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二版

1001 回覆
69 Like 8 Dislike
2019-02-25 17:30:51
11.5

對不起。
。。。。。。。。。。。。。。。。。。

丁格戴着太陽眼鏡,躺在長椅上享受愛琴海的涼風與濕度。

一陣敲門聲打亂了唱片機優美的樂章---

「丁格先生,‘夢境房09’時間到了。」服務生說。

丁格查看時間,然後看看縮在角落的尼菲特…

「再買一小時…」他再拋出一包金幣,服務生點算後離去。



純白色的小屋頂再次剩下尼菲特跟丁格。

「要喝點甚麼嗎?」丁格問。

尼菲特並沒有回應。

「尼菲特…你已經沉默一小時。要是再提不起勁,不如登出吧。」丁格
說。

登出,多麼委婉的修辭,尼菲特當然明白--丁格叫她放棄。

「你叫我到‘夢境’見面…為何?」尼菲特張開枯乾的嘴巴,問。

「沒事。」丁格只盯着天空,不瞧尼菲特一眼,彷彿跟空氣說話。

「我又令人失望了嗎……」尼菲特怨道。

她的怨念像蒼蠅一樣煩,開始纏着丁格,污染他的夢境。

「可能你的屍體未被回收,所以他們才不復活你。」丁格終於忍不住,
出手驅散尼菲特的霉氣。

「也許他們覺得索菲亞比我更適合……

你覺得呢?丁格先生,你閱人無數,告訴我…我適合當一個會長嗎?」
尼菲特虛弱地抬頭,彷如等待劊子手落刀的死囚。

「你是少數讓我後悔的人…我不該帶你進來。」丁格呷一口果酒,把剩
下的酒潑到崖下去。

「走吧,這裡不歡迎你。」丁格憑空打開一道門,趕走尼菲特。

門後就是永眼館冷冰冰的走廊。

那裡沒有人,沒有陽光,幽幽暗暗。

尼菲特默默站起來,拍走神道服上的灰塵,平靜地走向隨意門。

「打攪了…丁格先生。」尼菲特臨跨出門時特意回頭,禮貌地向丁格鞠
躬,然後恍恍惚惚地離開。

丁格盯着地面…心中一股莫明奇妙的騷動漫延起來。

他知道關上門,遊戲從此少一個玩家,而眼前少女卻多了一個遺憾。

是荷爾蒙影響嗎?心軟了。

「尼菲特,想知道我叫你的原因嗎?」丁格隔門大叫。

尼菲特停步…

「不想了……」她繼續走,馬上消失在白霧之中。

「想知道你公會成員如何評價你嗎?」丁格換上溫柔的語氣問。

尼菲特一愣,慢慢回頭……

。。。。。。。。。。。。。。。。。。。



再次回到愛琴海小屋。

尼菲特正襟危坐於小桌前,垂聽自己的罪名。

「我們交換問題,你先。」丁格說。

「我公會成員…說了甚麼?」尼菲特支吾問。

「想復活,武士騙人。」丁格說。

尼菲特並沒有反駁,默默承受。

「換我問,你做錯了甚麼?」丁格厲起眼神,似乎想套出甚麼情報。

「我錯信一個人…斷送公會成員一整年的心血。」尼菲特說。

「誰?」丁格追問。

「你不懂…她是歐洲組的人…公會以食師為主,輔以翼騎兵,名字是-
--」尼菲特婉婉說著---


「西玫瑰教庭。」丁格完成了尼菲特的句子。

「你怎知道?!」尼菲特驚問。

丁格嘆一口氣,搖頭苦笑,給尼菲特倒了一杯酒,然後向她舉杯飲勝。
「告訴我,你怎知道?我公會的人告訴你嗎?」尼菲特放下紅酒,急
問。

「你知道歐洲玩家在打仗吧。你有懷疑她如何穿過德國玩家的防線,從
歐洲跑到亞洲嗎?」丁格問。

尼菲特像被吹風歪的狗尾草一樣搖頭。

丁格搖一搖紅酒,再乾一杯,細味嘴巴裡苦澀的味道。

「當日,盟軍攻擊‘黑蘿莉’的‘南方集團’,西玫瑰教庭乃盟軍一員。

我們選擇德國玩家睡覺,線上人數最少的時間進攻。

一開始我們摸黑前進,未被發現,安全到岸。

但我們剛踩上德國沙灘的第一步…數十盞探射燈同時亮起,我們像田雞
一樣被照得赤裸無遺,下一秒槍聲四聲………哈。」丁格以一聲苦笑及
一口紅酒總結盟軍搶攤的血腥結局。

「你們…有多少?」尼菲特吃驚問。

「數千吧…忘記了。我們本來擋得住德軍的火力,只要翼騎兵衝上山
頂,拖住工程師的炮台三分鐘。但翼騎兵,即是‘西玫瑰教庭’的人消失
了…我們在沙灘上挨打十多分鐘。有人嘗試突圍,剛離開防護盾便被轟
成蜂巢。最後我們的神官被‘黑蘿莉’的親兵逐個狙殺,護盾如拼圖般一塊
一塊消失……哈~

最後我們來到白境,一個‘玫瑰教庭’的人都沒有。原因不言而喻了~」丁
格笑道。

「數千人……全部被打死在沙灘……」尼菲特屈指一數,紅櫻要塞連埸
大戰,總人數也不過數千。

想不到歐洲公會一埸戰爭,傷亡動輒已及此數。

屍體會疊多高?海水會染成多紅?

