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二版

1001 回覆
69 Like 8 Dislike
2019-05-21 20:42:31
聽日準時有
2019-05-21 20:56:50
準時係1230,1730,定2361?
2019-05-21 23:02:06
太天真,係4759
2019-05-22 07:53:40
朝三暮四
2019-05-22 12:56:18
17。2

大海之上,數百隻猛禽撞成一團,互相廝殺。

「休想逃!!!!!」一名馬其頓騎兵大喝一聲,拍翼離開大隊。

「別追啊!!!」亞歷山大未及制止,他已經尾隨龍公主騎士飛到雲
中。

騎兵的影子立即變成皮影戲,投射到白雲上。

本來白雲只有一影,突然,兩個大黑影撞向他,白雲瞬間變成粉紅色。

「……………」馬其頓人仰望天空,現埸一片死寂。

未幾,黑影消失。騎兵及獅鷲從雲中摔下來,扑通一聲墮落海面,變成
泛紅屍海的一份子。

說時遲,那時快。

寂靜的天空裡,數百面白龍旗再次穿雲而出,挺起長矛俯衝下來!

馬其頓人身處低位,每次仰望時陽光都會擋住敵人的身影。

「跟我打穿他們的隊型,別停下來!!!!!」亞歷山大知道久守必
失,決定重奪戰鬥主導權。

「喝啊!!!!!!!!!!!!!!」他們齊聲怒吼,集體衝向高
空。

「…………………………」龍公主騎士們一聲不發,但長矛已經選好目
標。

雙方各變成銳利的箭,以雷霆萬鈞之勢正面火併,看誰的矛更尖,甲更
硬!

就在黑白旗再次相撞時,龍公主騎士的領導突然收起龍旗,白騎士們像
鬼魂一樣散開,讓暴怒的馬其頓人從自己隊型中穿過。

「矣?不對,亞歷山大!」馬其頓人撲了一空,立即勒停韁繩。

他們回頭的瞬間,響亮的戰吼撲面而至,龍公主騎士團已經殺到面前!

多人來不及閃避中矛墮馬,天空再灑下一陣血雨。

更甚者,龍公主騎士直撞入馬其頓軍中央,去勢不減,反更用力頂上
去,將馬其頓人壓成一團,不得不散開。最後他們對準馬軍隊型最薄弱
的位置一衝,一擊打穿馬其頓人,傷敵數十,不折一員離開。

