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鍾意咗十一年嘅人表白,佢竟然跳海死咗》

1001 回覆
341 Like 6 Dislike
2020-06-13 14:43:51
多謝
2020-06-13 15:23:53
佢本身小說真係性愛日記feel
2020-06-13 16:50:05
小說去到後面先好睇 睇項少龍周圍走又鬥呂不韋
2020-06-13 17:26:30
電視係完全走甜
2020-06-13 19:17:41
一日一篇?
2020-06-13 20:10:11
今日仲有
唔知係咪要出多啲要人睇呢
2020-06-13 20:13:41
笑到我
2020-06-13 20:22:51
點解咒語唔用哈利路亞 清呀

快啲啦樓主,寫快啲會多啲人睇架,同埋你寫到咁上下就寫去紙言啦,多啲人睇架。
2020-06-13 20:28:26
(五)
「Jordan全心為你好,Jordan最好多服務,Jordan好到無投訴,今年投票投二號......」

我雙眼被死神散發出的強光照射到還未能完全打開,但耳邊就傳來了這一陣熟悉而嘈吵的口號。

這口號是......

「喂喂喂,軒哥,做咩停哂手啊,係咪有女𥄫啊?邊度啊邊度啊?」

當我雙眼逐漸適應而打開時,眼前第一個看到的,正是一臉雀躍的九公。

但奇怪的是,現在他的樣子比起兩小時前在我床邊飲泣的時候看起來年輕多了,而且還穿著我們中學時代的校服。

不過,當我環看四周,我才發現,我竟然正身處在我的中學操場!

「喂,軒哥,你咁樣唔得喎,又唔派傳單,又唔話我知你𥄫緊咩女,你點做學生會副主席啊?」

聽到了九公這句說話,我低頭一看,果然發現了我手上拿著了一大疊傳單。

「無夢想,邊得嚟夢想成真呢?投Jordan,為你帶來夢想!」

看著傳單上老土得要命的宣傳字句,加上一直在我背後狂叫不停的宣傳口號,我終於記起了!

今天,就是在我中五那一年參與學生會選舉的投票日。

我摸一摸宣傳單張,是紙張的真實感;我再看一看自己,身上確實是中學的校服。

如此說來,一切都不是夢境,我是確確實實地穿越時空,回到過去了!

「阿軒!」聽著這聲音,我知道是蕭揚正在叫喚著我。

我轉頭過去,看到蕭揚正在招架著十多位不分高低年級的女同學。

中學時代的蕭揚,基本上已經是「高富帥」的代表,學校中視他為偶像的女同學實在不計其數。要不是他奉行單身主意,我相信他換女朋友的速度一定可以比我換內褲更快。

蕭揚一邊向我走來,一邊用手帕輕印著額上的汗水,低聲說:「你快啲幫我搞掂佢哋啦,我就快俾人圍到缺氧死啦。」

「你叫九公幫你啦,佢不知幾想咁樣死。」我半帶嘲弄地回應。

但話沒說完,九公已經熱情地走向那群女生,想要為她們解決問題。

看著九公如狼似虎的饑渴樣子,似乎九公對那群女生來說才是更大的問題。

結果那群女生在一秒之間便一去而空,可見九公的功力比保安更加強大。

「真心,如果唔係你叫我去選,我真係一啲都唔會想做主席。簡直係浪費時間。」蕭揚一臉嫌棄的表情,不期然令我想起了那個句句都語帶厭棄的死神。

不過,話說回來,選學生會確實是出自我的主意。

對我這個崇尚群體活動的人來說,學生會就是一個一大群人同心協力的熱血回憶,所以從中一開始,我已經期望可以在中五那年參選學生會。

因此,當我一踏入中五,我馬上將身邊的九公、Aiko、阿晴和蕭揚拉在一起,再加上其他同學,組成了一個學生內閣。

本來,大家都屬意由作為召集人的我擔任主席,可是當我考慮到在學校的人氣和感染力,我就覺得蕭揚才是主席的適合人選。

蕭揚對於大出風頭的事情向來都是極為抗拒的,可是經過我用三寸不爛之舌向他陳述擔當主席對將來升讀大學的好處,再加上答應協助他處理一切對外事務,他才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所以,蕭揚所說的不想擔任主席,確實是他的真心話。

