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魔法師】《小松奇妙物語!》(2)

947 回覆
413 Like 2 Dislike
2018-10-30 05:31:03
經歷過一番激烈的逃亡,小松最終入了間龍蛇混雜的機鋪,打算匿藏自己所在。


她躲在一部「食鬼街機」後,悄悄觀察街道外的情況。


「班保安叔叔真係‧‧‧‧‧‧」小松喘氣不停。


「可唔可以再嚟多次。」我伸出手掌,拍拍小松膊頭。


「吓?」小松不明。


「過山車。」


「你就舒服啦,小葵‧‧‧‧‧‧」為了躲避,小松走入一點:「你可唔可以變巨大化俾我坐嫁?如果係咁就保護到我。」


「我可以坐喺書包做你指揮官,俾最正確嘅指示你,你聽我說話行動就可以。」這書包內裡已經被我睡暖了。


「咁同俾你操控有咩分別啊?」


「冇。」我如實地答。


突然,有幾名保安根據路人的口供得知小松所在,正在進入機鋪,這迫使小松走上機鋪的二樓。


「呢到啲機嘅音量真係好大‧‧‧‧‧‧」小松踏上那窄狹的樓梯,到達機鋪二樓。
2018-10-30 05:31:17
小松應該未過18歲?
charge佢傷人應該仲有得警司警誡
2018-10-30 05:45:13
比起一樓那些單獨遊玩的街機,二樓的遊戲機大部份都需要兩人以上,才能遊玩。


「你估班友會唔會追到上嚟‧‧‧‧‧‧」小松邊行邊問。


「唔知,不過二樓好少人,你不如搵個位收埋自己。」我偷偷左右一顧環境,並提出方法。


「呃‧‧‧」小松就像玩捉迷藏的慌張孩子,找不到可藏之處。


「嗰到!」我指住十點鐘方向,有部廂型街機。


那部廂型街機,被一塊黑布掩住內部,外面的人只望到玩家的腳部,而且連頂蓋,私隱度十足,肯定不會被人發現。


小松默默走過去,但望見街機主題時,卻變得有些懷疑:「恐怖射擊遊戲‧‧‧‧‧‧」


那些保安居然會追到出來,真的是一般的保安嗎?


「睇吓上面有冇。」他們正步上二樓。


「呃‧‧‧!!」小松馬上俯身進入廂型街機中。
2018-10-30 06:03:32
入到去,小松才發現裡面原來坐著一人。


對方似是睡著了,戴住連衣帽睡覺,看不清長什麼樣子。可是從其腳上的CAR版黑色高筒心型Converse、腿上破爛修長的牛仔褲、原宿風棒球服連帽薄外套看來,對方是個穿搭很有強烈叛逆風格的人。


「呃‧‧‧」小松顯得有些尷尬,小聲提醒:「小葵,唔好嘈醒人哋‧‧‧‧‧‧」


我在書包中點頭,因此小松的身體跟著動了兩下。


機廂內,除了放著大量遊戲硬幣,更放著幾罐朝日啤酒和煙盒,有些空罐子及滅燼的煙更掉落在地上,十分混亂。


「正常應該係機鋪到‧‧‧‧‧‧」保安們四周圍查望。


「點解佢哋咁執著要將我搵出嚟,帶去俾警察叔叔‧‧‧‧‧‧」小松一副想哭的包包臉:「小松我唔想坐監啊。」


「冇事。」我安慰。


我的安慰不夠兩秒,機廂的黑布就突然被人用力掀起‧‧‧‧‧‧!
2018-10-30 06:19:59
「嘿嘿,仲搵你唔到!」是保安,他大喝道。


受嚇的小松,下意識地退後,不小心碰到了旁邊正沉睡的人。


「‧‧‧‧‧‧」被弄醒的人,悄然地打個呵欠。


「後面嗰個唔關你事!繼續訓覺!!」保安指住小松身後的人。


對方反問:「你整醒我,我又點番?」是把偏中音、有點厚、有點硬的女聲。


然後,她把連衣帽放下,秀出俐落之餘有點蓬鬆的短髮。那銳利的眼睛,沒把眼前的男人當作一回事。


「莫‧‧‧莫妍小姐‧‧‧‧‧‧!?」保安神情大驚。


「喔~?你係我老豆啲馬仔?」這個叫莫妍的人,逗趣地問。


「係‧‧‧係‧‧‧‧‧‧!」保安恭敬地答。


「搞咩要欺負呢位‧‧‧‧‧‧」莫妍忽然搭住小松膊頭,深深地凝視著她:「可愛又青春嘅少艾。」
2018-10-30 07:11:37
2018-10-30 09:05:04
係文吖
2018-10-30 09:07:41
2018-10-30 10:29:43
2018-10-30 11:53:25
下篇係人魚篇?
2018-10-30 12:04:45
「嘿嘿,仲搵你唔到!」是保安,他大喝道。


