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人魔法師】《小松奇妙物語!》(2)

947 回覆
413 Like 2 Dislike
2018-11-06 02:42:47
文啊
2018-11-06 02:48:37
文啊
2018-11-06 02:54:19
宗一 我會係第二個世界守護你
2018-11-06 05:38:00
「十四蚊!?一碗楊枝甘露都飲唔到喎!」小松替我爭取工資。

「呃啊‧‧‧咁要幾多啊‧‧‧?」爺爺怕了孫女似的,面帶怯懦。

「至少,五十啦,同我一樣。」小松插腰。

「第一次見咁野蠻嘅僱員‧‧‧‧‧‧」爺爺小聲道。

「我哋啲打工仔呢,就係俾你哋蛤得多。」小松嘆氣。

兩爺孫的協議達成,且即日生效。

現在小松要上學外,放學還要到寶琳兼職店員,而我?跟她一樣,成為了「松記糖水店」一員。

爺爺這間糖水店位於寶琳地鐵站對出的一條街道,那裡算是區內人流旺盛的地帶,工作應該會好煩忙。
2018-11-06 05:50:56
店內坐到三十多檯人左右,可能尚未入夜,店舖都頗為冷清,店員大嬸們可以相互聊天,不顧店鋪。

放學後,小松立即將我帶到那裡,正式第一天上班。

自動玻璃門打開,店員大嬸就返回工作模式,以禮貌宜人的語氣叫客人隨便坐下。

「哈佬,三嬸!」小松相熟地打招呼。

「太子女?!」三嬸先是愕然,隨即笑問:「嚟食嘢啊?隨便坐。」

「都話咗唔洗叫我太子女~小松得喇。」

「你對上一次嚟,好似已經係你準備上中五嘅暑假?哈哈哈,讀書讀成點?」

「都係咁啦,不過不失。」小松捉住兩邊書包帶,語帶含蓄地說:「其實呢,今日呢,我係嚟返工嫁。」

「咁突然?」

「係呀,都係今朝先同爺爺傾好,咁我依家‧‧‧‧‧‧係咪要換衫啊?」

「你上年嚟幫過手,嗰件員工衫仲喺到!」三嬸轉身,要去翻找什麼:「我依家去拎俾你,坐住先啊。」
2018-11-06 06:02:50
「好!唔該你。」小松踏前一步,橫視店內情況。

「得三、四個人食緊嘢,比我想像中輕鬆。」我偷偷打開書包拉鏈,偷瞧外面情況。

「到夜晚就好多人架啦。」小松坐在旁邊的椅子。

「搵到啦,不過唔知你有冇二度發育,唔知仲啱唔啱你著。」三嬸把員工服拿出。

「我都想再發育高啲呀哈哈哈。」小松接過衣服,走入員工室:「小葵,喺出面等我。」

「噢,居然帶埋隻貓出嚟‧‧‧‧‧‧」三嬸偷望書包裡頭的我。

我報以「嘶嘶~」的警告向她,她馬上轉移視線,瞧別處去,不作打擾。

轉眼間,小松經已換好松記店員服裝。

淺藍上衣、長黑圍裙,另搭一件小松自己帶來的淺色牛仔褲,盡顯樸素簡約。

「哇,見多次都係咁靚女。」身為女人的三嬸,亦不禁讚美:「好有閨女氣息。」

「我好多嘢講嫁,你同我相處多陣就會覺得煩。」小松笑道。
2018-11-06 06:07:57
「哈哈哈,你返兼職最多對你半日,應該對一世都唔會覺得煩。」三嬸轉移話題:「係呢,你書包嗰隻係咪貓嚟‧‧‧‧‧‧定我眼花?」

「係貓嚟,佢亦都係松記員工之一。」小松立即將我抱出來。

「係唔係真啊?」三嬸半信半疑地笑問。

「佢叫小葵,請多多指教。」小松把我抱到三嬸面前。

「佢可以幫到啲咩?」三嬸笑不停,應該以為小松在說笑。

「小葵,你自己表演吓。」小松把我放到一張桌子上。

一落地,我就懶洋洋地躺坐在上面,望著她倆。
2018-11-06 06:15:17
「佢識‧‧‧‧‧‧」三嬸試圖找出答案:「‧‧‧訓?」

「唔係,佢係識吸引客人!」小松握住雙手,像推薦員:「今朝出門前,我同爺爺講,小葵可以好似貓貓咖啡店嘅貓咁,吸引客源。」

「貓貓咖啡店?」對三嬸來說,應該是很明白的概念。

因為從她師奶式的髮型來看,就知道她不是個緊貼潮流的人。

現在以貓主導的店鋪,才是王道!

