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二版

1001 回覆
69 Like 8 Dislike
2019-05-09 03:06:35
美!
出現一次係第二季獸人魔王
2019-05-09 06:28:29
呢個係意粉pizza國?
無記錯好似比蘿蔔頭收咗皮?
2019-05-09 06:46:56
反攻軸心國
2019-05-09 06:47:35
英美德日俄法意奧

我大英幾時出 皇家海軍
2019-05-09 07:16:22
太耐冇睇,柒帕係咪俾法國佬殺咗了?
2019-05-09 16:49:31
睇到邊
2019-05-10 03:37:27
啱啱睇到染帕孭住尼菲特條屍周圍走
2019-05-10 09:33:23
巴打可以叫尼菲特做膠特,親切d
2019-05-10 11:10:45
或者叫柒尼
2019-05-12 13:01:20
無人推po

文呢屌你?
2019-05-12 15:57:38
日日都有打 但瑋出又出好多嘢 要小心寫
2019-05-13 19:24:27
放假出多篇好冇
2019-05-14 20:32:41
2019-05-15 14:02:38
1730
2019-05-15 16:31:04
仲有一個鐘
2019-05-15 17:10:18
第十七章-大戰華沙


離鄉別井,走進陌生的土地。

灰蒙蒙的天空,冷冰冰的海風。

踏在沙灘上,讓海水沖刷你的腳。

沙沙~~~~

安多莉亞抓緊腳趾,感受海砂從腳下流走。

「安多莉亞,你要把腿甲都脫下來,不然會生鏽。」艾力奧捧着木材走
過來,發現安多莉亞像小孩一樣嬉水,笑說。

「噢是嗎?平日裝甲沾水都不會生鏽啊。」安多莉亞恍然大悟。

她小心翼翼解開皮扣,剝雞蛋一樣脫下脛具,露出雪白的小腿。

「這是海水,內有鹽份,會令鐵質加速生鏽。此外,純水不會令鐵質生鏽。遊戲大部份淡水都設定作純水。」艾力奧笑道,將木材交到其他玩家手上。

安多莉亞愣住半秒,乾脆連上身的裝甲都卸下來。

沉重的鎧甲下,想不到安多莉亞的身材出奇地纖瘦。

她的身體不如柑柑般成熟豐腴,亦非加奈那樣幼嫩,反而跟真子一樣,
健康結實的體質。

「呼……」安多莉亞不禁舒一口氣,悠閒地撥弄海水。

自從德軍入侵母服那一天開始,她從未脫下裝甲。會議、聊天、公會活
動、朋友生日會,甚至遊戲內的婚宴,安多莉亞都穿着騎士鎧甲出席。

今天,來到俄羅斯的土地。安多莉亞終於擺脫會長的身份,變回一個普
通玩家。

她不但脫下裝甲,更解開髮帶,釋放那條標誌性的粉紅馬尾。

「啊~~~你說亞洲有海多好……」安多莉亞忍不住躺在海水中,變成
一隻水母載浮載沉,慢慢浮向深水區。

「安多莉亞,你真的要為俄羅斯人打仗嗎?」艾力奧問,他扶着沉在水
中的半建成的戰艦說。

「該問…這遊戲的End Game是甚麼…我們為了紅櫻要塞打生打死,直到
今天,我發現……我們從未到訪奧林匹克聖山,未打過一座神宮。」安
多莉亞望着沒有層次的天空,呆滯道。