「好了尼菲特…我的問題來了…」丁格收起笑容,乾了杯中物,嚴肅起

來。
尼菲特正經起來,認真面對丁格的問題。


「那個公會,女會長是誰?」丁格厲起眼神問。

「藍長髮。」尼菲特反問。

「藍長髮。」丁格重覆。

「食師,雙爪武器。」
「食師,雙爪武器。」

「性格冷酷,寡言。」

「近乎冷血。」

二人一唱一和,所描述的特徵完全一致。



「六口彌生。」尼菲特答。

丁格瞇起眼,聽交響樂一樣陶醉,每一寸肌肉都興奮地顫抖着。

他站起來,一言不發走到天台邊緣,俯瞰蔚藍的愛琴海。

假如好友都活下來,他便不會在夢境,獨個兒喝悶酒。

丁格在清勁海風中白衣飄飄,神氣自若,話說如老人般睿智,正好成為
尼菲特的浮海木頭。



「他要發怒了嗎?」

「他的實力如何?」

「他有多少人馬?」

「我們可以組成聯軍反攻嗎?」尼菲特心裡的算筭越打越響。

丁格終於回頭………

「謝謝你。」他笑道,然後打開門讓尼菲特離開。

尼菲特愣住足足一分鐘,不知動彈。

「謝謝?」尼菲特大感不可思議,小心翼翼問。

「哈!太感謝你了。我一直好奇誰這麼利害,連帝國黑蘿莉都能扳平。
那個奧琳啊,是多麼可怕的一個人。六口彌生…不簡單!」丁格不怒反
笑,殺得尼菲特措手不及。

「你…不生氣嗎?」尼菲特反問。

「生氣啊…但都過去了…哈哈哈哈。」丁格愉快地邁開小腳步,為角落
的小盆栽澆水。

「你還有心情種花?!」尼菲特走到丁格身邊質問。

「哈!心情特別好,你看這朵花是否更紅了?」丁格執起花,問。

「你在試探我對吧?」尼菲特一時間感情起伏太大,失聲破笑。

「沒有。我的心情十分好!心結都解了,何苦之有?」丁格放下花朵,
拿出蛋糕又吃起來。

「你被害死了!你的朋友被害死了!你所有努力都被毀滅了?!你怎可
能不生氣!?你到底關不關心你的公會?!」尼菲特快氣炸胸膛,破口
大罵。

「你在吵甚麼……沒錯,我們被暗算,戰死了。但我們都沒有冤言,和
平地在白境解散公會。」丁格笑道。

「和平解散公會?!你們就不想復活報仇嗎?!」尼菲特氣急敗壞,大
吼。

「矣~~~那麼費力氣,為甚麼。」丁格突然像懶皮蛇一樣躺在沙發
上,重新戴上太陽眼鏡,享受愛琴海的日光浴。

「為……為甚麼?!這是會長的道義啊!」尼菲特氣得變綠,繼而發
紫。

「大家開開心心,不就可以了嗎?我們一同在沙灘上挨打,最後一同戰
死,何苦之有?的確心有不甘,但不重要,過程很愉快。」丁格呷着汽
水說。

「不重要?!我的天啊!你的朋友都因為你的失誤死了!怎可能不重
要!」尼菲特有感自己為正義而戰,決不放過丁格。

「誰都沒有怪罪我。」丁格懶洋洋回答。

「並非他人怪罪,你有自責嗎?!」尼菲特審判丁格起來。

「哼嗯…尼菲特,你很自責嗎?」丁格拉下太陽鏡,露出一線眼反問。

「當然自責,這是會長的責任啊!」尼菲特劈喉跺地,如孩子般咆哮。

