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速版】《小松奇妙物語!》(7)

942 回覆
308 Like 6 Dislike
2019-04-19 18:56:34
好多巴打都仲記得呢個經典

仲記得果陣個原創人用呢句野黎洗版,跟住就個個都記得

嗰陣真係好癲,幾乎每日都見到呢句野咁滯,的人名調一調又出現


好似原本講果個就係咁
2019-04-19 20:10:45
能如此吸引亂世中的皇。

好多巴打都仲記得呢個經典

仲記得果陣個原創人用呢句野黎洗版,跟住就個個都記得

好似係壞apps
冇心洗左版
2019-04-19 21:56:10
懷疑個青銅盤就係真實之鏡,只係啲鏡片比人攞走晒
2019-04-19 22:45:38
懷疑個青銅盤就係真實之鏡,只係啲鏡片比人攞走晒

劇透了!
2019-04-20 04:21:48
2019-04-20 05:20:26
中午再出 剛去朋友聚會
2019-04-20 12:33:23
推!
2019-04-20 15:09:14
中午再出 剛去朋友聚會

現在下午了
2019-04-20 15:09:59
紅雨呀墨巴
快啲留喺安全嘅地方出文啦
2019-04-20 17:32:40
中午再出 剛去朋友聚會

現在下午了

睇嚟你仲未清楚墨巴個時區
2019-04-20 17:38:56
中午再出 剛去朋友聚會

現在下午了

睇嚟你仲未清楚墨巴個時區

中午即係今晚凌晨左右
2019-04-20 18:33:28
中午再出 剛去朋友聚會

現在下午了

睇嚟你仲未清楚墨巴個時區

係香港+完8 再要+12
2019-04-21 02:41:53
文呢?
2019-04-21 03:19:17
文呢?

回家中
2019-04-21 03:59:15
文呢?

回家中

要瞓了
2019-04-21 04:11:41
文呢?

回家中

落雨都玩到咁夜
2019-04-21 05:16:43
在莫家,我們渡過了一個平靜的夜晚。翌日的中午,小松就很禮貌離開,回到石澳的家稍作整頓後,又出發去六號倉庫見見吳爹。

六號倉庫還是那個老樣子,殘舊的儀器、廣闊的空間、潦倒的三人。

「小松,你帶咗夢僧嚟?」吳爹問。

「佢唔肯出去,帶教咗我方法。」小松取出一小疊夢符。

「就係宜啲嘢!」吳爹高興得一手搶走,說:「自從條友閉關之後,都好耐冇掂過呢啲夢符,一定要留番張記念。」

「好…珍貴嫁?」小松呆呆地問。

「呢啲符,唔容易得嚟。要入異空間,去一片叫「尋夢鄉」嘅地方,用入面嘅泉水浸過一日先有效,以前呢位老友記,喺驅魔界會提供「探夢」服務,可以上門幫同行探出對象嘅夢境。」吳爹手握那疊夢符,感到惋惜:「但後嚟佢放棄咗。」