只不過,這並不是此刻最重要的事情。

「係喎,阿晴係邊度啊?」當前不是懷念中學生涯的好時機,首要任務還是要阻止阿晴將來會死去的命運。

「咩啊,好似係你分工叫阿晴同埋Aiko負責去低年班嗰層派單張啊嘛。」蕭揚不解地回答道。

「好,唔該哂你。幫我派住先。」我一手將手上的單張全交到失落的九公手上,然後就馬上往低年級層奔去。

「幫你派都唔係問題啊,但係你啱啱到底𥄫緊邊條女啫?俾個提示嚟都好啊!」九公在我身後大叫著,但我已無暇回應他了。
2020-06-13 20:29:43
多謝尋覓巴教路我寫多少少就上紙言
盡力寫多啲,如果多幾個lm或者正評今晚可以加多一兩更㗎
2020-06-13 21:12:50
加更
2020-06-13 22:20:30
會唔會放埋上去penana
2020-06-13 22:24:12
係咪會易啲有人睇?我之後儲多幾篇應該會放
2020-06-13 22:36:03
愈多平台愈好嘅
多啲機會有人識你
2020-06-13 22:52:00
(五)續
今天,我負責擔任副主席的學生會二號候選內閣Jordan將會從投票日中獲勝,這也是我在中學其中一個最美好的回憶。

既然我與阿晴的「關鍵詞」把我帶來了這一天,難道我與她的「關鍵詞」就是「美好」嗎?或者是「難忘」?

不過無論如何,當前急務還是先找出阿晴。

就在我高速跑動的時候,我實在很佩服自己,事隔許久沒有回到過中學,但依然可以熟練地在校園中左穿右插。

不消一陣子,我就來到了低年級層。

「希望你哋記得lunch time去投票,支持學生會候選二號內閣Jordan!」

我的腳步停了在一個班房前面,因為,我聽到了屬於阿晴的聲音。

兩個身穿校服裙的身影從班房中步出,先行的是Aiko,看著她樸素的樣子,我突然覺得有點親切感。相信她也意想不到在未來裡,她的人生將會步進了五光十色的打扮世界。

而在Aiko身後,一手捧住了一大疊宣傳單張,卻仍然不見辛苦地跟Aiko有說有笑的,就是阿晴了。

此刻的阿晴,就是我腦海中最初的阿晴。

我與她相識在中二的時候,所以即使長大了也好,每次回想起中學的畫面,總是先想到了中學模樣的阿晴。

身穿著白色長裙,配著鮮紅色的幼皮帶,然後留了中學女生少有的內捲式及頸短髮,這就是我所腦海中的胡皓晴,還未步入悲哀的婚姻和死亡的胡皓晴,也是眼前的阿晴。

還在中學的時候,自己曾無數次幻想過與阿晴的未來,可是當中,並沒有一個幻想是聯想到分開的。

然而,直到最後,沒有想像到的未來,卻成為了唯一兌現的未來。

曾經每天都如此親近的她,曾經一舉一動都能令我心動不已的她,到底是在甚麼時候跟我產生了距離的呢?

「阿軒,你做咩企咗係度嘅?你唔係喺操場嘅咩?」阿晴看見了我,便朝我走了過來。

我見Aiko並沒有跟著阿晴走來,我暫且放下心中的千頭萬緒,因為我知道這是個扭轉歷史的好時機。

「阿晴,我有件重要事要話你知。」我認真地看著阿晴。

「你...你想講咩啊?」阿晴似是被我的認真所嚇到,一時間也認真地瞪起她一雙大眼睛看著我。

她這樣子,真是令人懷念的可愛。

「雖然我跟住落嚟講嘅事情好奇怪,但你要信我,而且一定要記住我所講嘅嘢,因為將會同你嘅未來好有關係。」我深呼吸了一口,阿晴不敢作聲地點點頭作回應。

「記住,將來,一定一定,唔好嫁俾叫做盧業成嘅人。」我語重心長地看著阿晴。

是的,盧業成,就是阿晴未來丈夫,也就是那個渣男的名字。

阿晴聽了,先是一言不發,然後,突然就極其誇張地哈哈大笑起來。

她這一笑,倒是令我一時間呆在原地了。

「你做咩笑成咁啊?」Aiko見阿晴笑得誇張,不明所以地走了過來。

阿晴笑得腰都彎起來了說:「佢...佢好認真咁叫我...叫我將來唔好嫁俾校長啊...哈哈哈。」

Shit。

我完完全全地忘記了這回事。

就因為距離中學畢業太久,再加上那個渣男的名字對我來說已是非常的熟悉,所以我一直都沒有記起中學校長的名字是跟那個渣男一模一樣的。

我相信,我認真的叮嚀,已經被阿晴看待為一個笑話了。

阿晴與Aiko,就這樣帶著開懷的笑聲,走到了另一個樓層去派宣傳單張了。

而我,則無奈地留在原地。

看來,勸說阿晴提防那個渣男的工作是徹底地失敗了。

然而,這個時候,死神的一句說話突然就在我的腦海中浮現出來了:「你小小嘅動作足已帶嚟現實嘅變化,所以盡量試下令你經歷過嘅事出現少少改變,或者已經可以改變到胡皓晴已死嘅事實。」