報攤、咖啡店、寵物店等等,都有我們的蹤影出現,貓也能夠融入社會,這通通都是今早乘車回校時,小松跟我說的。
2018-11-06 06:16:18
「佢識‧‧‧‧‧‧」三嬸試圖找出答案:「‧‧‧訓?」

「唔係,佢係識吸引客人!」小松握住雙手,像推薦員:「今朝出門前,我同爺爺講,小葵可以好似貓貓咖啡店嘅貓咁,吸引客源。」

「貓貓咖啡店?」對三嬸來說,應該明白這概念。

因為從她師奶式的髮型來看,就知道她不是個緊貼潮流的人。

現在以貓主導的店鋪,才是王道!

報攤、咖啡店、寵物店等等,都有我們的蹤影出現,貓也能夠融入社會,這通通都是今早乘車回校時,小松跟我說的。
2018-11-06 06:22:11
「就係俾啲貓自己喺鋪頭行嚟行去,咁就吸引到更多客人嫁啦~好似招財貓咁。」小松說。

「有咁神奇?啲客人唔會覺得污糟唔入嚟咩?」說畢,三嬸撥撥我散落桌上的貓毛。

「唔會,信我。」小松雙手放後,淺齒一笑。

「都得嘅‧‧‧‧‧‧反正鋪頭係老闆話事,你係老闆孫女,應該唔成問題。」三嬸同意這方案。

「咁我哋開工啦!」小松摺起手袖,勁力滿滿。

「?」我望著小松,不太明白自己定位。

真的單純坐著就可以了!!?

「你咩啊你,有咩想講?」小松把我抱起,放到收銀機旁:「你當自己另一個職務係防止有人偷錢喇。」
2018-11-06 06:26:36
2018-11-06 06:27:39
好吧,我先小睡一會。

反正,不會有人這樣白痴來糖水店打劫。

在我小睡過後,神奇的事發生了‧‧‧‧‧‧

一小時前還冷清清的店舖,轉眼已坐滿接近一半人流。看看天色,頂多只是傍晚,還未入夜。

「嗚啊‧‧‧佢醒啦。」、「巧打耳呀‧‧‧‧‧‧」、「等我影相先!」、「好想摸吓佢。」

店舖接近一半的客人,也是女性。

果然跟小松所說一樣,我似乎真能招惹一點財氣。
2018-11-06 06:33:14
另一邊,三嬸似乎在廚房努力做著糖水,而小松則努力地落單,還有迎接大量女性客人。

「呵欠~」還是有點困倦。

「哇哈哈哈,佢打喊路啊!哎吔,影唔切!」那些少女們,感到十分可惜。

她們喜歡的話,我其實可以瘋狂打呵欠,但這樣子可能會嚇跑她們,還是不了。

突然,有個潦倒的男人,步行進來:「喂‧‧‧‧‧‧」

「係!請問幾位?」小松上前迎問。
2018-11-06 06:38:28
「打劫‧‧‧」他低聲說。

「吓?認真呢?」小松再問。

「認真啊‧‧‧!拎哂收銀機啲錢出嚟。」那潦倒的男子續說。

「講笑渣?坐啦,客人先生。」小松沒好氣地笑笑:「邊有白痴會拎打劫糖水鋪。」

「我‧‧‧我‧‧‧‧‧‧」這傢伙平頭且矮小,做盜賊也沒有氣勢。

「食咩啊?」小松拉住他,坐在近門的位置:「我推薦六寶湯圓,因為凍凍哋食呢,都幾暖身。」
2018-11-06 06:47:46
「我係嚟‧‧‧‧‧‧」他想重申一次進來目的。

「好啦~當你食六寶湯圓嫁啦,要等六分鐘左右,有咩想要可以再叫我。」小松完全沉醉於自己的工作世界中。

而那個疑似來打劫的男人,則愣然地坐著,好像完全不清楚正發生什麼事。

直至小松把湯圓奉上,他茫然地吃下一顆,才眼中炯炯,凝視小松‧‧‧‧‧‧

然後,他又快快地吞下幾顆湯圓,像隻餓了數天的狗,把整碗薑汁也喝下。

吃得滿足的他,坐了一會,趁我們店務繁忙之際,就跑走了。
2018-11-06 06:56:34
三小時過去。

由於禁夜令下,小松不得不脫下圍裙,準備離開了。可是店外大排長龍,似乎要做死三嬸。

「忙到爆呀!忙到爆!!」三嬸在廚房大喊。

「三嬸!我要準備走啦。」小松已換好衣服。

「Ok!一陣會有人嚟接更,再見小松!」三嬸說。

「Bye!」小松把我放到肩膊上,不少客人都依依不捨地看著我離去。

步出店外,小松深深呼吸、嘆氣,彷彿重返現實世界。

「有嘢做時間真係特別快‧‧‧‧‧‧」進入地鐵站前,小松將我放入書包內。

「留啲位俾我抖氣。」我提醒。

「小葵,你今日訓飽訓足啦~」

「你試吓俾幾十對眼望住嚟訓,仲難過要清醒。」
2018-11-06 07:06:27
地鐵站,車軌冒出燈光,一陣強烈風聲傳至,列車快捷地穿過,並慢慢停在月台之前。

