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鍾意咗十一年嘅人表白,佢竟然跳海死咗》

1001 回覆
341 Like 6 Dislike
2020-06-12 22:14:37
(一)
「到底點解我會揀咗一個咁嘅男人做我老公㗎?」
阿晴仰天大叫一聲,然後又一口灌下了幾大口啤酒。
凌晨二時,我們正坐在觀塘碼頭公園一張望海的長椅上,地上已放了十四個空空如也的啤酒罐,對於向來酒量不佳的我和阿晴來說其實早已過了醉倒的極限。
「白痴,你先結咗一年婚咋喎。」
我一手搶過餘下的一罐啤酒喝了起來,以免阿晴再亂給自己灌酒。
「哈!我都唔明,點解一年我就覺得咁辛苦。」阿晴又喝了一大口。
「人又係你揀嘅,怨咩啫,當初又唔見你揀我?」
是的,我喜歡阿晴,很喜歡很喜歡。
「揀你?你都無話過鍾意我!」阿晴將一口酒氣向我噴來,原來她醉起來還是可以挺凶的。
「我鍾意咗你好耐啦,由中學開始就一直鍾意你啦!」
這句話,我差不多是用大叫的方式說了出來,就連阿晴都被我的聲音嚇得雙眼望住了我。
喝醉了,就是說出誠實話的最佳時機。
想不到,原來在心底糾結了這麼久的說話,只要醉了就可以大言不慚地說出口。
說出來,並不為什麼,就是想單純地說出來。
反正她已經結婚了,反正這句已失去了實際的功效,現在說了出來,或者只是為了要完成一件一直藏於我心底裡反覆思索和掙扎的事情。
這樣就好像是安慰了自己,其實我也不是沒有開口的勇氣吧。

而在我這句話之後,空氣就突然間靜了下來。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最怕朋友突然的關心...」
一輛播放著音樂的單車就在這時候在我們身後經過,讓環境更多了一份荒謬的諷刺感。
阿晴突然站了起來,走到了海邊前的欄杆。
「你講真㗎?」她回過頭問。
「嗯。」看著她不知是醉了還是認真的樣子,我不知該如何回應她。
「咁點解,你唔早啲同我講?」在碼頭微弱的燈光下,我好像看到她的眼睛中有了淚光。

「我......」我也站了起來,卻不敢向她走近。
在這尷尬的時候,她卻突然帶醉意地笑了。
「你有冇聽過金斧頭銀斧頭嘅故事?」阿晴一邊說,一邊轉過身去。「如果一陣真係有個仙女上嚟問你嘢,你記得要誠實,試下可唔可以換到一個擁有更加好嘅人生嘅我。」
「你講咩話?」
我聽不清楚阿晴的說話,正要走到她的身邊時,她就突然雙手捉住欄杆,然後一躍而過。
她跳海了。

我二話不說,馬上衝前去翻過欄杆,往大海裡跳。
然而在我落入水中的一刻,我的大腦才從酒醉中清醒過來,然後我才記得,其實我是不懂游泳的。
即使如此,我還是拼命地掙扎著撥水,希望能至少能找到阿晴的去向。
可是,我雙手所及的地方也只有水,而我只覺自己的身體愈來愈沉,愈落愈下.......
在我失去意識之前,我的眼前彷似看見了一個同樣在下沉的身影。
可是,我伸盡了手,就是捉不到。
2020-06-12 22:22:57
Lm
2020-06-12 22:24:07
Hello大家好, 新手寫故, 如果你睇緊, 可以留言同我講

見到第一篇啲排板有啲問題, 新手唔太熟手, 希望大家唔會睇得太辛苦, 下一篇會小心啲
2020-06-12 22:24:35
多謝你係第一個
2020-06-12 22:24:43
等緊第二篇
2020-06-12 22:27:14
(二)
當我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身在醫院的病床上了。