小小動作,改變經歷......

阿晴不提防渣男,並不代表歷史不會改變。

假如死神所說屬實,只要我令曾經經歷過的事情出現一點變化,未來也就有可能改變。

換言之,現在我要做的事情,就是讓這一天出現一點從前未有過的變數。

只要我成功,阿晴還是有希望的。

這時候,我看到走廊上貼滿了的學生會宣傳海報。

對了,內閣成員通常都是在最後的時間才投票的。

突然,我望著時鐘,又望到遠方的阿晴,我的內心重新浮現出一絲的希望。

小小動作,改變歷史。

一絲扭轉歷史的最後希望。
2020-06-13 22:52:52
好啊多謝無形巴
等我呢兩日搞下 新手真係咩都唔識
2020-06-14 00:38:05
準備臨訓前加多更, 有無人睇緊
2020-06-14 00:38:23
2020-06-14 00:39:04
多謝仲有尋覓巴陪我
2020-06-14 00:40:02
長期留係故台
2020-06-14 00:58:49
(六)
「阿晴!Aiko!」我急忙地跑到下一層,趕到準備進入班房的二人面前。

「你又想叫我唔好嫁俾校長啊?」阿晴似笑非笑地嘲弄我說。

「你哋投咗票未啊?」我看著二人。

「未啊,而家宣傳埋就去投啦,你呢?」Aiko反問我說。

還好,原來阿晴仍未投票。

「咁Aiko你去投票先啦,我有事想搵阿晴幫一幫我手,我哋一陣會再嚟投票㗎啦!」我望著阿晴。

「不如投埋票先去啦,都就快到票站啦。」阿晴漫不在乎地說。

「你跟我去先啦,好快㗎咋!」為免阿晴再多想,我決定拔足就跑。

「喂,你等埋我啊!」阿晴果然不疑有詐,急忙在後方跟著我跑去了。

「你搵得我咁急,就係為咗上嚟天台?」阿晴好不容易地跑了三層樓梯,終於氣喘吁吁地跟了我到天台去。

「無錯,恭喜你成功到達目的地。」我誠懇地給予阿晴掌聲。

「你想做咩啊?快啲講啦,投票時間得翻五分鐘咋。仲有啊,我仲未幫你哋派哂啲傳單啊,仲有我要去埋form1度答幾個同學問題啊......」阿晴明顯地比我著急。

一直默默地為別人操心,一直在背後低調地付出,這就是我所認識的阿晴。

「你慢慢嚟先,我其實想問你一個問題,就係,點解你想選學生會嘅?」我緩緩地走到天台的一邊,一個被校內學生稱為「無敵大露台」的地方,因為只有這裡,才能一覽學校後山的風景。

「你咁急搵我就係想我答呢個問題?」阿晴似乎有點詫異。

「當然啦,過埋呢幾分鐘,投票結果就唔會改變,所以我哋好有機會就會成為下一屆學生會成員㗎啦,咁我作為副主席,當然要了解一下成員們做好心理準備未啦。」我理所當然地回答說。

「咁啊......」阿晴似是接受了我的解釋,開始認真地思考著,然後說:「我選學生會,咪因為你話中學生嘅青春時期,應該做啲熱血嘢啊嘛。你當初話,每個人諗起籃球一定諗起Michael Jordan,所以你希望可以做到一屆令到每個同學都可以諗起嘅學生會代表。咁我都覺得你講得幾吸引嘅。而且你又話我做咗學生會成員之後,可以負責決定小賣部賣咩嘢食嘛。」

阿晴的說話,令我回想起原來當初選學生會竟然有這樣的初衷。

原來令人懷念的除了是阿晴的模樣,還有我昔日的滿腔熱血。

可是阿晴卻沒有看穿這個滿腔熱血的我,心裡怯懦地藏著十多年仍未能傾吐而出的愛意。
2020-06-14 01:00:03
「你問起學生會呢,其實我都有一個問題想問你㗎。」阿晴走到了我的身邊,陪我看著後山。