「探人夢,真係可以得知真相?」

「孩子,夢境永遠係最真實,因為裡面會顯示出,你最渴望、最原始嘅感受同想法。」


「咁可以開始。」吳爹將一片夢符貼在額上,另一片貼在姜富娜額上:「準備連夢,一陣佢夢到嘅一切,我都會夢到感受到。」

「唔…」被綁架回來的姜富娜,在這裡待了一、兩天,早已沒什麼力氣。

「之後就要訓覺。」吳爹為確保「夢」能正確連結,更捉住對方的手:「好啦,各位我要訓喇,唔好突然嘈醒我。」

「收到。」滅潔達關上六號倉庫的所有燈。

阿星他則餵著安眠藥給姜富娜,讓她早些入睡。


「呯」六號倉庫,瞬間漆黑一片。

彼此之間,只有呼吸聲。

「如果…」小松耐不住好奇,在黑暗中追問:「佢唔發夢咁點啊?」

數秒後,吳爹才答她:「……夢符本身可以催化佢腦部發夢。」

「咁如果…」

「咳,一陣再如果。」現在的吳爹,需要專心睡眠。


不知過了多久,五分鐘、十分鐘、三十分鐘、一小時?夢符,開始泛發出淡紫的光芒,既隱秘又浪漫,彷彿告訴外人,兩人的夢正結接一起。

「小葵……我哋自己都試多次囉。」小松悄悄地說。

「連夢…?」我問。

「係吖,反正宜家都冇咩做,周圍又黑媽媽,冇人會發現嫁。」小松鬼主意果然多。

「反正我未睇清楚上次個夢……幫我貼一張。」我同意。

「嘻嘻。」小松開始動手。

於是乎,吳爹在跟其他人連夢時,我們又偷偷使用夢符連夢,雖然不知人與貓會連出什麼夢,但還是很好奇。

小松將我放在懷內,一起擁住入睡。

這熟識的氣味,讓我睡得很甜美。

並且,意識入了一個夢。


那個夢的才始,我是站在一間便利店外,一條白雪紛飛的街道上。天空灰沉,就像這一輩子都不會有白天。

我行入便利店內,在連衣帽的口袋找出數塊硬幣,向店員付帳買了個魚鬆飯糰。正想步出店外時,迎面一個急著進店的身軀,與我撞上。

這個人,

是小松…

在夢裡,我很想吐出「小松」兩字,去呼叫她的名字,可惜就是辦不到,像被封閉住喉嚨,只能觀看畫面的進行。
2019-04-21 05:27:29
等等……

這個她,又好像跟現在她不同。

那眼神、那氣質、那表情,都流露出一股哀傷的氣息,目光完全無神,就算撞到作為人的我,都沒有一句抱歉,而是掠過走入店內。

這樣的小松,沒有一絲的快樂。

夢裡的我呆住了,但呆住的原因,是因為她撞跌我的飯糰,我雙手近乎抖顫地拾回到手中。

其後,我轉身像是找她理論:「我的飯糰。」我竟然,是說日文。

小松轉身望了一眼,沒有賠償給我的意思,只有四目持續的交接。可能她也餓了,拿起架上的蜜瓜味麵包,就去付錢。

到小松走出便利店外,我都依然跟緊在她背後。

她說的,居然也是日文:「分你半個。」並分我半塊蜜瓜包。
2019-04-21 05:34:08
墨巴嘅中午 小心身體呀
2019-04-21 05:37:34
我一接過麵包,小松就轉身離開,坐在附近公園的鞦韆上,細咬住手上的麵包,看她大口大口咬的模樣,似乎都有些餓。

恰巧,經過公園的兩名小混混,走近了小松:「美女…!很孤獨嘛!?你是學生嗎,自己一個在公園會有點冷喔。」

小松沒理會他們,只顧吃手上的麵包。

「喂~啊呀!!」一名小混混觸碰她之前,被剛好同路的我一腳踢走。

「嗚…你這小子……!!」另一名小混混想對我揮拳攻擊。

我身子傾後,避開攻擊之餘更施展反擊,踢他下陰再踢胸膛,一下將他踢飛。

「呯──」兩名小混混都分別倒在地上,極之狼狽。

但受過教訓後,便速速逃離。

「多謝。」小松臉上,毫無感激之色。

我抹走嘴邊的麵包屑,說:「半個麵包,不足夠抵償我一個飯糰。」
2019-04-21 05:46:16
「…」小松盯了我一會,答:「我沒錢了。」

「什麼?一分文都沒有!?真的!?」我不太相於,所以坐到她旁邊的鞦韆,打算能夠討回100円為止。

小松:「你這張臉孔,可以去傑尼斯事務所當模特兒了,別找我要錢,我只是一個窮家小女孩,給別人看到會笑你。」撞跌我飯糰也這麼多籍口,即便是夢我也覺得生氣。

「給我錢。」我伸出手掌。

「把你背上的劍,賣了吧。或許會有中二病患者,有購買的意欲。」小松不望我一眼。

「這劍賣不得,快給我100円。」
2019-04-21 05:50:59
「你叫什麼名字,就先欠你。」

「…」

「說吧,我不會騙你。」

「小葵旬…。」

「杞小松,我的名字。」小松望向我,問:「你住哪裡?我遲下有錢,寄來給你吧。」

「沒,我沒有居所。」

「什…什麼?」這倒是,讓小松感到訝異:「沒有居所,你流浪青年嗎?」
2019-04-21 05:57:02
「那你住哪裡?我能到你府上收債。」原來作為人的我,就已經喜歡流浪在外頭?

「我…也沒有居所。」

「啊…所以……」

「這債,注定要先欠著你。」她不禁一笑。

「看不出,像你這樣的女孩子都跟我一樣,周圍流浪著。」寒冷的冬天,我將雙手放入衣袋內。

「不,我的家,在香港。」小松輕輕搖動鞦韆:「但我的旅費,都用光了。」

「你自己一個來?」我深入去問。

「嗯。」

「你的日文很流利,你多少歲了。」

「十二歲。」

「呵,我也十六歲而已。」
2019-04-21 06:02:40
「你自己一個來這裡做什麼?」我對她,有點好奇。

「來找一個人,我的母親──杞島博子。」小松揚起淺淺的嘴角,說:「聽過她的名字麼?」

「沒有,抱歉。」

「嗯,不要緊,反正就是旅途上,見到很多流浪貓狗,就買了很多的貓糧狗糧去餵給牠們,結果都花光了錢,最後反而自己餓著。」小松苦笑。

「那你,都睡在哪裡?」

「二十四小時的松屋。」

「那裡不錯,很暖和,但我一般都睡在小巷,因為我經常被店家趕走出去。」我亦苦笑著。
2019-04-21 06:07:13
倏地,數名陰陽師服裝打扮的人,從公園兩個出入口進入,並走近了我們。

夢裡的我,對這些陰陽師產生強烈的敵意……

「他們是……」小松見我站起,以為我認識他們。

「一些,總是找我麻煩的人。」我轉頭,向她投以半個微笑:「你合上眼睛一會就好。」

「合上眼睛……?」小松跟著做。

「嗯,別打開。」同時,我取下背上那把劍。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