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能戰鬥]【為了與女友出國旅行,我只好打示威者來提升信用評級】

507 回覆
188 Like 8 Dislike
2019-09-04 18:39:20
2019-09-05 15:25:37
我們甫步出商場,四周突然警報大作。

「警報!荃灣出現恐怖組織國士會成員,請鄰近國家衛士前往拘捕。」商場的大型屏幕展示出我的相片和名字,信用評級也變成了F級。

「怎麼辦。」我不禁緊張起來。

「不用怕,我們的喬裝天衣無縫。還有你看到神色慌張的那些人嗎?他們就是國家衛士,他們聽到國士會的名字就嚇怕了,根本不會主動進攻。」

就在數分鐘之間,人山人海的荃灣變成死城,所有店舖都提早關門。我們回到停車場,民哥輕鬆坐到了副駕駛座。

「我沒有車牌啊。」

「我也沒有啊,用自動駕駛就好了。」民哥說。

我無奈地坐到駕駛座,輸入目的地,汽車便自動開了起來。他一直盯著平版電腦,那是國士會共享訊息的地圖,有著咏花打探回來的情報。汽車駛過葵芳時,我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在天空飛過,為了保護我,咏花也在遙遠的天際拼盡全力。

「西九龍公路有路障,不能走三號幹線。」民哥說。

「咏花傳回來的情報嗎?辛苦她了,像蜘蛛俠一樣飛來飛去。」

「總之先開到長沙灣那邊吧。」

當我們駛到荔枝角,路況又出現變化。

「整個西九龍都是警察,繞到何文田那邊吧。」民哥一臉苦惱。

當我們駛到何文田,我收到了咏花的電話。

「先不要來天星碼頭,似水流年埋伏了在這裡。」

「就是上次打傷你的人嗎?」

「嗯,我打倒她再通知你。」

「不用了,我們經紅隧過去吧。」

「但是安全檢查…」

「我有好辦法,不用擔心。」我不可以再增加咏花的負擔,況且她才剛傷癒。

就這樣,我們慢慢駛向紅隧入口,由於只有C級的人才可以使用過海隧道,所以交通不是太過擠塞。駛過自動收費通道,前面就是檢查站。在我們前面的是一對年輕夫婦,警察把丈夫強行拖到地上,並揮棍毆打他,另一名警察則舉槍指向他。

