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二版

1001 回覆
69 Like 8 Dislike
2019-04-29 23:18:50
到家未?
2019-04-30 11:08:44
到架喇,準備出野
2019-04-30 18:11:55
冇文
2019-04-30 22:15:55
星期三丫嘛今個星期又avg4 又got 邊有時間

我真係勁同情班Dothraki 佢哋值得更好
2019-04-30 22:38:39
平成年代最後一推
2019-04-30 23:30:30
令和第一推
2019-04-30 23:40:24
換咗個天皇都未有文
2019-05-01 00:50:31
未登基
2019-05-01 09:48:27
登埋基都仲未有文
2019-05-01 12:05:16
星期3喇喎樓b
2019-05-01 12:32:15
勞動節都唔勞動出文
2019-05-01 14:33:45
樓豬:慶祝天皇登放假一天
2019-05-01 19:24:48
仲未有文
2019-05-01 20:05:02
2019-05-01 21:15:36
=============================
第十六章-斷翼的天使

=========================
數月前,紅櫻要塞,六口彌生在眾目睽睽下挖出尼菲特的心臟。
安多莉亞被眼前一幕嚇呆,馬茜趁機偷襲她,活生生割下一翼。
重傷的安多莉亞立即喪失戰鬥力,幸由忠心的部下冒死救出,逃出紅櫻要塞。