「嘟」一聲,車門打開。

小松全身軟累累地,靠在玻璃屏上。

記得初初小松把我帶上地鐵時,我是坐在她膊頭上,那時候不少人都感奇怪地凝望,更差點驚動地鐵職員,幸好她剛好到站了。

「小葵,幫我按摩~」小松合著眼,說。

「唔識。」

「當係麵粉咁揉得架啦。」

於是,我在書包內,伸出兩隻貓手按住她的雙膊。

「哇‧‧‧好冇力啊。」小松不屑。

「我邊識咁多‧‧‧‧‧‧」四處張望的我,無意發現一些東西。
2018-11-06 07:11:53
「喂,小松,睇吓右邊地鐵貼住張海報。」我說。

「咩呀?」小松稍為張眼。

那張海報,上面寫著兩隻字──「走犯」。

而海報,正是張貼住今天來店子的那個潦倒男人,其樣子完全吻合。

「佢咪係‧‧‧」小松也記起。

「今日原本嚟打劫嗰個人。」

「佢係走犯?!」小松盯緊海報。

我望向所犯罪行一欄,並讀出:「擅闖民居偷竊傷人‧‧‧‧‧‧及強姦屋主。」

「原來咁恐怖架‧‧‧‧‧‧」小松有些訝異。
2018-11-06 07:23:00
「佢叫田文軍。」

小松疑惑:「我係咪應該報警?同警察叔叔講佢嚟過。」

「嘟嘟嘟嘟嘟‧‧‧‧‧‧」車門關上,列車高速駛出。

夜晚八時前,小松順利回家,她嘆言一整天都在跟時間搏鬥。

這種生活維持好一陣子,自力更生的小松,比起單純嘴多的她,更為吸引。

時間好快就踏入五月,雖然她房間的日曆永遠只會停在六月份,但掩蓋不到要考試的事實。

唯一的好消息是,大家差不多可以迎接暑假。

今天,小松如常地,在松記糖水店上班。
2018-11-06 07:28:40
單憑她每天黃金三小時的努力,松記糖水店的知名度總算打響了一點,成為區內首間有貓進駐的商鋪。

不少學生、情侶,每天都會慕名而來。

客人們望著我,都總是笑的,也許貓咪就是有一種不可言喻的心靈治癒能力?

但是,今天卻遇到個,眼框濕潤的女生。

「小松,佢係你學校。」那女生,跟小松同校的。

「哇‧‧‧佢叫啦!」、「再喵多次吖!」、「真係好可愛‧‧‧‧‧‧」

我現在哪怕說一句話,都會引來很大回響。

「喔‧‧‧係喎。」小松一邊收拾碗匙,一邊望向剛進來找座位的同校女生。
2018-11-06 07:34:10
「你好!想食啲咩啊同學?」小松一貫開朗地說:「我哋同校我計八折俾你。」

「多謝‧‧‧」她擦擦眼睛,才下單:「要個SUMMER同心太軟‧‧‧。」

「好,係咁多?」

「唔‧‧‧」這同校的女生身材胖矮,站在小松旁邊頓時形成差距。

「我留意到佢好似喊完嚟啊‧‧‧‧‧‧」小松來到收銀機前,輸入帳單。

我回憶著:「我好似見過佢。」是學校門外?

「佢唔係我個級。」小松手指輕快地戳著收銀機,短短日子內已經用到熟能生巧。
2018-11-06 07:39:25
2018-11-06 07:42:34
甜品做好後,小松一一奉過去。

「慢慢食。」小松泛起微笑。

那個女的,很快就把兩款甜品都吃光。她在吃的時候,可以看到她吃得開心,但吃完就會回到失落的情緒。

「幫你收收碟‧‧‧?」小松靠近。

「師姐‧‧‧‧‧‧」那女的,忽然叫小松。

「係‧‧‧?你係中幾?哈哈哈,我冇乜印象記到全校嘅人。」小松傻傻地笑。

「我係低你一級,中四‧‧‧‧‧‧」對方答。
2018-11-06 07:53:04
Live
2018-11-06 07:54:40
「喔‧‧‧‧‧‧考得好嘛?考試。」小松抿嘴,問。

「‧‧‧你可唔可以陪我傾吓計?」對方又問:「其實我一直覺得你好好‧‧‧‧‧‧喺學校係出名嘅「七大女童軍」,份人又好、又冇咩煩惱咁,大家都話你同咩人都做到朋友‧‧‧‧‧‧」

「冇問題啊,我哋女童軍宗旨就係助人助己。」小松淺笑:「你入嚟個陣已經見你眼濕濕啦,做咩唔開心啊你?」

「我成日俾人叫做肥婆肥婆,我真係好憎‧‧‧‧‧‧」她說。

「喔‧‧‧‧‧‧世界點都有呢啲人,笑吓咪算。」小松安慰。

「但我都好憎自己!」

「憎自己肥?」

「係‧‧‧‧‧‧同埋,我鐘意嘅人,已經有對象。」

「咁感情冇得勉強嘅。」小松說得輕鬆,拍拍她的膊。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