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魔法師】《小松奇妙物語!》(2)

947 回覆
414 Like 2 Dislike
2018-11-01 16:25:12
想要文~
2018-11-01 17:09:44
2018-11-01 18:10:05
2018-11-01 22:18:59
2018-11-01 22:31:35
2018-11-01 22:56:22
食埋飯出
2018-11-02 00:22:41
峰迴路轉下,以他們三人同檯吃飯,作為是夜的落幕。


旺角街頭即便是深夜,選擇仍然多得很。


有些較有名氣的食店,外頭依然大排長龍,就算是冷清的小巷旁,附近都總會有一、兩檔小販作賣。


「呢間?」莫妍手指頭頂的廣告招牌。


「打邊爐?」小松打開銀包,表情有些勉強:「應該都得嘅。」


期間,我留意到生芥草沒搭過任何話,全程都是莫妍主動跟小松聊東聊西,他活像個守護靈一般,默默跟在身後。


火鍋店位於一條汽車繁多的街道內,屬於樓上鋪類型。如要上去,只需走入大廈,使用那密窄窄的升降機,搭上三樓即可。


「第一次俾朋友請食飯~感覺會幾有趣。」莫妍淺淺而笑。


「哈,真係第一次?」小松半信半疑。


「嗯。」莫妍輕描淡寫地點頭稱是:「多謝你,小松。」
2018-11-02 00:28:34
live
2018-11-02 00:33:41
「好閒啫。」小松撥撥手。


升降機門一開,小松就向店內侍應舉起三隻手指,示意有三人和一隻貓來吃東西。


應該‧‧‧

有算我一份吧。


侍應大嬸引領我們坐到窗口位置,那裡可以望到街道上的車輛及行人,能居高臨下這鬧市景況,氣氛不俗。


「好啦‧‧‧」莫妍率先拿起餐牌:「要藍妹定嘉士伯?‧‧‧‧‧‧生啤?」


「我唔飲得酒嫁喎。」小松泛笑。


「雖然你唔飲酒,但你臉上嘅酒窩,都幾得意。」莫妍目光柔如秋波,對小松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吓?哈,咁都俾你留意到。」小松摸摸泛起酒窩的那邊臉蛋。


「好啦各位,我有時都會自己嚟打邊爐,等我幫你哋叫嘢。」說畢,莫妍就彈響手指,呼叫侍應過來。
2018-11-02 00:49:05
「肥牛、響鈴、生蠔、油麥菜、冬菇、鮮蝦、石斑、金菇,全部嚟少少唔該,仲有兩枝藍妹,一罐可樂。」莫妍快而直接。


「好多謝啊。」侍應大嬸寫單、離開。


「咦!!??唔洗講埋份量架?」小松怔怔一問。


「唔洗~」莫妍完全靠在軟墊長椅上,凝視小松。


「咁呢到有冇得用EPS‧‧‧‧‧‧」小松開始擔心付錢的問題。


「唔洗擔心呢個問題,我喺到。」莫妍說話不似假,又讓人摸不著頭腦。


「你喺呢頭,應該有啲地位?」一直不說什麼的生芥草,終於打破沉默。


「噢~小松,我仲以為你朋友係啞。」莫妍說話方式一秒即變。


「連嗰班保安都要俾面你,代表你係有啲料。」生芥草繼續推敲:「不過就算有,都應該係你屋企人有。」


「點啊?低級記者,執番身彩,洗唔洗幫你叫杯定驚茶先。」莫妍嘲諷一問。
2018-11-02 01:00:17
「呃‧‧‧呃‧‧‧‧‧‧芥草,部相機仲整唔整得番?」小松拍拍膊,問。


她臉色有些尷尬,看來是聽懂兩人說話帶骨。


「整唔番,不過靈魂仲喺到就得。」生芥草把記憶卡拿出,特意展示給莫妍觀看。


「噢~喔。」莫妍點點頭:「記憶卡好平啫,都係踩爆你部相機開心啲。」


「我係指入面嘅資料。」生芥草續說:「你唔驚我公開?你同佢哋應該有啲關係。」


「公開又點,你知我係邊個?」莫妍反問。


「睇你個樣‧‧‧‧‧‧」生芥草推測:「應該係呢區唔知邊個大佬條女。」


「啱一半。」莫妍揚起微笑:「唔係佢條女,係佢個女。」


「即係話‧‧‧‧‧‧」小松手郁郁,抬頭思考著:「啱啱嘅保安‧‧‧‧‧‧」


「都係我老豆啲手下,油尖旺區都係佢管,信不信由你~。」莫妍點起一根煙,望向窗外人來人往的街道:「但如果小松你因為我身份而我驚,我都明白。」
2018-11-02 01:13:45
「‧‧‧‧‧‧」小松凝望莫妍那張有些倔強的側臉,忽然哈哈大笑:「我細個有睇過古惑仔同熱血高校喎,個世界超正!」


