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魔法師】《小松奇妙物語!》(2)

959 回覆
457 Like 2 Dislike
2018-11-10 07:26:14
呢排少咗文
2018-11-10 07:39:16
輕推post
2018-11-10 08:03:21
後來,我覺得有點蠢。

為什麼因為他的一句話,令自己坐立不安。

而且,我很明顯跟他沒有任何關係,絕對沒有。

我很確定。

一如以往,放學後又到松記糖水店工作。

「小葵,今日好似心事重重咁嘅。」小松到收銀機前找換硬幣,準備開鋪。

「你又知?」剛好聽到的四嬸,問。

「我感覺到。」她皓齒一笑。

「最近呢,我無聊織咗件嘢俾小葵。」四嬸故作神秘地說。

「吓?」小松抬頭。
2018-11-10 08:12:11
四嬸從腰包裡,掏出一件小小的圍裙衣服:「嚟,當我送俾小葵著嘅!」

「哇‧‧‧」小松接到手,細心欣賞:「靚喎,真係有「松記」兩隻字喎,四嬸咁勁嘅。」

「嘻,無聊整嘅小手工啫。」

這個多事的女人,叫四嬸,不是之前的三嬸。話雖兩人的外貌、性格都相差無幾,實際上卻是兩個不同的人。

四嬸是個喜歡織布造手工的人,三嬸則喜歡跟顧客聊些有的沒的。

除此之外,松記糖水店的員工還有幾位,包括一嬸、二嬸、五嬸、六嬸、七嬸,總共七個人。

一開始,我也以為她們是同一個人。

直到後來,我發現小松叫她們名字時,稱呼不一,才得知這事情。
2018-11-10 08:16:49
唔小心live咗
2018-11-10 08:23:29
我是不知道小松爺爺有什麼癖好,居然會連續請了七個外貌跟乎一樣的嬸嬸來工作。

辨認她們,有個小秘訣,就是根據今天的星期。

例如今天四嬸,就是星期四。

「小松,放哂啲硬幣入機未?」四嬸問。

「七七八八喇。」即使不用面對人,小松亦會自然微笑。

「準備開鋪!」四嬸把餐牌分發到每張桌上:「自從小松同小葵嚟咗之後呢,糖水鋪生意就有增冇減,後生女果然唔同啲。」

「吓!關事咩?」

「當然啦,你咁後生靚女,即刻令到呢到少咗陣老人味,隔離新開嘅小方糖甜品鋪全部後生仔女兼職,鋪面裝修又搶眼過我哋,所以好多時啲客都會走去隔離食。」四嬸鬆一口氣:「原本生意率開始有啲緊張架啦,係你嚟咗,先即刻幫輕番。」
2018-11-10 08:24:27
係未訓定咁早起身?
2018-11-10 08:32:35
「原來你哋同隔離間甜品鋪鬥緊嫁?唔講真係唔覺‧‧‧‧‧‧」小松一面茫然。

「係啊,同過你老爺子講,洗唔洗裝修或者請啲年輕兼職嚟吸引番人流,佢就死都唔肯。」眾嬸嬸都有一個特點,就是愛閒聊。

「喔,爺爺食古不化?」聊著聊著,小松坐到四嬸面前。

「唔係,佢話想保留呢間鋪嘅原本面目,唔想為咗同人爭生意,而搞到失去自己喎,哈哈哈哈,你話幾好笑。」

「哈哈哈,唔想出錢渣?」

「我諗都仲有另一個原因嘅‧‧‧‧‧‧呢間鋪,當初係你嫲嫲有份開,可能佢想保存住呢份思念?」

「嫲嫲‧‧‧‧‧‧」小松看望周圍:「爺爺肯定好掛住佢。」

「同埋你爺爺為咗保我哋七姨妹份工,都唔請其他兼職返嚟,就知佢幾有心,一直原班人馬用我哋七個。」四嬸說。
2018-11-10 08:42:57
「換個角度睇,爺爺又幾好人嘅。」小松微微一笑。

「所以,我哋七姨妹都將生命,交付喺呢間鋪到,希望唔會辜負你爺爺!」

「放心,呢個生意咁好,佢肯定數錢數到好開心。」

「都要多得你同小葵,特別係阿小葵做咗松記吉祥物之後,好多人特登為咗佢拎食糖水,估唔到放隻貓喺鋪頭就有咁嘅效果,真係神奇。」四嬸不禁感嘆。

在兩個閒談之際,今天的第一位客人出現了。

他年紀約莫三十,穿著普通的襯衫:「你好,啱啱開鋪?」

「你好!客人想食啲咩啊?隨便坐。」笑容清新的小松,熟練地招呼。

「果然係我要搵嘅人。」對方卻回答。
2018-11-10 08:49:52
「???」小松側側頭,不明白。

「未介紹,我係隔離鋪頭「小方糖」嘅老闆,方陶。」

「老‧‧‧老闆?!」四嬸有些驚愕。

「聽講,你哋鋪頭生意最近唔錯‧‧‧‧‧‧松記糖水店。」他懷以一個鋒利的目光。

「有質素,生意當然好!」四嬸自讚。

「所以係咁嘅,我想高薪挖角你過嚟。」方陶只對小松一人,說:「我哋小方糖,返工時間任揀,時薪會係呢到兩倍。」

「吓!??挖角??」小松還未搞得懂情況。

「一時間,你可能決定唔到,我會等你消息。」方陶續說。
2018-11-10 08:51:04
2018-11-10 08:53:15
我覺得似係未瞓
2018-11-10 08:54:45
唔好做二五女呀 小松
2018-11-10 08:58:17
說罷,方陶就徐徐離開。

