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二版

1001 回覆
69 Like 8 Dislike
2019-03-02 18:32:08
冇死啊,如果死咗一定好撚慘
2019-03-03 21:40:28
Lz返大6
2019-03-03 21:41:14
我想架?
2019-03-03 21:45:36
如果無追tg以為你團火射曬落紙巾度
2019-03-04 09:33:37
有冇清放多次 tg link
2019-03-04 13:58:44
文呢
2019-03-04 18:31:40
射撚左團火出黎
2019-03-04 19:51:05
2019-03-05 14:53:38
星期日返香港 但星期二都無文
2019-03-05 18:16:50
屌鳩M底團火又著返
2019-03-05 19:36:19
睇定啲
2019-03-05 19:47:32
屌到佢著?廢柴尚可燒,而家成碌濕柴咁喎
2019-03-05 20:19:21
M底會唔會係讀者屌鬼百分比最高既一個
2019-03-05 20:32:18
會唔會係出文最慢嗰個
2019-03-05 23:17:45
但絕對係連登其中一個最長又keep住咁好睇嘅故
2019-03-06 01:43:02
講故台清泉
2019-03-06 17:34:01
12.1

城鎮大街———

索菲亞的車隊跟教庭騎兵殺成一團,從街頭打至街尾,良久不分勝負。

他們每戰三回合便要分開,閃避路上障礙,然後再戰三回合。周而復
始,雙方打出默契來。

屍人不敢戀戰,但馬車太慢,甩不開法國騎兵。他亦怕轉入小巷會被包
抄,故只能取大道。

「‘城南水庫’就在前方鐘樓下!」索菲亞探出車外,喜道。

「前面被碎石擋住了,我不知————」屍人說着,耳邊的油燈被流彈
射爆,嚇得幾乎炒車。

「轉右!繞過正方型的‘石匠師之家’就可以!」索菲亞指引新路。

「天虹衝———」上方閃起飛道虹光。

「士每拿聖所!」索菲亞向天空張開金紋結界,把翼騎兵拒擋在外。

‘先知’的技能雖然強大,但技能特效如煙花般璀璨,完全曝露己方位置。



馬車隊成功繞過石匠家,鐘樓就在正前方!

十多名法國玩家已經上好加持,排成隊型守住入口。

「該死!為甚麼他們人這麼多?!」屍人暗叫不好,他們已經無路可
退。

「櫻之衝擊!」「大櫻波!」

武士使出‘君臨天下’,化身成多杖櫻花炸彈轟入法國玩家的隊型。

「血祭獨島大將!」某武士奮起,舉刀狂吼。

「吼啊!!!!!!!!!!!!!」其餘武士齊聲附和,氣勢如虹,
一下子壓着法國人窮追猛打。

敵方法師被當埸斬殺,神官被逼退角落,‘城下水庫’的大門終於打開。

「拜託你們了!」屍人駕着馬車就衝進去。

「紅櫻萬歲!!!!!!!!!!」

「吼啊!!!!!!!!!!!!」

。。。。。。。。。。。。。。。。。。。。

馬車深入城底,武士的戰吼止於耳邊,漸漸被滴水聲取代。

「好冷………」索菲亞說着,提着油燈點亮牆上每一枝火把。

‘地下水庫’終見全相。

正中央是大水池,地而有無數小水道,房間兩旁邊有多條運輸木條,把
水運到地面的噴泉裝置中。

「好…水庫到了。告訴我如何啟動地面的噴泉。」屍人問索菲亞。

「看到前方牆上的巨型機械組件沒有?它下方有一個‘動力源’,只要塞
入‘亞特蘭蒂斯水晶’或‘人力發動’都可以啟動整座城的噴泉。」索菲亞指了
房間一圈,逐一介紹組件。

「你可以保證噴泉運作正常嗎?」屍人嚴肅問。

「可以,因為它是‘裝飾類別’的系統,敵人沒有理由破壞它。」索菲亞點
頭說。

「好………」屍人看着蓄水池沉思,然後脫下累贅的衣服,只留布甲,
羊骨法杖,盡量保持輕便。

「你的計劃是甚麼?」索菲亞疑問,為甚麼噴泉是他們逃出聖園的關
鍵。

「你的‘聖十字驅魔地符’是‘區域屬性攻擊’是吧?」屍人反問。

「正確。」索菲亞查看技能表列,點頭。

「等我回來。」屍體說,然後轉身離開。

「你去哪?!」索菲亞一頭霧水問。

「喚醒軍隊去。」屍人笑道戴上防水兜帽步上梯級。

。。。。。。



水庫入口-----

武士已經擊敗法國小隊,再變成一隻隻餓狗搜略屍體上的物資。

「法國人吃得太好了……」他們從法國玩家身上搜出香軟的牛角包,嫩
滑的牛油,更有數之不盡的美酒。當下席地而餐,在廢墟中大吃起來。



「我要出去市中心收集屍體,有人願意保護我嗎?」屍人跑到入口,喘
氣問。

武士們面面相覷,無不譏笑起來。

「人已經救了,理論上我們各不相欠。」較資深的武士回答,拒絕屍人
的請求。

「八湖獨島犧牲了,你們想他成為魯莽喪命的傻瓜,還是殺身成仁的義
士?」屍人不單沒有慌張,更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說服武士。

