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個台都選項故] 鳩寫 穿越到武俠世界

1001 回覆
140 Like 7 Dislike
2018-12-04 22:26:26
A
2018-12-04 22:27:00
想問下 大家除左選項之外 對故事有冇咩意見
2018-12-04 22:33:53
B
2018-12-04 23:03:00
A
2018-12-04 23:23:57
B
2018-12-05 01:04:36
---A---
「鐵前輩,在下有一事相求!」我跪了下來,鐵前輩回頭一看,沒作出甚至反應,「說吧」簡單兩個字沒有冷淡的感覺,反而令我感到前輩那種豪邁的俠義感。

「在下剛剛看到你與不良人之間的戰鬥,我的一名友人也被不良人所抓去,正好…」鐵前輩聽到此刻,忽然打斷了我的話。
「友人?你被抓走的朋友姓甚名誰?」鐵前輩對於此事看來是有點興趣。
「我與那位姑娘相交不深,只知其名為凡爾麗…」
「是不是外表不像漢人的姑娘?」鐵前輩比稍為有點激動,看來凡姑娘與他有點關係。
「對,她外表不太像漢人…」
「快,將事情源委都告訴我!」鐵前輩接連追問,我亦毋需隱瞞,直接告知他我遇上凡姑娘的事情經過。

「…原來如此,你在路上遇到她。她是我女兒的老朋友。」鐵前輩聽完後,又再告訴我。
「凡爾麗是波斯人,明國有一個大的波斯宗教,於唐國被稱為 拜火教。凡爾麗正是這拜火教中一個高手的女兒,在差不多二十年前,我本定居於較西北的地方,那時我武功平平。雖然心中想到處流浪練武,但娶妻後我想安穩度過一生。怎料妻子誕下我女兒後就去世,死前叫我實現自己的夢想,於是我便決定與女兒鐵無蘭到處遊歷…後來到了明國,結識了拜火教的高手,又跟他每日練武,兩人武功互相指導改進,而蘭兒陪我留在明國跟爾麗一起長大,就這大約過了十年,我的武功日漸純熟,便決意再到其他地方。傳授了十多名徒兒後,才有今天的神錘門…」此時鐵前輩看一看我,愣了愣又再說。

「小伙子,我好像說太多有的沒的了。爾麗我一定會救回來,但我必須搶奪先機,先趕往明國,我女兒現在居於拜火教總壇附近,我先接過我女兒後,再找爾麗的父親協助,屆時與不良人一戰,勝機也大得多了。」

「前輩,你需要多久…」
「三天後,我們在村子正中的大鐵匠店等,那裡是我徒兒的地方,好不好?」
「前輩,其實晚輩有一事想先到大理,敢問如果有馬匹的話,一來一回需要多久。」
「哈哈哈,你沿邊境策馬奔馳,比正常趕路快一倍!」鐵前輩拍了我肩膀一下,又再說。
「小伙子你的內功有夠差,別動!」鐵前輩用指勁在我右肩及左胸前點了兩下,忽然有一股氣從我被點的兩個位置,於體內運轉。
「小伙子,感受那一道氣,然後像我一樣呼吸吐吶,將氣帶到身上你想到的地方!」鐵前輩示範了幾下,我跟著做,那一股氣慢慢的運走到我心中所想的雙手,又慢慢到雙腳。
「看來你已經懂了,這是我神錘門的內功,金剛不壞之體,只要最基本的脈道打開便可練習。重點是以氣帶動體內的流向,勤加練習,將氣的量練大。藉由此內功,初入門能作止血之用,加強反應等,到練得夠深入,則可將異物逼出體外,以氣帶動全身,揮舞巨錘,易如反掌!」

我不禁又在跪到地上,說出一句「謝謝師傅!」。
「不用謝,這功夫其實簡單不過了,只是所謂金剛不壞之體,要再加鐵錘的練習,有機會的我再教你。你在客棧歇腳吧?你先回去休息,我為你備馬後便起程回明國。」鐵前輩準備安排好一切,我也放心回客棧休息。

回到客棧後,如意已經睡著了,我怕吵醒她,便在旁邊的桌子上睡了。
一大早,如意把我叫醒,問我昨晚到底去那了?
遇見鐵前輩一事也不必隱瞞,我直接和盤托出,如意對此奇遇好生意外。

接著我們離開客棧,上馬便往大理一路走去。
沿著邊境的山路,過了數個時辰,就到楊大叔地圖上寫的那廢墟了,這時候...

A.停下休息
B.繼續趕路
2018-12-05 01:05:36
Sorry 夜左小小 臨訓點都出埋呢篇
聽日小弟放完假又番工了 更新可能無呢兩日咁快 但我都會Keep住寫
希望各位繼續 多多支持
2018-12-05 01:08:22
B
2018-12-05 01:11:21
B
2018-12-05 01:17:40
b
2018-12-05 01:18:10
a
2018-12-05 01:43:36
新讀者 A
2018-12-05 01:44:29
b
2018-12-05 01:51:17
live
2018-12-05 02:00:45
---B---
這時候,我想快點到達大理比較重要。
「如意,我們繼續趕路吧」如意也點一點頭。

我們繼續趕路,由日出起程的我們,再日落了兩個多時辰後,便到了最後一條村莊。如意說這村莊沒有名字,而這村莊正於唐國哨站附近,位置和大理接近,故兩國之間在此處的商務亦很頻繁。

入夜不宜繼續趕路,而且已經舟車勞頓了一整天,於是我和如意到客棧休息,這客棧沒鐵鎚村冷清,有不少商人仍在用膳及休息。

我和如意先用了點晚膳,再到廂房休息。
回到廂房後,如意直接問道「仁甲大哥,今天晚上你要出去嗎?」...