「傻的嗎,我點會過去。」小松抱手。

「果然‧‧‧!」四嬸好像想到什麼:「佢哋真係想打贏我哋松記,先特登起喺隔離。」

「仲要咁明目張膽入嚟招兵買馬‧‧‧‧‧‧」小松說。

「佢哋,一定係想得到徽章!」四嬸突然說出,我們不知道的設定。

「咩徽章?想搶哂我啲女童軍徽章‧‧‧‧‧‧!!?」小松露出驚怕的表情:「我儲得好辛苦架!」

「唔係,係屬於每間糖水鋪、甜品店嘅專屬徽章。」四嬸緩緩解說:「可以得到或者集齊其他店嘅徽章,係無上榮譽嚟。」

「難怪怪爺爺唔親自嚟管松記啦,要佢管咁多嘢,我諗佢白髮都多幾百條,雖然都已經禿禿哋‧‧‧‧‧‧」
2018-11-10 08:59:22
我相信唔會啦
2018-11-10 09:03:12
live 7姐妹
2018-11-10 09:04:12
「估唔到,最後我哋呢啲小店都要捲入呢啲紛爭‧‧‧‧‧‧」四嬸顯得憂心。

「咁點算啊?」

「其實呢場戰爭持續咗好幾年,區內都係死淨幾間。」四嬸摸摸小松的頭:「你要記住,做糖水唔係為咗鬥,係為咗令食嘅人開心,記住呢個宗旨就得。」

「嗯,多謝教誨!」小松點頭。

「唔該~~」又進來一位客人,肥胖的卡文。

「咦,係你啊卡文?想食咩呀?」小松轉頭,低聲問:「同媽咪返到屋企之後,冇事啊嘛‧‧‧‧‧‧?」

「冇事。」卡文笑得有些硬:「係啦,我想‧‧‧‧‧‧嚟買啲糖水,不過係買好多喎。」
2018-11-10 09:09:19
「好多?」小松晴朗一笑:「幾多呀?幾多都有喎,屋企開派對?」

「係吖‧‧‧‧‧‧係可以當係,我想要十碗綠豆沙、十碗紅豆沙、十碗薑蛋湯、十碗雪瓜木耳、十碗豆腐花。」她略略看過餐牌一眼,就下單。

「哇,買咁多?」小松驚喜歡笑。

「係吖‧‧‧分俾朋友食啊嘛。」文卡說。

她有朋友?

「四嬸,開工第一張大單嚟喇。」小松揮揮收據紙。

「得得得!」廚房裡的四嬸,應道:「即刻整,等陣啊。」
2018-11-10 09:15:22
「嚟得正好!一張單,就抵消到隔離甜品鋪五十個客人左右。」小松還想著對面。

十五分鐘後。

卡文要的糖水,都製作完成。

但現在有另一個難題,她要怎樣帶這麼多糖水回家?

「好似有啲多‧‧‧‧‧‧哈哈哈。」小松望著幾袋糖水外賣,有些呆然。

「我一個人應該拎唔到返屋企‧‧‧‧‧‧」卡文亦不知從何入手。

「我幫你啊。」小松微笑。

「好啊‧‧‧!唔麻煩啊嘛?」卡文表情充滿感激。

「唔煩,你係大客喎。」
2018-11-10 09:24:45
如是者,小松跟卡文二人,兩手攜住一大袋糖水離去。

可能長久相處下,我已成為小松的小跟班。

她一踏出店鋪,我就下意識地跟過去。

「咦,你隻貓貓跟過嚟喎。」卡文留意到我。

「喂~小葵跟出嚟做咩呀?」小松像對個孩子說話。

我沒回答,因為我去哪裡,都是我的自由。就像你只是想普通出街,也被老媽細問要去哪裡一樣麻煩。

不是不想回答,而是我已是成年的貓,不用再管我。

同一道理,我本來就是野貓,不需要像隻受照顧的家貓,處處受到慰問和照顧。

等等‧‧‧‧‧‧

我為什麼可以胡思亂想這麼多,青春期麼。

卡文就住在寶琳附近的公屋,樓下有不少婦人聚集,一起跳簡單的舞蹈。

即使上到卡文住的二十樓,亦仍可聽到婦人們在下面公園播的歌曲。
2018-11-10 09:37:29
墨巴係岩岩起身定徹夜未眠
2018-11-10 09:38:20
上樓一定有古怪
2018-11-10 09:38:59
挑戰人類極限
2018-11-10 09:39:20
唔好畫花小松塊面呀
2018-11-10 09:49:06
入結界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