「他們犯了甚麼事啊…」政府通緝的應該是我才對啊。

「警察看上了他的妻子…我也很憤怒,但是今天還是不要管太多了。」

「那妻子被帶走了!連C級也受如此對待嗎?」

「你們!下車接受檢查!」一名警察敲打我們的車窗。

民哥看了我一眼,示意把事情交給我處理。我打開車門,慢慢步下車箱。我認得他,他就是剛才打人的那警察。

「拿出身分…啊!」他左額被我一拳擊中,暈倒在地上。

我踏前一步,扯掉口罩,摘下眼鏡,拋去帽子。

「我就是國士會的粵語殘片!怕死的就給我棄械讓路,不怕死的就給我過來!」

「這就是你說的好辦法?你們還真是天生一對呢,兩個瘋起來都是一樣。」民哥也下了車。

他剛才說的應該是咏花吧…我就當沒聽到好了。

其中一名警察舉槍指向我,我和他相距十多米,但以我的速度不用一秒便衝到他面前。我奪去他的步槍,然後用槍柄把他打倒。

「既然你們有向市民舉槍的決心,也要有被殺的覺悟!政治甚麼的我不懂,但是我最討厭就是欺負弱小的人。」我用槍指向他。

「你還真是太年輕啊,用大義來教化他們是沒有用的,要用就要用恐懼,我來示範一下吧。」

民哥走到指揮官旁邊,把手伸進他的胸口,然後取出了一塊紅色的心形積木。不到數秒他便跪在地上,面色蒼白、滿頭大汗。

「沒錯!這就是他的心臟。我問你們,人沒有心會死嗎?」

現場一片寂靜,鴉雀無聲。

「我問你!!!人無心會死嗎!」民哥指著其中一名警察。

「會…」他驚慌道。

「很好!人無心當然會死,那我就把他的心裝回去。」民哥把長官的心裝回去,並解除了能力。

「嗚啊!」

但是他的情況沒有好轉,鮮血更從口鼻噴出。有人嚇得大叫,更有人棄槍逃跑。

「噢…不好意思,我把動脈裝到氣管上了,我給你改過來。」

民哥把他的心臟還原,但是他已暈倒在地。我們放走那對夫婦,然後駕車通過隧道,抵達中環。由於大部分警力都在九龍一帶,他們要追捕我們也難以趕上。國家衛士都是貪生怕死之輩,沒有人會冒險跟國士正面交鋒。最後我們都平安無事回到太平山上的山頂酒店,國士會的總部。
2019-09-05 19:09:21
2019-09-05 19:56:06
cls
2019-09-06 01:03:58
「霄漢!你沒事吧!」回到總部後咏花馬上抱住了我。

「沒事,辛苦你了。」

「大家都平安回來就好了。」隊長說。

我們四人到了一間會議室,我本想報告打聽到的消息,卻甚麼也說不出。

「怎麼了?又是這樣?」咏花問。

我拿起紙筆打算寫出來,可是手卻不受控制。

「一定是被敵方的國士攻擊了,所以你不能說出他們的情報,你有沒有頭緒?」隊長問。

跟咏花見面是八月五日,我應該是在此之前被攻擊。我對自己發動粵語殘片,尋找那段時間的記憶。粵語殘片能看到的記憶必須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聞,也就是說即使是睡夢中聽到的聲音我也可以回放,但是像夢境和幻想就無法讀取。

「咔嚓。」──

就在八月三日的凌晨,我的房門被打開了。

「竟敢與國家衛士作對,真是天真。沉默是金,你不能透露任何有關國家衛士的情報。」──

「我聽到了,他的名號叫沉默是金。」我張開雙眼。

隊長和民哥在國士會的系統內搜索,成功找到了他的記錄。C級三十五位,沉默是金,黃定富。由於他的信用評級是C級,只要高他兩級就可以查閱他的報告。我們借助擁有A級戶口的線人,查到很多有關他的資料,包括他的住址。

「我們連A級信用的線人也有啊。」我好奇道。

「在香港,有很多人位高權重、腰纏萬貫,他們想要對抗政府,但又不敢站出來。所以他們會以其他形式來支援我們,這座酒店跟纜車也是用他們的捐助買下。」咏花解釋。

「找到了,大埔的大鴻花園。我們先休息一天,明天就去找他。」民哥說。



大埔,位於新界的深處,距離總部較遠,無論事成與否,撤退的時候相信都會困難重重。

「不用擔心,那個沉默是金沒甚麼戰鬥力,不是我們的對手。」民哥看著導航上的地圖。

「我擔心會不會有其他國士增援,國士會有敵方國士的資料嗎?」

「C級還好,到了B級就很少記錄了,不過就像裙下之臣那些名氣高的我們都知道。」

「你知道她的能力嗎?」

「簡單來說就是魅惑吧,對嗎?」

「…」現在的我連點頭也做不到。

「國賊未滅,何以家為?即使她赤裸全身站在我面前我也不為所動。放心吧,我很快就會替你解開那詛咒。」

真是可靠,不愧為繼「十八」後最具國士精神的男人。晚上七時多,我們到達了大鴻花園的門外,由於正門有保安把守,我們打算從後門潛入。在後門的大閘上坐了一名女子,她看到我們之後就跳了下來,黑色的短裙揚起,絲襪內的白色內褲若隱若現。

「我等你們很久了。」

她穿著一件藍色的露肩上衣,留有一頭黑色長髮。即使髮型改變了,但是從她的豐胸和美腿我便認出了她。

「她就是裙下之臣的孫樂媚!」

這是國家衛士的陷阱,沉默是金根本不在大埔,他們是想把我引到這裡,再由裙下之臣收拾。孫樂媚彎弓發箭,幸好她出手太慢,我們成功避開。

「現在距離太遠了,我的積木發揮不了。」

「我來引開她,你乘機靠近。」

我們兵分兩路,孫樂媚把她的箭瞄向我,我面向著她慢慢後退。

「你的學識不淺,為甚麼要做國家衛士的走狗?」我問。

「我只是把違法的人交給警方,讓法庭去處罰他們。」

「無論是法院還是警隊都腐壞了,他們已經淪為極權的政治工具,難道你不知道嗎?」

「才沒有這樣的事,不要胡說八道。」說罷她便向我發箭,當我打算避開時,箭卻落到我的腳下。

「嗚…」我失去氣力,倒在地上。

「不是只有射中才能發動啊,李霄漢。」她走近我。

「積木!!!」民哥從後偷襲,她的左手變成了積木。

「唔…你!」

「快點解除你的裙下之臣,不然我要你以後也拉不到弓。」民哥站到她旁邊。

「民哥!不要大意!!」不可以因為她無法引弓就輕敵!

