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冒險]亞特蘭蒂斯戰記 第二版

1001 回覆
69 Like 8 Dislike
2019-04-20 23:12:21
自己都玩埋一份
2019-04-20 23:30:47
MM愈嚟愈識玩了
2019-04-21 08:03:07
屌 我想打文呀主能夠
2019-04-21 10:28:10
係時候黎個晨禱
2019-04-22 21:58:26
Push
2019-04-22 22:37:34
2019-04-23 06:40:19
2019-04-23 07:15:38
假期完 我唔撚記得今日要監考
2019-04-23 07:32:08
2019-04-23 07:44:41
監考有咩要準備
2019-04-23 09:19:32
冇帶監考證明要嚟陰次

尋日2點瞓勁攰
2019-04-23 21:52:57
養生12點訓 已成歷史
2019-04-23 23:03:28
屌你,以為爛左尾
2019-04-23 23:57:58
未啊!而家變左周刊,起碼禮拜三有,有時錯字正皮又會加更
2019-04-24 07:24:39
望下你個名 再望下個故
我都睇到懷疑人生了
2019-04-24 13:06:30
文呢,屌你
2019-04-24 13:46:17
2019-04-24 13:52:22
就得
2019-04-24 15:26:08
15。2

「職業更新: 守魂使。」

春尼特身罩藍光,強大的魔力互相共嗚,嗡嗡有聲。

「到底發生甚麼事……」愛諾娜只知道雙方喊着自己的名字,然後打個你死我活,自己卻毫無頭緒。

「愛諾娜,你是艾格德王國的公主。我們要接你回家,繼承王位。」春尼特守在她面前說。

「黐線……」愛諾娜對春尼特更是害怕,不斷向後縮。

此時懶然的獅鷲佔盡上風,將百式麟獸按在地面抓得遍體鱗傷。

「火聖衣!」

麟獸全身瞬間燃起金光,點著獅鷲身上的羽毛。

火勢像化墨般漫延,從腳一直燒到翅膀。

獅鷲立即悲鳴,鬆開麟獸,猛力拍翼,甩出滿天焚燒的羽毛。

懶然花盡九牛二虎之力抓住韁繩,用力夾緊猛獸的頸才不至掉落地。


熊~~~草原燒出一個火圓,慢慢侵蝕向三人。

「為了NPC……」真子看到春尼特跟愛諾娜之間的魂鏈,冷笑。

「真子,我們不能再打了!」懶然騎着半禿的獅鷲,知道再打就見血。

「大炎上炮!」真子不再廢話,一發光炮轟向他們。

「堅忍!」春尼特的盾牌已經被全數打壞,只能交叉雙臂,以減傷技能硬接。

就在光炮擊中春尼特的一刻,守魂使的被動護盾再次觸發。

藍魔盾漣漪激盪,一半護盾值被瞬間蒸發。

真子的炎炮輸出雖然比不上貨真價實的魔源師,但她勝在有‘百式麟獸’加持,火魔法耗魔值大減,可以維持超耗魔力的炎炮。

春尼特突然閃開,讓愛諾娜中門大開!

「嗚啊~~~~~~~~~!!!」愛諾娜本能地掏臉驚叫。

真子手一抖,當下咬緊牙關,炎炮加粗一倍,變成一輛火車轟過去!

「守護者的凝視!」

愛諾娜跟春尼特同時被一面金盾保護,進入無敵狀態。

「守魂使,真無腦………」真子怒生漸生,無奈炎炮一但停止便要冷卻,時間甚長,只好維持。

當無敵時間完結後,春尼特的被動護盾已經冷卻好,再次以身護人。

「好猛…你怎可能撐住這麼久…」懶然在一旁看得嘖嘖稱奇。

「好睏…大哥……不行了……」春尼特累得跪下來,此時懶然才驚醒他正在超載。

懶然立即繞左,衝入火圈,從彎角攻擊真子。

「成佛吧!!!」他知道真子無法同時施法,現在防禦真空。

「地炎術!」真子突然說。

「吓?!」懶然心中一虛,見到百式麟獸突然向燒焦的草地噴火!

