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魔人】我係一個驅魔師,專幫人驅散妖魔鬼怪(二)

970 回覆
243 Like 4 Dislike
2019-01-27 20:24:14
好奇怪既感覺
若兒既對話同表現… 1仔既感受描寫… 都好怪

若兒有d問題
2019-01-27 20:27:16
若兒再俾人上身
2019-01-27 23:33:38
若兒再俾人上身

鬼俾鬼上身 跟住又俾其他鬼上身
無限loop
2019-01-27 23:54:55
有人吸咗隻山魅
2019-01-28 01:07:42
btw 200正皮加更 計淨數
不過呢兩日返工會忙啲 如果加更就計住先
2019-01-28 02:39:44
2019-01-28 03:59:47
唔係真若兒
2019-01-28 12:43:57
btw 200正皮加更 計淨數
不過呢兩日返工會忙啲 如果加更就計住先

到二百
2019-01-28 13:08:13
live咗
2019-01-28 13:48:18
btw 200正皮加更 計淨數
不過呢兩日返工會忙啲 如果加更就計住先

到二百

計住 睇呢兩日幾時有時間更
2019-01-28 14:37:15
2019-01-28 16:25:03
之前喺紙言追,原來呢邊都有,正吖
不過我都會喺嗰邊睇返
2019-01-28 19:03:24
之前喺紙言追,原來呢邊都有,正吖
不過我都會喺嗰邊睇返

睇完都要嚟呢邊推po
2019-01-28 19:27:32
200正評加左更未?
2019-01-28 19:31:50



2019-01-28 20:58:33
200正評加左更未?

