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勵志)我入娛樂圈不是當茄喱啡,而是做偶像的。

1001 回覆
152 Like 8 Dislike
2019-03-26 22:24:52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Chapter 1 dream music

我叫成皇志,在不久前的會考取得了5A1B的成績,可是因為一個人的緣故,我不得不將我的人生計劃作出修正,放棄了繼續升學的機會。

那個讓我改變人生的人是一名黑幫小頭目,他名叫湯仲謀,他不是我的好朋友,而是恨不得將我殺死的仇人,而他亦有很合理置我死地的理由,因為我讓他在未來四年都要蹲在監倉。

而讓我和湯仲謀成為不是他死便是我亡的仇敵,主要是因為一個女生,她叫布正麗,是我那間中學的校花,她之前與湯仲謀有一段情。

為了讓我可以在四年後平安無恙,我只能夠努力去提升自己的社會地位,為此我選擇加入樂壇,引薦我加入樂壇就是著名作詞人植爺。

植爺引薦我的原因是欣賞我的才氣,在1998年的聖誕歌唱比賽,以明年今日一曲獲得冠軍,而植爺就是台下的評審之一。

說到這裡大家一定滿頭問號,明年今日明明就是伊申清2002年的作品,怎可能出現在1998年?

因為……我是一名穿越者,是從2016年回到1998的穿越者。

前塵往事可詳閱今年我33歲回到了1998年,現在故事的時間線由2000年9月1日開始。
2019-03-26 22:27:54
九月一日是新學期的第一天,原本按照我的二次人生計劃,我應該和陳依官、管佳莉一同升讀中六的,可是因為湯仲謀的緣故,打亂了我的人生計劃,斷然走上一條截然不同、我從未想過的道路。

之前拜託植爺為我引薦,等候了三個星期,終於在昨天收到植爺的通知,有一間名為dream music的唱片公司對我有興趣。

dream music?我沒有聽過這間唱片公司,想起宛琳珊之前被一間背後由數字幫經營,名叫聲色雅娛樂公司所欺騙的遭遇,我不禁有點擔憂這公司的背景。可是這公司是植爺介紹的,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對方與我相約明天在尖沙咀一間咖啡廳見面。

那名與我接洽的人名叫KYLE,KYLE是一名年約四十歲的男人,身型高高瘦瘦,穿著一套粉紅色西裝,臉上塗了一層薄粉,而且身上還散發一陣很濃烈的玫瑰花香水氣味。

KYLE與我握手時,撫了我的手背一下,笑道:「你就係植爺提起嗰個成皇志VICTOR喇?」

「係啊!你好啊!KYLE。」

我心想:「娛樂圈啲人無論喺打扮同待人接物嘅態度,真係與眾不同。」

KYLE問道:「係呢?成皇志,你之前有無做過啲相關嘅工作,好似MODEL或者幕前嘅演出咁啊?」

我搖頭苦笑,KYLE續道:「唔緊要,植爺推介得你,就代表你好有潛質食依行飯啦!」

對於這個問題我不知如何應對,於是我話題一轉,問道:「係呢!我想問下你地公司dream music嘅野。」

KYLE簡略說了dream music的背景,dream music是隸屬掌天下娛樂集團的子公司,兩個月前才剛剛成立,他是這公司的負責人,對下只有一名員工,如果我簽約的話,就是dream music的第一名歌手。
2019-03-26 22:29:33
KYLE還說dream music的辦公室還在裝潢中,所以要在這裡與我見面。

原來是一間剛成立的唱片公司,難怪我未曾聽過這名字。不,我從2016年回來,一直也未曾聽過這間唱片公司。

KYLE察覺到我現出猶豫的神色,他說自己在這行業工作了廿多年,曾經與四大天王共事,又與電視圈、電台的高層很有交情,一定為我爭取到很多工作機會。

KYLE握著我的手,誠懇地道:「成皇志,雖然dream music唔係咩大公司,但係我相信假以時日,dream music一定會有一番作為,你同我地簽約,成為dream music一份子,我地共同努力、一齊成長,將來你就會係dream music嘅一哥。」