熊~~~~~~~~火圓立即被火焰填滿。

懶然萬萬想不到召喚物可以施法,一下法被燒個正著,獅鷲瘋狂踢腳抖動,想飛但失去羽毛,飛不起來,活生生被燒熟雙爪,倒地變成一隻大燒雞。

「嗚啊~~~~好燙啊!!!」懶然摔到地面,皮膚立即被發熱的裝甲燙出水泡,狼狽地跳出火圓。

「大哥!!!!」春尼特再次站起來,想衝過去幫懶然。

突然,一柄木大劍迎面劈來---澎!

他舉起雙手去接,赫見持劍者竟然是真子!

「近…近戰法師……?!」春尼特心中發毛。

「冰霜新星。」真子說,地面爆出一灘水。

「嘖,你放完火用冰魔法,不傻嗎?」春尼特忍不住恥笑真子。

真子突然舉起原木大劍----「導雷術!」

「甚---啊!!!!」天降落雷,正正劈中春尼特的天靈蓋。

本來守魂使對‘控埸技能’有抗體,但身處‘水區域’令導電效果倍增,他立即被電流麻痺。

真子在他面前掀起眼罩,張開綠色的眼睛………

「嗚……嗚嗚~~~」春尼特想反抗卻動不了。

她伸手,摸向春尼特的胸口---竟然捉住他的魂鏈!

「亡魂之眼……」真子本來不肯定,但仔細查看,果然發現藍色的‘魂鏈’有兩處泛白。

原來她不但看到亡靈,更看到靈魂的延伸。

她抓住魂鏈泛白處,用力一拉。

砰!光粒飛濺………

「警告:魂護契約 被強制解除!」

春尼特看到滿天星光,意識瞬間虛弱,倒地不起。

「……………」真子站在愛諾娜面前,舉起原木大劍。

「真……子……」愛諾娜緊張得抓緊自己的長裙,一臉茫然看着姊妹。

真子想說話,但知道自己會心軟破功,只好狠下心腸,一刀劈下去!

噹!真子不設防的後腦被重擊,立即四肢發軟,暈眩數秒。

「快……快逃………」春尼特擠出最後的力氣向愛諾娜說,然後正式完結超載,昏死過去。

愛諾娜眼見真子馬上醒來,嚥下口水,準備逃跑---

「三倍動能!!!!!!!!!!!!!!!」

啵滋~~~~~~~~~

「嗯…………啊……」真子後背劇痛,說不出話。

一柄長槍從後刺進她身體,穿胸而出,將她舉起來。

「抓到你了…癲婆…」被火燻黑的懶然喘着氣,翻身下馬,將真子連人帶槍釘在泥土上。

真子因為更換武器而暫時回收麟獸,想不到這短短數秒空缺,懶然成功反撲。

「嗚……啊……」真子想反擊,但四肢乏力,視線模糊,顯然已受致命傷。

她變成一隻被放血的雞,長袍因染血變重,垂到地面,滴血成泊。

「為甚麼………」愛諾娜看着垂死的真子,唸唸有詞。

「好想殺你,肯定跟你的王族身世有關…你母親是沙泰勒羅,艾德格王朝的大貴妃,你記起來了嗎?」懶然扶起愛諾娜,問。

愛諾娜搖頭。

「八鈴。」懶然突然說。

「矣?」愛諾娜猶如觸電,不可思議看着陌生人,說出熟悉的名字。

「你認識嗎?」懶然再問。

「不肯定…但感覺很親切…」愛諾娜皺眉回答。

「她就是你兒時的王宮玩伴,不要緊,跟我到王城再算吧。」懶然說,然後拔出小刀走向真子。

「你幹甚麼?!」愛諾娜大驚,拉住懶然的手。

「這個瘋女人不管公會死活,又對我們痛下殺手,早晚變成敵人---不,早就是敵人了。」懶然呸一聲,朝奄奄一息的真子吐口水。

「但她沒有殺你們啊……」愛諾娜疑問。

「啊……」真子緩緩呼出一口氣,仰望着血紅的天空,內心異常地平靜,不禁會心微笑。

「看!瘋成這樣!沒有殺我們?她連你一起殺啊!」懶然甩開愛諾娜,走到真子身旁。

「反正你不管公會,不管朋友,休怪我不管你。」懶然舉起小刀,對準真子的心臟刺下去!
2019-04-24 15:28:35
砰!

