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魔人】我係一個驅魔師,專幫人驅散妖魔鬼怪(二)

968 回覆
238 Like 4 Dislike
2019-01-14 17:43:47
今晚早更呀 唔使聽朝

咁就嚟啦,就嚟6點要訓覺喇!

咁早瞓 巴打係外國?

講笑咋
我都想喺外國
2019-01-14 18:34:11
文呢

白寧果種膠係要配小凌果種嘴賤先咁好笑

白寧如果突然唔膠,小凌會唔會對佢心動
2019-01-14 18:49:32
我即刻從褸袋拎出一模一樣嘅匕首,擋下呢一刀!

「師父!」

「穆樞機請停手,此乃道家場所,非爾等打鬥之地!」

突然,腰間一片劇痛!

我只留意眼前嘅銀刀,無注意到佢隻腳向住我條腰踢過嚟!

哐啷—!

一把白色匕首跌落地下。

「此物是……」白寧嘅師父驚訝咁望住把匕首。

「昆迪拉。」中年男人回答。

「竟然是如此邪物!為何身為驅魔師會煉製如此邪物?」

白寧望向佢師父,不解咁問:「師父,昆迪拉係咩嚟?」

「一種將死人骨頭煉製,並且鬼魂封存嘅匕首,源於太平洋原始巫術。原理同泰國煉製鬼仔差唔多,煉製物裡面會存有詛咒,但威力卻遠比煉製鬼仔強大得多。」

穆樞機代替白寧師父回答。

「但昆迪拉並非直接詛咒對方,而係施展名為叫『指骨術』嘅法術——將周圍詛咒收集,並將能量方向轉向為骨刀所指向嘅生物……甚至靈體。」

「……收集詛咒?」矮師兄不解咁問。

「傲慢、妒忌、憤怒、貪婪……人類無時無刻都會詛咒他人,但因為能量過於微弱而唔起效,不過如果將千百萬道詛咒集合一體,就會變得非常強大。」
2019-01-14 18:50:07
「咁如果指向靈體……會點樣?」肥師兄驚訝咁問。

「指向靈體嘅話……可以將靈體從呢個世界上完全消滅。」

「完全消滅……」肥師兄不停往我後退,非常震驚指住我,「即係凌大哥為咗煉製昆迪拉,殺死咗穆樞機口中講嗰個人?」

若兒。

「係咪……有咩誤會呀?」白寧不可置信地問,「師父係個好人,佢唔係啲咁嘅人,佢——」

「係真。」

我彎低身報返起骨刀,放入褸袋。

穆樞機同我四目對視,我感受到佢嘅憤怒。

「師父,點解……」

「你害死我最心愛嘅徒弟,呢樣唔係我最嬲嘅嘢……你竟然將若兒煉成昆迪拉,連佢條屍都唔放過!」

「對唔住,我——」

「你對若兒做過嘅事,我一世都唔會原諒你!」

穆樞機大聲咆哮,響亮嘅聲音喺廳內不斷徘徊。

一片寂靜。

大家都只用驚恐嘅眼神望住我,但無人願意接近我。

包括白寧。
2019-01-14 18:50:23
真相被揭發,我唔認為佢哋仲可以安然無恙對我。

我望咗白寧一眼。

「師父,我……」白寧眼中流露住懼怕。

我合上雙眼,轉身離開呢度。

「對唔住,我嚟錯地方。」

從一開始就唔應該嚟呢個地方。

從一開如就唔應該同任何人有交集。

罪孽深重嘅人,無論點樣洗脫自己嘅罪孽,一旦被挖出嚟,就唔會寬恕。

背負罪孽嘅道路,無法回頭嘅道路,只能獨自堅持走落去。

縱使前方係深淵。

我企喺後巷,將骨刀握喺手心。

「若兒……」我垂低頭,額頭掂住骨刀。

並無回應。

我點燃起火光,將煙頭緩緩點著,然後雙手合埋放喺嘴巴,呼出暖暖嘅白煙。

——唔好再食喇,食煙對身體唔好啊!

其實,點會唔知。

只不過好似我咁樣嘅人,只能夠咁樣去慰藉自己,給予自己溫暖,令自己唔好咁寂寞。

即使虛渺。
2019-01-14 18:50:33
「小凌,做咩唔開心呀?」

「若兒……」

「乖,無論發生咩難過嘅事,我都會喺你身邊陪住你。」

白煙迂迴住我周圍,彷似若兒緊緊抱住我,安慰我。

但只係我嘅幻想,無論我點用力吸支煙,直到火光燃盡,我依然感覺唔到溫暖。

若兒……

若兒……

若兒……

只有孤寂。

我——

「師父!」

一把響亮嘅聲音傳入耳中。
2019-01-14 18:51:11
今日兩更,加更九點半見
2019-01-14 18:51:38
咁就嚟啦,就嚟6點要訓覺喇!

咁早瞓 巴打係外國?