丁格保持沉默,任由尼菲特像野獸般嘶吼,等待她冷靜。

「你說句話啊!慚愧了嗎?!」尼菲特再罵。

「尼菲特…你從來沒有當他們朋友啊……」



他說。
2019-02-25 19:07:38
More
2019-02-25 22:54:27
其實呢幾篇睇得好爽 終於有人出手糾正膠特
2019-02-26 02:02:45
快d屌醒尼膠
2019-02-26 09:46:00
More
2019-02-26 10:25:10
柒尼應該屌唔醒嫁喇
2019-02-26 11:56:30
好掛住柒柏同松美啲鳩嘢

打機啫,好似第一季咁開開心心咪幾好,打到返工咁辛苦為乜

利申:pve玩家
2019-02-26 12:56:05
pve玩家+1,連玩RTS都當simcity,不過M底有野想講唔想咁簡單都冇計。

不過可唔可以唔好講嚟講去都講唔出好似便秘咁,睇到好撚「煩」「膠」啊
2019-02-26 13:38:45
RTS當simcity +1
2019-02-26 16:54:58
好掛住柒柏同松美啲鳩嘢

打機啫,好似第一季咁開開心心咪幾好,打到返工咁辛苦為乜

利申:pve玩家
pve玩家+1,連玩RTS都當simcity,不過M底有野想講唔想咁簡單都冇計。

不過可唔可以唔好講嚟講去都講唔出好似便秘咁,睇到好撚「煩」「膠」啊

紅字心聲, 已經便秘左幾多話喇?
2019-02-26 17:29:03
11.6

「尼菲特…你從來沒有當他們朋友啊……」

尼菲特聽得一清二楚,卻不明白丁格的意思。

「不當他們朋友?」尼菲特被冠上聞所未所的罪名,哭笑啼非。

她有如準備好數學考試的高材生,開考才發現是英國文學卷。

「不~你只當他們棋子,棋盤上隨時可能犧牲的棋子。」丁格聳肩說。

這一句徹底點燃尼菲特,把她僅餘的價值都燒著了。

「自母服淪陷後我一直勤政勵治,把母服帶到新世界,再佔了大半亞洲
版圖。就是為他們有更好的遊戲體驗啊!」尼菲特指着丁格的鼻大罵。

「告訴我,你公會騎兵最快的座騎是甚麼?」丁格靠坐在屋頂邊緣的矮
牆,搖着紅酒問。

「吓…有甚麼關係?」尼菲特大惑不解。

「有關係,答。」丁格堅持。

「空骨龍吧……」尼菲特對座騎不甚了解。

「空骨龍是‘舊世界’姆大陸的座騎。亞特蘭蒂斯有‘紅弓蜂’,‘柔羽大雀’等
速度型座騎。它們因為太薄血,所以不能作戰,所以成為最常見的交通
工具。」丁格答。

「座騎與我跟成員是否朋友有甚麼關係呢?!」尼菲特喝罵。

丁格停止搖杯,現埸陷入剎那沉默。

晃動的紅酒慢慢靜止……

「以前我公會一星期玩一次‘賽馬’。由A點飛到B點,可以互相攻擊。有
一次我們不小心炸了NPC的糧倉,被全城追殺。我們又怕聲譽受損不
敢殺人,只好全公會離開屬地,到另一區發展。」丁格笑道。