。。。。。。。。。。。。。。。

「安多莉亞…醒醒……」

「嗯?這裡是----嗚啊!」安多莉亞背後傳來錐心之痛。

「我們在森林裡,暫時安全。」騎士說。

他滿身血污,裝甲上全是刀痕,顯然經歷一番惡戰。

「戰鬥…我們在…紅櫻要塞。尼菲---嗚!」安多莉亞稍微用力,整條脊椎都劇痛起來。

「尼菲特死了,公會頻道也安靜下來…恐怕……」騎士黯然道。

安多莉亞急忙打開公會介面,連翻三頁,幾乎全灰。

「六口彌生……----嗚!」安多莉亞大怒捶地,結果痛得手腳痙攣。

「安多莉亞!你不能用力,不然傷口會惡化。」騎士急忙扶起她。

「我經歷數百大小戰役,一點傷算甚麼…當下之急是趕回聖園,保護公會剩餘的人。」安多莉亞想站起來,卻再次被劇痛扯回地面。

「該死…站起來…安多莉亞……」她咬緊牙關,用意志力逼自己坐正身體,但再次敗於激烈的痛楚。

「安多莉亞!我們只剩下數瓶萬用藥,請你保重身體!」騎士眼見的繃帶再次滲血,氣急敗壞說。

「我的傷…怎麼了…」安多莉亞側身躺地,皺着眉,喘氣問。

「安多莉亞………」騎士嚥下口水,不知如何回答。

「這種痛楚我知道…是大劍吧?傷口應該深可見骨…
不要緊,讓我休息一會…習慣痛楚…」安多莉亞努力將痛楚鎖在眼眉及嘴唇,不容許自己呻吟。

「安多莉亞…你的左翼被斬下來,飛不起了。」騎士選擇不修飾,如實相告。

安多莉亞一愣,伸手摸向背部……再沒有柔軟的羽毛,只剩下堅硬的裝甲。

「我…我的……翼……」安多莉亞如狗咬尾巴不斷自轉。
突然,林中傳來輕盈而急促的腳步聲,一名負箭傷的騎兵騎着陸行鳥跑回來。

「安多莉亞…」他的笑容一閃即逝。

「艾力奧,我們按你意思回到紅櫻要塞觀察戰況……回程時被法國重騎兵追殺。我們分成3隊逃走……只剩下我這隊……對不起。」騎兵自責說着,艾力奧幫他清洗傷口。

「戰況如何?有公會的消息嗎?」艾力奧問。

騎兵欲言又止,眼神停在安多莉亞臉上。

「紅櫻要塞已經換上玫瑰大劍旗,被六口彌生收下了。」他說。

艾力奧長嘆一聲,將鋼盔及長劍都放在地面,抱頭苦腦。

「安多莉亞…我們何去何從?要去南唐嗎?」忠心的騎士問。

安多莉亞不作一聲,身體慢慢蜷成蟲蛹,背向二人沉睡過去。

「安多莉———」騎士大急,想扯起安多莉亞卻被艾力奧制止。

「讓她休息吧………」艾力奧看着安多莉亞血肉模糊的背影說。

「我們沒有時間了!六口彌生定會追殺剩下的人!我們必需行動!」騎士急道。

艾力奧苦苦搖頭。

「我們只剩九人,就算回到紅櫻要塞又如何?」他反問。

「哪現在我們坐椅待斃嗎?!我們必順做點事!」騎士心裡忐忑不安,想用行動麻醉自己。

艾力奧從背包拿出一大袋餅乾及兩條蘿蔔。

「對~讓我們做飯吧。」艾力奧拍拍他肩膀,笑道。
。。。。。。。。。。。。。。。。。。。。

騎士團輪流放哨,並為熟睡的安多莉亞搭起樹皮帳蓬,自己則在帳外休息。

「晚餐到~」艾力奧將‘大麵包’放在圍圈的騎士中間。

‘大麵包’由壓碎的餅乾加水搓成,混入蘿蔔作餡。

它雖然具營養價值,但味道……應該比屎好吧?

「哇…這是水泥嗎?」騎士們立即擺出厭惡的表情。

「樹枝都黏上去了……」有人在‘大麵包’裡夾出一條樹枝。

「現實世界吃過樹枝麵包嗎?何不在遊戲試試?」艾力奧搣一塊麵包試食。

‘麵包’口感有如泥巴,沒有味道,無異於啃紙皮。

艾力奧多嚼兩口,終忍不住將麵糊吐出來,只挑蘿蔔肉吃。

眾騎士一同嘆氣,不再對食物有期望。

「艾力奧,我們剛才討論尼菲特…你有意見嗎?」騎士們問。

「意見?差不多吧。」艾力奧聳肩說。

「我有意見!」一名臉有刀疤的玩家架起胳臂,不屑地繼續說。

「我跟隨安多莉亞多時,見證‘銀色龍紋’‘Kanatheon’雙巨頭、進攻俄服及德軍統治三個時代,從來不覺得尼菲特比安多莉亞好。」刀疤佬皺眉說。

「其實為甚麼聖三一要搞分權管治?安多莉亞明明是最資深及最有經驗的人。」某人附和。

「假如安多莉亞不做會長,索菲亞亦拒絕。那麼讓火良野來,或是諾克斯上位都好!為甚麼是尼菲特?」玩家們藏在心中的冤言開始爆發。

「安靜一點……」艾力奧急忙安撫他們,氣氛稍降後繼續說。

「坦白而言,我對尼菲特亦有意見。她總是做出令人費解的決定,例如因為正義感不殺俄服娜茜提亞,轉個頭卻因為利益跟武士反臉。她帶我們走了一條很辛苦的路。」艾力奧努力管好自己的嘴巴,以免肚內苦水噴發出來,打擊士氣。