武士聽到八湖獨島的名字立即肅然起敬,認真看待屍人的說話。

「我陪你。」

「小生也同行。」兩名武士站起來,願意跟隨屍人犯險。

「在我回來之前,請諸君務必守住這個門口,不然一切都功虧一簣。」
屍人語重深長說道。

武士交換眼神,猶豫地打量着屍人。

「我們只剩下9人,你想守多久?」資深武士反問。

「這個……我會盡快……」屍人也沒有答案。

「食師的特點就是耐打,吸血,相反暴君不利打持久戰。

如果法國食師找到來,我們守不了多久。

而大家心知肚明…食師已經在路上了。」資深武士警告屍人。

入口處瀰漫着陰沉的氣氛,彷如這是他們的告別式。

突然,一波柔光點亮地道,緩緩步上,眾人獲得多個加持。

「系統提示:恩賜-聖衣

全抗性+7%。」



「系統提示:恩賜-盤石之心

每30秒避免一次爆擊。」



「系統提示:恩賜-極道意志

回復效果+13%。」



「去吧…我們10人齊齊整整等你。」索菲亞撐着神杖,站在武士之
中,笑別3人。

「等我。」屍人咬牙道,率領兩護衛奔向大街。

。。。。。。。。。



聖園近半建築被大火吞噬,灰燼如雪,落在焦黑的街道上。

三人像狐狸一樣彎腰弓步,以廢物作掩護跑到大街。

「等等…」武士拉住屍人,握着一把炭灰抹到他臉上。

「好主意。」屍人明白武士的用意,馬上在地上磨蹭,渾身都沾滿炭
屎,跟地面融為一體。

「你要多少具屍體?」武士問。

「30具,要新鮮的屍體,不可以燒成人乾。」屍人回答。



不消一會,他們回到市中心,找到聖三一的公會大屋。

曾經它是燈火通明的地標,現在塌了一個大窟窿,烏燈黑火,再無人
煙。

剛才他們在這裡跟法軍展開一埸肉搏戰,大門瓦礫前躺着好十幾具尚算
完整的屍體。

屍人躲進公會大屋,在破窗布後,拿出一本黑經書開始朗讀……

經書的文字漸漸變濕,滲出一珠珠墨水。

屍人咬破手指頭,將血滴在經書上。他的血跟墨水混合,然後發出激烈
的化學反應,產生熱騰騰的黑蒸氣,滋滋有聲。

武士陣營中沒有‘稱魂師’,看到他施展邪術時嚇得反退三步,以避沾上邪
物。

「把屍體拖進來。」屍人把經書上的黑血收集在掌心,說。



他在每一具屍體額上滴一滴黑血,然後耐心等待它滲入屍體的皮膚裡,
形成黑印。

「………」武士看魔術似的瞪大眼睛。

格---一聲清脆的斷骨聲響起來。

格…格格格格格………

屍體的手腳開始扭曲,慢慢撐着支離玻碎的身體站起來。

「嗚……嗚……………」它們口中發出意志不清的嗚咽,像飢餓的野獸
低吼。

武士縮到角落,不敢動彈。

「連同水庫門口的屍體足夠了…回去吧。」屍人合起經書,包紮手指
說。

「它們…不會咬人吧?」武士嚥口水問。

「如有必要,會。但我需要它們的血。」屍人說着,然後率領屍群離開
大廳。

屍群移速奇慢,有如老婆婆般一拐一拐。城內殺聲忽明忽暗,武士害怕
被敵人發現,害怕起來。

「喂,它們有沒有加速技能?」他們不安,問。

「我是症狀流的稱魂師,不是召喚流。召喚流學到第七層有加速技
能。」屍人說着,一邊警戒屋頂。

突然,高空傳來清脆的裝甲鏗鏘聲---一隊法蘭西重騎兵越過頭頂。

「快伏下!」屍人說,屍群應聲倒下,變回一具貨真價實的屍體。

砰砰砰!三隻廳然大物降落在街道前方,就在百米之內。

一個穿着公主長裙,卻披布鐵甲,如武裝起來的玫瑰一樣集優雅與堅韌
於一身的少女跳下來。

「瑪麗大人,聖三一的先知----」法蘭西騎兵勸她返回座騎上。

「我不到六口彌生的狗管…」瑪麗漫不經意罵回去。

她皺着眉頭,似乎在尋找某人。



另一邊,皓在地上的屍人則趕得要死。

瑪麗向前走…停在他們面前,仔細打量一番。

「……………」她的目光逐具屍體游走,最終停在屍人跟武士身上。

但她沒有說話,慢慢離去,回到座騎上飛去。



「要趕快了………」屍人抹一把冷汗,邁開大步趕回水庫去。
2019-03-06 20:00:54
八湖獨島避開敵人的長槍時不悄被小石絆倒,法國騎兵把握機會壓過
去。

打生打死輸石仔,慘到pk
2019-03-06 20:43:56
12.1牙清消失左
2019-03-06 21:06:14
佢去搵樹人 會出返嚟
2019-03-07 10:30:58
呢段野係邊度黎
2019-03-07 14:56:36
#226 「生命的頌歌!」 上面
2019-03-07 22:46:03
2019-03-08 19:17:48
呢季平均有一個巴打推文嘅時間係20小時左右
2019-03-08 20:48:22
一段等食的愛情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