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能戰鬥]【為了與女友出國旅行,我只好打示威者來提升信用評級】

521 回覆
190 Like 9 Dislike
2019-10-04 16:39:37
全部替身都係歌名真係好撚正
2019-10-04 17:27:24
香港樂壇啲歌名其實幾型
2019-10-04 17:34:41
會唔會有潛龍勿用
2019-10-04 17:38:17
2019-10-05 17:25:22
pish
2019-10-05 17:35:39
push
2019-10-05 22:05:25
新讀者lm
2019-10-05 23:50:20
我個ms office壞咗啊
2019-10-06 00:33:18
係國士攻擊!!!!
2019-10-06 10:04:01
google doc
2019-10-06 12:20:41
重裝咗無事了
2019-10-06 23:04:53
pish
2019-10-07 02:54:20
江子誠死後示威者士氣大振,包圍了多個政府機構,國家衛士忙於鎮壓示威,我們則留在總部一直關注事態發展。狙擊隊的三人都沒有受傷,攔截隊中啊進被鐵球重擊,情況比較嚴重,有數排肋骨碎裂,安娜的手腳和肩膀都有骨裂,但是情況不是太嚴重,而我就有些撞傷和瘀傷,沒有大礙。

「啊進,好點了嗎?」我和咏花到啊進的房間探望他。

「應該有一段時間也不能下床呢…」坐在他床邊的啊冰說。

啊冰喂他吃掉早餐的麥皮粥,然後再替他抹面抹手,無微不至。

「有個問題我想問很久了…」

「嗯?問吧。」啊冰輕抹著啊進的手。

「你們是男女朋友嗎?」

「………」

「………」

啊進和啊冰一言不發,整個房間陷入一片沉默。

「對不起,我就知道不應該問這個。」我致歉。

「不…我們的關係…應該是戰友吧。」啊進說。

「在革命成功之前我們不想花時間於男女私情上。」啊冰說。

「也不是啊,我和霄漢不是合作得很好嗎?」

「最心痛是~愛得太遲~有些心意~不可等某個日子~」我唱起了歌。

「喂!」咏花卻打了我一下。

「也許我們不夠成熟吧…先不說這個了。」啊進一臉尷尬,馬上改變話題。

過了一會我和咏花便轉到安娜的房間,她坐在床上全神貫注地看著電視上的新聞報導,精神似乎不錯。

「安娜,沒甚麼大礙吧?」我問。

「嗯,好很多了。那時幸好有你在,要不是我就死了。」

「算是報餓狼傳說那次的恩吧,況且沒有你拖住文無斷我們也不能解決熊盛火。」

「你為了香港赴湯蹈火,我們才該說感謝。」咏花說。

「不用見外了,就在我加入國士會那天起我們就是同生共死的手足了。」

「國家衛士有甚麼動作嗎?」我盯著電視。

「下星期就是全國政協會議,文無斷間接害死了江子誠,江志傑肯定不會放過他。這幾天他必定會垂死掙扎,務求用我們的性命來祭江子誠,以息江志傑的怒火。」安娜分析。

「我們也要多加注意呢。咏花,到大堂巡視一下吧。」

「嗯。好好休息吧,安娜。」

自從政府對山頂酒店實施制裁後,酒店的客人已經開始減少,而且奇怪的客人也愈來愈多,加上民哥被嫁禍一事,說不定酒店內一直住著衛士會的國士。我們經過地下的一間雜物房,發覺已被改成一間客房。

「誰會住在這裡啊?」我問職員。

「是一名年輕的風水師,她說這裡的風水是最好,無論花多少錢也要住在這裡,我們也是今天才改建好。」

「真是奇怪啊…」

這房間的下方正是我們國士的房間,要是她圖謀不軌,後果便不堪設想。我和咏花回到房間,用酒店的電腦搜尋她的資料。

「謝落霞,職業為風水師,今年二十四歲。有這麼年輕的風水師嗎?」我不禁問。

「她看上去就像十四歲的小孩啊。」咏花指著閉路電視畫面。

「查到她的資料嗎?她報稱是C級信用。」

「不行,我們這裡只有B級的職員,我已經聯絡了A級線人,可是他要明天才能答覆。」

「算了,也不用急於一時。只要民哥晚上巡邏時小心點就好了。」

「嗯,我們去叮囑他一下吧。」

大意的我們沒有想到,敵人之強大可以在一晚之內把我們逼進絕境…
2019-10-07 03:18:58
有趣故事
2019-10-07 08:42:03
樓豬凌晨都出文
2019-10-07 12:39:55
寫到凌晨
2019-10-07 13:53:43
pish
2019-10-08 10:39:08
pish
2019-10-08 16:16:30
2019-10-08 17:40:26
2019-10-08 18:41:45
寫緊了,凌晨應該有
2019-10-08 20:23:16
土系能力 富士山下
2019-10-08 23:11:26
講起好似真係無土系
2019-10-09 00:00:57
「這是甚麼地方啊?」