「不行…不可以先出手…他們追尾打……」亞歷山大奪得高位,卻沒有
計劃中的優勢,倒又吃了一虧。

「亞歷山大,看!」阿基里斯大力拍打他,指向海岸線。

安多莉亞的小隊貼着海面急飛,已經到登上陸地。

龍公主騎士同時間注意到聖三一的動靜,立即分派十人追截安多莉--


「天虹衝擊!」馬其頓人終於捉到龍公主的失誤,數人捨身撞入敵陣,
然後是一波又一波的天虹衝擊,整個公會撲上去。

「五倍動能!」龍公主們立即逃走。

「七倍倍動能!」阿基里斯一馬當先飛到他們隊前,在空中換出石龍,
用肉身攔截龍公主騎士的去路。

「追住他們來打,別讓他們甩掉你!」馬其頓人一湧而上,如惡犬般咬
實不放,雙方在高空再次纏鬥。

。。。。。。。。。。。。。。。。。



陸地,安多莉亞成功登陸,馬上看到有二重城牆保護的華沙城。

「這是…一個公會的領土?」她單憑傷痕累累的城牆已感受到波蘭玩家
堅韌的實力。

城堡的另一邊火光四起,可見娜茜提亞已經發動攻擊,吸引波蘭軍的注
意。

「當心!!!!」艾力奧突然急降十米,一顆子彈就在安多莉亞耳邊擦
過。



他們俯首一望,發現森林小道裡有一馬車隊,正全速飛奔向華沙城。

「快破壞它們!」安多莉亞急忙下令,騎士們立即俯衝攻擊。

「快開火,快!!」保護車隊的狙擊手立即還火。

但他們始終只是三轉,完全跟不上翼騎兵的速度,大部份子彈打空。

刀疤佬率先撲到地面,騎着獅鷲橫衝直撞,打亂狙擊手隊型。

其他騎士先後落地,在平原上盡情砍殺落單的敵人,如入無人之境。

「快進城!」馬車上的波蘭人跳到地面,組成數層盾牆,掩護馬車離
開。

「艾力奧!」安多莉亞急忙指示艾力奧,指向華沙城。

「抓緊了~~~五倍動能!」艾力奧的獅鷲變成保齡球,直撞人牆。

「堅忍!」「聖母的祝福!」人牆瞬間發光。

他們抓緊盾牌,併肩而立,半步不縮。

砰!艾力奧撞凹人牆,卻衝不破。

「快後退!」安多莉亞舞着黑劍守住右邊,但面對十多柄長劍根本守不
住,手臂多處被刺傷。

「說得容易……我這邊可……忙着呀!」艾力奧單臂力戰刀矛,一邊控
制獅鷲爪擊,但波蘭人似乎著魔一樣死戰不退,更有反撲之勢。

艾力奧左肩一涼,一柄長槍刺進他甲縫之間,鮮血直流。

「可惡!安---嗚啊!!!」他失手甩掉騎槍,接下來小腹再中兩
矛,韁繩脫手。

獅鷲立即消失,二人摔到地面,被憤怒的波蘭人淹沒。

「喝啊!!!!!!!!!!!!!!!!!!!!」一聲怒吼如洪水
湧過來,撞飛敵人。

「安多莉亞!」聖三一的騎們前來救駕,伸手拉起二人。

刀疤佬跟其他人不惜一切撞入敵陣中,現在被重重包圍。

「馬車,你們打掉了嗎?」安多莉亞爬上刀疤佬的座騎,急問。

「9輛爆了2輛…其餘的追不上了……」刀疤佬喘氣說。

「好~我開路,然後撒退,會軍俄軍。」安多莉亞話畢,解開黑翼的繃
帶,解放天使長形態,波蘭軍立即變成象腳邊的細小嘍蟻。

安多莉亞踢高長腿,重重踩向地面---「大天使衝擊!」

砰~~~威力儼如暴君的唯我獨尊,波蘭人像浪花一樣散開。

「喳~~喳!!!」騎士們趁機狂衝,準備加速升空。

安多莉亞立即起跑,跟在騎士身後。

「安多莉亞,為甚麼不打爆其他馬車?」艾力奧邊跑邊問。

「我們交貨而已,誰會為他們賣命啊!」安多莉亞變回人形態,跳上艾
力奧背後。

澎!!!!!!

前方突然爆炸,數隻獅鷲摔到旁邊,壓毀一小片樹林。

「卑…卑鄙小人……」灰塵中傳來刀疤佬的聲音。

一名龍公主騎士的長矛已經刺穿他的胸膛,將刀疤佬釘到地面。

眾騎士嚇得目瞪口呆。

原本‘天虹衝擊’是藉高速撞擊地面造出大範圍傷害,沒時間亦沒可能瞄準
人類大小的目標。龍公主騎士卻將範圍的傷害精準打在一人身上,技術
非一般騎兵可擬。

要是這一矛刺在安多莉亞身上……

白騎士大力甩矛,將刀疤佬像玩偶一樣摔到樹幹上,不知死活。

「可惡啊!!!!!!!!!!!!」其他騎士一擁而上,從四方八面
圍攻過去。

他拉拉韁繩,騎着鷹馬在獅鷲之間靈活穿梭,眨眼間擺脫所有人,剩下
面前的艾力奧。

二人對峙一眼,二話不說挺起長槍就打!