講笑咋
我都想喺外國

以為巴打咁早瞓
2019-01-14 18:52:06
文呢

白寧果種膠係要配小凌果種嘴賤先咁好笑

白寧如果突然唔膠,小凌會唔會對佢心動

來了
如果有日白寧唔膠,應該世界末日
2019-01-14 18:57:05
做錯左就返唔到轉頭
全世界都責怪你
但自己又唔想解釋既感覺
絲打描寫得好好
2019-01-14 18:57:22
白寧追出黎

若兒同小凌段關係應該好浪漫
2019-01-14 19:25:07
2019-01-14 21:01:56
哩段好有feel
2019-01-14 21:32:14
今日兩更,加更九點半見

九點半喇
你都好現身
2019-01-14 22:00:09
又live左
2019-01-14 22:23:18
笨拙嘅身影向我跑過嚟,仲俾地下嘅污水跣咗下,差啲成個人趴街。

白寧跑到我面前,手撳住牆喘晒氣咁講:「師父原來喺度,我周圍搵咗你好耐!」

「你點解要搵我?」我皺起眉,不解地問。

「因為我擔心師父你有事,電話又唔覆,所以就周圍搵你。」

白寧喘完氣後,挺起胸膛一臉自信拍心口。

「好彩我熟悉師父習性,知師父一定會匿埋食煙。」

原來應有嘅時侯,你都會有少許智商。

「你無聽到嗰個男人講咩?我殺死若兒,仲將佢嘅屍體煉成昆迪拉。」

「我……聽到之後的確好驚訝,同我認識嘅師父係兩個人。」

我凝視住白寧雙眼,等待佢嘅答案。

「但我認識嘅師父……」

白寧臉上掛起微笑。

「係呢個世界上最溫柔嘅其中一個人。」

我……係呢個世界上最溫柔嘅人……

「佢雖然份人冷淡,把嘴又毒,又對女仔粗魯,但係……都係口不對心,其實內心好溫柔,無論係咩人只要需要人幫就會去幫。」
2019-01-14 22:23:47
明明我係個十惡不赦嘅人,但白寧就描述到我咁美好。

真係好狡猾……

雙眼視線變得有啲模糊。

「乞乞乞乞乞乞乞嚏!」白寧突然對住我塊臉打乞嚏,口水噴晒過嚟。

「喂!白癡!衛生啲得唔得!打到塊臉都係你啲口水!」

我即刻擰轉頭,抹一抹塊臉。

「你天熱天凍都牛仔短褲,唔病就有鬼,拎住!」

我除低我條頸巾,然後掛落白寧條頸。

白寧呆咗呆,愣望住條頸巾,然後緩緩垂低頭,將頸巾緊緊包住條頸。

「你啱啱話最溫柔嘅其中一個人。」我諗起白寧講嘅嘢,「即係仲有其他人同我一樣?」

「嗯,另一個人就係師父。」

不如你直接話佢同佢同佢同佢。

「對唔住師父,我無諗過啱啱會搞到咁。」白寧忽然低頭道歉。

「又唔關你事。」

「其實我叫你上嚟,唔係真係因為師父想見你……」

唔知點解,白寧臉色有啲尷尬,耳根仲有啲發紅。

「其實……其實……算喇都係唔講。」

「你老母講一半唔講一半,你一開始就唔好講啦。」

「啊……其實今日係我生日。」白寧彷彿鼓起全部勇氣講出嚟。

「哦,我仲以為咩。」

「吓?咩叫以為咩啊!師父你有無搞錯啊,係生日,係生日啊!」

「咪即係老一歲,有咩特別?」
2019-01-14 22:24:14
「……師父正衰人!」白寧不停咁拍打我。

我捉住佢隻手,雙眼同佢對視。

「對唔住,搞到你生日咁。」

白寧呆咗呆,馬上縮返手,垂低頭用頸巾遮住下巴同嘴巴。

「都係我唔好,我諗住請兩個對我最重要嘅人食飯,無諗過搞到師父咁。」

真係傻妹。

結果變咗我係千古罪人,令到傻妹開心嘅生日變成咁。

就算我想,都陪唔到傻妹慶祝,矮肥瘦師兄而家咁驚我,而且佢師父非常敵視煉製昆迪拉嘅我。

「難得生日,你同你師父好好慶祝啦。」

「但係……」

「我已經無嘢。」

「唔係,其實……我想去海洋公園。」

「咁咪叫你師父師兄同你去。」

「佢哋思想太守舊,話道士唔應該接觸呢啲凡物。」

反了反了,竟然話自己師父守舊。

「所以……不如師父今日就陪我去啊,聽講生日嗰個免費㗎!」

「最弊我唔免費。」

「但係……」白寧又一臉無辜,「我咁大個女都無去過……」

「咁又真係幾慘。」
2019-01-14 22:26:30
白寧扯住我衣角,繼續無辜攻勢,好似家貓求主人楚楚可憐咁款。

「所以師父陪我去啊!」

如果小黑識得扮到白寧貓咁款,應該會比而家cute十倍。

唉……

「既然你生日,應承你一次。」

「真嘅?」白寧興奮到跳起,「咁我哋依家快啲出發啦!」

白寧拉住我隻手跑出後巷,今次到佢拖我走。

真係唔識講大話嘅傻妹。

你會覺得我係世上最溫柔嘅人,只係因為你唔知道事實真相。

但即使如此,你卻拉住我呢個罪人嘅手。

十惡不赦嘅猶大,有可能從地獄爬返上天堂嗎?
2019-01-14 22:26:47
今日兩更,加更九點半見

九點半喇
你都好現身

掛住打機
2019-01-14 22:27:12
100正皮加更完
200正皮再有加更
2019-01-14 22:35:25
100正皮加更完
200正皮再有加更

我好想再正皮 lived睇得好辛苦
2019-01-14 22:39:12
咁快就不停講傻妹傻妹,啊凌對若兒都唔係真心一片嘅
2019-01-14 23:28:20
推推推
2019-01-14 23:54:12
咁快就不停講傻妹傻妹,啊凌對若兒都唔係真心一片嘅

80001先係真愛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