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魔人】我係一個驅魔師,專幫人驅散妖魔鬼怪(二)

970 回覆
244 Like 4 Dislike
2019-02-12 13:39:41
push
2019-02-12 13:46:26
Push
2019-02-12 17:04:40
上帝是萬能
2019-02-12 17:05:07
一睇你留言就認得
2019-02-12 17:29:32
儲左幾日睇 正
2019-02-12 19:44:55
信主得救 唔信落地獄
2019-02-12 21:32:37
我無穆樞機嘅聯繫方式,不過經由白寧師父幫手,終於成功搵到穆樞機。

我哋去到穆樞機所在地方——位於灣仔嘅聖母無原罪主教座堂。

唔知點解,一直都覺得教堂係個令人厭惡嘅地方。

特別望到被釘喺十字架嘅耶穌像時。

入到教堂,經由神職人員帶領下,我哋去到穆樞機嘅辦公室。

樞機喺教會係屬於僅次教宗嘅階級,全球只有兩個華人樞機——唔計算擔任驅魔職責嘅神職人員。

我推開門,穆樞機坐喺辦公檯前處理文件,無正眼望過嚟。

「無啦啦收到你師父聯絡,你嚟搵我做咩?」穆樞機邊處理文件邊話。

「我有嘢要搵你幫手。」我答。

穆樞機並無出聲,隔咗一陣之後,佢再問:

「無啦啦收到你師父聯絡,你嚟搵我做咩?」

完美嘅複讀問題。

佢係唔想同我講嘢。

「白寧,你去同佢講。」我手肘撞一撞白寧。

「我?」白寧指住自己。

「快。」我拍落白寧背脊,推佢過去。

白寧靦靦腆腆行到穆樞機面前,如同流浪貓見到陌生人一樣咁怕羞。

唔係,你唔係啲咁嘅人,你明明第一次見到我已經好唔要臉。

「穆樞機……」

「坐。」穆樞機伸手示意,「叫我穆爾泰得。」

「穆爾泰先生……其實我哋有嘢要你哋幫手。」

「我聽你師父講過,係有關驅散靈體嘅委託,係咪?」穆爾泰抬起頭望向白寧。

「係……其實……都唔肯定,係咪……神靈。」白寧講嘢窒下窒下,舌頭打結咁款。

「真係丟架,連普通靈體都驅散唔到仲自稱係驅魔師。」
2019-02-12 21:32:51
「……吓?」白寧以為自己聽錯,呆咗咁望住穆爾泰。

佢無聽錯,不過呢句話唔係同佢講,而係同我講。

我忍唔住開口解釋:「對方唔係普通靈體——」

「而係神靈?你係咪想咁講?」穆爾泰皺起眉。

「係。」

「先唔論神靈係咪真係存在,我係驅魔師,淨係識驅散妖魔鬼怪,唔會驅神。」穆爾泰攤開手,事不關己咁話,「你期待我可以點做?」

「就算唔係妖魔鬼怪,只要威脅到人類,作為驅魔師嘅我一樣會出手相助。」

「結果就好似當年咁咩都唔識,結果跑去白白送命。」穆樞機不屑咁笑咗一聲。

「總好過咩都唔去做,任由普通人死喺眼前。」

「你真係愧對若兒對你嘅教導,驅魔師最重要嘅職責係暗地裡處理妖魔鬼怪事件,避免將諸公開,而唔係有勇無謀去挑戰自己唔熟悉嘅事物。」

「我唔認為你講嘅嘢係啱。」

白寧突然企起身,同穆爾泰對視。

「有能力但只會用各種藉口合理化自己行為嘅人,唔係有謀,而係懦夫。」

白寧轉過身,準備離開。

「如果你係咁污朽嘅人,我哋都唔需要你嘅幫手,我哋會自己解決。」

大概係白寧舉動同話語過於突然,穆爾泰一時呆咗呆。

「哈哈哈!講得好!」穆爾泰大笑一聲,但又眼神銳利望過嚟,「但如果你哋搞得掂,又使乜嚟搵我?」

雖然白寧講得好型,但穆爾泰嘅話語卻一語中的,無言以駁。

「哼!」白寧回頭,鼓起臉腮氣沖沖指住穆爾泰,「你睇住嚟,我哋一定會——」

「除非你哋肯付出條件。」穆爾泰突然講咗句。

「你要咩條件?」我直截了當問。

穆爾泰視線緩緩轉移到我身上,講咗句:「若兒嘅骨灰。」
2019-02-12 21:33:07
我,大概都估到。

穆爾泰想喺我哋身上得到嘅嘢,就只有呢一樣嘢。

由若兒骨灰煉製而成嘅昆迪拉。

「你!」白寧臉頰變紅,更加氣憤,「你明知小凌佢——」

砰—!