「正是!換作我立即殺死娜茜提亞!」某人說道。

「我早知道六口彌生不可信!」另一人說。

「對!!!!」眾人起哄。

「換作我,我肯定會————」另一騎士說得激動,朗聲起來,一人影從後接近他們———正是安多莉亞。

她一言不發坐在艾力奧旁邊,撕下半塊‘大麵包’就吃起來。

「…………」眾人目瞪口呆,看着她將麵包嚥下去。

「吃嗎?」安多莉亞將麵包遞出去,無人想接。

她聳聳肩,繼續自顧自地吃。

「你還好嗎…」艾力奧擔心問。

「還好…嗯~~~仍然很痛。」安多莉亞皺着眉,忍痛圈動手臂說。

「安多莉亞…我們的計劃是甚麼?」騎士們立即將注力放到安多莉亞身上,問。

「矣,轉話題了?繼續啊。」安多莉亞若無其事說。

「抱歉,我不應該————」刀疤佬自責,知道不應該打擊士氣。

「不應該?!可是你罵得很響,不是嗎?!」安多莉亞突然咆哮,連樹葉都震盪起來。

放哨的騎士聞風趕至,全員集結。

「你們都有意見,說!」安多莉亞文疊雙手,等待挑戰者開口。

他們都嚇得不敢說話,垂下頭,避開安多莉亞的兇猛眼睛。

「哼…遷怒我們…」刀疤騎士扁嘴,輕聲說。

「說,來到我面前說,別做小人在背後說!」安多莉亞瞪着他,喝道。

刀疤佬掙開其他人的手,站到安多莉亞面前。

「我說,尼菲特是個白痴!她不聽勸說,假公濟私,斷送母服,枉對數千兄弟!」刀疤佬正面喝罵安多莉亞。

安多莉亞瞪着他,默不作聲。

「我不明白你為何激動,安多莉亞。我完全信任你,別讓Kanatheon的白痴傷害我們的感情。」刀疤佬於心不忍,急忙找來下台階。

「艾力奧…將黑火劍拿來…」安多莉亞雙目不離刀疤佬,向艾力奧伸手要劍。

其他騎士立即起哄。

「好了你別說了。」他們欲拉走刀疤佬,但他雙腳打樁般插進地面,拉不動。

「我跟你出生入死多年,乃騎士團老骨幹。今日你為了Kantheon的人斬我?」刀疤佬痛心欲絕,悲問。

「好了好了…再鬧事法國人就發現我們了。」艾力奧急忙打圓埸,竄到二人之間,卻被安多莉亞一手推開。

「取劍!」安多莉亞大吼。

「我就站着,任你斬,看你敢不敢!」刀疤佬更站前一步,挑釁安多莉亞。

「劍!」安多莉亞更用力吼叫。

艾力奧死死地氣從安多莉亞背包取來‘黑火劍’。

他將劍交到安多莉亞手上,馬上用力拉住,跟她角力。

「別…」艾力奧猛力搖頭,希望安多莉亞在最後一秒清醒過來。

安多莉亞鏘一聲拔出黑火劍,鐵起雙眼盯着刀疤佬。

「你讓我太失望了…安多莉亞。你也不過如此。」刀疤佬冷笑道。
2019-05-01 21:18:49
那一秒,樹林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忘記呼吸…