受嚇的小松,下意識地退後,不小心碰到了旁邊正沉睡的人。


「‧‧‧‧‧‧」被弄醒的人,悄然地打個呵欠。


「後面嗰個唔關你事!繼續訓覺!!」保安指住小松身後的人。


對方反問:「你整醒我,我又點番?」是把偏中音、有點厚、有點硬的女聲。


然後,她把連衣帽放下,秀出俐落之餘有點蓬鬆的短髮。那銳利的眼睛,沒把眼前的男人當作一回事。


「莫‧‧‧莫妍小姐‧‧‧‧‧‧!?」保安神情大驚。


「喔~?你係我老豆啲馬仔?」這個叫莫妍的人,逗趣地問。


「係‧‧‧係‧‧‧‧‧‧!」保安恭敬地答。


「搞咩要欺負呢位‧‧‧‧‧‧」莫妍忽然搭住小松膊頭,深深地凝視著她:「可愛又青春嘅少艾。」
2018-10-30 12:05:12
打漏字
2018-10-30 12:23:51
2018-10-30 12:44:55
「唉‧‧‧」保安甜笑一番:「好啦好啦。」


入面如之前一樣,陳設沒什麼特別。


「冰就冇,紙巾就有,可以俾你用嚟止血。」保安對生芥草說。


「喔‧‧‧‧‧‧唔洗喇,唔該。」生芥草和小松對視一眼,眼神充滿示意性,就如在說明剛才只是一場戲。


「保安叔叔,呢到都幾大。」小松坐在沙發上,裝成天然無害。


「算係喇,我都係呢一、兩日先入嚟做。」保安挑逗地問:「咁小妹妹你呢?有冇IG俾保安叔叔follow吓?手機都得喎。」


「手刀就有你份!」忽地,生芥草站起以手刀形式,劈打對方後頸。


「噠!」響亮的一記。


「做咩啊你?」保安轉頭,愣問。


「咁都唔暈!!?」生芥草跳起,用力再劈一下。


「噠!!」比上一次更響。


「做咩啫你!!?搏打啊!!!?」可以看出,保安露出痛相了,但依然沒有暈倒,更想出手還擊。


「大叔啊!暈啦好嘛!!」這次,換小松拿起茶几上的煙灰缸,一記敲在保安的頭上。

我想問呢
手刀打頸點解要止血...
2018-10-30 13:21:06
個個都甩手刀,你估個個都係zerowind咩
2018-10-30 13:25:44
阿妍出場啦
2018-10-30 13:30:50
個個都甩手刀,你估個個都係zerowind咩

佢係劈斷人地
2018-10-30 15:03:00
點解出女童軍系列會咁少人

同病港差咁遠既
2018-10-30 18:15:48
「唉‧‧‧」保安甜笑一番:「好啦好啦。」


入面如之前一樣,陳設沒什麼特別。


「冰就冇,紙巾就有,可以俾你用嚟止血。」保安對生芥草說。


「喔‧‧‧‧‧‧唔洗喇,唔該。」生芥草和小松對視一眼,眼神充滿示意性,就如在說明剛才只是一場戲。


「保安叔叔,呢到都幾大。」小松坐在沙發上,裝成天然無害。


「算係喇,我都係呢一、兩日先入嚟做。」保安挑逗地問:「咁小妹妹你呢?有冇IG俾保安叔叔follow吓?手機都得喎。」


「手刀就有你份!」忽地,生芥草站起以手刀形式,劈打對方後頸。


「噠!」響亮的一記。


「做咩啊你?」保安轉頭,愣問。


「咁都唔暈!!?」生芥草跳起,用力再劈一下。


「噠!!」比上一次更響。


「做咩啫你!!?搏打啊!!!?」可以看出,保安露出痛相了,但依然沒有暈倒,更想出手還擊。


「大叔啊!暈啦好嘛!!」這次,換小松拿起茶几上的煙灰缸,一記敲在保安的頭上。

我想問呢
手刀打頸點解要止血...

會瘀囉
2018-10-30 19:46:39
手刀唔係用嚟殺人,而係用嚟保護心愛嘅人。
By 廢時
2018-10-31 00:12:41
「係‧‧‧係囉。」不清楚情況的小松,也參一句。


「因為佢入咗我哋地盤搞事,仲打傷咗個兄弟!」男保安說得滿腔憤慨。


「噢,真係睇唔出。」莫妍打量著小松。


「咁係有原因嫁。」小松樣子有些委屈。


「一定要幫我哋主持公道啊,莫小姐!」保安敬意十足,連雙手都放在膝上微蹲。


「唔‧‧‧‧‧‧」莫妍閉眼步出機廂,忽然一腳踢在保安身上:「死開。」


「呀‧‧‧!」保安痛得跪下捧腹。


「對女仔咁追究,你係唔係人嚟?」莫妍冷漠地俯視:「唔好阻住我~你哋有三秒時間。」


「呃‧‧‧‧‧‧」


「三、二、一。」莫妍不依衡速倒數。


「啊!對唔住,對唔住!」保安忍痛離開,其他保安見狀也急急逃離。
2018-10-31 00:20:30
live
2018-10-31 00:20:50
訓先 早唞
2018-10-31 00:27:03
早出
2018-10-31 00:34:50
「哇,好厲害。」小松眸子發光。


「哈,小意思。」莫妍回收那張冷淡臉孔,轉為淡然的寬容,想跟小松握手:「莫妍。」


「杞小松。」小松握住。


「小松~」莫妍退後幾步,至到桌上冰球機坐下:「睇嚟你惹咗啲小麻煩。」


「係大麻煩!我朋友俾佢哋捉咗。」小松說出景況。


「同你一樣,係個靚女?」


「叫得上靚仔囉。」


「咁應該只係斷幾條肋骨出嚟,冇乜嘢。」莫妍說得不在乎。


「吓!!好大鑊喎!」小松全身不其然抖顫一下。


「你不如喺到陪我玩吓?」莫妍返回到廂型遊戲機裡頭。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