過兩日加 呢兩日出全日job
出完job放農歷新年假瘋狂打 到時補返
2019-01-28 20:59:01



多謝巴打 巴打都係學識之人
2019-01-28 21:02:00
若兒嘅答案同我不謀而合。

「我都覺。」

「小凌……」若兒非常擔憂,「今次對手係會吞食人類靈魂嘅妖魔鬼怪,你掂唔掂㗎?」

「又唔係得我一個,仲有個差婆。」我轉向若兒,「同埋若兒你。」

「……嗯。」若兒臉頰泛紅。

「你呢排好似好易臉紅。」

「我……」若兒一時語塞。

「我講下笑。」我微微一笑。

成個月無見若兒,所以一路返學校途中若兒都陪喺我隔籬傾偈。

雖然我大多都只係「嗯」一聲答佢,廢時俾人當我係對住空氣講嘢嘅癡線佬。

「小凌,我仲記得嗰陣話送去你讀中學,點知眨過眼你已經係個大學生。」

「係,過得好快。」

「我仲記得……」

「記得咩?」我好奇問。

「記得……記得……」若兒皺起眉頭,苦惱思考。
2019-01-28 21:03:49
「若兒……?」我疑惑望住若兒。

「記得……你以前係個硬頸又中二病嘅細路,喺度學人扮大人囉!」

「……咁羞家嘅事就唔好講。」

喺我同若兒傾偈時,身後忽然傳嚟一道叫聲。

「師父!」

會咁樣叫我嘅人只得白寧。

我轉身一望,除咗白寧之外,Shelly、阿瞳同浩然都喺度。

「傻妹?點解你哋會一齊?」我不解咁望住佢哋。

「我特登叫白寧一齊食飯㗎,今朝我有whatsapp埋你㗎,係你自己唔覆機。」Shelly答。

「哦。」

可能掛住同霍靜講嗰單案,唔記得睇電話。

「師父你一唔一齊食呀?幾時教我驅魔呀?仲有……」

白寧講講下,先注意到若兒嘅存在。

「我要上堂,你哋食啦。」

「唉,小凌又讕係cool啦。」Shelly用挑釁嘅語氣講。

唔理佢。

打發咗佢哋之後,若兒一臉好奇咁問我。

「佢哋係咩人嚟?」

「佢哋?係我嘅同學,仲有嗰個冬天仲著短褲嘅女仔咪白寧囉,你唔認得?」

「白寧……佢啱啱問你幾時教佢驅魔,你收咗白寧做徒弟?」

「係佢自來熟,唔關我事。」

「哦……」若兒一臉愣然,「既然你上堂,咁我就消失先。」

轉過眼,若兒就竄返入褸袋入面。

奇怪,平時嘅若兒都唔會咁……

我懷著不解嘅心情去上堂。



四日後夜晚,我去到一棟工廠大廈附近等霍靜。
2019-01-28 22:30:00
「凌寧壹。」霍靜準時出現眼前,「你仲早過我到嘅?」

「早啲嚟視察環境。」

因為一陣可能會發生激烈戰鬥。

「你確定係呢度無錯?」我再向霍靜確認一次。

「根據前進距離同法陣弧度,地點只有呢棟大廈。」

「裡面有無人?」

「一個鐘前我已經叫伙記疏散晒大廈裡面所有人,入面應該一個人都無。」

「做得好。」

「當然,雖然我係特警,但保護市民都係我嘅職責。」霍靜自傲地拍心口講。

「我唔係呢個意思,仲有你記住睇實自己。」

「咩意思?」

霍靜一臉疑惑問,不過我懶得答佢。

原因好簡單。

對方嘅法陣要喺特定位置下殺人,而疏散普通人之後呢度就只有我同霍靜兩個。

換言之,對方一定會搵上門。
2019-01-28 22:30:28
「喂!唔好亂彈煙頭落地下啊!」霍靜指住我彈落地下嘅煙頭,「信唔信我charge你㗎?」

「你charge我幾多,我報酬加double。」

我企喺工廈下面,邊食住煙邊等待。

但等咗個幾鐘,都未見有任何人接近呢度。

「已經過咗凌晨十二點……你確定你推斷無錯?」我疑惑地問。

「所有嘢都係電腦計算出嚟,如果係好似你咁講係一個法陣,就一定無任何出錯。」霍靜氣沖沖反駁,「你係驅魔師,你唔係應該比我更清楚啱唔啱嘅咩?」

當然,因為我嘅答案都係「無錯」。

錯嘅唔係電腦得出嘅數據,錯嘅係人手導向嘅結果。

「啊啊啊啊!救命啊!」

工廈樓上發出連樓下街道都清晰聽到嘅慘叫聲。

我同霍靜對視一眼,二話不說馬上跑上去!

沿途樓梯途中,慘叫聲仍間斷發出,我哋隨住聲音跑到傳出慘叫聲嘅地點。

喺走廊上,有幾個南亞人十分驚慌咁縮埋一邊,而走廊中心仲有一個南亞人瞓咗喺度。
2019-01-28 22:30:52
霍靜行過去踎低睇嗰個人。

「Dead。」霍靜向我搖頭,「同之前一樣。」

嗰個南亞人平瞓喺地下,雙眼如同平常撐開,身上無明顯傷痕,臉上亦不見痛苦表情。

就好似失去靈魂嘅空殼。

霍靜企起身,非常火爆咁捉住其中一個南亞人衣領問:「警察!你哋點解會喺度?啱啱發生咩事?」

「我哋……我哋都唔知呀!」南亞人非常驚青用唔鹹唔淡嘅廣東話答,「我哋喺入面……咩緊,你哋差佬無啦啦嚟疏散,我哋驚你哋發現,梗係匿埋扮無人啦!」

我隱約見到佢褲袋有包白色粉末,「咩緊」大概係指吸毒。

「跟住……我哋諗住出去食宵夜時,無啦啦有個笠住斗篷,全身黑衫嘅男人好似一陣煙咁衝過嚟,跟住……跟住佢就死咗喇!」

一陣煙衝過嚟……就死咗?

「Madam呀,唔關我哋事㗎!我哋咩都無做過㗎!唔關我哋事㗎!」

幾個南亞人一臉無辜咁求饒,甚至將自己藏毒嘅事講埋出嚟。

當然霍靜知唔係佢哋做,只係純粹嚇下佢哋。

「一陣先處置你哋!」霍靜鬆手,然後問我:「我哋依家點做好?」

如果件事係發生無耐,兇手應該未離開工廈。

但啱啱跑上嚟途中並無撞到任何人……

「小凌。」若兒突然出嚟,「我感知到對方喺邊度!」
2019-01-28 22:31:16
「我知道兇手喺邊。」我即刻同霍靜講,「你留喺度睇住,我追。」

「喂!等等……」

我跟住若兒嘅步伐,沿住後樓梯一直跑落去。

跑到地下之後,我哋轉身跑入去停車場。

「就喺嗰度!」若兒指住遠方。

有個身穿黑斗篷嘅男人,踎喺停車場中心。

呢個人……無錯!

係嗰日我送白寧走之後喺街度遇到嘅黑影!

佢將手指放喺嘴邊,咬破手指,然後用鮮血喺地下繪畫圖案。

係法陣!

我拔出銀刀,一口氣向黑斗篷男人衝過去!

黑斗篷男人察覺到我,馬上停低手上動作,身邊散出陣陣黑霧。

蓬—!

一瞬間佢化為黑霧,向我飛撲而來,捉住我膊頭將我撞落牆上。

脊椎骨頓時受到衝擊,痛楚喺全身蔓延!

佢雙手指甲陷入我膊頭血肉,然後張開嘴巴,向住我用力吸氣!

突然,眼前天旋地轉,有種非常強勁嘅離心力!

彷彿強行被抽出靈魂一樣!
2019-01-28 22:31:49
不過對於能夠自我靈魂出竅嘅我,係可以輕易對抗!

我嘗試維持住自己意識,將靈魂拉返入我肉體內。

再次控制到肉體嘅一刻,我馬上舉起銀刀,向黑斗篷男人條頸斬過去!

嗖—!

鮮血噴落我臉上。

但佢無死。

千均一發之際佢退後咗,只係割破佢大動脈,無斬到佢頭。

我非常驚訝。

正常而言大動脈挪裂嘅話幾分鐘內就死得人,但佢仲可以從容摸一摸自己條頸個傷口。

但我驚訝嘅位唔喺呢個位。

啱啱佢退後一剎那,笠住頭嘅斗篷跌咗落嚟,臉容瞬間顯露眼前。

呢副臉容……我呢生都唔會忘記!
2019-01-28 22:36:40
故事去到三分之二啦 劇情去向如何 大家拭目以待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