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二版

1001 回覆
69 Like 8 Dislike
2019-04-10 20:13:39
正負面都俾,唔好爭
2019-04-10 20:30:27
然而,正掛國旗的村莊找到骸骨
找到>遍佈(村莊唔識「找到」)

「與其慢慢探索,倒不如直接飛去皇宮吧。」懶然不耐煩,企圖放出飛
行座騎,面前立即跳出紅警告。
紅色警告?

「露你老母!他怒吼一聲,使用‘三倍動能’,讓犀牛變成火車,正面衝入
樹海,馬上在密林中轟出一個大窟窿。
老母!」(標點)

「來,走吧。」兔兔向嚇呆春尼特招手。
嚇呆了的春尼特

「本來我活得好好…直到懶然先生出現,改變了我的世界。」她話中有
話,如回音一樣盪向。
盪向邊到?定盪漾?

「只要你有反抗的意志,那就是自由的始端啊!」春尼特拉着肩帶,仰
望兔兔,天真笑道。
春尼特好矮咩,點解會仰望兔兔

「自由意志………」她吟吟,耳邊響起不知明的音調了。
不知名,同埋無個了字?

「Oh Shi----」說時遲,那時快,犀牛不受樹木減慢,當下全速撞
過去!
犀牛速度不受樹木減慢/犀牛不被樹木拖慢?

皇宮內盡是豪宅,惟十室九空,僅餘一房亦烏燈黑火,只有老人在門外
閒坐。
烏燈黑火應該係講緊夜晚,斷估個陣唔是夜晚?
2019-04-10 21:32:36
屋內
2019-04-11 12:30:43
屋內都要夜晚先用得架應該
2019-04-11 19:53:37
愛諾娜要死了
2019-04-11 22:45:28
水龍巴幫理不幫親
2019-04-12 08:40:30
計埋水龍巴,而家又12個錯
依個進度加更同下星期三兩篇又刷多篇加更出嚟
2019-04-12 12:54:56
抖M終於返黎
2019-04-12 15:40:42
紀念 自篤-1
2019-04-12 17:33:09
「太好了,我正好用上這些裝備,我會帶公主回來的。」他笑納寶箱,一邊綁緊披風,以免被村民發現其實他身上的裝甲比套裝甲強,他只想轉賣賺錢而已。

「矣……懶然大哥!」他想懶然報告,但懶然已經消失在人海之中。

春尼特思前想後,決定立離開隊伍,獨自潛入黑教堂去。

「我不善言,讓你們親自最好不過。這裡仍然殘留着亞柏的魔力,我可以聚集起來,讓你們進入‘神使夢境’,亦即是‘福音’。」大祭司說。
體驗

「福…福音?!」懶然平身最怕人囉嗦,嚇得縮在春尼特後方
生平
2019-04-12 17:46:03
火良野篇副本壁畫形容個故事好似蒙去到盡頭的情況咁,可以當係過去發生的事。

當中提勒斯已經死左,只係幻神假扮令到蒙放心上路。

到現在,幻神教派相信的,就是其他高神教派崇拜之物。係咪暗示全部高神死得都死晒,都係由幻神假扮?
2019-04-12 17:53:33
正平是我比的 復活節假期有文 抵讚
2019-04-12 18:23:55
佢話係背叛
2019-04-12 19:50:46
壁畫?
2019-04-14 00:23:50
============================
第十五章———不歸路