我從睡夢上醒來,發現自己身處於一片白色世界,我觸摸牆身,感覺就像紙張一樣,白色的紙張連綿不絕,編織出一個迷宮。我撕破牆壁,鑽到了牆的另一端,但那裡只有相似的白色世界。

「糟了…是謝落霞的國士攻擊。」

我剛睡著便進入了這個白色世界,一定是住在我上方的她發動了能力。這個迷宮就像一條沒有盡頭的街道,兩旁有不少唐樓及商店,上方則掛著各式各樣的招牌,全部都由白紙組成,有點像八十年代香港的街道。我登上其中一幢唐樓瞭望,可是未見頭緒。我不斷撕破牆壁,穿梭於不同的世界,可是每個世界都是一模一樣。

「漢哥!終於找到你了。」啊冰上氣不接下氣。

「怎麼你也在這裡?你也受到了國士攻擊嗎?」

「我也不知道…我剛睡著就發現自己身處這裡了,我還以為是夢境呢。」

「虧你能找到我啊。」

「我是用飛花找到你的。」她把花瓣變回紙碎。

「原來如此,那麼我們再找找有沒有其他人留下的紙碎吧,說不定還有人困在這裡。」

我們穿越了數個世界,可是都沒有其他人的足跡,我們坐在地上休息,白紙造成的地面光滑清涼,非常舒適。就在我們休息之際,左前方突然傳來一聲大叫。

「積木!!!!」民哥打破牆壁衝了過來。

「你也在嗎?」

「你們也在啊?到底是甚麼回事啊?」

「我們受到國士攻擊了,你也是剛睡著嗎?」我問。

「應該不是吧,我是晚上七時上床的,打算十二時起床接班巡邏。」民哥說。

看來所有睡眠中的人都會被拖進這個世界,安娜和啊進尚未痊癒,晚上會在十樓的醫療中心留宿,她的國士能力應該不足以影響他們,那麼應該還有一人在這個世界。

「你們看!」啊冰指著天空。

遙遠而雪白的天際被刺穿,伸來了一根樹枝,那是一棵巨大的松樹,這肯定是她的傑作,我們朝著大樹跑過去,果然找到了咏花。

「你們都沒事就好了,她的國士能力到底是甚麼啊?」咏花問。

「我也不知道,我們連她本人也沒看見。」民哥到處張望。

「現在要怎麼辦?乾脆燒了這裡吧。」我說。

「我正有此意,所以才變出松樹。它的油份高,很容易就能燒起來。」

咏花拿著木錐在樹幹上鑽木取火,不到一分鐘松樹便著火焚燒,火勢蔓延到紙造的建築,一發不可收拾。

「啊嘩嘩!會不會太危險啊…」啊冰大驚。

「開到荼蘼!!」咏花變出一排大樹。

「啊嘩嘩!樹還變多了!」

「這是木荷,它的含水量高,可以用作防火林。」

世界被燒出了一個直徑數十米的洞,洞內漆黑一片,深不見底。咏花變出大樹,螺旋伸向洞底。我們跟著咏花走進深淵,走了十多分鐘終於到達底部,地面盡是灰燼。我踢開地上的灰燼,發現了一張紅色的賀卡。我把它輕輕打開,賀卡的中央出現了一座精緻的城堡。

「原來是立體賀卡…唔!!」我拋掉賀卡。

紙製的城堡急速變大,數秒間便變成一比一的大小。

「開到荼蘼!!」

咏花用藤蔓攻擊城堡,可是破損的部分馬上自動修復。城堡的大門突然打開,一名女孩走了出來,她身穿莊重的白色長裙,儼如公主一樣。

「沒想到你們能走到這裡。」衣著成熟的她仍脫不了稚氣。

「謝落霞!你的能力已經被我們識破了,快點放我們回去!」民哥恐嚇她。

「識破?你們還沒有見識到囍帖街十份之一的力量呢。」

「那快點讓我見識一下吧。」我說。

「不,你們應該還有兩個人吧。」

「他們在十樓,恐怕你那國士能力的射程沒那麼遠吧。」

「可惡,本可以將你們一網打盡。」

「你可不要小看我們啊!」我衝向謝落霞。

「那就試試吧!囍帖街──回憶堡壘!!!」

她的身體發出耀目的白光,我的意識也被這道白光帶走──
2019-10-09 01:30:17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