我對成為dream music的「一哥」有所顧慮,拖延道:「我未夠十八歲,簽約咁大件事要同屋企人商量下先,可唔可以畀啲時間我啊?」

「嗯,依層我都明白嘅,但係依家都九月,樂壇各大頒獎禮都就快舉行,其實時間都好趕,你盡快俾個答覆我吖!」

回到家中,我與植爺通了一個電話,拜託他為我再留意一下其他唱片公司。

我希望可以加入邦利音、星航、DNG這些大公司,這些公司聲望高、資源豐富,儘管公司內的藝人競爭激烈,但是應該不乏曝光機會,充當那些大明星的綠葉,總勝過當不知名公司的一哥吧?
2019-03-26 22:30:24
春巴miss u so much
2019-03-26 22:31:48
可是等待了一星期,亦沒有其他唱片公司對我表示興趣,植爺說四大頒獎禮臨近,各大唱片公司忙於力谷旗下歌手,招募新人的計劃最快要到明年年頭才開始。

每次遇到困擾的問題時,我總會去跑步,出一身汗,讓鬱悶的心情好一點;每次我跑到累了,都會在那個公園歇腳;而每次在那個公園我都會碰上布正麗,她會聽我訴苦,可是她已經和榮仔到了台灣。

數天前,我收到她的電話,她說宛琳珊的公公為榮仔找了一間很好的學校,而她亦找到一份很不錯的工作,要我不用擔心。

我喝著水,雙眼一直瞅著公園的門口,我不明白自己在期待什麼,明知她並不可能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搖了搖頭苦笑,然後便離開了公園回家。

這晚我細細思量現在的情況:湯仲謀會在四年後,甚至更早的時候釋放出來,我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擔擱。我怕最壞的情況是我放棄成為dream music的一哥之後,明年也沒有其他唱片公司簽我,到時dream music已經有了其他人選,就算我求他,他也不會鳥我,看來唯今之計只有加盟這間成立不久的細公司了。
2019-03-26 22:33:27
與dream music簽約後,成為他們的旗下藝人,我的第一項工作,就是與他們一起執拾剛剛裝潢的辦公室。

今天dream music公司全體員工都回到辦公室,打掃一片狼藉的辦公室。說是全體員工,不過是KYLE、我和一名叫阿葆的女生,阿葆年約二十,身高比我矮半個頭,以女生來說,並不算矮,她的打扮中性,第一眼瞧見她時,我並不能確定她的性別。

KYLE可能亦感覺到我的不滿,他邊收拾雜物邊道:「無辦法啦!依家公司得三個人,大家拍硬擋啦!最多靜間我請食飯。」

我見連阿葆這個女生也幹得滿臉是汗,一時間不好意思發作,只是嘀咕道:「我好似瀨咗佢野喎!」

由朝早忙碌到晚上,總算收拾妥當,KYLE拍了拍手,志得意滿地點頭,道:「細就細咗啲,但係總算似返間OFFICE,我目標四年內由依到搬去灣仔。」

軟癱在椅子上的我聞言不禁有點擔心,心想:「四年後,湯仲謀都出返嚟啦!如果到時我仲未闖出咩名堂,就咩都唔駛講。」

我問道:「KYLE,我想問下幾時有JOB畀我。」

KYLE道:「阿志,我正想同你講,後日朝早去電視城,我為你安排咗工作。」
2019-03-26 22:34:02
春巴miss u so much

HI 都唔係好耐啫
2019-03-26 22:36:49
以前有追你故但之後停咗
想問上個重生故完咗未?
等得閒追返
2019-03-26 22:37:02
我初時對KYLE給我安排的工作還真有點期待,與他們去到電視城,我滿腹疑問,道:「KYLE,究竟今日嚟係錄影咩節目啫?我未有派台歌,應該唔係『勁曲金歌』喔!唔通係錄影獎門人依啲綜藝節目?」