懶然突然眼睛一瞇,眼皮抖跳,然後倒地昏迷。

他後方站着一人---愛諾娜,她胸前捧着一塊大石。

「咳……咳咳………」真子胸口納悶,吐出大口鮮血。

「我…我該怎樣做?」愛諾娜拋開大石,驚惶失措地走過來。
她不懂任何急救術,衝動地抱起真子。

「嗚啊!!!!!!!!!」真子吃痛尖叫,溫熱的鮮血沿着長槍流滿地面。

對不起!」愛諾娜立即放開真子,卻令她被長槍刺得更深。

真子痛得張大嘴巴,卻萬痛歸心,喊不出聲。

「我找保伯,你等我!!!」愛諾娜跑去解開馬車的馬。

「愛諾娜。」真子用力說。

「矣?」愛諾娜停下手腳,回頭。

她眼裡盡是擔憂,卻非憂己之命,而是憂真子之命。

「為甚麼……」真子咬唇問。

「不知道…」愛諾娜眼圈一紅,忍淚上馬,奔回飯店。

四野無人,世界回復平靜。

真子手腳冰冷起來。

她看着自己的血筒逐漸空掉,今回死神終於抓到她了。

「再見了……」真子不會再買新的帳號,死亡便是永別。

「再見了………」她哭着,淚花的幻光之中再次看到查曼德的樣子。

他還是那樣英俊,笑容像太陽一樣溫暖她的心。

「對不起……我…失敗了……」真子哭得更利害,對着空氣喃喃自語。

「警告:血量 嚴重過低。」

血量計剩下薄薄一層水衣,愛諾娜仍未見縱影。

真子的世界漸漸灰白,四周被黑暗吞噬,唯獨中間的查曼德仍然是彩色,仍然微笑着。

「對不起…」她說,然後失血過來,亦昏死去。


良久過後………

「D   E   A   D」


。。。。。。。。。。。。。。。。。。。

沉睡一會,真子的意識慢慢醒來,身體卻動不了。

她置身純黑之中,呼天不應,叫地不聞。

「矣……登出資訊呢……」真子打開介面,發現‘登出’以外的功能都變灰,用不了。

漸漸,她感受到體重,搖啊搖,在船上似的。

「再睡一會……」某少女在她耳邊細說,真子馬上睡過去。

再次張開眼,真子赫見漫天星宿。

她驚坐起來,發現自己躺在小船,沿着紫色的幻河飄流,船尾有一少女掌舵。

「你……這裡……?」真子覺得少女很面善,卻叫不出名字。

「忘記我了?真子。你是我忠心的僕人啊。」少女笑道。

「你…蒙拉?」真子想起來,她就是渡船女神,蒙拉!

