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冊實體已出)(穿越、娛圈、政治)回到1998奮進篇(22)

704 回覆
111 Like 2 Dislike
2019-08-01 16:46:34
追咗咁耐,大鳩志幾時先可以同布甸一齊
2019-08-01 20:39:54
d人出翻哂黎
2019-08-01 21:16:08
希望兩個會結婚
2019-08-01 21:27:18
正呀好多文
2019-08-01 22:59:04
true
2019-08-02 00:16:27
希望今日都有咁多文
2019-08-02 00:17:54
有打

但係未必有

依章排位有啲亂

或者遲啲放上紙言執返好佢
2019-08-02 09:46:00
新post留名支持
2019-08-02 12:39:21
新po正皮劉明
2019-08-02 12:49:32
一次過追返咁多文,正
2019-08-03 00:07:45
經歷得最深刻,出深入死就係同布甸
2019-08-03 00:42:55
往日元朗韓家村的三結義酒家總是門庭若市,慕名前來的賓客絡繹不絕,不少遊人進元朗都會來這酒家一嚐地道的農家菜,可是今天酒家的大門掛上休業的牌子只做一圍枱的客人生意,能夠包下這間酒家的就是鄉紳韓軍。

韓軍包下這酒家宴客,席間除了阮本初、湯仲謀等這些老顧客外,還有些新面孔。

韓軍介紹道:「幹爺、商爺,依位係元朗警區指揮官阮本初、而依位係花生幫現任坐館湯仲謀。」

湯仲謀滿臉堆歡,舉起酒杯道:「嚟,幹爺、商爺,我敬你地一杯。」

官幹一飲而盡,讚道:「嗯!路易十四,好東西啊。」

湯伯符笑道:「幹爺鍾意,我即刻叫人送兩箱去你府上。」

官幹呵呵一笑道:「湯先生,你真係客氣。」

官商道:「韓大狀,今天咱們來,除了交朋友外,還有生意要談談。」

韓軍立時以普通話回應:「是的,正經事要緊,我知道官爺的華山集團打算進軍香港地產界,元朗就是商爺大展拳腳的好地方,這裡的黑白兩道都是我們說了算。」

官商與官幹聞言互相對視了一眼,初時他們還擔心韓軍的實力不太可靠,現在看來這三人聯合起來的實力比起二蔣有過之而無不及。

韓軍續道:「幹爺、商爺,仲謀和本初會協助我們收地、套丁,可是如果要發展你們的雄圖大計,這方面涉及到改變土地用途的問題,恐怕不是那麼容易解決。」
2019-08-03 00:43:21
官幹拍著湯伯符的背,笑道:「好啊!好啊!蔣天誅食古不化,湯先生你年青有為,我覺得湯先生可以取代蔣天誅成為大龍頭啊!」

官幹出言聲援,湯伯符彷彿看到自己在不久將來便可以成為繼蔣天誅之後的香港教父。

官幹高舉酒杯道:「各位,乾杯。我地三兄弟好,亦即係代表大家都好。」

觥籌交錯,酒家內的眾人樂也融融。
2019-08-03 00:55:32
湯伯符定湯仲謀
係咪打錯??? 湯仲謀唔係仲未放監咩
2019-08-03 01:07:49
湯伯符

打錯咗
2019-08-03 01:13:25
我都睇到一頭霧水
2019-08-03 03:21:54
我都係,哈哈
2019-08-03 08:00:51
係囉 睇到半路心諗湯仲謀咁快出翻黎既
2019-08-03 09:06:18
有文 推
2019-08-03 12:11:20
放心