嚓~~~血花四濺。

安多莉亞竟然倒持長劍,刺入自己小腹。

「住手啊!」艾力奧立即套住安多莉亞雙臂,急道。

「放手……」安多莉亞痛得腳也抖起來,命令。

「怎可能?!你瘋了嗎?!」艾力奧大怒,喝罵。

啪!安多莉亞反手搧他一巴。

這巴掌摑壞了艾力奧的價值觀。

他一臉迷惑,放開安多莉亞。

安多莉亞深呼吸,一口氣將長劍從傷口拔出來,繃帶瞬間變紅。

她掩着傷口,喘着氣,虛弱地抬起頭,瞪着嚇呆的刀疤佬。

「對不起……請原諒我們……」她說。

「唉…安多莉亞,你怎可以———我當然原諒你!」刀疤佬看到安多莉亞的苦況,好像自己中劍一樣心痛,急忙扶起她,卻被安多莉亞拒絕。

「還有誰…需要尼菲特的道歉。」安多莉亞撐着長劍站起來,弱弱問道。

「你胡鬧夠了!」艾力奧跟其他騎士合力按倒安多莉亞,將整瓶‘萬用藥’倒向傷口。

傷口瞬間止血癒合,但痛楚無法消除。

「你何苦呢…」

「你別欺人太甚。」

小營地由一片咒罵聲變成關懷擾心的慰問。

安多莉亞站起來,呼吸漸漸穩定。

「到附近收集食水乾糧,半小時後出發。」她說。

眾人不再作聲,老老實實執行命令去。

安多莉亞終於忍不住痛楚,輕聲呻吟,靠着樹幹坐下休息。

「艾力奧…我要水…」安多莉亞的背包在數米外,卻如隔山之遠。

艾力奧翻出她的水壺,粗魯地扔到她腳邊,然後繼續收拾自己的裝備。

「嗚……嗚………」安多莉亞伸盡手臂也抓不到水壺,傷口劇痛起來。

「唉,你到底明不明白形勢?都重傷了還自殘?我們冒死救你,你讓我們抱怨一下都不可以?」艾力奧還是心軟,拾起水壺放到安多莉亞雙手裡。

「不可以。」安多莉亞苦笑說。

「你的驕傲會害死你。你知道嗎?!」艾力奧忍不住,破口大罵。

其他人都靠攏回來,用眼神責怪安多莉亞。

「來,都坐下。」安多莉亞拍拍地面說,其他人乖乖服從。

「我所做的,跟你們所做一樣,在最壞的時候做最壞的事。」安多莉亞豎起手指,嚴肅指責他們。

「我們不怪你,只怪尼菲特!你自殘一劍對她的智商有甚麼幫助?」刀疤佬氣急敗壞問。

「這一劍代表‘問責’……對會長的懲罰。」安多莉亞苦笑道。

「你明不明,是尼菲特的錯,不是你!」刀疤佬強調。

「艾力奧,公會情況壞不壞?」安多莉亞問。

「壞。大部份公會成員戰死,其他人各散東西,基本上被六口彌生滅門了。」艾力奧皺眉答。

「我身體的情況懷不懷?」安多莉亞再問。

「當然壞!」艾力奧怒道。

「那麼你們現時指責尼菲特,想公會情況變更壞嗎?」安多莉亞反問。

眾人啞口無言,安多莉亞繼續說。

「基本滅門…即是未完全滅門,所以六口彌生未成功。
真正的滅門,是公會解散,那麼六口彌生就成功了。
那一劍,是為了維持聖三一,整個公會完整而刺。
我知道你們恨透尼菲特,我更知道———你們灰心了。
你們灰心了,很快…有人退出公會或放棄遊戲,不再上線。
所以必需有人承擔。那一劍,是我對你們的承諾,亦是你們的投名狀。
你們原諒公會,一起努力的投名狀。
我承認,我相信你們才刺那一劍,我就是逼你們原諒公會。」安多莉亞奸笑。

「所以你要我們大局為重,不惜消費自己的聲譽保住公會。」艾力奧嘆氣道。

「嗯~~~的確如此。
無可否認,尼菲特太偏執於過去的失敗,才錯信六口彌生。同樣六口彌生看準尼菲特的弱點攻擊。換作我都會中圈套。
但我當日同意尼菲特當統帥,所以戰敗我亦責無旁貸。
同樣,你們沒有盡力勸阻尼菲特,你們亦有罪。大家都有罪,不可以怪尼菲特。」安多莉亞嚴正說道。

「所以…你做會長不就好了。」刀疤佬又繞回起點,說。
安多莉亞擦擦鼻子,低頭沉思,傻笑。

「我啊…在德軍入侵時放棄了。刀疤,你記得我們做了甚麼嗎?」安多莉亞苦笑問。

「………忘了。」刀疤佬避開話題。

「我們加入德軍,到處捕殺母服新手及反抗的玩家,記得嗎?」安多莉亞說。

「…………………」眾人盯着刀疤佬,他只敢盯着地面。

「當時母服全面淪陷,要麼死,要麼降。
只有尼菲特傻傻地執着,自責沒有保護好母服。她從未放棄,最後一役更打敗德軍上將白加。要不是‘Kanatheon’跟‘幻影旅團’誓死不降,索菲亞也無法召喚紅櫻武士救援。我們現在仍然留在母服做苦力。
所以…我將會長的責任推給她,讓她承受,自己明節保身了。
撫心自問,她可有私飽一分錢?可有濫用私刑?」安多莉亞淡然笑道,騎士們已經再沒有怪責之意。

誰沒有過錯?自己都手染友人鮮血,有何資格怪人?

