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冊實體已出)(穿越、娛圈、政治)回到1998奮進篇(22)

705 回覆
111 Like 2 Dislike
2019-09-14 15:22:39
中秋節快樂
2019-09-14 15:51:38
成班老兵
2019-09-14 15:51:50
2019-09-14 15:52:35
過氣喇
最多都係落街耍八段錦
2019-09-14 15:52:46
點解咁問
2019-09-15 00:18:17
最鋒利嘅刀都會有生銹嘅一日
2019-09-16 18:43:01
2019-09-16 20:32:30
2019-09-16 20:51:55
今晚有無文?
2019-09-16 20:53:43
努力中
2019-09-16 21:01:17
加油
2019-09-17 00:51:05
等睇文
2019-09-17 01:27:15
遊行的路程過了一半,我發現沿途有不少圍村人在旁觀察我們,他們一臉繃緊,眼神都是極不友善。

對方一副來者不善的樣子,我方的人一般都較為溫文,與對方的視線相觸,立時把目光移向別處。

一些穿白衣的圍村人更揮舞手上的竹枝,罵道:「你地班打壞,有書唔讀,目無王法,唔好入嚟元朗搞搞震,快啲躝。」

布正麗反唇相譏,道:「就係有啲學生連書都無得讀,我地先入嚟聲援佢地,要求唔好拆佢地間學校。」

呂靜宜幫腔道:「我地有不反對通知書,係警方批嘅,有權喺到遊行表達我地嘅訴求,唔需要你地批准。」

一名頭頂半禿的圍村人立時以手上竹枝指向布正麗,道:「妳兩個死靚妹講咩啊?,再嘈信唔信我過嚟打鑊妳啦?」

布正麗以拇指指向自己:「家陣你恐嚇啊?你手上嗰枝咩嚟架?想點啊?依到有記者影住架!邊個無王法啊?」

該名半禿的圍村人在道理上辯不過布正麗與呂靜宜兩人,為了挽回面子只懂不斷的說著毫無意義的粗口髒話。

呂靜宜與布正麗互相對望了一眼,聳了聳肩,對對方的侮辱言論來過充耳不聞。

楊鳳瑤吐了吐舌頭,道:「嘩!妳地兩個真係大膽啊!夠膽駁嗰啲圍村佬嘴!佢地兇神惡煞,唔係人咁品架!」

布正麗道:「我地成千人喺到,怕佢有牙啊?今日我地嚟示威,唔係嚟示弱。」

呂靜宜點頭贊同道:「我地都只係講道理,喺嗰個阿叔講粗口之嘛!我先唔同佢一般見識。」

管佳莉插言道:「布甸就一向勇武,但係估唔到靜宜妳都咁大膽,妳以前都唔係咁嘅!以前嘅妳如果遇到頭先咁嘅情況,一定唔會出聲。」

呂靜宜笑道:「或者我去英國兩年,見多咗唔同嘅野,個人都大膽咗。」

在旁監視的圍村人,其中兩名染了金髮、雙耳都戴上耳環的青年,不約而同都把焦點放在布正麗四女身上,較年長的是王炳,他的父親是花生幫兩朝元老王公覆;較年幼的是史子義之子史享。兩人都是飽食終日的無業遊民,靠著父蔭、靠著原居民的福利過日子。

王炳的視線不斷在四女身上遊移,史享嘲道:「喂!炳哥睇到眼都唔眨,係咪緊火啊?係嘅話就去『集中營』到搵條女執返劑先。」

王炳笑道:「眼前依啲高質好多,你睇下青春少艾,白白淨淨、健健康康,猶其是頭先駁嘴嗰兩個,唔單止有相頭、身材仲好好添。」

史享笑道:「你之前都有揸架麵包車出去,搵到啲落單嘅學生妹就捉上車玩,係咪又想試下?」

「唔好提喇!上次單野,畀我老豆屌到仆街,不過好彩警署多兄弟先可以搞得掂單野。」王炳倏地淫笑,道:「不過如果係捉依四條女嘅話,再畀我老豆屌多鑊,甚至打我一餐,我都願啊!」

史享道:「依家連鄉郊會都係我地自己人,以後我地打橫行都唔驚啦!」

王炳手指向遊行的人群裡,道:「享少,你明戀嗰個萬黛妹妹,今日都有嚟到遊行喎!」

史享循王炳所指方向看去,果然瞧見萬黛身在遊行的人群當中,他大喜道:「去同我未來老婆仔陪養下感情先。」

史享話畢立時聯同兩名跟班向人群走去。
2019-09-17 01:29:51
純粹估
見到民主派
又有金主
同時成哥有一定知名度 同人力
2019-09-17 15:20:03
2019-09-18 10:27:26
2019-09-19 00:27:24
推!
2019-09-19 13:37:00
2019-09-19 14:10:04
2019-09-19 16:53:16
2019-09-19 17:35:45
寫緊G鋒?
2019-09-19 18:01:31
邊到寫g鋒
2019-09-20 01:44:09
Chapter 19 黑夜(上)

