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能戰鬥]【為了與女友出國旅行,我只好打示威者來提升信用評級】

507 回覆
188 Like 8 Dislike
2019-09-23 20:21:56
LM
2019-09-23 20:38:50
2019-09-23 22:47:46
拿到資料後我們回到總部,六人齊集會議室來研究案情。第一具屍體是在石硤尾的一個垃圾房中找到,屍體完整,有被侵犯過的痕跡。第二具屍體是在葵涌邨的垃圾房中找到,死者是附近居民,屍體同樣有被侵犯過的痕跡。但是到了第三宗案件,犯案手法就改變了。兇手在觀塘一條小巷殺死受害人,然後將她棄屍大海,直到有人有觀塘碼頭發現殘肢才揭發。第四宗案件手法亦相似,兇手在屯門行兇後把屍體投進大海。受害者都是晚上獨自回家時遇襲,年齡介乎十七至二十二歲。

「嗯,我已經有頭緒了。」啊進說。

「我們才開始五分鐘你就有頭緒了?」我不禁問。

「啊進素有『港大福爾摩斯』之稱,當年他可偵破了不少國家衛士和鬼雄會的陰謀。」啊冰一臉自滿。

「兇手首兩次的犯罪尚可理解,但是第三和第四次就有很大問題了。」

「為甚麼?」我問。

「漢哥,要是你會怎樣處理屍體?」

「沉進海裡或埋到山上吧,但是在監控鏡頭下也無所遁形吧。」

「沒錯。屍體是被解剖後投進大海,而且發現屍體的碼頭跟案發現場相近,我相信兇手是即場把屍體解剖。」

「沒可能吧,那些小巷雖然人跡罕至,但是總會有鏡頭拍下吧。」安娜說。

「這就是我第一個假設,兇手是個有權有勢的人,足以隻手遮天。」啊進說。

「但是為甚麼他要冒險即場解剖,而且是第三宗案才開始?」咏花問。

「我也不知道,有可能是他心理愈來愈變態。而且更重要的一點,是受害人的名字,你們看看吧。」啊進展示文件。

六月四日,卓雅詩;六月十日,伍紫詩;六月十八日、袁仲詩;六月二十五日,李文詩。

「全部都叫『詩』…」我們驚覺。

「對,我猜兇手是四處遊蕩,然後找名叫詩的女性下手,這是我的第二個假設。」

「但是啊…要是隨機的話也太奇怪了,怎可能四個受害人都是年輕美女啊。」我看著受害者的照片說。

「說起來也是啊,她們不只是普通的美女,而是有著明星級別的美貌。」啊進附和道。

「喂你們給我認真點。」啊冰說。

「不,我也認為他不是隨機挑選。看吧,四名受害者都叫『詩』,但是詩的同音字也不少吧。要是有人在街上叫『啊詩』,你又怎知道她不是叫思考的思、斯文的斯、甚至是施政的施呢?」咏花指出這一點。

「要是這樣就糟了…受害者都是住在公屋或貧民區,信用值介乎C至E級,能查到他們的資料,兇手至少是A級的人。而且自六月二十五日後就沒有再犯案,直到八月二十六日誣陷民哥…隊長,可以查到這三個月來,名叫詩的失蹤女子嗎?」啊進憂心忡忡。

隊長馬上去聯絡A級的線人,我們於會議室內等候,如坐針氈。半個小時後,會長帶著一份名單回來。

「找到了…七至八月名叫詩的年輕失蹤女子,信用值C或以下,總共十二人…」

「甚麼!十二人!!」我大叫。

「太過分了!!!」安娜把桌子拍陷。

「無論兇手是誰,我也要把他除掉!」咏花震怒。

「現在只是個開始,兇手可以連續作案又不被發現,說不定背後有不少國士撐腰,而且S級七位百年孤寂又對我們虎視眈眈…」啊進說。

「不用擔心,我已經有方法對付百年孤寂。」

「霄漢…」咏花略顯擔憂。

「百年孤寂由我來解決!!」我下定決心。
2019-09-24 02:39:09
由我來解決
2019-09-24 02:46:32
九月五日,我們五人到了觀塘成業街的一條小巷調查,這裡就是第三宗命案的案發現場。估計死者是在抄小路回家時遇襲,年僅二十歲就香消玉殞。

