。」

一會兒後。

「你就好啦小葵,訓得咁冧‧‧‧‧‧‧真係有小松的貓兒像個寶啊。」小松低頭,凝望書包熟睡的我。

小松拿起手機,望著上面的黑屏:「手機又冇電,周圍啲鋪頭又收得七七八八,又有啲凍,今日真係搵自己笨啊。」

在無止盡的等待,小松不斷自我抱怨,越說越覺她可憐。

突然,一輛小巴的引擎聲駛至‧‧‧‧‧‧

如同專為小松出現,停在她面前。
2018-11-04 06:02:40
「嘟噠」車門打開。

「咦‧‧‧?」小松呆住。

「上車‧‧‧‧‧‧」司機說。

「乜‧‧‧乜一點三十三分,仲有小巴咩?」小松瞧瞧手錶,問。

「凌晨專線‧‧‧‧‧‧」司機答。

「原來有架?咁貼心嘅。」小松掏出銀包袋、上車。

上車瞬間,車門立即關上。

「幾錢啊司機?經唔經石澳?」小松續問。

「坐低‧‧‧‧‧‧」

「哦‧‧‧‧‧‧」小松怔住,坐到右排單人座。
2018-11-04 06:11:25
一坐下,小巴就馬上開動。

「‧‧‧‧‧‧唔洗錢?」小松再問司機。

可惜司機,不知作聾還是故意,沒有回答到她的問題。

「咁奇怪嘅。」小松把銀包袋收起。

小巴駛過幾個街口,轉過幾個小彎,就進入接近野外的林路。突然,小巴的收音機播起,一些吵雜的訊號。

「唔係咁邪啊‧‧‧‧‧‧」小松有些少畏怯,表現到面上。

「唔~?」我也被吵雜聲吵醒。

「司機叔叔,你揸緊去石澳架可‧‧‧‧‧‧?」小松越問越細聲。
2018-11-04 06:18:49
司機依然不作回答。

奇怪的他,加上窗外幢幢樹影,使得車上出現莫名其妙的不安。

「我等著你回來‧‧‧‧‧‧」

忽然,收音機的吵鬧聲停止,播出了一首旋律詭異的歌曲。

「吓啊!」小松咬住手,吃了很大的驚。

「做咩啊你?一見到我訓醒,就咁大反應。」我張開明亮的貓眼,說。

「呢首歌,係小巴禁忌嚟嫁!」

「小巴禁忌?」歌曲依然在播。

唱歌的女人,聲音彷彿帶著某種哀怨。

「媽咪講過呢‧‧‧‧‧‧」小松盯著司機的背:「夜晚坐小巴,播呢首歌都唔會有好事發生‧‧‧‧‧‧」

「‧‧‧‧‧‧唔好嚇自己。」我的答覆。
2018-11-04 06:27:13
「真架!我日日聽怪談,點會唔知!」小松說。

「聽怪談?原來你係每晚怪談都會笑嘅人。」我印象中,小松一到晚上就會上盤腳而坐,躲在被子看些笑聲不斷的節目。

「呃,我係指初中日日都聽怪談。」小松糾正。

「所以,你唔可以換個角度,好好欣賞呢首歌,直到返到去屋企?」我教曉她,做人的道理。

「問題係,怪談講過‧‧‧‧‧‧」小松刻意說得陰森細氣:「歌一完,你就會去到陰間。」

「陰間???」

「呃‧‧‧!!」小松試著解釋給我知:「你當係一種,人死咗先會去嘅地方。」
2018-11-04 06:34:05
「簡單嚟講,落唔到車就死。」我望住小松:「Right?」

「Yes ar!」小松心急如焚地捉住書包。

「首歌仲有幾耐。」

「我諗‧‧‧‧‧‧仲有一分鐘啦‧‧‧‧‧‧」小松答。

「宜家開始,聽好我指揮。」我說。

「小葵指揮官‧‧‧‧‧‧唔係玩嘅時候啊‧‧‧‧‧‧」小松捉緊前面的座椅。

「行到司機面前,叫停佢。」我下令。

「司機叔叔!!停車吖唔該!」小松離開座位,走到前頭。

司機不但沒有理會小松,油門速度更越來越快。
2018-11-04 06:36:40
個衰妹又會咁大膽
2018-11-04 06:48:21
那司機不止是聾,穿著和帽子更是一身藍,臉色則憔悴、眼窩極深,就像個十日沒睡的人。