孫樂媚用右手變出一支箭,插到民哥的胸口。

「嗚…啊!」民哥癱倒在地。

「你剛才不是說赤裸全身也不為所動嗎?」

「積木,真正身份丘國民,在上次荃灣撤退戰已經被識破。在色情網站最常搜尋的關鍵字是『黑絲』。還有李霄漢,最常搜尋的是『黑長直』。我今天的裝扮是專為對付你們而設計的,在國家無孔不入的監控下,你們是贏不了我。」

「要是祼體我可以忍,但是看到了黑絲就不行…」

「把我的手復原。」民哥無法抵抗樂媚的命令,還原了她的左手。

可惡!她果然是無敵,即使合我們二人之力也無法對抗。現在時間是晚上八時左右,距離下班時間已經兩個小時,只要再拖一下…

「民哥,不用擔心,我有好辦法。」

「你又有好辦法?」

「警察的增援很快就會到,你們認命吧。」她除下我們的口罩。

「我早已覺得事有蹊蹺,沒想到真的是陷阱。」一身黑衣的開到荼蘼趕到。

終於到了!我和咏花每隔數分鐘就會互通訊息,要是我沒有回覆,她一定會擔心得立刻趕來。

「唉,你就是開到荼蘼吧?」孫樂媚在咏花面前微微彎腰,露出自傲的胸部。

「嗯,對啊~」咏花則氣得聲音震抖。

「喝!」孫樂媚把箭刺進咏花的胸口,可是甚麼也沒有發生。

「啪!」咏花摑了她一掌。

「你居然打我!連我爸爸都沒打過我!」

「所以你才這麼任性!」

「哼,原來鼎鼎大名的開到荼蘼是女性,得到了這情報我也不枉此行,今天就算我輸了。」樂媚跟咏花拉開距離。

孫樂媚逃進大鴻花園,隨著她遠去,裙下之臣的能力亦告解除。四周響起警笛聲,增援的警車已愈來愈近,我們馬上回到車上,駛離大埔。

「真是個魅力十足的女孩呢…對吧?霄漢。」

最後我足足花了五個小時,才能平息咏花的怒火。
2019-09-06 03:20:05
文學撚表示支持
2019-09-06 03:42:33
2019-09-06 08:47:08
2019-09-06 08:54:32
LM
2019-09-06 10:21:05
2019-09-06 10:35:12
我覺得有七成jojo三成一拳超人
2019-09-06 16:41:28
2019-09-06 16:45:36
lm
2019-09-06 17:20:08
lm
2019-09-06 18:06:34
幾正,留名
2019-09-06 19:40:11
八月九日的晚上,我和咏花在總部吃過晚飯後便到山下散步。只有F級信用的我也大搖大擺走在路上,只因監控鏡頭的人面識別雖然厲害,但是只要戴上口罩就可以破解。我們途中接到了報告,上環有市民被鬼雄會襲擊。

