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版】《小松奇妙物語!》(7)

942 回覆
308 Like 6 Dislike
2019-05-01 12:35:00
2019-05-01 14:34:29
有野做要夜啲先出到 不好意思

考試萬歲
2019-05-01 18:03:01
墨b加油
2019-05-01 19:26:19
有野做要夜啲先出到 不好意思

等你
2019-05-01 21:14:58
睇end game 前一推
2019-05-02 00:57:00
加速
2019-05-02 01:15:51
2019-05-02 01:19:20
2019-05-02 02:23:31
墨b加速
2019-05-02 02:56:57
等等出 仲未返到家
2019-05-02 03:11:53
等等出 仲未返到家

慢慢啦墨b
2019-05-02 05:05:50
2019-05-02 05:30:38
回家了
2019-05-02 05:49:50
迎面而來的風,迫使我閉起眼睛。

不一會,我就嗅到大海,以及四濺八方的水花。

再過多一會,如猛鬼撲面的強風緩緩歇止,我才慢慢張開眼睛。納入眼前的,不再是西貢那郊市林路的風景,而是一片沉睡在大湖後的雪山。

我們需到之地,山頂蓋著白雪,就像披上一層白婚紗白晢晢的。

「富士山。」只有一湖之隔,芳仍然決定打亂波平如鏡的湖泊,抄捷徑到達。

一陣冷意流入,提醒我已到達該區範圍。

芳似乎比想像中要急,無視往山頂的行人路,直接從坡路爬上。

靠牠腳肌強大的力量,我轉眼已到達山腰。

要到山頂,也不過再多過兩、三分鐘之事。
2019-05-02 05:58:21
微雨與紛雪,一同落下到深夜的山頂。

雲,彷彿只與我相差幾呎之距。

也許,是過份寧靜,是帶著神秘。

內心湧現著一份,神聖而雄偉的感覺。

我既覺得背有使命,

又覺得,帶有責任。

這種感覺,就如與此山並存。

一股神予之力,像呼引著我,往山頂之巔前進。
2019-05-02 06:28:26
我以這卑微、弱小的身軀,踏上雄偉的富士山頂峰,竟見到一條路通往山脈裡的通道,它以螺旋形式不斷迴繞整座山的內部。直到最後眼前有道深寒堅厚的鐵門。

「四象門。由玄武堅殼所造,堅如磐石。」身後的芳,說。

這道門,有種熟識的回憶。

「除非,係守門人。」芳的話語一畢,鐵門就慢慢打開。碎冰與積雪紛紛跌落下來,芳踏前一步,以自身龐大的身軀替我擋住。

門一開,裡頭蘊釀而久的聖氣,彷彿一湧而出。

富士山洞內,為一個空曠的神壇。

東、南、西、北四面,都雕刻了一個雕像,分別為蒼龍、朱雀、白虎、玄武,每一隻都栩栩如生,令人直視生畏。四個雕像所共同面向的中央,為「四方陰陽陣」,踏上去不知會發生什麼事情。

「葵,已經到。」芳放下警戒的神態,把龍泉刀插於四方陰陽陣上,說:「宜七年嚟,多得蒼龍守護宜到。」

「我有好強烈嘅感覺……」我苦惱地,盯住地面:「但就係…但就係,諗唔起任何事。」

「等嗰個女人嚟到,就可以知清楚。」芳不久前,亦提過此事。

「嗰女人係…?」我問。

「一個喺七年前更早嚟到,但被你拒於門外嘅人。」
2019-05-02 06:39:40
* * * *

身處香港一方的小松,帶住不少問號回家。

包括,芳叫她所做的事情──

從父親工作處偷走朱雀和玄武。

雖是深夜,但杞家今天比正常要熱鬧。

一群黑衣人,夜裡戴著統一的墨鏡,穿著統一的西裝,收拾、整理、維修著杞木房子的損毀重災區,他們不問不答,就像腦子早被輸入指令,按著一字一板進行復修工作。

「爺爺……」聽得出來,小松的語氣很心累:「佢哋係咩人啊?」

「負責維修我哋嗰邊屋企嘅公司嘻嘻……」爺爺一邊嘴嚼柿子,一邊閒情地觀賞:「呢個月應該都要同乖孫小松訓同一間屋。」

「小松,今日隻白色老虎,有冇嚇親你?」外公杞樹,留意到小松面色不對。

「無…」小松記掛的,不是今天的兇猛巨獸。

而是那隻……

小小的貓。
2019-05-02 07:00:19
杞木爺爺趁機大罵:「杞樹,你做咩搞到咁呀!幾個月前去日本捉聖獸,捉到嚟香港嘅屋企都有!!?」

「隻白虎……」杞樹顯得心有餘悸,說:「似有計劃。」

「計劃?哈哈哈哈,可以有咩計劃。」杞木和杞樹互相對視。

爺公之間,一個輕佻,一個慎重,但無疑的是……

兩人的眼神中,都彷彿訴說著一件共同的事情,是外人不會明白。

「我同動用咗全國陰陽師,同佢糾纏咗幾個月,而且喺日本全國設下咗高級結界,理論上係無辦法出到去,總有一日會俾我哋搵出。」外公合上眼睛,說:「但,佢破解咗,仲返到嚟香港。」