尼菲特越聽越糊塗。

「快樂啊…尼菲特。你跟他們有快樂的回憶嗎?」丁格皺眉問。

「那些玩意…他們自己有玩,用不著我去設計。」尼菲特反駁,覺得他
們的公會很低能。

「為何我們玩遊戲?成功感…快樂…朋友…你可以殺人,你可以召妓,
你可以當農夫,也可以當科學家………這麼多可能性,為甚麼你選擇
玩‘政治’這條路?你開心嗎?你公會開心嗎?你可曾為他們帶來快樂?」
丁格越問越響。

「我……我把賺到的錢全部放到公會倉庫,不留半分私錢。他們是很富
有的玩家。」尼菲特急忙反駁。

「那麼他們用錢兌換快樂,但為甚麼不直接創造快樂?

你有跟他們玩泥巴摔角嗎?你有跟他們賭錢嗎?

你有跟他們嫖妓,然後被妓女NPC媽媽發現,光脫脫跑了三條大街,
最後碰上彼此的現實女朋友嗎?」丁格藏不住笑容,問。

「…………那些他們可以……」尼菲特突然覺得心底被捅了一個大洞,
委靡下來。

「別裝了,尼菲特。你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公會,根本沒有真正跟他們玩
樂過。我加入盟軍,輸一埸仗,幾乎全員戰死,他們半句也沒有怨我。
這是我們共同的決定,我們公會的決定。到最後一刻都在歡樂之中。你
呢,尼菲特?膝下軍隊數千,但他們只是你的數據,你的棋。」丁格恥
笑道。

「不…我不是這樣的人……」尼菲特迷茫地搖頭否認。

「那麼你數數公會的名字,我今天,現在就可以數200個,你呢?」
丁格抬起鼻子,挑戰尼菲特。

「我公會有帕修斯,松美,真子,索菲亞,那個……加奈,樹,…安多
莉亞…………然後……」尼菲特數不下去了。

丁格沒有說話,讓尼菲特不安的情緒發酵。

聖三一,成員數千,尼菲特卻只記得不到十人。

那十人……正正是遊戲初期,一起奮鬥的數人。

數千人…數人…

她遺忘了甚麼?錯過了甚麼?

「我……」尼菲特渾身乏力,癱在地下。

「跟我來……」丁格扶起尼菲特,離開夢境,走回人來人往的大街。

路上尼菲特如行屍走肉,不知道何去何從。

去勢慢慢上升,他們來到當初的小山丘上。



尼菲特看到山下五光十色的彩霞,嗚咽一聲,蹲下來抱膝大哭。

「尼菲特…去看看吧…你不知道的世界。」丁格拍拍她肩膀,苦笑。
2019-02-26 19:06:12
短到 打飛機都唔夠時間射啦
2019-02-26 19:09:37
2019-02-26 20:57:25
M底將我哋話佢嘅嘢透過薜丁格把口話返尼膠 仲唔認尼膠就係自己嘅投射?
2019-02-27 07:27:37
MM自己都講唔到幾多個讀者個名
2019-02-27 16:34:12
第二季就冇追 lm 仲未得閒睇
2019-02-27 18:28:11
蒙死了

Btw m底開始有番文

抵讚
2019-02-27 19:28:17
會唔會讚早左
2019-02-27 20:35:40
即讚即屌唔洗留力,聽日冇文又屌過
2019-02-27 20:43:05
睇完上一個cm忍唔住射咗正皮比mm, 之後先睇到你呢個cm
2019-02-27 21:05:32
你唔講都唔記得有正負皮未比
2019-02-27 21:18:13
我都係,都唔記得幾耐未試過出post唔即俾正皮
2019-02-27 23:52:58
依個真
Btw蒙係邊個
2019-02-28 01:13:45
真係狗黎架喎西玫瑰教庭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