============================

懶然小隊滿載而歸,心滿意足離開‘艾德格都城’。

來到副本邊緣,他們剛踏出副本的範圍————

一群信鴒突然圍住懶然的臉啄去。

「嗚~~~這該該死的鳥……甚麼事?!」懶然胡亂揮拳打暈‘密語烏’才
得以解圍。

「你變成公雞了,哈哈哈哈。」兔兔大笑,指着懶然插滿羽毛的頭說。

「趕快回來……尼菲特?」懶然讀第一封密語,發現自己跟時間脫軌了。

「為甚麼下線後沒有人通知我們?」春尼特問。

「你沒有在‘幹部群組’,當然不知道。」懶然笑道,繼續讀其他信。
全部都是聖三一內部公告及密語,內容是跟紅櫻武士開戰的會議。

「跟紅櫻武士開戰?!」懶然大吃一驚,馬上查看公會名單,發現幾乎全員下線,只有寥寥數人在線上。

「你下線時沒有收到通知嗎?!」春尼特反問。

「我也不在‘幹部群組’啊!這到底是甚麼一回事?!」懶然大急,馬上放出石龍飛向南唐,尋找聖三一的據點。
。。。。。。。。。。。。。。。。。。。。

越過高山流水,他們來到一望無際的大漠,遠方的城鎮就是南唐,聖三一據點的所在地。

「跟武士開戰?!他們鎮守的‘紅櫻要塞’固若金湯,可不是鬧着玩啊。」春尼特擔心起來。

「望遠鏡。」懶然不理春尼特,伸手就要道具。

春尼特雞手鴨腳翻尋背包,好不容易在銀幣堆中找到望遠鏡。

他向前遞,懶然向後接,指尖剛好抓到望遠鏡的鐵皮春尼特便放手。

「喂等~!!!!!!!!!」懶然驚叫一尖,眼睜睜看着望遠鏡從天空摔下去…

「蠢材!你不等我先接好?!」懶然勃然大怒,罵。

「別怪我啊…」春尼特雖有不滿,欲不敢反抗。

「你們兩個都稍安無燥,我快耳聾了…」兔兔摺起耳朵,皺眉說。

懶然當下命石龍加速飛向南唐,發現上空有大量咬着貨物的飛龍盤旋,商隊駱繹不絕,似乎生意十分好。

「懶然先生!看,你公會的旗幟不見了!」兔兔大力拍打懶然的肩甲,指着城牆上的旗說。

「那面是……六口彌生的旗?」懶然發現整段城牆上的旗幟都變成玫瑰與十字架旗幟。

「六口彌生!我從未見過她真人。」春尼特大感興奮,在龍背上歡呼,引起城牆上守軍的注意。

「低調!那個女人…不見為妙。」懶然當年見證六口彌生被尼菲特踢出公會,是次南唐的怪異必然與她有關。

「矣?!為甚麼,六口彌生是————」春尼特欲反駁,城牆突然閃閃有光。

「懶然先生小心!!!!!!」兔兔驚叫。

一道黑雷狂轟上來,剛好擦過石龍的翼尾。

「該死!為甚麼攻擊我們?!」懶然立即採取‘Z型走位’,以免被炮火擊中。

豈料前方的雲層突然浮現上千個雷波,隆隆有聲。

「怎可能……」這下次完全超出懶然對魔法的想像力。

強光一閃,數十道殛雷裂空賴橫劈而來,擊中石龍的角及胸鎧。

它吃痛沉吟一聲,身體麻痺半秒,三人急墜十米。

「哇啊~~~~~~~~~~~~~~~~!」春尼特的盾牌剛好當風,整個人被吹起來,萬急之中抓住兔兔的耳朵。

「好痛啊~~~~!!!!」兔兔想捉住自己耳朵,卻不能放開懶然的腰。
「撐住啊!」懶然整個人站起來,用盡全身的力氣扯起石龍的頭,強行喚醒它。

石龍再次拍翼,穩在城牆左右的高度。

此時城牆站着一名綠髮少女,旁邊是一個半透明的彩人。

少女慢慢向石龍伸出手掌………

「她是………加奈!是我啊!!!!!」懶然揮手大叫。

「黑雷。」

轟隆~~~~~~~~~~~!

。。。。。。。。。。。。。。。。。。。。。。。

純黑,昏迷的時間,像黑洞般吞噬時間洪流。

忽然,你聞到一陣刺鼻的薄荷香………

「嗚!」懶然從睡夢中醒來,旁邊站着一個透明人。

「樹!你怎麼……你們攻擊我!」他狠狠推向樹,卻推了一空。

「別鬧事。」樹分別喚醒春尼特及兔兔,神色一直焦慮不安,雙手在發抖。

「為甚麼你們攻擊我!」懶然追問。

「別兇啊!你們在我特製的地下室!我們現在位於‘南唐城’正下方,敵人不會知道。」樹說。

「敵人?誰是敵人?加奈呢?」懶然問。
木門被悄悄推開,樹猛然轉身,四周泥土爆出數十條木刺———

「是我。」加奈嚴肅說,樹才放鬆下來。

「搞甚麼鬼?!」懶然一頭霧水,跟春尼舟及兔兔站成一團。

「長話短說,我們救了你。」加奈認真說。

「你攻擊我,我們差點摔成肉醬!」懶然反罵。

「要不是我們於城牆外擊落你,你降落到城內馬上被法國人活捉,然後捉去當食師的飼料了!」加奈罵回去。

「我們不是要跟紅櫻武士開戰嗎?為甚麼六口彌生會變成敵人?」春尼特大驚問。

「加奈,沒有時間解釋了。」樹查看時間,似乎在倒數甚麼。

「聽好了,懶然。我們被六口彌生背叛,於紅櫻要塞慘敗。尼菲特及索菲亞戰死、安多莉亞失蹤、聖園失守,南唐被六口彌生吞併,神神子及松美率領殘兵退守到原森林。

我跟樹現在是人質,正為六口彌生打工,我們遇見少量聖三人的殘兵,包括里奧及依時,現時藏在城中某處。

這是公會現況。」加奈冷靜地將蒼桑之變說一次。

「…………………………」懶然及春尼特啞口無言,兩個會長戰死,剩餘一個失蹤,據點盡失。

「我……我在……」懶然結巴道。

「別管過去。告訴我你現在的計劃。」加奈皺眉問。

「加奈,沒時間了。」樹焦急道,眾人也焦急起來。

「我…我剛離開‘艾德格都城副本’,現在想找真子,接一個名叫‘愛諾娜’的人物回到‘艾德格都城’繼承皇位。」懶然也長話短說起來。

「繼承皇位?!那區域有沒有法國人?」加奈及樹驚道。

「沒有,未見一人。」懶然回答。

「很好!我們極需要一個據點重建。
你馬上收集十塊‘亞特蘭蒂斯大水晶’,完成副本劇情後立即建立‘傳送門’。
我跟諾克斯已經有救援計劃,將聖三一的人撤回母服,再用新傳送門回來。」加奈說。