過兩日執完放上紙言

大家可以睇返
2019-08-03 12:30:05
頭先仲以為湯仲謀提早放監添
2019-08-03 23:29:34
2019-08-04 22:56:42
Same , 嚇親
2019-08-05 01:19:52
元朗的安寧路、福德街、同樂街、谷亭街、東堤街附近林立不少酒吧、架步,長期吸引不少色途老馬前來尋幽探秘,這裡各個黃賭毒的單位需要每月定期上繳部分收益給阮本初。當然阮本初不會派遣屬下明目張膽去收規,而是透過湯伯符的花生幫作為中間人去收取,如果遇到有不從者,阮本初立時會聯絡傳媒高調帶隊去拉人封鋪,在鎂光燈前,表示與黃賭毒勢不兩立的決心。

警黑共治在這裡幾乎是公開的秘密,阮、韓、湯三家有不少子弟加入警隊,都被阮本初巧妙安排調回附近環頭,有些外來警員來到這區怯於阮本初的勢力,就算不選擇同流合污,亦會對他們的行為視而不見。

阮顯甫與一眾同袍在東堤街的卡拉OK上尋歡作樂,從身上佩帶的警槍顯示他們正在執勤,他們左擁右抱,雙手不斷在年輕的北方佳麗身上摸索,好像要從她們身上搜尋到什麼犯罪證據似的。

一名光頭探員一邊搓著陪酒女郎的奶子,一邊道:「可以調嚟同阮SIR一組,真係我嘅福氣,舒舒服服咁樣破案。」

一名腆著肚子的便衣探員道:「係啊!阮SIR有個做指揮官嘅老豆,我地做野真係順利好多架!」

一名蛇眉鼠目的探員諂媚道:「就算有大SIR照,都要阮SIR有真材實料,先可以咁快破到案。」

阮顯甫正色道:「各位手足,我地平時要多啲周圍去打好警民關係,先可以警民合作去撲滅罪惡,我地依家係做緊野架!邊個話一定要行到身水身汗去套料先可以破案架,打好警民關係,我地涼住冷氣,飲住酒都可以破案啦!」

「阮SIR有道理啊!」光頭探員拍打著陪酒女郎的奶子兩下,戲謔道:「妳幾多歲啊?攞身份證出嚟睇下?吓!十八歲對波就咁大?我依家懷疑妳藏有攻擊性武器,我警告妳好快啲棄械投降喇!」

大肚子探員把頭埋向身邊的陪酒女郎胸前,道:「妳個暴徒用對波嚟襲擊阿SIR,靜間就帶妳返去錄份詳細口供,隨時可以扣留你四十八個鐘。」

蛇眉鼠目的探員道:「喂!你地兩個,做緊野架!正經啲啦!」

此時,阮顯甫打量了手機一下,道:「啱啱湯伯符啲靚畀咗個短訊我,搵咗兩個道友頂咗兩單老爆,依家我地可以直落去HAPPY下。」

阮顯甫等人帶著陪酒女郎離去,一名侍應上前阻撓道:「先生,你地仲未埋單架!」

光頭探員掌摑了侍應一下,道:「你盲架?阮SIR你都唔識?」

卡拉OK的經理上前連忙陪不是,道:「唔好意思啊!咁多位阿SIR,佢新嚟架!」

大肚子探員道:「醒啲啦!拾下拾下,抵你成世做龜公啊!」

阮顯甫等人從卡啦OK出來,三名急色的警員匆匆拉著挑好的陪酒女郎離去,阮顯甫所選的陪酒女郎因為遺留了東西在卡啦OK,要回去取回,阮顯甫只好在卡啦OK門前等待。

阮顯甫感到一陣尿意,便走到小巷解決。

東堤街的街角停著一輛電單車,車上一名身型高大的男子打量著手機,手機屏幕彈出了一個訊息:「阮顯甫走咗入窄巷。」

高大男子立時從電單車跳下,走進了窄巷,此時阮顯甫正脫下了褲子撒尿,沒有察覺到高大男子站在他身後,高大男子二話不說以一記手刀擊在阮顯甫頸後,阮顯甫立時暈死過去。

高大男子手腳利落拔下阮顯甫的手槍,便走回街角,騎上電單車揚長而去。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