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魔人】我係一個驅魔師,專幫人驅散妖魔鬼怪(二)

968 回覆
238 Like 4 Dislike
2019-01-20 22:18:05
夜少少繼續
2019-01-20 23:41:20
係啲鬼仔救返佢?
2019-01-21 00:16:41
條友搵緊啲骨?
2019-01-21 00:32:29
2019-01-21 00:35:59
今日一口氣追哂成套西鐵故咸死我啦
btw出文未阿樓豬
2019-01-21 00:54:08
夜少少繼續

更未?
2019-01-21 02:15:40
驟然,黑斗篷男人忽然停低手。

佢身後多咗兩個人。

一個身穿黑色乾濕褸嘅中年男人,同一個打扮如同純白嘅少女。

電光火石之間,雙眼並無跟得上眼前發生嘅事。

當我再次意識到嘅時侯,黑斗篷男人已經消失。

鮮血掩蓋過純白嘅地板同牆壁,充斥住血腥嘅鐵鏽味,彷彿身處地獄。

而純白嘅少女踎低喺我眼前,向我伸出希望之手。

呢個少女,就係若兒。

只不過,得救嘅人只有我。

無錯,只有我。

爸爸喺屋企門口被捅穿心臟,媽媽喺睡房門口被割喉致死,妹妹喺走廊被斬得不成人形。

一日之間,我變成孤兒。

若兒雙手緊握我嘅手,掂住額頭自責咁話:「對唔住……如果我快一步嘅話,就唔會發生啲咁嘅事……」

當時我唔明白佢嘅意思。

事後,我先知道殺我全家嘅黑斗篷男人,唔係一個「人」。
2019-01-21 02:16:55
「佢係一個過度沉迷巫術,結果走火入魔,俾魔附身嘅男人。」若兒向我解釋。

有啲妖魔鬼怪會以吞食他人靈魂,維生或者為樂,就好似鎖羅盆村見到嘅山魅。

而嗰個半人半魔嘅男人嘅目標,係骨骸裡面蘊含嘅鬼魂。

而且佢殺我全家嘅原因,係因為我。

因為我打碎咗其中一個玻璃樽,令存於裡面嘅亡魂能量外洩,而被佢察覺到。

於是,佢為咗過嚟覓食鬼魂,而順手牽羊殺死我全家。

無錯,僅僅係順手。

就好似有隻蚊喺你面前爬,你會順手打死佢而唔係撥走佢。

螻蟻從來無映入人類嘅眼角,所以根本唔會去在意。

因為我多手,因為我好奇心太旺盛,而造成呢一切悲劇。

害死爸爸,害死媽媽,害死妹妹……

一切嘅罪魁禍首,就係我。

呢個係我人生第一次痛——

亦係我所犯下嘅第一個罪孽。
2019-01-21 08:41:04
2019-01-21 11:03:17
若兒
2019-01-21 11:07:29
2019-01-21 16:11:06
push
2019-01-21 17:44:32
Push
2019-01-21 18:18:38
2019-01-21 18:18:54
2019-01-21 18:26:56
輕輕一推
2019-01-21 19:24:33
推啊~
2019-01-21 20:33:26
呢件事,以連環殺人犯闖入民居屠殺一家三口,生還者只有年僅十歲嘅細路告終。