「我……我不知……好!我明白了。」懶然嚥下口水,硬起頭皮來。

「加奈,時間不夠了!」樹急說。

「我們的秘室不能再藏了,這裡是一條秘道通向東南方。
謹記!絕對不可以向外人表露聖三一身份,藏好公會徽章,這是一埸難打的仗。」加奈說,然後在三人身後開出一條小泥道。

「你呢加奈?!」懶然看着加奈跟樹,吃驚問。

二人對望,搖頭苦笑。

「六口彌生想借用我跟樹的力量,讓我們保留少許公會勢力。
我們必需要保住這一幫人,作為反抗的起點,亦是最接近六口彌生的地方。趕快去,我們會逐漸派人去艾德格都城會合你。你一定要成功!」加奈說。

「加油………」樹說,然後泥壁開始收縮,約三人擠出地道。
。。。。。。。。。。。。。。。。。。

回到地面,他們已經離開南唐。

藍天變成紅雲,兇猛的天空發出陣陣虎嘯,預告着動盪的未來。

懶然深呼吸一口氣,打開地圖,找到真子長駐的小店———保伯小店。

「來,去吧。」他說,臉上已經換上嚴肅的神情。

「懶然大哥……」今回換成春尼特害怕,他坐在懶然背後顫抖起來。

兔兔亦慢慢後退,沒有登上石龍。

「兔兔,你可以走了。」懶然說。

「………」兔兔沒有回應。

「這是我公會的事,假如完成的話,我會回去兔村找你。」懶然笑道。

「系統提示:已踢除隊伍成員 兔兔。」

「懶然先生………」兔兔突然覺醒,又走過來。

「別找其他男人啊,等我回來。」懶然奸笑道,一腳踢開兔兔,騎着石龍飛向遠方。

「懶然先生………你要回來啊………」兔兔目送二人消失在天際。
。。。。。。。。。。。。。。。。。。。。。。。

未幾,懶然已經飛到保伯的飯店————

轟隆~~~~他重重落造在旁邊,推開門口的食客,走到掌櫃面前。

「愛諾娜在嗎?」懶然問。

「不在。」掌櫃冷冷回答。

「真子呢?」懶然又問。

「不知道。」掌櫃繼續冷淡。

「告訴我,真子在哪裡?!」懶然揪起他的衣領,四周的玩家起哄。

「喂~又有傻仔想搞依到啲NPC,又要殺人了。」

「上次先有兩個人想打劫,幾日後有人發現村口棵樹掛住佢哋條屍,真係唔識死。」他們偷笑道。

此時一名彪形大漢從廚房走出來,推開掌櫃,正是保伯。

「你們是誰?為甚麼找真子。」保伯瞇起眼問。

「我們是真子朋友。」懶然回答。

「真子行走江湖,多少人想害她。我不會信你,除非你拿出證物。」保伯說。

「你信我吧!我可沒有騙你。」懶然跟真子不熟,並沒有任何證物。

「請回吧,旅者。」保伯轉身就走。

「等等!」春尼特叫停保伯,偷偷掀開衣領,露出‘聖三一’的公會徽章。

「蠢材!加奈都說————」懶然大驚,急忙掏着他胸口。

「原來…是真子的好友……她剛剛出門了。」保伯認出真子的公會圖
案,馬上露出笑容,說。

「出門到哪?!」懶然喜問。

「到鎮上而已~半小時的路程。」保伯說。

。。。。。。。。。。。。。。。。。。。。。。。。。。。。

懶然換上‘輕骨龍’,加速奔向‘無名小村’。

果然,夕陽西下,在一片血紅的天空下出現一少女身影。

隻影形單,殘破的魔袍下是一串赤火足印,不可能有錯………

「真子!」
2019-04-14 01:28:28
又會咁快知愛諾娜係邊既
2019-04-14 08:14:53
可能真子已經手起刀落殺咗
2019-04-14 10:54:16
如果話膠特係膠既代表,
咁真子應該係慘既代表

解親任都要有d對佢好重要既人死
2019-04-14 11:11:15
尼菲特

你望下神神子黎左之後新世界智力低下
都開始派膠了 滅組都仲打內戰
2019-04-14 11:48:10
原森林堆聖三一好似一隻近戰代表都冇,蘿蔔王又死埋,有咩事隻先知主公加堆武士夠做低晒聖三一啦
2019-04-14 12:00:33
有架有架仲有我同埋比我摑左一巴個個人係到
2019-04-14 12:15:02
期待膠特帶住更進一步既膠味回歸
2019-04-14 12:35:16
走撚左啦
2019-04-14 12:43:42
佢咁大愛膠實會睇晒聖三一咁多死人回憶先再返去,咁都仲可以更進一步,一定係M底膠而唔係柒尼膠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