艾力奧看準白騎士的動態,極限拗腰刺出一槍,槍尖終於帶到白騎士的
肩甲上。

那片肩甲叮一聲粉碎,露出赤裸裸的皮膚,卻傷不到白騎士。

「好輕……」艾力奧心中大奇,有感敵人的裝甲如餅乾一樣脆。

白騎士再不等閒,拍翼升空。

一條巨形手臂突然追上白騎士,牢牢抓住鷹馬的尾巴。

「死吧!!!」安多莉亞將白騎士狠狠掟向地面,鷹馬當埸摔斷頸骨斃
命。

白騎士全身赤裸,四肢扭折成可怕的角度,在泥坑裡奄奄一息喘氣。

「安多莉亞,要走了!」艾力奧提醒她波蘭軍正擁過來。

「走!」安多莉亞知道無法回收刀疤佬的屍體,狠心離開。
就在他們起飛之際-----後方綻開一朵白龍煙花。

「那傢伙叫救兵了!」騎士們大急,立即趕向俄軍位置 。

強光一閃,一聲巨響,又有五個龍公主騎士趕到,擋在路前方。

五對八………人數優勢蕩然無存。

「安多莉亞……我的獅鷲飛不到了……」某人說。

「我也飛不遠……」另一人撥開獅鷲豐厚的羽毛,露出一道手臂長的傷
口,血肉模糊。

「這……」安多莉亞心亂如麻之際,艾力奧慢慢回頭。

他臉色蒼白,嘴唇變灰,十分虛弱。

「換人載…載安多莉亞……」他說完,身體就倒向旁倒,幸有安多莉亞
扶着。

安多莉亞一扶,赫見整個馬鞍都是血。她順着血絲向上摸,在艾力奧腋
下發現一個大血洞。

「甚麼時候傷的?!」安多莉亞大驚,急忙用力按着艾力奧的傷口。

「剛才跟龍騎比槍…我刺碎他的肩甲,他卻刺到我…沒有裝甲的地
方……

趕快換…人……來不及了。」艾力奧推開安多莉亞,其他人伸手抱走
她。

他們打鬧之時,龍公主騎士不急着進攻,似乎目的旨在擋住敵軍向華沙
城推進。

八人三傷,戰局五對五。

安多莉亞不知道自己可以維持大天使狀態多久,更重要問題是---值
得嗎?

安多莉亞長嘆一口氣,黑劍回鞘,翻身下馬,戰意全消。

「你幹甚麼?」眾人大驚。

「投降吧。」安多莉亞苦笑道。

「又投降?」眾人瞪大眼睛,認為安多莉亞的笑話不好笑。

「自從徹底兵敗德軍後我好像…明白更多的事了。

如果打不過是事實,但只要保住我的朋友,對我…對公會而言…就是勝
利。放下驕傲與榮譽,似乎我們仍有很多選擇。」安多莉亞舉起雙手,
輕鬆地笑着。

「…………………」龍公主騎士默不作聲,勒住馬頭,槍尖下垂。

「我們又要過階下囚的生活嗎?」其他人疑問。

「這世界比我們想像中大…別當思想的囚犯~

我們總會找到機會反抗,but not today。」安多莉亞奸笑道。

「也好…反正這埸不是我們的戰爭……」騎士們紛紛放下武器。
2019-05-22 12:56:46
龍公主騎士派出一人下馬,收起長槍,舉着龍旗接近他們。

「來者何人,有何意圖?」他問。

「我們願意投降,條件是你派出神官醫治我們,否則我們玉石俱焚,就在此時,此地,此刻,要你們陪葬。」安多莉亞朗聲回答。

白騎士討論一番,很快就有共識,走出一名紅袍騎士。

他手持十字架,碰戴念珠。

「我是梵納,四轉主教,請將傷員抬出來。」梵納說。

兩名傷兵扶着艾力奧走到神官面前,他開始唸咒,三人血量漸漸回升。

就在一切平息之時,鷹馬同時望向華沙城,似乎聽到人類聽不到的音
波。

整團龍公主騎士返回華沙城上空,更在空中排開陣勢。

前排的人神情嚴肅,後方有人在包紮傷口,似乎回防得十分匆忙。

紅騎士一愣,停止治療。

他望向隊友---轟隆!!!