A.在房間內練習一下吐吶之法 就與如意休息
B.讓如意先睡 到外面走走 再回來休息
2018-12-05 02:01:22
訓前最後一篇 聽日繼續
如果A多人揀既 唔好Prefer會有重甜情節
2018-12-05 02:01:58
多謝支持
可以多D留下言 同埋 比個正評支持下
2018-12-05 02:05:44
A 無重甜姐係會輕甜
2018-12-05 02:08:21
有甜就A啦
2018-12-05 02:15:53
A
2018-12-05 02:30:27
A
2018-12-05 06:48:25
其實文筆幾好 戰鬥畫面都容易想象到 睇得好舒服
2018-12-05 06:56:44
呢到應該B
2018-12-05 10:54:13
多謝多謝
2018-12-05 10:54:53
雖然有位加小小甜 但大家唔好諗住會有甜故發展
始終都係穿越武俠故事黎

—A—
「這晚我不出去了。我練習一下鐵前輩所教的內功就睡了。」我在房間內練習鐵前輩的呼吸吐吶之法。

第二天練習,比昨晚剛剛能感到那道氣不同了,氣的流動較順暢,我也試著將楊大叔的九奪神功融會到這內功之中,以氣加快雙手的反應和力量,但無奈未夠純熟,倘若未做好萬全準備,受人襲擊之時仍未必能將這內功融會到九奪神功之中。

練習了半個時辰左右,如意一直守在身邊看著我,我看著她呆呆的樣子,不禁問了她。
「這樣看著我,不悶嗎?」

「不會,我對仁甲大哥你不夠了解,每每將你看在眼中,都像能發現點甚麼。」她嫣然一笑,雖然我記憶模糊,亦想不起過往的事,但我也深信這是我看過最美的笑容。

我走近坐在床邊如意,她顯得有點害羞。
畢竟我們只認識了數天,如意跟了我上路,也算是誤打誤撞之下發生的,又有何感情之有。
我撫摸著如意的頭髮,她那大眼晴從下而上的看著我,這居高臨下的感覺,令她看起來很楚楚可憐。

「如意,我們只認識數天,你就這麼相信我嗎?」
「你不是壞人,縱然我傻傻的,也不是笨得不了解身邊的你。更何況我在唐國多年...都沒聽過人說我美...」如意眼眶漸紅,如意這輩子的委屈,都不禁流露出來,畢竟在唐國,根本沒人喜歡瘦削的女子。

我按捺不著對她的憐憫之心,輕輕地坐在她身旁,讓她把頭依在我肩上,哭著哭著,她突然又看向我。
「仁甲大哥,我真的美嗎?」
「美,真的很美。世俗人怎麼不懂你的美,我也懂。」我順勢伸手到她腰間,輕輕的抱著她,她柔軟的身姿貼在我身上,正如我初次看見她時,已經感覺到她的纖細柔弱,連這身體,都彷彿能一手環抱著。

如意也抱緊著我,酥軟的胸也靠在我身上。稍稍放鬆後,我倆四目交投,我心中記得,有一件事總勝過千言萬語。
我吻到她雙唇之上,她帶點驚訝,卻不抗拒我的所作所為。

我慢慢把她壓到床上,一路的接吻,慢慢地更激烈,心內的衝動更加強烈,開始想吻遍她全身。

她輕輕把我推開,「別這麼焦急,我早認定自己是你的人了。改天再繼續吧...」

如意終歸也是個傻女孩,太著急恐怕會嚇怕她。
「讓我抱著你睡吧。」我對如意提出這小請求,她臉都漲紅了,但還是點一點頭。

這晚我們抱著睡在一起,是最甜的一晚,也是我最感到自己是活著的一晚。

...

又是一個早上,我們繼續上路到大理。
一路暢通無助,可能只是數注香的時間,我們已經到了唐國的哨站。

「停下來!」哨站的有位官兵帶著兩個人前來阻截我的馬匹。
「差大哥,在下與這位姑娘正在趕路往大理,敢問截查我倆,所因何事呢?」我問。
「你們沒見過這兩個人吧?」帶頭的官兵問身邊二人。
「沒」「這種醜女,見過一定記著了!哈哈哈哈!」

我忍不著握緊拳頭,而我身後的如意卻抓著我的手,示意我冷靜下來。

「閒話休提了。一般出國的人,沒有手令,便是留下路費給我們,五兩吧!」

「五兩?平常路費不是才十多文錢嗎?」長年居於邊境的如意自然清楚這些路費的事。
「我是官兵,我說的才是事實,看你對狗男女,快拿錢出來,不然就滾回去!」

A.試著出手擊退官兵
B.乖乖給五兩
C.先以理說之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