KYLE搖頭道:「唔係,大台嚟緊開拍金庸嘅倚天屠龍記,我同套劇嘅導演好熟,幫你爭取到一個角色。」

倚天屠龍記?我想應該是程志美與細細粒主演那一套倚天吧!儘管我當初只是想進軍樂壇,可是植爺亦說香港沒有樂壇,只有娛樂圈,為了上位,我亦不計較這麼多了。

KYLE走向一名男人揮手道:「阿陳!」

我見他們交頭接耳,阿陳打量了我一眼點了點頭。

我心想:「我要演的是什麼角色呢?第一男主角張無忌,已經落實由程志美來演,張翠山與張三豐,與我的年紀也未免相差太遠了,難道是少年張無忌?」

正當我暗自臆測的時候,KYLE走過來道:「行喇!阿志,要埋位開鏡喇!」

我詫異道:「咁快?唔係有劇本畀我,返去預備下咩?係咪要對幾次戲先啊?」

KYLE道:「唔駛架?你跟工作人員指示就得架喇!我有其他野做,轉頭再講。」

KYLE話畢便走了,我跟著阿陳,道:「陳導,我之前無演出經驗,第一次就拍倚天依啲大製作,有啲緊張。」

阿陳聞言有點愕然打量了我一眼,道:「你…叫我咩話?唔駛擔心,好簡單咋!」

我再問道:「點企位?點講對白?啲肢體語言應該點做啊?我第一次架咋!咩都唔係好識。」

「依啲唔駛太在意,執生就得架喇!」

阿陳說得越輕描淡寫,我便越緊張,他們會不會高估我的能力?我只是第一次參演。

我追問道:「陳導,我嘅劇本呢?我擔演咩角色啊?」

阿陳不耐煩瞪了我一眼,從一旁的服裝阿姨拿過了一套戲服塞向我,指向一邊道:「唔駛劇本架!你換好套衫,企埋一邊等埋位啦!」

我捧著戲服,循阿陳的手指瞧去,看到一群穿上武林中人戲服的臨時演員在一旁休息。
2019-03-26 22:38:28
以前有追你故但之後停咗
想問上個重生故完咗未?
等得閒追返

依家係第二部曲

第一部最尾交代主角會入樂壇,依家入樂壇
2019-03-26 22:42:11
這時看見一名光頭的男人神氣地站在攝影器材前,他喊道:「阿陳,英雄姐把倚天劍呢?係咪所有野都搞掂晒喇?」

阿陳恭恭敬敬道:「導演,搞掂晒架喇!隨時可以開機!」

光頭導演很有格調地打了兩下響指道:「全世界埋位stand by!」

之前我實在過慮了,這一場戲我扮演一名沒有名字、沒有角色背景、沒有對白的明教教眾,當扮演滅絕師太的英雄姐用倚天劍衝過來亂打亂砍時,我只需乖乖倒在地上,去襯托滅絕師太的威風便可以了,完全沒有演技可言。

這場戲過後,下一場便是六大派圍攻光明頂的重頭戲,工作人員把人造血漿塗在我臉上,這場戲我飾演的是一條更加沒有演技含量可言的「鹹魚」。

充當了一天跑龍套,拿取了七百元的工資,我到洗手間清洗臉上的血污,其他臨時演員心花怒放,聊著剛才的拍攝經歷。
2019-03-26 22:43:57
一名胖子脫下頭套,道:「嘩!今日啲錢幾好執啊!扮死屍,瞓喺地下就有錢收,頭先我瞓著咗,導演話停機,我先醒咋!」

一名老者把眼罩卸下,不滿道:「牛油仔!你有無大志架?我地做臨時演員嘅目的唔係咁,係為咗演出機會。」

一名青年洗著手,喜道:「無錯啊!我好開心啊!頭先嗰場決戰光明頂,我終於有一句對白喇!」

胖子反唇相譏,道:「得一句對白咁開心做咩啫?唔講仲以為你做咗主角添!」

老者幫腔道:「牛油仔,咁你又錯喇!當年陞爺、震宇、韋仔邊個唔係由臨時演員做起架!依家名仔有對白講,係一個好好嘅開始嚟。」

牛油仔不忿道:「包叔,你仲早出道過佢地,依家人地個個係天皇巨星,你仲係做緊茄喱啡咋!咁你又幾有大志啊?」

牛油仔的說話傷害了包叔,包叔臉上的表情很複雜。

阿名怒道:「喂!牛油仔,你有無搞錯啊?咁同包叔講野嘅?」

此時,有人走進洗手間,喊道:「喂!細細粒同阿蛇喺出面啊!你地仲唔出嚟集郵!」

其他人聞言立時一窩風走了出去,洗手間只剩下我自己一人,我瞧向鏡中的自己,我看見抓著七百元的自己一臉迷茫,這是我加入樂壇的目的嗎?