睜開眼,身邊站著的是九公、蕭揚和Aiko。

「阿晴呢?」我用虛弱的聲線問他們。

九公和Aiko對視一眼,然後同時撞了蕭揚一肘。

蕭揚會意,清了清喉嚨便說:「醫生話,佢比你遲咗好多獲救,所以......情況唔太樂觀。」

儘管蕭揚的聲線如常地冷靜,但我卻不能夠冷靜了。

「我要搵佢。」我一手拔去插在手臂上的針管,一個翻身就要下床。

「你唔好咁啦,醫生而家仲搶救緊佢啊。」九公一手就把我按倒在床上。

「搶救?搶救我更加要去睇佢!」我掙扎著,蕭揚只好無奈地加入壓制我的行列。

「你哋係咪胡皓晴嘅家屬或者朋友?」

這一句說話,一下子把病房中的混亂平息了。

「係,我哋係佢朋友。」Aiko上前回答了醫生。

「好抱歉,我哋盡咗力。」

這八個字,比觀塘碼頭的水更冷地湧進了我的身體。

作為阿晴的閨蜜,Aiko早已在醫生面前哭成了淚人。九公在我身邊默默地垂淚,而冷靜的蕭揚則走到了醫生的身邊,接手Aiko與醫生對話的工作。

而我就這樣無聲地躺在床上,任由淚水充滿了眼框,然後再沖濕了病床。

因著我的表白,阿晴自殺了。

她的自殺,到底是因為酒醉的衝動?是因為內心盛載了過多的悲傷?還是因為我的表白帶來了衝擊呢?

從中學開始,我已經在腦海中排練過無數次表白的方式,也想像過到底會得到阿晴怎樣的回應。

想不到,最後的結果,竟然是這樣。

阿晴的家人遠在外國,所以這時候並不能趕到醫院。

而阿晴的丈夫,在半個小時後便姍姍來遲地來到了。

據蕭揚所說,她的丈夫對阿晴的死訊反應不大。他只是聽從了醫院人員的指示,完成了認領遺體及種種簽字的工作,然後便匆匆走了。

這個丈夫,是阿晴早在大學時代認識的朋友,從差不多大學三年級便跟他在一起。

而事隔差不多兩年,阿晴便被求婚了。

兩人相處的經歷我也所知不多,但自從阿晴拍拖以來,大家都不多聽她分享什麼甜蜜的事情。

起初大家都以為只是因為她性格向來低調,所以才甚少分享。

可是她今晚突然找我,然後一來就是大吐苦水,向我傾吐了許多她丈夫的不是。

那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她的婚姻是多麼的不幸福。

如果,我一早就知道她的婚姻不幸福,我會勸她不要結婚嗎?

如果,我一早知道那男人不是適合她的人,我會早一點向她表白嗎?

如果,我一早知道她今晚會跳海,我會早一點捉緊她嗎?

即使我的答案全都是「會」,但反正她已經不在,一切也已經沒有意義了。

原來即使花了十年以上的時間去喜歡一個人,要失去她,只需要一秒鐘。
2020-06-12 22:27:32
出快D
2020-06-12 22:28:06
即出, 第一日出會出多啲, 之後會努力日更
2020-06-12 22:29:17
(二)續

這時的病房只剩下了我一個,蕭揚和九公早已陪著哭累了的Aiko離開。

在公立醫院的病房中,沒有多餘的擺設,房間就是一片空洞的白色,更突顯出我形單隻影的孤寂。

不過一個人也好,正好讓我繼續胡思亂想下去。

可是正當我打算從中學開始回憶起與阿晴的相處片段時,我耳邊傳來了一陣聲音。

「仆你個街......」

說也奇怪,這聲音似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聽起來毫不兇惡,也不大聲。

難道是病房外傳來的嗎?不過無論如何,相信也與我無關。

正當我打算重新投入回憶的時候,我再次聽到了那把奇怪的聲音。

「仆你個街......」

這次的聲音明顯近了很多,但聽起來還是陰聲細氣的,而且還有點令人毛骨悚然。

當我意識到自己內心好像有點發毛的時候,我決定還是把回憶的時間稍為壓後,現在還是先入睡比較好,反正現在距離早上也不遠了。

於是,我嘗試用枕頭蓋起了耳朵,準備好好的入睡。

「仆你個街......」

這次,我被嚇得「嘩」的一聲從床上彈坐了起來。因為這次的聲音即使有了枕頭的阻隔,但竟然比先前兩次更為清晰,簡直就像是從我耳朵裡發出的聲音。

而唯一不變的是,聲音仍是一樣的陰聲細氣。

這時候,我開始明白,我應該是遇上靈異事件了。

「無論你係咩都好,你最好快啲出嚟,我唔驚你㗎!」

我強忍身體的抖震地抱緊著枕頭和被子,眼望四周地說著。

「仆你個街仲要扮唔驚......」

陰聲細氣的聲音再次出現,緊接著我眼前一花,病床前竟出現了一個身穿白衣的背影。

看著這個背影,突然間,我全都明白了!