在遊行隊伍裡,阿興碰到了萬黛,向對方介紹榮仔,道:「萬黛,依位係我好兄弟榮仔啊!佢啱啱喺台灣返嚟放暑假。」

萬黛眼泛淚光,道:「你…就係榮仔啊?」

榮仔感到有點奇怪,點了點頭,道:「我係…啊!仲咩啊?」

驀地,萬黛輕擁著榮仔,在旁的阿興看呆了眼,榮仔亦訝異道:「等陣啊!咩事啊?」

萬黛拭著去眼角的淚水,道:「我聽過…你嘅故事,覺得你…好慘啊!榮仔,你要加油、堅強啊!千祈唔好做傻事啊!」

榮仔嘴角噙著一絲微笑,道:「我緊係唔會做傻事啦!我有好多野要做架!」

阿興看見萬黛突然擁著榮仔,不禁生出一點醋意。

這時有三名白衣人走近遊行隊伍,居中的一名年約十六、七歲的金髮青年,道:「萬黛妹妹,今日咁猛太陽,唔好同啲攪屎棍遊行啦!我地去B仔食涼粉啦!」

萬黛瞧見來者就是經常纏著自己的史享,皺起了眉頭不悅道:「我唔去啊!你自己食啦。」

史享道:「萬黛妹妹,我咁有誠意邀請妳!如果妳喺咁多人面前請我食檸檬,我以後好難見人嗰喎!」

萬黛滿不在乎道:「依啲係你嘅問題,關我咩事啊?」

史享身旁的其中一名臭飛指罵道:「靚妹,妳以為自己鑲金啊?享少,請妳去食涼粉,畀足面妳啦!仲喺到吊高嚟賣?叫享少食自己?」

一直旁觀的阿興,瞧見萬黛被三名臭飛苦纏,插言道:「喂!牛屎飛,人地唔好意思話你地成身牛屎味,唔同你地去,好心就有啲自知之名啦!」

史享瞧向阿興,打量著比自己矮半個頭的阿興,罵道:「仆你個臭街喔!毛都未生齊就學人做搭嘴?快啲返屋企飲媽媽奶啦!再嘈,嘴都掌甩你。」

另一名臭飛罵道:「死靚仔,你邊撚到架?入嚟元朗搞事,買棺材唔知埞。」

阿興很自信地用手指向自己,報上自己的寶號,道:「我係現役自強會第二高手,奔雷虎——成家興。」

史享見阿興比自己年輕數年,又不忿遭到搶白,於是一巴掌向阿興搧去,道:「依到無人識你啊!奔雷虎吖嗱!」

可是史享低估了阿興的能耐,阿興能夠戰勝比自己年長的散打選手,史享的掌摑看在阿興眼內,實在是小菜一碟,一把便捏住史享的手腕。

史享並沒有想到阿興的反應那麼快,自己的攻擊落空,還被對方扣住手腕,他使力想從阿興手上掙脫,可是他想不到比自己年輕兩三年的阿興力氣會這樣大,自己使盡力亦難以甩開,於是他一拳打向阿興。

阿興低頭旋身,避開對方的攻擊,還順勢把史享的手腕扭了一下,史享吃痛發出了一聲尖叫。

兩名臭飛見狀立時搶前,其中一名臭飛一拳打向阿興,阿興以另一隻手把對方的拳頭架開;另一名臭飛一腳踹來,阿興後退一步,手腕受制的史享身不由己的踏前一步,替阿興擋了臭飛的一腳,跌在地上。

阿興翹起雙手俯視倒在地上的史享,史享狼狽地從地上爬起,打算與兩名臭飛一同撲向阿興,榮仔手握皮帶踏前一步,與阿興並肩作戰。

這時,我與其他人亦發現阿興那處發生騷動,立時走到阿興身邊,史享吹了一下口哨,道:「村民,敵人踩上門喇!快啲出嚟保鄉衛族喇!」

數十名握住竹枝的圍村人聞聲,立時聚集在史享身後,氣氛一下子變得劍拔弩張。
2019-09-20 01:45:19
未必會
或者搵其他兄弟做
2019-09-20 08:34:07
勇武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