「你問啊。」

「點解,你唔做學生會主席嘅?」阿晴問。

「咁蕭揚咁多女fans,佢做主席一定容易吸引人投票好多啦,而且佢份人又夠感染力,做主席一流啦。」這次,我也是答得理所當然的。

「你講大話。」阿晴突然語聲一轉,用迫供似的眼神瞪住了我。

突然被她這樣看著,我也感到有點不太自然。

「你明知蕭揚即使做學生會成員都可以吸引到佢嗰班囡囡fans,根本就無需要佢做主席。講感染力,明明蕭揚就唔鍾意對外,所以平時入班宣傳、開咪、同人介紹內閣,呢啲大部分都係你去做嘅。我聽好多同學講,都係因為你嘅介紹,所以先對我哋Jordan有信心。所以,你嘅感染力分分鐘仲高過蕭揚。」阿晴連珠炮發的說話,從來沒有在我的回憶中出現過,面對此時此刻的她,我竟然感到有一點的壓力。

「重點係,我哋所有人都知,選學生會一直都係你嘅夢想。」阿晴認真地看著我的雙眼,「咁點解,你就唔願意做多一步,用主席嘅身份親手去實現佢呢?」

這一句「咁點解」,讓我想起阿晴在觀塘碼頭問我的同一句「咁點解」。

此刻的她,與那一刻的她,樣子雖然有幼稚跟成熟的分別,可是當我聽到這一個問題,我的內心同樣地感到似被擊打了一拳的痛。

為什麼,我不親自擔任主席呢?

為什麼,我不早點告訴你我喜歡你呢?

兩個問題都似是在印證著我的軟弱。

兩個問題都似是在控訴著我不敢朝著自己想做的事情進發。

兩個問題都似是在嘲笑著滿口說要相信夢想,卻不敢實踐夢想的我。

後山的微風在這時候拂面吹來,可惜,卻帶不走我內心的重量。

「我......」就在我猶豫未答的時候,學校的鐘聲就及時地拯救了我。

「叮噹叮噹......」

「弊啦,未投票!」阿晴這才如夢初醒地發現投票時間已到,而我內心則暗暗高興,除了是因為鐘聲剛好為我擋去一條難以回應的問題,更是因為我的目的達成了。

簡單而言,其實我的目標,就是要令我與阿晴的一票在歷史中消失。

根據當年的歷史,我和阿晴都是有投票的,但現在我成功令阿晴與我都沒有投票,變相就是稍為改變了歷史吧。

即使不知道這微小的改變到底會為未來帶來了什麼,但至少,我應該是有稍為移動了那歷史的軌跡吧。

我只是沒有想過,本來是為了引阿晴到天台消磨幾分鐘時間,最後竟然引發她問出了一句從來沒有出現在歷史之中的問題。

「你覺得我哋會唔會贏啊嗱?如果輸兩票,我哋就係千古罪人啦。」阿晴一邊與我走在回到班房的路程,一邊略有擔憂問我。

「放心,我哋會贏,而且仲會贏得勁過皇馬對香港。」根據歷史,我滿有信心地答。

「真係咁有信心?」阿晴半信半疑地問。

「唔夢想,又邊得嚟夢想成真呢?」我笑著說,然後與阿晴一起走入了班房。

當我才坐下了不久,鄰座的九公就把一張粉紅色的筆記本紙傳來。

一看這紙張,我就知道這是來自阿晴的信息。

「你還欠我一個答案啊!」句子後面還加上了幾個吐舌的表情符號。

而我內心卻知道,我欠她的,其實並不止一個答案。

為什麼愛情總是這樣,用情愈深,卻愈難說出口。

或許是因為怕說了就會失去,或許純粹是自己的懦弱。

聖經說,愛裡沒有懼怕。

這條件,似乎只適合雙方都是彼此深愛對方的時候,而不適用於一直以來都捉摸不定的阿晴身上。

那時候阿晴在海旁的聲音此刻言猶在耳地響起。

「咁點解,你唔早啲同我講啊?」
因為我怕。
2020-06-14 01:00:50
聽大家講寫快少少, 睇下反應點先, 如果有五個正評會再試下加更
2020-06-14 01:03:06
如果有人睇緊, 可以留言話聲我知啊
新手想要啲鼓勵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