「胡皓晴!你係啊晴!」

我肯定地在病床上叫出這句說話,而我也明白了現在的狀況,就是阿晴回魂來找我了!

那白衣的背影聽了我的叫喚,竟然,開始緩緩地轉過身來......
2020-06-12 22:29:43
好似好正lm
2020-06-12 22:33:59
多謝你
2020-06-12 23:00:17
lm
2020-06-12 23:04:28
多謝我都睇緊你個故 好正
2020-06-12 23:06:09
(三)
轉過頭來的,竟然是一個文質彬彬,甚有文青氣質的男子。

「你係邊個啊?」雖然他的樣子看起來頗為斯文,但始終他不太似一般人類,所以我還是帶點小心地問他。

「愚蠢嘅人類,我係死神......」即使是自我介紹,他仍是一貫地用陰聲細氣的怪聲。

「你咪玩啦,死神點會著白色衫啊!」我不相信地反駁說。

「你哋香港人呢期唔係興好人著黑色,壞人著白色嘅咩?我都係配合下你哋嘅潮流啫。」

「就當你係死神啦,你做咩入我間房啊?」正當我想發問的時候,突然我好像明白了什麼似的,心頭涼了半截:「唔通我就快要死?」

「死你個頭...... 愚蠢嘅人類,今次真係多得你唔少。」死神搖搖頭,一邊用吊高八度的聲線說話,一邊坐到了我病房的一張沙發上。

「你知唔知陰間同醫院一樣,係有限床位㗎?」死神問我,而我搖搖頭。

「就因為你飲大咗無啦啦同胡皓晴表白,令已經飲醉咗嘅佢一時間接受唔到,搞到本來仲有三十年命嘅佢,就因為你一句說話而無啦啦死咗。」
死神這樣說,我才更肯定阿晴的死是因為我,一時之間,內心湧上了無數的自責。

「其實呢,陰間一向都會出現無啦啦早死咗嘅人。無啦啦飲醉自殺啊、無啦啦食野味病死啊,其實呢啲無啦啦嘅死亡,好多都係因為死神睇錯日子或者名而勾錯魂。」

聽著死神娓娓道來陰間的事,我好像在聽著衛斯理的科幻故事一樣,既不真實,卻又引人入勝。

「反正人始終都要一死,閻王對勾錯魂呢件事本來都無咩意見。點知最近肺炎死得人多,陰間一時間多咗好多意外因病早死嘅人。所以閻王一早已經吩咐我哋要小心勾魂,唔好再俾其他類型嘅早死魂魄出現,以免陰間無位。本來一切都相安無事,點知,就因為你一句嘢,就令到我負責管理嘅靈魂提早死亡。」

聽到這裡,我開始明白為什麼這個尖酸刻薄的死神要用他的鬼聲鬼氣來對我說了那麼多句「仆街啦你」,看來是因為我而令他惹上了麻煩。

「閻王講過,若然犯錯,下輩子必會投胎成最低等的飛禽。」死神的高八度聲音微微抖震,看來他對於處罰也感到相當恐懼。

「即係變成咩啊?」我開始對這個死神感到好奇。

「蝙蝠,生長喺中國嘅蝙蝠。」死神臉如死灰地回答說。

我回想起武漢的蝙蝠湯,馬上明白死神為什麼怕成這樣了。
2020-06-12 23:07:17
新手寫故 Day 1 決定努力出多少少, 睇下會唔會多D人睇先
2020-06-12 23:12:04
多謝,我都鍾意睇啲科幻靈異啲嘅故
2020-06-12 23:13:25
手動正皮
2020-06-12 23:16:35
你嗰個好正好痴線加油過去Lm先
2020-06-12 23:17:32
多謝
2020-06-12 23:19:12
2020-06-12 23:19:32
幾好笑,啲橋幾到肉
劇情可以放慢少少,除非你個故事勁長
樓主加油
2020-06-12 23:21:38
多謝lm
2020-06-12 23:22:27
多謝你嘅意見啊
呢個故應該都有翻啲長度, 所以怕前面太拖係會急少少, 希望都睇得舒服啦
2020-06-12 23:26:33
lm 不錯不錯
2020-06-12 23:27:14
係咩
我有啲故係幾痴線,當玩吓放鬆吓
其實我都係新手,只係寫咗3個月度

你都要加油,keep住更
好睇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