「有血跡嗎?有的話就可以使用飛花了。」啊冰問。

「沒有,清潔得十分乾淨。」啊進檢視地面。

我環顧四周,尋找有沒有可以施以粵語殘片的生物,可是也沒有找到。另一邊廂隊長到了死者的居所尋找她的家人,可是已經人去樓空。

「看來這裡已經清理得一乾二淨,我們沿著前往海邊的路慢慢搜索吧。」啊進轉身離去。

「你們還真是多管閒事啊,收手吧,他不是你們可以惹的。」

「百年孤寂!」我擋在同伴身前。

「你們現在收手,我還可以放你一馬,你們也知道百年孤寂的力量吧。」

「要不是你們誣陷民哥我們就不會干涉此事,現在想要我們收手也太遲了。你這樣說代表你知道兇手是誰吧,那就由我的粵語殘片查出來!」

「是嗎?那我就要你在絕望中死去。」百年孤寂邁開腳步。

我踏前一步,可是左手被安娜拉住。

「讓我去吧,以我的速度說不定能避開他的攻擊。」

「我不能讓你冒這個險。」

我回過頭去,咏花馬上移開目光。她是最擔心我的人,但是她卻無法阻止我,因為只有我才能識破百年孤寂的能力。百年孤寂的攻擊不會致命,但是會造成精神打擊,只要我捱下他一擊不死,就可以用粵語殘片去回放他的能力。我走到百年孤寂面前,雙方距離不過一米。

「為了同伴而死,值得嗎?」百年孤寂仍然在打心理戰。

「你錯了,這次我不是為了民哥而站出來。也不是為了咏花,不是為了國士會,而是為了我自己!為了守護我心目中的正義!為了挽救這座城市!!」

說罷我便向他頭部揮拳,他彎腰避開然後還以顏色,我後退避開,拉開距離。我們的力量和速度都在仲伯之間,要分勝負就要看誰的國士能力發動得較快,但是我的粵語殘片可說是毫無勝算。我打算以一拳換一拳來試試百年孤寂的發動速度,我以一記勾拳打中他右額,同時亦被他打中腹部,可是百年孤寂沒有發動。

「霄漢!」咏花緊張得大叫。

「幸好沒有事…」安娜也甚為擔憂。

為甚麼沒有發動呢?是接觸時間太短?還是需要特殊的攻擊?我一邊思考,一邊擋下百年孤寂的連環拳。既然他堅持要用拳擊,那就代表他要用雙手來發動能力。他滑鏟穿過我襠下,然後施以一記旋踢,我立即架起雙手防禦。

「甚麼!糟了!!」

我太大意了!那只是一下虛攻,他收回左腳後馬上揮拳,他的右手瞄準我的頭部。是頭部!發動的方法是用手擊中對方頭部,可是我已經沒有迴避的時間了。

「!!!」我頭部被撃中,飛開數米。

「霄漢!你沒事吧!」

我躺在地上動彈不得,咏花抱住了我,安娜、啊進和啊冰則擋在我們身前。那一拳不算很重,我連血也沒有流過一滴,我打算站起來,卻無力地跪在地上。

「你怎麼了?霄漢!」咏花抱著我的頭。

我想要說話,可是甚麼也說不出,我不知道在那一瞬間發生了甚麼事,但是我現在只是感覺到無盡的孤寂。

「先回去吧!開到荼蘼!!!」咏花變出大樹擋在百年孤寂面前。

「哈哈!準備在絕望中死去吧,粵語殘片。」百年孤寂大叫,但是沒有追上來。

咏花抱著我跑到停車場,我們登上了隊長的車便馬上駛回總部。一路上車廂一片死寂,我一言不發,其他人也沒有追問,咏花則一直緊握著我的手。

回到總部後咏花把我送回房間,我就像行屍走肉般不能自理,她替我洗澡並換過衣服,然後一直陪在我身邊。我卧床整整一天,但是一分鐘也沒有睡過,咏花把食物送到房間餵食,同伴也不時來探望我,可是我的大腦依然一片空白。

第二天的晚上,我閉上眼睛也無法入睡,我的內心有一道揮之不去的陰霾,一直腐蝕著我的內心,一種名為孤寂的劇毒。

「霄漢…不用怕,有我在這裡。」咏花鑽進被窩抱住了我。

「我會一直照顧著你…無論如何我也不會離開你。」

咏花溫暖的身體和芬芳的氣味緩解了我的孤寂,我想起了我要做的事,識破百年孤寂的能力,守護我心目中的正義!我用盡全力,舉起那顫抖的右手,放到頭上,說出這一天半以來第一句說話。