「你累了,再休息一會吧。」蒙拉微笑,繼續掌舵。

「我死了嗎?」真子摸着小艇,只能隱約感受到小艇的存在,卻沒有木材的質感。

「你死了,真子。」蒙拉笑道。

真子沉默一會,腦海一片空白。

「你…不用送我到白境了。」她說。

「為甚麼?」蒙拉反問。

「我…有點累。」真子笑說,眼淚卻湧出來。

「那麼…你是自殺嗎?」蒙拉再問。

「不重要。」真子說。

「你可以‘消失’,這是旅人天賦的能力,神明也控制不到。」蒙拉說。
對,真子可以登出。

但她卻無法按下去。

「你仍有牽掛吧。」蒙拉笑道,繼續搖船。

「我太累了…不想完成白境的任務。」真子撒嬌說。

「我們不去白境,去更好的地方。」蒙拉笑道。

「哪?」真子吃驚問。

「我父親的教堂。」蒙拉甜笑道。

「冥宮?!為甚麼--你會出現?」真子這下子才回神過來,問。

「保伯…這男人帶着垂死你的到我神殿,聲淚俱下祈禱,想血法師救活你。我讓血法師亡魂現身,並讓他帶來活人獻祭。眨眼間,他從附近擄來一對母子獻祭給我了。」蒙拉說。

「……………」真子沒有回答。

不遠處的天空有一光旋渦,是昏暗世界中唯一光明的地方。

蒙拉把船停到光旋渦下方。

「上面就是我父親的教堂了,真子。你肯定不去嗎?」蒙拉問。

「那對母子……後來如何了?」真子低頭,問。

「真子,我的船要靈魂的力量驅動,生命換生命,這是循環的一部份。
難道你以為復活的代價很小嗎?」蒙拉反問。

「復活。你不騙我?」真子狠狠瞪着蒙拉,言詞恐武有力。

「不騙,但有條件。」蒙拉微笑,繼續說。

「白境的靈魂會不斷消耗能量,但經我手引渡的亡魂不會。你可以無限時完成復活的任務。亦因如此,你跟白境的靈魂無法溝通。我鄭重警告:跟任何亡魂,以任何文字或語音溝通,我們會知道的,你們都必定消亡。」蒙拉凝重說,彷彿是GM的警告。

「很好。我去。」真子再次站起來,一如既往。

「你將以‘油燈者’身份出現在白境,引導一百個亡魂復活。復活的光將會點著你的燈,將‘生命之光’帶到我父親-冥神‧阿蒙德的教堂,點一枝白蠟燭,你就復活了。」蒙拉笑道。

「嗯,開始吧。」真子點頭。

蒙拉讓開,對真子輕輕點指。

「願亡者都放開執念。」她說,真子的身體開始向上飄,進入光旋渦去。
。。。。。。。。。。。。。。。。。。

「區域更新:賽彌孤兒院」

她來到一座百寶塔,每一層都關了數百個靈魂,然而這座寶塔有千層之高。

真子一直向上飄,隱約看到寶塔關着形形式式的靈魂,有人、有龍,有的甚至只是一團煙。

她越升越快,直接撞向到天花板去。


「請稍侯----------」

。。。。。。。。。。。。。。。。

真子再張開眼---驚覺視線從第一身變成第三身!

她亦變成一盞跑來跑去的人形油燈,身體纖瘦,四枝以鐵條扭成,頭顱是一盞空空的燈。

四周都有‘空燈者’跑來跑去,但它們沒有交流,全部停在一個老修女面前,顯然,她就是這裡的任務NPC。

真子跑過去,老修女馬上發現真子的存在。

「系統提示:老修女 正凝視你。」

「又是旅人…我懂了我懂了…引導亡者復活,你只能用‘客觀’的態度幫助它們。假如你洩露復活的秘密,令亡魂不經考驗就復活的話,我們必定知曉,你們必定消亡,明白的話……沾墨水,簽名。」老修女遞出一張紙---

劇本保密同意書
請在任何埸合(包括遊戲外)遵守以下守則:
*不可洩露任何有關‘油燈者’的設定。
*不可以任何形式洩露‘賽彌孤兒院’內的情報。
*引導亡魂的方式,只能以動作表示。

我同意遵守以上守則。
如有違反以上任何守則,我將會被永久停權。

簽署:_______


真子簽名,紙張憑空消失。

「好了,有關白境的事你都可以在‘藏書櫃’找到。希望你好好引導亡魂吧,旅人。」老修女說,然後不再理會真子。

接下來,真子看到一大群‘空燈者’跑到書櫃,心想他們都是玩家,只是彼此都不能說話而已。

她隨波逐流來到書櫃,介面跳出多頁情報及故事,內容全是白境內的道具取得方法。

「好……」真子離開書櫃,跟隨油燈者們從後門跑出修道院,看到半透明的白境村子。

「我會好好珍惜這次機會的…小波。」真子鼓起勇氣,跑向村莊。
=============================
第十六章-斷翼的天使

=========================
2019-04-24 15:49:30
真子bb唔該係白境同我燒膠特屎忽
2019-04-24 15:50:46
真子真係特別好睇
2019-04-24 15:58:15
agger
有血有肉


愛諾娜都好睇
2019-04-24 16:18:07
繼續寫真子,唔好停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