泛黃嘅白色刀刃,隨著清脆嘅碰撞聲擺落穆爾泰檯面。

「畀你。」

「小凌,你……」原本十分憤怒嘅白寧一下子下火,大驚失色咁望住我,「點解……」

「無所謂。」

穆爾泰嘅反應無預想中咁期待,佢平靜咁拎起昆迪拉,緩緩合埋眼睛。

「若兒離開嘅時侯係咩心情?」

我一臉驚訝望向穆爾泰。

「你驚訝啲咩?點解我會知?」穆爾泰毫不在意咁答,「如果佢仲存在嘅話,你就唔會企喺呢度。」

「佢離開嘅時侯……」

——嗰一刻,雖然若兒臉上滿佈淚痕,但係……

「笑得就好似呢個世界上最幸福嘅人。」

「係咁呀。」

穆爾泰睜開眼睛,眼神變得柔和。

「我會將呢把刀燒咗去,俾若兒可以真正咁安息。」

「嗯。」我並無追問,亦無太大反應。

我哋都明白,件事應該要以呢個方式,以呢個完滿嘅方式完結。
2019-02-12 21:43:00
push
2019-02-12 22:28:10
真男人
2019-02-12 22:39:17
Pish
2019-02-12 22:50:02
一陣繼續 岩岩沖完涼
2019-02-12 23:03:40
我而家先沖
2019-02-12 23:06:54
2019-02-12 23:29:23
2019-02-12 23:29:45
2019-02-12 23:33:16
今日放得夜
2019-02-12 23:49:53
留名
2019-02-13 00:02:11
I love u
2019-02-13 00:43:01
沖完番黎睇
2019-02-13 00:54:41
得到穆爾泰相助,我哋預定一日之後再前往阿瞳屋企。

另外,我將所有知道嘅嘢話晒畀佢知。

「Ah Puch,喺瑪雅神話中掌管冥界底層嘅死神,唔同文明對有唔同睇法,有時佢被認為係一個特定神明,有時佢被認為係複數神明嘅總稱,有時佢被認為係瑪雅人死神嘅稱呼。」

穆爾泰邊用電腦research,邊講。

「但崇拜瑪雅神明嘅祭壇喺中世紀被基督教全數摧毀,反而撒旦教嘅秘典《撒旦聖經》,Ah Puch作為一個惡魔被記載。」

「你係話Ah Puch係惡魔,而唔係神靈?」

「唔知。」穆爾泰搖頭,「就算喺Deep Web,有關撒旦教同惡魔崇拜嘅資料都只係搵到一小部分。」

如果係惡魔,佢又係幾時被召喚到世上?

佢又點解要將阿瞳一家變成狂信徒?

「我估計,你朋友嘅爸爸除咗喺金字塔見到神明顯靈,仲帶咗啲嘢返屋企。」穆爾泰推斷。

「你意思係,Ah Puch依附喺金字塔內某件物品之中,然後意外被我朋友嘅爸爸帶咗返屋企?」我根據穆爾泰嘅話得出假設。

「無錯,只要搵出儲存靈體嘅容器,進行逆召喚儀式,就可以將對方驅逐。」穆爾泰點頭回答,「關鍵在於對方本體究竟係咩。」

將神靈驅逐,聽落係幾咁大逆不道嘅事情。

但即使神靈高人一等,亦唔代表凡人要屈服神靈之下。
2019-02-13 00:54:52
「我會翻查一下有關瑪雅神話嘅資料,到時驅散對方嘅儀式就交畀我。」

「無問題。」

「阿笨本體唔係狗咩?你哋兩個喺度講啲咩?」白寧依舊一頭霧水,永遠喺最認真嘅時侯亂咁搭訕。

「嗰個係阿占嚟,你都係收收嗲。」

「仲有,你唔應該再帶佢一齊去。」穆爾泰指住白寧,向住我講。

「吓?點解呀?」白寧大吃一驚。

「嗯,我認同。」

腦海裡浮現白寧遭遇意外嘅片段,我唔想佢遇到危險。

雖然之後白寧苦苦哀求我,但我心意而決。平時帶住佢無咩所謂,但今次嘅敵人似乎非常難搞。

同穆爾泰商討完,趕走白寧之後,我再返到去教堂。

「我有嘢要單獨問你。」我同穆爾泰講。

「係……」穆爾泰先係吃驚,然後猶豫咗下,「關於嗰個女仔?」

「我想你幫我翻譯幾句句子。」
2019-02-13 01:01:38
呢兩日瘋狂加速 聽日同後日會暫時回復正常速度先
情人節又有大工開 去賣花花 要喺街度望住情侶一對對 竹後自己毒撚站在街角
2019-02-13 01:02:05
呢兩日瘋狂加速 聽日同後日會暫時回復正常速度先
情人節又有大工開 去賣花花 要喺街度望住情侶一對對 後自己毒撚站在街角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