一杖炮彈精準落在鷹馬腳下,四人當埸炸得骨肉分離,非死即傷。

不但紅騎士,連安多莉亞一行人都同時嚇呆。



森林傳來嘈雜的馬達聲,死氣喉如猛獸般怒哮。

下一秒,本來死寂的華沙城城牆豎起千面紅底白鷹旗幟---波蘭旗。

數千人突然填滿每一個城垛,一支支長槍從牆上伸出來。

他們對腳下的安多莉亞沒有興趣,反而瞄準震動的樹林。

澎!!!城牆爆炸,崩出一個大窟窿。

但牆上的波蘭軍不為所動,將爆炸聲當耳邊風。

震動越來越強,牆上再爆三響,碎石彈到安多莉亞附近。



最後一排樹木終於倒下---十輛巨型坦克從森林中剷出來,密麻麻的
步兵緊隨其後。

坦克各有特色,有的具備雙炮台;有的擁有上百個炮眼;有的沒有炮
台,卻有厚一倍的裝甲。

安多莉亞愣住半秒,看到坦克上那面不會忘記的旗幟---黃底雙頭鷹
旗,德帝志第四帝國的旗幟。

雙方隔着兩公里的平原對峙一秒------

「放!」牆上萬槍齊響,金彈幕橫掃戰埸!

叮叮叮叮叮~子彈打在坦克上像雨點撞石,碎成萬千星火。

碎片擊傷不少德軍步兵,不過無阻他們的攻勢。

三輛雙炮坦克停下來,向城牆火力全開,壓制守軍火力。步兵立即在坦
克附近埋下地雷,架好機槍,重裝步兵負責守住兩翼。不費一分鐘,3
個固若金湯的野戰陣地就建立起來。

四輛無炮重裝坦克冒着子彈暴雨前進,在戰場正中央停下來。

它的裝甲縫突然噴出蒸汽,整塊裝甲昇起,再向兩邊展開兩翼,變成4
幅刀槍不入的臨時城牆,緩緩駛向華沙城。

「快集火打死司機!」波蘭軍知道如何應對,狩魔人放出無人機測探出
坦克內‘機械師’的位置,然後換上穿甲彈集中攻擊。

剩下三輛輕裝坦克開始左右游走,以強大的防空火力掃蕩無人機蒼蠅。

四輛坦克越逼越近,甲牆被打得多處凹陷,發熱變紅。

最右邊的坦克被過百名波軍集火,駕駛座前方的裝甲終於被擊穿。

澎澎澎澎~~~坦克冒煙,然後緩緩停下來,車身的缺口噴絲絲血柱。

尾板放下,多名血流披面的德軍從坦克爬出來。

此時華沙城終於響起號角,開盡三十道小門,數百名輕騎兵從城內殺
出。

他們騎着速龍,背插兩面大羽毛,跑起來像駝鳥一樣速度與力度兼備。

波蘭輕騎兵繞過重裝坦克,集體攻擊被打癱的坦克。躺在地面的傷兵被
無情刺死,有傷員從坦克內被拽出來,砍首處決。

德軍的雙管坦克立即開火還擊,從速龍的尖牙下救出同胞。可是坦克火
力一停,城牆的火力立即反撲,雙方陷入互轟的死局。

此時,其餘3輛重裝坦克成功抵達城牆,數百名德軍跳出坦克,踩在坦
克上躍到城牆之上!