剛才的包叔,我小時候已經在公仔箱看到他的身影,他在這圈打拚了半輩子,可是我還是記不下他的名字,我知道自己不會複製他的人生,如果四年後我還是停滯不前的話,我很有可能會死的。

湯仲謀充滿仇恨的眼神和歹毒的說話已經烙印在我的腦海裡,我太清楚他的本性,他從監獄出來,一定會向我報仇的,如果我要保護自己和身邊人,只能夠向上爬。

離開電視城前,我又很不爭氣與那些臨時演員一樣,纏著阿蛇與細細粒拍照,那也怪不得我,這時的細細粒處於全盛時期,很有星味、非常吸引;而出道不久的阿蛇又很true很pure。
2019-03-26 22:46:07
2019-03-26 22:52:48
續集出現了!?
2019-03-26 22:56:35
續集出現了!?



有萬幾字存貨

開始住先

唔知點解摺埋慢慢寫
反而寫得慢
每日寫啲貼上來
同大家吹下水
可能多啲靈感
2019-03-26 23:01:07
以前有追你故但之後停咗
想問上個重生故完咗未?
等得閒追返

依家係第二部曲

第一部最尾交代主角會入樂壇,依家入樂壇

又估唔到會入樂壇
雖然有校內表演過
2019-03-26 23:02:19
以前有追你故但之後停咗
想問上個重生故完咗未?
等得閒追返

依家係第二部曲

第一部最尾交代主角會入樂壇,依家入樂壇

又估唔到會入樂壇
雖然有校內表演過

爸打第一部未睇晒
最尾都講咗動機原因
2019-03-26 23:06:26
新post留名

評已正,支持
2019-03-26 23:07:15
新post留名

評已正,支持

多謝
2019-03-26 23:18:40
KYLE與阿葆在電視城的門口等我,KYLE一瞧見我,滿臉堆歡道:「喂!阿志,今日點啊!好唔好玩啊?」

我苦笑道:「都…幾新鮮吖!頭先仲同阿蛇、細細粒影相添。」

KYLE道:「係呢?阿志,今日嗰七百蚊呢?」

我掏出了七百元,道:「喺到啊!咩事啊!」

KYLE一把從我手上搶過七百元,再把二百元塞回給我,道:「嗱!阿志,依二百蚊你袋好佢啊!我喺依行見過好多人,有啲未紅先驕,當正自己大明星咁,餐餐大魚大肉,淨唔到錢,你千祈唔好學佢地啊!」

我呆呆瞪著KYLE,他「嬌嗔」道:「你仲乜咁望住我啫!我係你經理人,我按照contract上面抽水,計多咗畀你架喇!」

的確我所簽的合約上面有寫明dream music會按比例抽取工作上的佣金,KYLE並沒有多收我。

KYLE道:「阿志,今日早啲返去休息,聽朝八點嚟返依到,我幫你爭取到一個好有發揮嘅角色,今次有對白架!」

KYLE要我與阿葆先離去,他要應酬電視台的高層。
2019-03-26 23:18:54
在巴士上,我與阿葆閒聊。

阿葆細說自己的經歷,道:「我喺依行打滾咗兩年,當初為咗追星入依行做野,之前做過一位明星仔嘅保母,邊位就唔好講啦!之後喺一間經理人公司到做,識咗KYLE,其實佢份人算係咁,之前我識嗰啲仲衰,係邊個就唔好講啦!不過KYLE有一樣唔好,就係佢成日自我吹噓,一時話同邊個電台高層老死,一時又話邊個導演受過佢恩惠,唔知係咪做依行嘅人都係咁講野呢?」

我聞言不禁苦笑,心想:「之前KYLE所說認識的電視城高層阿陳,實際上不過是一位助理編導。」

阿葆安慰道:「其實KYLE都好努力去為dream music同你奮鬥架!你畀啲時間佢啦!佢同我講好難得先有老闆科水佢開公司,佢一定會好好珍惜依個機會架!」

我苦笑道:「我相信佢好努力,但係依家嘅工作同我當初嘅諗法好唔同,我以為會集中係音樂嗰方面,但係點知係做茄喱啡。」

阿葆道:「阿志,其實做邊一行都要時間去浸,你問心如果依家畀你做張無忌,你又有無能力做到吖?」

我苦笑道:「咁你又講得啱嘅!我只係一張白紙,咩都唔識。」

我想到阿葆與KYLE熟絡,她隨時可能是KYLE派來探我口風的,還是不要在這方面向她抱怨什麼較好。

阿葆見我默然不言,再次安慰我道:「dream music得你一位藝人,靠你一個搵錢養起成間公司,我地一定想你好嘅。」
2019-03-26 23:31:16
皮已正
2019-03-26 23:42:44
2019-03-27 01:16:22
2019-03-27 01:39:27
正評 Lm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