「我等著你回來‧‧‧‧‧‧」

我也感覺到,歌曲快要去到尾聲。

正當小松處於憂懼之際,一把幽幽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車開咗,都幾難停。」

我們立即望望倒後鏡,發現不知何時,小巴尾列坐了個男人。

說話的男人,髮型有些厚重、微微的捲、瀏海幾乎蓋住眼睛,卻為他帶來不知名的神秘感。他那瘦高長挑的骨感,讓我記起他是誰。

是我之前在公園,自稱為「假道學仙人」的人。
2018-11-04 06:57:08
「哇!!你係邊個、幾時上車嫁‧‧‧‧‧‧」小松又嚇了跳。

「想落車?仲有二十秒。」他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要啊要啊!」

他把頭托高了一點,眼光跟我們觸及了一秒。

忽地,正在直駛的小巴,彷似失去動力般停駛下來。

不‧‧‧

不是停駛,而是停頓‧‧‧‧‧‧

車速顯示器,將數字維持在雙位數,所以停的不是車子,是時間。

他將目光移到別處:「唔好再上錯車。」
2018-11-04 07:06:21
「咩情況‧‧‧‧‧‧」小松望望周圍,最後定格在那男人身上:「我想問你係‧‧‧‧‧‧?」

「嘟噠」小巴的門,自動打開。

彷彿,是對方的回覆。

小松見他沒應,便小步小步地走落小巴,下車後不忘回望那傢伙數眼。

繼而,時間就回復正常,小巴亦以那速度繼續前進,在一個轉彎位消失在我們面前。

「我見過佢。」我說。

「頭先‧‧‧‧‧‧」小松問:「嗰個男人?」

「喺你學校附近,佢好似叫自己做「假道學仙人」?上次見佢明明都冇咁冷酷。」

「唔知點解‧‧‧‧‧‧」小松側側頭,思索:「有種,好奇怪嘅感覺。」

「你呢星期,已經遇到唔少怪人怪事。」我說。

「係啊,好似接住而嚟咁!」小松十分難受:「明明之前我都仲係個快樂健康好女孩嚟‧‧‧‧‧‧」
2018-11-04 07:13:10
小松又望住我,問:「點解呢?」

「我都唔知。」

「唉~」小松垂頭喪氣,步行回家:「要行返屋企喇‧‧‧‧‧‧」

「呢到邊到嚟?」

「樹林區域囉,跟住馬路就點都行到返去石澳。」小松說。

走了不知多久,終於走到可見建築物的地方──石澳村。

疲勞的小松一回家,開門見到的不是金毛,而是杞仁。

「老豆‧‧‧?」小松脫下鞋子。
2018-11-04 07:28:17
「點解你咁夜返屋企?咁樣有啲過份。」杞仁問。

「你等緊我啊‧‧‧?我都唔想,咁係冇車。」小松把書包裡的我抱出,放到地上。

「手機?打咗俾你幾次。」

「冇電。」小松預知他會這樣問。

「杞小松,一個女仔咁夜喺出面,係可以好危險。」可看出杞仁有些生氣,但都盡量抑壓住。

「我知~」踏上樓梯不到數步的小松,停下嘆氣。

「今日開始,你要禁夜。」杞仁說。

「唉,你鐘意。」小松不管那麼多,返回房間去。

一入房,她就躺在床上伸展筋骨。

「你對你父親語氣,比我仲差。」我說。

「我返到嚟又攰,又唔想同佢解釋咁多,我啱啱發生咩事,因為佢點講都唔會信~」小松郁動四肢,感受床單綿綿質感:「如果係媽咪呢,就一定信嘅。」

「你對父親嘅怨氣,已經唔係第一日。」我估算。

「小葵咁都睇得出,叻叻。」小松再也不動,看著天花板:「因為,佢唔係一個,稱職嘅老豆。」
2018-11-04 07:28:23
痴線墨巴唔洗訓㗎
2018-11-04 07:30:45
墨b早晨
2018-11-04 07:32:40
早晨墨b
2018-11-04 07:36:12
早晨墨b
2018-11-04 09:02:05
求下你訓覺啦墨b
2018-11-04 09:55:14
2018-11-04 10:47:51
辛苦了
2018-11-04 11:35:06
出文機器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