「聖山嗎……」艾力奧搖頭苦笑。

「喂~」突然,奧托蹲在戰艦邊,俯視偷懶的二人。

「嗚~~~~」安多莉亞吃了一驚,沉到水中咕嚕掙扎。

奧托縱身躍出欄杆,澎一聲撞進大海之中,撈起安多莉亞。

「喂!放低我!」安多莉亞一手護胸,一手推開奧托。

奧托二話不說就鬆手,讓安多莉亞再次扑通一聲摔到水中。

「嗚~~~~~~等~~~~」安多莉亞變成落湯雞,不斷拍翼掙扎。

「你還好嗎?」奧托再次將她撈起來,舉到空中晾乾水。

「讓我站着就可以。」安多莉亞尷尬說。

「好。」奧托老老實實地將安多莉亞放回淺水區,全程未有非禮之舉。

「謝謝你。」安多莉亞急忙束起頭髮,幫手搬木。

「你們想知道神宮的事嗎?」奧托笑問。

「你怎可能告訴我們。」艾力奧冷笑,專心釘木。

「想知道嗎?」奧托隨意得好像派傳單的人,再問。

二人猛力點頭。

奧托跟他們回到沙灘,走向插着雙頭鷹旗的帳篷去。

。。。。。。。。。。。。。。。。。
2019-05-15 17:11:03
此名德國將軍的私人帳篷非常簡潔,幾乎可以用貧窮來形容。

寬闊的房間只有一張單人床,一張圓木枱,一張椅及一隻衣櫃。

最特別就是牆上掛滿各式各樣的頭盛,有埃及的法老面具、有羅馬頭盔、有維京雙角圓盔,亦有遊戲獨有的龍頭、馬面、蛙皮頭盛。藏量之多,有如小軍事博物館。

奧托在圓桌上用沙子堆起一座小山,開始解說。

「幻想……奧林匹克聖山是一個‘層層疊’,打完一層就有下一層的提示。但神宮不一定在聖山上,但劇情總會引導你回來。

第三帝國一年前發現第五神宮入口,但無法傷它分毫,直到數月前,我們得悉‘第五神宮’大門的鎖匙,正是戰神馬基的‘大刑劍’。」奧批指着小山
中間位置,說。

「第五神宮的門……要用第三神的劍才能打開?」艾力奧皺眉說。

「所以神宮要一層層破解。」奧托推散沙塔,笑道。

安多莉亞不發一言,眼睛死盯着奧托。

「很好的眼神。」奧托心滿意足笑起來。

「假設你所言屬實……為甚麼會告訴我們?」安多莉亞反問。

「賞面吃頓飯,如何?」奧托合起手掌,像少女一樣祈求。

艾力奧不敢回答,忍笑等待安多莉亞作主。

「更加不合理…跟…跟我吃飯如此重要嗎?」安多莉亞紅着臉問。


奧托一愣,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神宮的情報連我軍的守門卒都知道。

不是跟你同等重要,而是同等隨意!」奧托幾乎笑彎腰。

艾力奧也忍不住竊笑,安多莉亞的臉瞬間變成紫紅色,幾乎想將頭塞進
泥土去。

安多莉亞尷尬地瞪着奧托,想罵卻罵不出聲。

「隨意並非不尊重,我還是很希望你出席。」奧托微笑問。

艾力奧知道安多莉亞不方便回答,決定出言相助。

「謝謝你的好事,但安多莉亞————」艾力奧說着。

「我去。」安多莉亞紅着臉,低頭說。

艾力奧下巴掉到地上,呆望安多莉亞。

「很好,安多莉亞小姐。今晚見。」奧托點頭笑道。

艾力奧想開口發問,突然被安多莉亞揪出帳篷,狂奔百米,深入樹林
中。

。。。。。。。。。。。。。。。。。。。

「安多莉亞…你是為甚麼呢?不用為神宮的情報出賣自己————」艾
力奧不悅,質問,豈料安多莉亞雙眼閃爍,捉住自己的手臂。

「我穿甚麼衣服好?」她問。

「……………」艾力奧以為自己錯聽。

「啊……隨了柑柑的九皇宴,從來沒有人約我吃飯。糟糕了,我沒有時
裝!要是真子在這裡就好了!艾力奧,快教我用商城買時裝。」安多莉
亞打開商城亂按一通。她的購買紀錄內全是公會用品、升級道具或建築
材料,一樣化妝品都沒有。

「唉…………」艾力奧嘆一口氣。

。。。。。。。。。。。。。。。。。。。。。



晚上,安多莉亞穿着新買‘時裝’來到奧托的帳篷。

「呃…你是?」守門的德軍嚇一跳,問道。

「安多莉亞。」她簡單自信回答。

「請。」德軍掀起簾布。

安多莉亞瞇着眼睛,迷糊一笑—————驚見十多對眼睛盯着自己!