「你哋啲陰陽屎忽鬼嘅結界咁廢,下次試試學我哋驅魔佬咁!」爺爺拍拍胸口,聲大大:「畫陣!如果我仲後生,畫個困住撒旦或者上帝嘅圖陣出嚟,都仲得,嘿……」

「你身體,就係一個人形符陣。」外公冷笑一聲,續說正題:「我設下防止白虎離開境內嘅結界,係杞氏代代相傳嘅神術結界,人以外嘅事物係無法逃出,除非……都有知曉神術結界奧義存在嘅人,但杞氏對於家族傳授有一種規定,就係只會傳俾有天資嘅兒孫,否則外人根本無可能破壞到。」

「老樹你意思係,你家族出現咗叛徒?」杞木爺爺直接指出重點。

「我最後一次,傳授宜種神術嘅對象……」杞樹的柔光,移向了小松:「係我個女,博子。」

「……」小松一聽到媽媽名字,彷彿出了神來。

「當年佢只有十二歲。」
2019-05-02 07:09:51
2019-05-02 07:11:55
「你決定要談論落去?」杞木打個眼色,讓他注意一下小松的心情。

可能是憶及女兒,杞樹禁不住柔和的淚光:「……忘記咗,佢已經成禁忌嘅名字。」

「任何,意圖搵出佢嘅人……」杞樹斷續地說:「都唔會…有好下場。」

小松聽過芳的一番席言,說會讓她知道真相,加上現在外公這般的說,使她內心產出一顆,難以抑制的求真之心。

「外公…爺爺!」小松分別走到兩人中間,大聲喊問:「你哋…你哋…可唔可以,唔好當我細路女咁隱瞞!!」

「呃…」杞木意料不及,小松突然發脾氣。

「我知你哋一定收埋咗啲嘢,無同我講!」小松指出。

「……」

「你哋唔講!我會自己去搵!!!」
2019-05-02 07:17:21
去搵啦小松,你唔搵我地就無文睇
2019-05-02 07:23:52
惹得小松臉頰透紅的兩老,帶著愧疚無言相視。

回到房裡,小松原本想蓋被就睡,可是隔壁房子維修的雜音頻頻傳入,於是她又站到窗前,盯住那些正幫自己家人維修房子的黑衣人。

「有奇怪…!」小松托起鄂。

其中,屋外一名黑衣人剛巧與小松視線對上,嚇得她馬上蹲下,默不作聲。良久,才悄悄於窗前露出一雙明亮的眸子,繼續偷偷觀視屋外維修的黑衣人。

「可疑!可疑!!」小松的直覺小腦袋,響起紅色警報。

「汪!」倏地,一隻金毛尋回犬從後搭住小松背肩。

「哇──金毛?」小松被牠嚇了嚇。

「汪!!」

「咩啊?你話我終於肯拋棄嗰隻撚屌貓?等陣!!」小松臉色突變,指住金毛前額:「邊個教你講粗口!!!你得六歲智商渣喎!!!」
2019-05-02 07:34:56
「汪汪!!!」

「果然係爺爺……」小松想了想,又說:「金毛!交個任務俾你贖罪。」

「汪。」

「一陣,幫我將呢條友搞到十分之狼狽。」小松指指剛才與自己,對望過一眼的黑衣人:「順便扯扯佢個工作證件出嚟。」

「汪!!」金毛遵命。

很有效率。剛收到命令,金毛就跑落樓下,撲向了正在對面屋進行監工的黑衣人。

「啊…等…隻狗!」黑衣人瞬間被撲倒,毫無防備。

「唔好打我隻狗啊!同你上司杞仁投訴你嫁。」爺爺安享自得,於一旁優閒地澆花:「你知佢老豆係我嫁喇,哈哈哈。」

「呃…明…明白!」因此,那個被撲倒的黑衣人只敢用雙手抵抗,不敢還擊。
2019-05-02 07:58:44
撚屌貓
2019-05-02 07:59:08
撚屌貓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