莫妍原本有些淡漠的臉孔,不禁變為一聲失笑:「其實冇你想像中咁正,就只係俾一班冇腦嘅男人聚埋一齊圍威喂。」


生芥草了解過後,幫莫妍倒了杯酒:「點都好,多謝你啱啱救咗我。」


「你上一秒仲對我抱住敵意。」莫妍願意喝下他倒的酒。


「哈,職業病發作唔好介意,我都只係想知道你係邊個。」生芥草亦為自己倒一杯。


「不過,你哋闖入嗰種地方係咩事?」莫妍也想了解我們。


「我哋想搵一條片,去證實啲嘢。」


「片?」


「嗯,「高斯死亡樂團」最後一日表演嗰日,嘅閉路電視片段。」生芥草說。


「要搵到唔成問題,我直接叫佢哋俾你都得。」


「我哋搵咗,發現已經俾人刪除。」
2018-11-02 01:23:59
「刪除‧‧‧?」莫妍細想一番:「咁其實,你哋想用條片,證實乜嘢?」


「阿妍,可能講咗你都唔會信‧‧‧‧‧‧」小松尷尬一笑。


「唔緊要,我信你。」莫妍一對小松,就溫柔地抿嘴。


「我想證實‧‧‧‧‧‧」小松合眼,內心有些波動:「食人魔嘅存在。」


「食‧‧‧‧‧‧人‧‧‧人魔?!!」莫妍果然一臉驚奇。


「果然‧‧‧‧‧‧」小松望見莫妍的表情後,有些失落。


「我‧‧‧我當然相信喇!」莫妍說得很生硬:「不‧‧‧不過‧‧‧‧‧‧點解會有食人魔出現喺表演會場入面?」


「咁我唔怕講埋啦,「高斯死亡樂團」成員,正正係食人魔兄弟。」小松聲若蚊蠅。


「佢哋?我只係知,佢哋係我老豆旗下好賺錢嘅樂團組合,乜佢哋食人魔嚟嫁!?」


「係啊‧‧‧不過,真係搵唔到任何證據,明明嗰日仲有幾個保安受咗重傷,但係新聞一啲報導都冇‧‧‧‧‧‧」這使得小松也開始懷疑自己,經歷的到底是否真實。
2018-11-02 01:38:52
「咁又真係‧‧‧‧‧‧」莫妍把說話含在嘴巴良久:「奇妙咗小小。」


「其實我覺得,自己可以當無發生過呢件事,不過我總係好似想‧‧‧‧‧‧揭穿個真相咁。」小松道出所想。


還有,當天的保安,如今全都換成新。


整件事,就像一片空白,不曾發生過。


「幾好,我會支持你。」莫妍執起雙筷:「不過我諗,不如食啲嘢先。」


鍋子盛載鮮味湯底,鍋子中間有塊直直的鐵片,來分隔辣與不辣。辣的那一邊,莫妍和芥草放了大量的肉,多了份麻香。


不辣那邊,則以蘿蔔、栗米作清湯配料,只有小松默默地夾住素菌下去,然後吃下一點都不飽肚的蔬菜。


鮮蝦熟透後,莫妍將它撈起,雙手拆殼。


花這麼多功夫,沒想到她竟然是拆給小松吃的。


只是,小松微微搖頭,便拒絕她的好意了。


「小松你唔要‧‧‧‧‧‧?」


「我唔食肉。」小松抿嘴一笑。
2018-11-02 01:49:26
有魚食
2018-11-02 03:18:14
生芥瘡咪做電燈膽
2018-11-02 07:41:07
生芥瘡咪做電燈膽

好過對tb撐枱腳
2018-11-02 09:22:31
好似推得好慢
2018-11-02 10:15:17
葵b快啲變人啦
2018-11-02 10:54:41
2018-11-02 12:46:47
2018-11-02 12:50:35
葵啊
2018-11-02 13:00:01
有冇講過點解小松唔食肉?係咪我miss左?

btw追哂之前女童軍 好正
2018-11-02 14:06:03
2018-11-02 14:57:57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