「李霄漢給我出來!」鬼雄會的人在行人隧道內胡亂揮棍,打傷不少途人。

我潛入國家衛士打聽消息,他們必定視我為眼中釘,欲除之而後快,以彰他們權威。

「啊!」一名男學生被捉住。

「你們幫忙拍片,一會放到網上。」一名光頭惡漢指揮著另外兩人。

「李霄漢你給我聽住!要是你不出來的話我就每天殺一個人!」光頭漢對著鏡頭大叫。

「你想找我何不光明正大到山頂酒店呢?還是說你沒有這個膽量?」我脫下口罩。

「我等著你來送死呢。」他們三人包圍了我和咏花,那學生乘機逃跑。

「挺漂亮的女朋友呢,打敗你之後就由我們接收了。」一名健碩的年輕男子說。

我拉著咏花的手,以免她忍不住使用國士能力,洩露身份。

「不要以為自己是國士就可以為所欲為,已經有不知道多少人敗在我們手上了。」最後是一名髮線很高的男子。

「我是B級二十八位的八鄉禿頭俠,他是B級三十五位的沙場新勇士,他是B級四十一位的黯然香蕉糖。即使是國士,也難以同時跟三名B級衛士對戰吧。」

「沒有國士能力也升到B級,看來你們的惡行都是罄竹難書。」

「你只是個C級九十七位,全部能力都是E的無能國士,不要在這裡囂張。」沙場新勇士說。

「你們真的以為我只有那個實力嗎?你們被衛士會騙了,他們想利用你們來測試我的真正實力。」

「我跟你說,你這樣是不會令到我害怕…嗚啊!」

我一手把八鄉禿頭俠的頭撞向牆壁,然後用兩記勾拳打倒另外兩人。

「這速度和力量,至少也在C以上。」我身後傳來一把聲音。

我轉過身去,遠處走來一名披頭散髮男子,他拖著一名男孩,那就是剛才逃走的學生。他舉起手上的刀,打算刺向那學生。

「糟了!」我的距離太遠,來不及阻止。

「開到荼蘼!」情急之下咏花用藤蔓綁起了他。

「哼,李霄漢的女朋友林咏花,你果然就是開到荼蘼,加上積木,你們三人的真正身份都敗露了。」

「只要你死了就不會敗露。」

「小心!」我拉開咏花。

他引爆學生身上的小型炸彈,把藤蔓炸斷,那學生亦當場身亡。隨著一聲爆炸,大批衛士和警察前來增援。

「你們給我聽好,我就是A級二十二位的超級核心,非國士之中排名最高。今後我們鬼雄會每天都會殺一個市民,直到國士會滅亡為止!」

「走吧,咏花。」

「你也給我聽好!要是法律不能懲戒你們,就由我們國士會來懲戒你們!」咏花怒吼。

「哈哈!我引頸以待。」
2019-09-06 23:02:35
支持支持
2019-09-07 01:20:52
八月十日的早上,我們四人聚在一起看國家衛士的記者會。會上公佈了我們三人的身份和懸紅,我和咏花都是十萬信用值,而民哥就是八萬。裙下之臣一口氣升到了B級一位,超級核心也升了兩位。面對鬼雄會的挑釁,我們亦不感怠慢,一同商討如何應對。

「我們不要糾纏在鬼雄會上,要打就打最大,我們要劍指國家衛士處處長!」雖然我不能說出處長的排名和名號,但是我仍能給出建議。

「我同意,鬼雄會只是烏合之眾,只要衛士會倒了他們也會被清算。」咏花也同意我的想法。

「而且…霄漢,你有處長他們的情報吧,不然你不會給出這個建議。」咏花也看得出我有無法說出的情報。

「我已安排情報小隊去查探沉默是金的下落,很快就會有消息。」隊長說。

國士會由不同小隊組成,我們所在的是攔截小隊,追和飛花所在的是狙擊小隊,另外還有情報小隊和救援小隊,可是這兩隊都只剩一名隊員,在此之上還有由會長與幹部組成的王牌小隊。