「噗~~~~~~哇哈哈哈哈!你穿甚麼鬼啊!」柑柑噴了滿地紅酒,
指着安多莉亞大笑。

不只柑柑,帳篷內還有其他勢力的領導人,娜茜提亞、弗拉米基爾、亞
歷山大、阿基里斯等。



你以為安多莉亞穿着裙褂就大錯特錯了————她買了‘法道觀音套裝’!

頭戴誇張的七環金冠,足足三斤重,掛飾叮叮噹噹響個不停。

身上披着純黑繡金花的企領大袍,一條金絲帶繞過纖腰掛在手臂上,如
同仙女下凡一樣。



「你的品味真特別。」娜茜提亞忍笑道。

她只穿一件薄皮褸,跟安多莉亞相比,娜茜提亞像去逛街一樣輕鬆自
在。

男生們不敢多言,舉杯大笑。

安多莉亞臉色大綠,轉身就走。

「等一下~~~」奧托急忙跳出來,拉住她的手,讓她就坐到柑柑身
邊。

「你以為他約你撐枱腳,是吧?」柑柑馬上揶揄她。

「我怎知道有這麼多人…這是甚麼飯局啊。」安多莉亞大感尷尬,輕聲
問。

「好~人都齊了。我僅代表第三帝國歡迎大家。」奧托舉杯,嘉賓們也
舉杯致意。


奧托清空喉嚨,收起笑容,氣氛嚴肅起來。
「我們後天將會進攻波蘭首都‧華沙。波蘭王擁有馬基的‘屠戮‧大刑劍’,實
力不可小覤。」奧托此話一出,各陣營立即起哄。

「波蘭王有戰神的武器……這不是讓我們送死嗎……」娜茜提亞質疑。

「大元首並沒有讓盟友送死的意思。當你們牽制波蘭軍的主力時,第三
帝國會派人突襲華沙,拿下波蘭王。」奧托說。

此時娜茜提亞站起來,凝視奧托。

「你們的‘老鷹’曾答應我…攻下華沙後,波蘭歸我管。」娜茜提亞狠詞
說。

「當然由你管。我們只要戰神的‘大刑劍’,領土全部送給你。」奧托笑
道。


「我好奇…你們派出誰挑戰波蘭王?既然他擁有戰神的武器,實力肯定
不弱,你們有自信可以打敗他?」亞歷山大疑問。

「別擔心。」奧托一笑置之,好像聽到孩子發問般輕鬆。

「‘龍公主騎士團’你們當真應付到嗎?馬其頓700人,分一半支援我進
攻大門,你們只有300人左右,跟敵方相若。」娜茜提亞問。

「別擔心。」亞歷山大模仿奧托,拍胸笑道。

「要是大家都沒有問題的話……今晚盡情吃吧!」奧托拍拍手,德軍捧
來一碟碟香噴噴的烤肉、豬手,跟一大桶啤酒。

音樂響起,大家都沉醉在派對之中。

亞歷山大跟弗拉米基爾拗手瓜,柑柑摸着酒杯,湊到奧托耳邊跟他耳
語。

席上只有安多莉亞及娜茜提亞沒有嬉戲。



安多莉亞整晚如坐針氈,穿錯衣服出席埸合,簡單跟囚衣無異。

音樂越響,笑聲越大,對她來說越刺耳。

「咳咳…我先走了。」安多莉亞擦擦嘴巴,跟娜茜提亞道別,獨自離
席。

「別追……」娜茜提亞突然說。

「追?」安多莉亞停步,回頭問。

「別花力氣追‘龍公主騎士團’…你會被拖死。」娜茜提亞自言自語,不再
理會安多莉亞。

。。。。。。。。。。。。。。。。。



帳篷外,安多莉亞急忙脫下怪誕的時裝。

她青下金冠,撕開大衣,琴怒之下將時裝刪除。

「太浪費了,不是嗎?」奧托突然走出來,目睹一切。

「哼,我的錢要你管?」安多莉亞不屑說。

「別生氣。柑柑告訴我,你以為有燭光晚餐。」奧托笑道。

「多事。我好奇你為甚麼想認識我而已。」安多莉亞盯着火把,不屑