「所以嘛……現在我們要做的…是慢慢重建公會。」安多莉亞站起來,九騎士都站起來。

「Are you with me?」安多莉亞笑問。

眾騎士點頭,士氣像盤石一樣穩固。

「我們要去哪兒?」刀疤佬問。

「聖園失守,南唐不會存活……暫時安全的聚腳點只有柑柑的黑城
她的黑城乃商業城,六口彌生不會將它當作首要目標。我們火速趕到黑城,集合殘存的母服玩家然後撤退到更安全的地方。」安多莉亞已有重建計劃。

「好!上馬!」騎兵們明神醒目,翻上飛馬,準備大幹一埸。

「安多莉亞…容許我說一句。」艾力奧執起長槍小盾,笑說。

「說。」安多莉亞點頭批准。

「相比尼菲特…你才令人誓死跟隨啊。」艾力奧單手搭肩,敬禮。
眾騎士一同敬禮。

「走,出發!」安多莉亞淡然一笑,率領騎士衝出樹林,飛向黑城。
。。。。。。。。。。。。。。。。。。。

涼風拂臉,樹林如潮水一樣後退,不費一會,黑城已經出現在地平線上。

安多莉亞因負傷無法飛行,並因五轉限制無法放出飛行座騎,只好跟艾力奧共騎一匹飛馬。

「矣,安多莉亞,看!」艾力奧指着黑城上方,黑壓壓的兵團說。

「是馬其頓人!快下降到50米!以免被他們發現!」安多莉亞大急。
他們貼着草皮飛行,略過大小村莊。路上屍橫片野,顯然玩家開始洗劫附近的村莊。

越接近黑城,喊殺聲越響。

他們越過城牆,赫見城內爆發巷戰,NPC守衛正死守柑柑的黑塔。

「玩家在攻打黑城?!」刀疤佬驚叫。

「他們不是法軍……是附近的遊民,為甚麼?!」安多莉亞大驚。

此時,一隻插着黑太陽旗的石龍從黑塔起飛。

「他————廢青狼?!」安多莉驚見那張曾經令她膽顫心驚的大漢臉。

「貨物都運好了?」馬其頓翼騎兵急問。

「6,7,8,9……齊了!」廢青狼大叫。

「坐穩了~~~天虹衝擊!!!」馬其頓騎士化作一道彩虹飛向北方,跟隨馬其頓軍團消失在天邊。

「到底發生甚麼事?!」安多莉亞忽然感到全世界一夜變天,再沒有了解的事。

「安多莉亞!法國重騎兵來了!!!」某騎士大叫。

她回望烽火連天的紅櫻要塞———一批銀甲紅羽的重裝獅鷲殺氣騰騰撲向黑城。

「安多莉亞,請下令!」艾力奧急叫。

他們浮在黑城之上,下無安身之城,後有退兵,前路茫茫。

「跟上馬其頓人!」安多莉亞插翼就走。

「安多莉亞………這樣等於放棄亞洲組了?!」艾力奧冒着強風,從後叫喊。

「已經沒有退路,跟隨我前進吧!」安多莉亞咬緊牙關,率領部下飛向未知的北方去。
2019-05-01 21:27:34
令和第一更呀
2019-05-01 21:40:43
磨牙
2019-05-01 21:45:37
苦等兩年終於出到個名
2019-05-01 21:55:13
嬲 冇我名
2019-05-01 22:10:21
你一早走咗
2019-05-01 22:10:31
2019-05-01 22:35:39
多多跟埋去馬其頓 我仲邊有掟企
2019-05-01 23:51:53
艾力奧長嘆一聲,將鋼盔及長劍都放在地面,抱頭苦腦。
苦惱

「哪現在我們坐椅待斃嗎?!我們必順做點事!」騎士心裡忐忑不安,想用行動麻醉自己。


「還好…嗯~~~仍然很痛。」安多莉亞皺着眉,忍痛圈動手臂說。
圈動?咩黎

「你們都有意見,說!」安多莉亞文疊雙手,等待挑戰者開口。
交疊

他們都嚇得不敢說話,垂下頭,避開安多莉亞的兇猛眼睛。
安多莉亞兇猛的眼睛

所以…我將會長的責任推給她,讓她承受,自己明節保身了。
明哲保身

他們貼着草皮飛行,略過大小村莊。路上屍橫片野,顯然玩家開始洗劫附近的村莊。
掠過


我睇左幾次,唔記得左幾個之前睇到既錯字
2019-05-02 01:11:04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