中午我和咏花四出巡邏,防範鬼雄會襲擊市民。我們無意中走到了那間墨西哥餐廳,就是咏花一直想吃,但我被拒之門外的那間。

「看來我們永遠也吃不到了。」我指著餐廳大門。

「不要那麼悲觀啊,這場戰爭完結後我們一起來好嗎?」

「真想過回以前平靜的生活啊。」

「我不是說過嗎?平靜的生活根本從來沒有存在過。即使你沒有加入國士會,你依然進不了那餐廳,這是因為我們背後的極權政府用高壓的社會信用系統來欺壓我們。」

「我知道了…」

只有F級信用的我們連一瓶水、一塊麪包也買不到。我們坐在公園,吃著從總部帶來的三文治,就像回到中學時代一樣。

「真是好啊,我可以一起吃嗎?」

我們面前出現了一名相貌猥瑣的男子,一直盯著我們不放。他一定是國士!我們太大意了,竟然都脫下了口罩。

「霄漢,小心!我認得他,他就是C級三十六位的爛泥!」

「沒想到我會被如此漂亮的女神記住,我真是感動。」

「我不知道他的能力,但是他專挑有男朋友的女孩下手,打傷她的男朋友再要脅她。這種踐踏女性尊嚴的人渣,就由我親自消滅!」

「這不太好吧…我不想打女孩子呢。」

「開到荼蘼!」

咏花把竹子投向爛泥,並變出藤蔓纏住他,爛泥扯斷藤蔓,一拳打開竹子並衝向咏花。他朝咏花出拳,咏花一記後空翻避開。雖然咏花的力量不及他,但是速度依然佔優,咏花在地上變出更多雜草和藤蔓,使他的靈活性更差。

「真是聰明的作戰方式,可是我只要打中你就贏了。」

爛泥不作防守,全力衝向咏花,咏花避開他的攻擊,一拳把他打到地上。就在他跌倒時,他向咏花的左手凌空踢了一腳,力量不是很大,咏花也沒有感受到痛楚。

「啊!!!」我的左手突然腐爛。

「哈哈哈哈!!!是我贏了啊。你太天真了開到荼蘼,我的能力爛泥是把別人的身體腐化,但是對象不是被打中的人,而是她的男朋友!你為了保護男朋友而選擇自己出戰,最後弄巧反拙。要是由你男朋友出戰就不會落得如斯田地了,是你害了他!」爛泥得意忘形。

「霄漢,你沒事吧。」咏花卻十分平靜。

「由上臂到手指都溶化了…」

「要是你今天晚上陪我開心一下,我就把他的手復原吧。要是你滿意我的表現,把他甩了也可以哦。哈哈!怎樣?」

「你就是這樣來要脅其他女孩吧…不可原諒…」咏花走到我身旁。

「我就用男朋友的手,來換你的性命!!」

「啊!!!!」咏花把我腐爛的左手扯斷。

「開到荼蘼!!!!!!!」

暴怒的咏花以千百條藤蔓襲向爛泥,突如其來的攻擊令他始料不及。

「啊!!!這是甚麼!好痛!!!」

「這裡有四種有毒的蕁麻,足以令你全身腐爛,還說不定會死呢。」

「請放過我吧!我沒有殺過人,那些女孩都是自願的!」

「還冥頑不靈,看來要先行宮刑了。」

「啊!!!!」



「霄漢!你的手怎樣?」處理完爛泥的咏花回到我身旁。

「說不上沒事吧…」肩膀以下都沒有了。

「很痛嗎?對不起呢。」

「你瘋起來還真是可怕呢…算了,作為懲罰,就由你來照顧我一輩子吧。」

「你不生氣嗎?」

「你的決定沒有錯啊,我寧可失去一隻手,也不願意犧牲你。」

「…謝謝你,霄漢。」咏花輕吻我一下,「可是我沒說不能治好啊。」

「唉,能治好嗎?」

「開到荼蘼!」咏花把手放到我的左肩。

「啊!好痛!!」我的左肩慢慢變成木頭。

「沒事的,放鬆。」咏花輕抱著我。

我整個左肩變成了樹木,並長出了樹葉。

「很好,大概三天後就會長成,那時候解除能力就可以了。」

「不能用開到荼蘼的能力一瞬長大嗎?」

「那樣做的話會長得不好,三天是最適合了。」

「你試過多少次啊…」

「三四次吧,兩隻手都換過了。不過用在別人身上還是第一次。」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咏花一直承受著種種痛苦。從現在開始,我必須好好保護她。

「接下來這三天拜託你幫我洗澡了。」

「好啊,你以為我會害羞嗎?都交往六年多了。」
2019-09-07 05:06:38
Is it a motherfucking jojo reference?
2019-09-07 06:23:19
2019-09-07 10:30:59
yes!yes!yes!yes!yes!
2019-09-07 13:05:13
加油
2019-09-07 14:54:38
Gold Experience ! ! !
2019-09-07 19:14:31
積木之後會唔會好似Golden Experience咁可以換器官
2019-09-07 19:41:23
無Gold Experience咁屈
佢最多可以換,人哋流氓巨星可以拎粒鈕變隻手出嚟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