當時事情轟動一時,但漸漸就被世人遺亡。

無人知道當中內情,以及連環殺人犯嘅真正身份。

一切都係我嘅錯……

係我拉開悲劇嘅序幕。

失去家人,幸福生活破碎嘅我本應淪為孤兒。

「我哋不如收留呢個細路。」當時若兒竟講出呢句話。

唔知係出於可憐定愧疚,若兒收留咗我呢個無家可歸嘅細路。

嗰陣嘅我仲細,唔明白所謂嘅妖魔鬼怪同驅魔師係咩一回事,仍停留喺鬼片嘅程度。

而若兒就係教會我呢一切嘅人。

「驅魔師就係專門幫人驅散妖魔鬼怪嘅職業。」

對世事慒然不知嘅我,從若兒口中漸漸得知呢個世界嘅真相。

「妖魔鬼怪係實際存在,比你想像中更複雜。」

我慢慢開始明瞭妖魔鬼怪嘅事。
2019-01-21 20:33:56
若兒同穆樞機平日會出去幫人解決妖魔鬼怪嘅委託,而我就自己一個人喺屋企靜養。

因為遇上咁嘅事,佢哋唔想我再受外界刺激。

穆樞機係教會出身,隸屬教廷嘅樞機卿,唔係成日留喺香港,通常陪住我嘅都係若兒。

若兒同穆樞機唔同,係個溫柔和藹嘅人。

就同佢外表一樣,純白如雪嘅少女。

一開始,因為過去嘅事,我無意識地自我封閉內心。

每一晚,我彷彿見到全身浴血嘅爸爸、媽媽同妹妹企喺我面前,以怨恨嘅目光緊緊盯住我。

「點解……你要咁唔聽話?」

「如果你乖乖咁同我講,就唔會發生啲咁嘅事……」

「哥哥,好痛啊……」

沾滿鮮血嘅場景呈現眼前,夢魘纏繞我腦海之中,每晚無法安然入睡。

「你睇下。」若兒右手舉起一隻手指,「呢度有一隻手指。」

然後,佢左手又舉起一隻手指,跟住兩隻手chok一chok。

「你睇!左手隻手指變咗去右手,變咗兩隻手指!」若兒笑瞇瞇咁舉起右手兩隻手指。

「……無聊。」

若兒厭煩嘅舉動,令我不知所措。

點解佢可以毫無羞恥咁喺我面前做白癡?細路唔等於弱智啊?

但若兒始終堅持不懈咁接觸我,哪怕我不斷抗拒住佢。
2019-01-21 20:34:37
封閉嘅心,不知不覺打開一條隙縫。

溫暖漸漸滲入,化為針線修補傷痕。

純白嘅光芒,將鮮血通通抹去,將向我索命嘅爸媽同妹妹驅散。

慢慢,全身浴血嘅爸媽同妹妹再無出現我面前。

慢慢,我同若兒開始變得親近。

「小凌,實不相瞞,其實我除咗驅魔師呢個身份,仲有另一個更加秘密嘅身份。」

「係咩?」

「超能力者。」若兒神情嚴肅,以十分認真嘅語氣講。

「……嗯。」

「喂呀!有無搞錯,咁嘅反應,係咪即係唔信我?我就表演畀你睇。」

若兒拎咗個雪糕筒玩具,上面有粒膠波。

「睇住啦,我準備用念力控制粒波。」若兒專注望住粒波,右手喺粒波上面凌空遊動。

咚——

粒波自己飛到若兒手上。

「係咪好犀利呢?快啲稱讚我!」若兒仲一臉自信咁講。

「你真係無嘢好玩,連全美一叮啲爛魔術都拎出嚟玩。」

「你點會知㗎!唔得,唔算數!」

喺呢大半年,若兒取代咗家長嘅角色,給予我小朋友應有嘅童年,教會我小朋友應有嘅知識。

佢嘗試治癒我嘅心理創傷,將我導返去正常人應行嘅路上。

雖然佢係白癡。
2019-01-21 20:35:13
「小凌,慢慢……慢慢行出嚟。」

若兒拖住我隻手,一步一步帶我出屋企。

「唔好驚,我會拖實你隻手陪住你。」

被手汗沾濕嘅手顫抖地握住若兒隻手,雙腳卻遲遲踏唔出第一步。

「小凌,如果唔得嘅話唔緊要,我唔想強迫你……」

若兒眼神溫柔望住我,並無一絲壓力,只有傳嚟溫暖。

「但係,我希望你可以從過去重新出發,忘記以前嘅事,重新開始新生活。」

本來,我無勇氣踏出呢一步。

但望住若兒嘅雙眼,我嘗試踏出呢一步。

我想同若兒一齊踏出去。

「成功喇小凌!」若兒緊緊抱住我,「你終於走得出呢間屋,唔使再匿喺間屋裡面!」

之後,若兒將我帶到陽光底下,帶咗我去好多地方。

同若兒嘅生活太過開心,於是——

我竟然罪大惡極地忘記以前嘅悲劇,忘記以前犯過嘅罪孽。
2019-01-21 20:35:39
因為曾經失去,所以我唔想幸福再次從我手中流走。

因為曾經傷心,所以我只想沉淪喺眼前嘅幸運之中。

喺我踏出屋企嘅半年後,若兒突然提議。

「依家嘅你已經可以正常人咁生活,所以……已經唔使再依賴我。」

若兒依然掛住嗰副和藹嘅笑容。

「我會幫你報中學,到時你就可以同其他人一樣喺學校讀書,喺裡面識好多朋友……」

「若兒。」

「嗯?」

「我想做驅魔師。」

呢個決定,卻導致第二個悲劇。

我始終無從過去汲取教訓,再一次犯下無可挽救嘅罪。

呢個罪——就係殺死若兒嘅罪。
2019-01-21 21:10:08
唔夠喉
2019-01-21 21:26:35
小凌係天煞孤星
2019-01-21 22:03:56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