「粵語…殘片!」
2019-09-24 04:27:10
2019-09-24 07:52:37
好題材
2019-09-24 12:07:18
2019-09-24 13:08:40
改名換姓叫粵語鹹片啦
2019-09-24 13:27:46
樓主好勤力出文
2019-09-24 14:29:49
百年孤寂呢part idea之前諗好咗所以寫得快咗
同埋想追返無寫一日個進度
2019-09-24 14:33:46
其實加甜都有助描寫佢哋男女朋友嘅關係
不過我唔識寫
呢方面大家請自行想像
2019-09-24 15:06:06
2019-09-24 23:11:17
我回放跟百年孤寂作戰的片段,他以一記旋踢虛攻,然後揮拳打中我的頭部。我記起來了,他的能力是靠雙手擊中對方頭部來發動。

「!!!」我被擊飛數米,與我的記憶相符。

可是當我倒地之後,世界突然失去色彩,變得一片灰黃,時間就像靜止一樣,只有我能活動,這段記憶顯然不存在我的腦海。我摸了一下後腦,確認沒有撞傷。

「看來並不是神經受損,而是世界真的靜止了。」我自言自語。

由於粵語殘片只能讀到影像和聲音,不能讀到我當時的想法,所以我必須把我的所想全部唸出來,那時的我也是考慮到這點吧。

「有一道無形的牆阻擋著我,即使用國士的力量也無法打破,現在我只能在半徑三米的範圍活動,到底要怎樣才能出去啊?」我坐了下來,一邊思考如何應對,一邊自言自語。

既然這段記憶可以被粵語殘片讀取,正代表了那個空間是確實存在而不是幻想世界。一個灰黃色,只有我能活動的世界。我快進片段,找到了三天後的我。

「我已經三天沒吃沒喝了,可是我一點也不餓。沒有睡覺也沒有大小解,身體狀況一直維持在第一天的水平。」

我環顧四周,時間依然靜止,無論是我還是咏花,還有百年孤寂,但是只有我能活動。要是有那麼多時間,我一定能破解當中的秘密,我快進片段,在半個月後找到有關記憶。

「啊!!!!!悶死了!!我困在這裡已經半個月了,我想了很久,我終於明白這是甚麼回事了。世界上的東西都是不連續的,包括了時間。由上一秒到下一秒就像走吊橋一樣,每一塊木板之間都有著不可無視的夾縫。正常情況下人是不可能掉進那夾縫,但是在國士能力下一切都變得可能。我現在就是被百年孤寂打進了時間之間的夾縫,經過了上一剎那,卻無法到達下一剎那。就像從月台登上火車,卻失足掉進夾縫,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爬回來。說不定真如『百年孤寂』這一名字,要花上一百年啊…」

「喝!啊!!!哈!!」接下來的數個月,我一直在練習國士能力的運用和模擬戰鬥──

「噢~哦~噢嗯~啊!!!!!」再之後的數個月,我開始精神失常,經常大呼小叫──

「一年了…我在這裡一年了。嗚…我想回家啊…兇殺案甚麼的我也不管了…啊!!!帶我回去吧,咏花!」我望著伸手不及的咏花,她的表情依舊一成不變。

「嗚…我還要在這裡待多久啊?啊!!」我捶地痛哭。

太可怕了!這就是百年孤寂的力量,令人絕望的力量。記憶中的我突然倒下,既不像暈倒,也不像睡著。我快進記憶,尋找下一道片段。

「…」一年後的我依然沒有醒來。

「…」十年後──

「…」二十年後──

「呼…」直到二十三年後我才清醒過來!