說。

「哈~自從上次在‘伊甸園’遇上你便念念不忘。想不到在這裡會重遇。」
奧托拿出椅子,跟安多莉亞在帳篷外築起自己的世界,促膝詳談。

「為甚麼送我好友邀請?」安多莉亞問。

「因為我想了解你。」奧托似乎從不諱言,再肉麻的句子在他口中都出
奇地尋常。

「你不忌諱嗎?」安多莉亞記起加入德軍時,他們的鋼鐵紀錄紀律。

「忌諱?我們不是敵人啊。」奧托反問。


「呃…正確,但為免其他人誤會,作為會長---」安多莉亞解釋。

「所以我光明正大向你提出交友要求。你被人懷疑了嗎?」奧托皺眉
問。

「倒沒有……」安多莉亞終於低頭。

「太好了,證明我沒有錯。」奧托再次微笑,彷彿所有事情都在掌握之
中。

他們仰望着閃閃星空,感受時間自然流逝。

奧托泰然地喝着啤酒,不時讚嘆夜色。

相反,安多莉亞心亂如麻,內心難以平靜。

「到底奧托在想甚麼?他想約我出街嗎?他在等我開口說話!

我先開口便輸了!一定要等他主動撩我!」她腦海內天人交戰,臉上陣
紅陣綠。

但奧托始終沒有盯她一眼,也沒有說話的意思,根本當安多莉亞透明,
可有可無的人偶。

「抱歉,假如我令你不愉快的話。」奧托突然說。

「這裡氣氛好奇怪,我想走。」安多莉亞心裡越亂,嘴巴越直接。

「嗯。謝謝你賞面來飯局。」奧托沒有挽留安多莉亞。

欲擒故縱。

安多莉亞一愣,內心的風暴瞬間止息,豁然開朗。

「你靠這招媾女嗎?」她強忍笑容,問。

奧托突然失去自信的重錙,眼神閃過一絲慌張。

「很遜嗎?」他認真問,跟安多莉亞對上眼睛。

二人陷入剎那的沉默-----

「哈哈哈哈哈!好差勁!」安多莉亞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

「該死,又失敗了!哈哈哈哈!」奧托痛快地拍腿,大笑。

他們再次坐下來,但肩並肩,腿貼腿,比剛才親密許多。

「為甚麼德國會跟俄羅斯結盟?對你們有益嗎?」安多莉亞問。


奧托嘆一口氣,灌下啤酒。

「我們西不入巴黎、南不到非洲、北踏不上英倫,第三帝國正慢慢輸掉
戰爭。」奧托苦笑道。
2019-05-15 17:53:40
手上仲有半篇 但今日係公司冇時間寫 夠15留名爆肝寫埋佢
2019-05-15 17:54:17
德國佬呈敗像?唔係掛
2019-05-15 18:01:36
「?!咦?到我喇咩?」里奧從夢境被喚醒,發現四周無人,身處異空間。

「冇你嘅事喇,訓啦柒頭。」迷之聲。

「屌!我要...出場....呀...」里奧說,再次沉睡去。

小劇終—
2019-05-15 18:01:53
下篇會知咩事
2019-05-15 18:29:58
自從德軍入侵母服那一天開始,她從未脫下裝甲。

件甲實好臭
2019-05-15 20:20:11
她青下金冠,撕開大衣,怒之下將時裝刪除。
2019-05-15 20:32:45
呃鳩人留名
留名
2019-05-15 22:05:04
留名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