安多莉亞清楚看到奧托笑着,然後踩上一柄大鐮刀---「君臨天
下!」

轟轟轟~~~第一波德軍殺入城中,波蘭守軍火力立即遞減。

正當戰鬥進入白熱化階段,德帝志帝國的空軍壓軸出現,數百名翼騎兵
集結於後方,浩浩蕩蕩飛向華沙城。

對戰鬥一直無動於衷的龍公主騎士團終於回應,跟德國空軍在平原上空
大開殺戒。

後勤的火併,戰埸中央的機動戰,乃至最前線的攻堅隊,整埸戰爭如捉
棋一樣步驟分明,非聖三一那些包圍突襲般的單向空泛戰術那麼陳腔濫
調,令安多莉亞嘖嘖稱奇。



就在戰鬥膠住的一刻---一條大黑龍從後突襲龍士主騎士團,多人被
活活咬成碎片。他們立即撤回華沙城內,德軍趁機反撲,空降襲擊波蘭
輕騎兵。

「俄軍推入城內了!」安多莉亞看到弗拉米基爾加入戰鬥,證明波蘭軍
守不住兩邊戰線。

戰況像骨牌一樣倒下,空軍敗退,陸軍失去掩護,開始失去城牆的控制
權。

多面波蘭旗被砍下來,換上德軍軍旗。

就在整幅城牆失守的一刻,城內爆出一聲足以壓倒混亂戰埸的怒吼。

一個插着波蘭軍旗在背後的裝甲巨人站在華沙城之中,他手持着一把九
牙劍。他用力一揮,上百名德軍從城內被攆飛出來。

「波蘭王出現了!給我集火!!!」整個德軍裝甲師炸毀城牆,攻入城
內。

就在戰局推向另一階段的一刻-----多面陌生的旗幟出現在華沙內
城的城牆上。

有藍底白十字旗、白底金星旗、更有花旗……盟軍的部隊也出現了。

「安多莉亞,這裡不能再留了!」聖三一的小部隊像NPC一樣渺小,
他們立即勸退安多莉亞。

安多莉亞絕對同意撒退,可是命運令她回頭的瞬間,看到奧托倒在城外
的泥濘裡。他被波蘭王攆出來了。

該死不活命,波蘭騎兵正向奧托方向撤回華沙城。

她沒有猶豫,拆開紗布。

「大天使衝擊!」

安多莉亞以單翼躍起百米之高,重轟向奧托的位置,震開波蘭騎兵。

聖三一騎士團偷抽一口涼氣,搖頭苦笑。

「來吧…我們要參戰了。」艾力奧剛從傷勢痊癒。

「吼啊~~~~~~~~~~~~~~~~~~~~!!!」

八人,浩浩蕩蕩衝向硝煙之中……
2019-05-22 13:38:16
波蘭王一擊打飛百幾件,玩PVP城戰近戰職業玩到咁都死而無憾
2019-05-22 13:54:42
果個係世界boss
2019-05-22 14:13:31
世界……boss?唔係波蘭玩家嚟咩

個名咁現實竟然係boss
2019-05-22 14:17:35
世界boss!??
一個國家有一隻世界boss?
2019-05-22 14:18:28
奧托咪講咗
2019-05-22 15:36:57
睇返前兩更……

「我們後天將會進攻波蘭首都‧華沙。波蘭王擁有馬基的‘屠戮‧大刑劍’,實力不可小覤。」奧托此話一出,各陣營立即起哄。

「波蘭王有戰神的武器……這不是讓我們送死嗎……」娜茜提亞質疑。

「大元首並沒有讓盟友送死的意思。當你們牽制波蘭軍的主力時,第三帝國會派人突襲華沙,拿下波蘭王。」奧托說。

此時娜茜提亞站起來,凝視奧托。

「你們的‘老鷹’曾答應我…攻下華沙後,波蘭歸我管。」娜茜提亞狠詞說。

「當然由你管。我們只要戰神的‘大刑劍’,領土全部送給你。」奧托笑道。


「我好奇…你們派出誰挑戰波蘭王?既然他擁有戰神的武器,實力肯定不弱,你們有自信可以打敗他?」亞歷山大疑問。


睇完成段,我以為波蘭王依個玩家打到戰神把劍自己用。

跟住守城的龍公主騎士團又係玩家。

「這是…一個公會的領土?」她單憑傷痕累累的城牆已感受到波蘭玩家堅韌的實力。


今更依句,公會領土,波蘭玩家……,之後同我講波蘭王係世界boss
2019-05-22 16:01:33
佢係玩家 拎咗把神劍 實力咪就係世界boss囉
2019-05-22 17:01:23
仆街用把劍都世界boss,咁戰神本身咪宇宙boss
2019-05-22 17:06:49
龍公主團作為盟軍精英都咁on9? 真係信佢地投降又再真係搵人醫佢地
2019-05-22 17:32:55
2019-05-22 17:59:26
要參考下二戰歷史 戰俘果部份
2019-05-22 18:00:16
我果個留言係比喻
2019-05-22 18:17:32

半打膠唔使找
2019-05-22 19:18:18
以為講太陽國皇女個種世界boss 點知又話係玩家
2019-05-22 20:01:20
你哋理解正確,我果個只係比喻
2019-05-22 20:10:08
2019-05-22 21:27:35
多多買時裝果到 我笑左聲
唔洗圖都幻想到件衫係點
2019-05-23 12:08:33
名字的重要
2019-05-24 13:15:20
集氣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