「果然我的粵語殘片正好克制著他,剛才我把這二十三年的記憶回放了一遍,想起了不少往事,自己的人生無論看多少遍也不覺得悶啊。這就過了二十四年,要是一百年為限的話那已經過了快四份之一。好吧!再鍛鍊一下國士能力,要是累了就再回放一次記憶。就是這樣!我可不是哭哭啼啼的角色,冷靜機智才是我李霄漢的形象!」



我不停快進,已經不知道自己鍛鍊了多少年,回放過記憶多少次。相比二十四年時躊躇滿志的我,如今鬥志已經消磨殆盡,連自己的人生也開始厭倦了。

「甚麼時候才能回去啊…還沒有到一百年嗎?」

我躺在地上,大腦停止思考,仰望著灰黃色的天空。不知道過了多久,世界開始恢復色彩──

「霄漢!你沒事吧!」我倒在地上,咏花抱住了我。

我的記憶終於接上,從上一剎那走到下一剎那,足足花了一百年。可是我卻失去了一百年來的記憶,只餘下一百年來的孤寂,這就是百年孤寂令人絕望的能力。得知真相後我解除粵語殘片的能力,慢慢張開雙眼。

「霄漢!你沒事吧?」咏花守在我身旁。

「嘩…天都亮了啊。」我用被子蓋著雙眼。

「現在下午三時了,你已經連續使用了國士能力十六小時,一定很累吧。」

「還真有點累啊。」雖然我已經拾回鬥志,但是在夾縫中我使用了長達九十多年國士能力,看來不是一朝半夕就能回復精神。

「你還是休息一下吧。」

「咏花,我已經知道百年孤寂的秘密了。」

我把百年孤寂的能力詳細道出,包括我如何度過這一百年。

「辛苦你了,霄漢。」咏花輕抱著我。

「果然只有我才能克制他的能力,要是其他人被他打中,真不知道要怎樣去過那一百年,更遑論識破他的能力。」

「難怪其他人不是瘋掉就是自殺,現在想起來也是理所當然。」

「要是我回放了人生四次,我就等於九十二歲的老人了,那麼我跟你就相識了四十四年,相戀了二十八年了。」

「這樣我豈不是這輩子也追不上你?」咏花把我抱得更緊。

「對啊,我對你的思念可是有一百年的份量,所以我一定是勝者。」

「那麼最幸福的人,不就是我這個敗者嗎?」
2019-09-24 23:47:03
聯署要求德國政府與中華民國(台灣)建立全面的外交關係

「TaiwanWarmPower」今晚(15日)在臉書發文,呼籲民眾一同連署「德國聯邦議會第95643號請願書」 ,支持「請求德國與中華民國(台灣)建立外交關係」,內文中指出迫害人權的中共不應代表民主自由的台灣。小編表示,可參考連署教學影片,2分鐘左右的時間就能完成簽署,如能在10月9日前達成5萬人連署,就有機會將此議題送進德國國會。

#AntiChinazi

Source: https://m.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916703

連署教學from TW:
https://www.facebook.com/allen.taiwangermany/videos/pcb.2942668175748064/2942643702417178/?type=3&theater

連署link:
https://epetitionen.bundestag.de/petitionen/_2019/_05/_31/Petition_95643.mitzeichnen.html

大家幫下手, 聯台灣抗邪惡強国
2019-09-25 10:08:40
LM
故事設定好正呀!!!!
Jojo既視感, 突然有衝動想重溫jojo
其中一個替身能力係煉金術 笑左 咪啫係愛德咁 應該好勁架喎
2019-09-25 10:29:37
諗起嗰篇畫風好奇怪嘅漫畫
咩每撳一次接扭就會有錢賺
但精神就會送咗去一個乜都無嘅地方
無論去幾多年 現實都係過咗一秒咁
醒返之後自己就乜都唔記得
2019-09-25 11:09:46
好似韓漫嚟,要過一萬年
其實個idea就係抄佢
2019-09-25 13:44:16
我好似係咁爆你梗
2019-09-25 14:29:22
唔好意思有小小睇唔明
2019-09-25 14:35:52
唔緊要
我諗應該都幾多人睇過
我嗰陣都係喺高登睇
2019-09-25 14:37:52
我回放跟百年孤寂作戰的片段,他以一記旋踢虛攻,然後揮拳打中我的頭部。我記起來了,他的能力是靠雙手擊中對方頭部來發動。
...

「那麼最幸福的人,不就是我這個敗者嗎?」
唔好意思有小小睇唔明

我唔quote咁長啦
你邊個位唔明
2019-09-25 14:40:49
同溫層結果發動
2019-09-25 19:16:46
留名支持樓主
但咁多位睇文可唔可以唔好再成篇文quote
2019-09-25 19:56:32
支持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