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個台都選項故] 鳩寫 穿越到武俠世界

1001 回覆
140 Like 7 Dislike
2018-12-18 07:31:03
C
2018-12-18 08:17:41
緊係a. 食唔食係另一回事 有個識六脈神劍既囡囡做打手 又睇得又打得 好過淨係同條麻甩佬一齊行
2018-12-18 09:20:38
C 悔兒應該會主動跟埋一齊去
2018-12-18 09:26:16
點解咁執著要搵返如意
大家分開下 增強實力
他日再聚唔好咩
2018-12-18 09:40:29
咁主角一見鐘情呀嘛
冇計㗎
2018-12-18 10:09:35
A
2018-12-18 10:59:07
如意有情有義 又係因為主角先搞成咁
主角唔做返啲嘢點過意得去
2018-12-18 12:55:23
—A—

「當然可以,但三昧大師的那面…」我說。
「我會自己跟他們說。」悔兒堅定地答,然後便轉身離去。
「好,就三人上路吧。來,仁甲跟我說說你在牢裡的事。」鐵前輩說。


悔兒先是走到了藏經塔,明空明緣兩位大師看見她的眼神,不如平常帶著些樂天與惹人憐愛,反而帶點嚴肅與堅定,不禁已萌生了些疑惑。
「悔兒,是有人惹火你了嗎?」明空大師先開口問。
明緣大師接著便說道「對,是路仁甲那小子嗎?要兩位叔叔幫你教訓一下他嗎?」

「不…那個大笨蛋沒有做甚麼。大姐姐走了,我要跟大笨蛋一起去找她。」悔兒對兩位叔叔說,眼中有些淚光慢慢地湧現,畢竟悔兒從小到大都居於天龍寺,幾位照顧她的大師,早已經是她家人一樣的存在。

「哈哈,別哭。」明緣大師拍了拍悔兒的肩膀,也幫她拭了眼角的淚。
悔兒愣了愣,明空大師又說道「放心吧悔兒,不用擔心我們老人家,也不用怕要到寺外去。我們早預料到有一天你是會離開的,你畢竟是女兒身,難道要在我們寺裡當一輩子尼姑嗎?」
明緣大師聽到此話,便說道「對對對,你的大笨蛋要走,你也隨著走了,哈哈哈!」
悔兒聽到兩位叔叔如此一說,臉上泛起了些紅暈,再急忙地說「沒有沒有,那有甚麼他走我也走,我只是去找大姐姐。」
明空大師說道「沒關係的,男歡女愛乃平常之事,你就隨他一去,看看這世界吧。反正他也是個俠義之士,有他在你身邊,我們也安心。」
悔兒聽到明空大師這番話,眼中的淚也慢流出來,馬上走前給了兩位叔叔一個擁抱。

然後則是三昧大師,悔兒去到佛堂,三昧大師正在誦佛。此時悔兒只呆呆地看著他背影,縱然三昧大師樣貌慈祥,但其實一向較沉默寡言,悔兒一時三刻也是開不了口的。

悔兒就站在了三昧大師的背後好一陣子,還是說不出話來,終於直到三昧大師的經也唸完了,他緩緩站起來,轉身看著悔兒,悔兒還是不禁說話,三昧大師此刻便開口說「悔兒,你是要走了嗎?」
悔兒看著大師,只默默地點了點頭,沒開口說話。
大師他在僧袍中拿出了一個香囊,將其交給了悔兒,悔兒接過後,三昧大師才說「這個香囊是我們寺內房間會放的一些香料,若果你在外面睡不著,就拿去嗅一嗅,能有助入眠。」
此時悔兒的淚又再忍不住了,她拿著香囊,淚則流遍滿面,大師如同長輩一樣,就輕輕摸了一下悔兒的頭。
悔兒哭著哭著便說「我一定會回來的,天龍寺一直的家。」
大師答「放心,天龍寺是你永遠的家。」
悔兒點了點頭,謝過大師便去收拾些行裝了。



「原來如此,所以你就跟老凡的女兒和那靳將軍逃出來了。」鐵前輩說。
「對,最後我被黑童所傷,便被凡前輩送來天龍寺了。」我答。
「說來,仁甲你小子在天龍寺休養了一段時間,又曾受過重內傷,現在的功夫應該更差了吧?」鐵前輩問。

A. 說出北冥神功之事 (曾答應悔兒不能提起)
B. 承認武功變差
2018-12-18 12:56:50
b
2018-12-18 13:11:26
B
2018-12-18 13:16:12
B
2018-12-18 13:25:41
B
2018-12-18 13:36:24
btw主角都冇勁過何來變廢
2018-12-18 13:43:39
B
2018-12-18 13:44:08
沒有最廢只有更廢
2018-12-18 13:55:12
B
2018-12-18 16:04:40
B
2018-12-18 16:25:02
A
2018-12-18 16:32:24
又幾有道理
2018-12-18 16:55:55
B
2018-12-18 17:12:44
B
2018-12-18 17:28:19
—B—

「抱歉師父,內傷過後我忽感內力全消,大概武功比過往更差了。」我總要找方法解釋內力消失一事,所以必須如此回答。
鐵前輩聽到,便說「竟然如此,仁甲你轉身。」

我轉過身來,鐵前輩從以雙掌貼緊我背,一股來暖流般的內力輸進我體內,鐵前輩的內力竟然慢慢地變成一股寒冷的氣,正是典籍上所寫的北冥真氣!
此時鐵無心亦感有異,那些內力如河水流進大海,慢慢融於路仁甲體內形成真氣。
那股真氣與他所授予路仁甲的金剛不壞那陽剛內力完全相反,而且他輸入內力同時,那真氣又像是有種吸引力,將他的內力吸過路仁甲體內。鐵無心見狀立刻收回內力,不然身上的內力恐怕要被一直吸過去。

「仁甲,你身上是不是練了甚麼奇怪內功,我感到你體內有一股真氣,一直將我身上的內力吸過去。」鐵前輩說。
此時路仁甲還不了解,他所學到北冥神功的運氣方法,已經開始在體內運轉,漸漸形成北冥真氣,縱然他不甚了解如何運功,以及如何以北冥神功吸取他人內力,但北冥真氣的運轉已經能將進入體內的內力化成一體。

路仁甲愕然了片刻,心想鐵前輩幾下發功,怎麼可以了解到他才練了好幾天的北冥神功。
他心中雖惘然,但知道不能坦白承認,便打算蒙混過去,說道「經過內傷,我實在不清楚。」
鐵無心所認識的路仁甲,乃是一個誠實之輩,加上師徒相稱,也不相信會有事暪他,便輕輕說道「好吧,既然你不清楚,我也不刻意追問了。」

鐵無心口中雖如此一說,但內心他還是帶點疑惑,畢竟吸人內功這種偏鋒的武功,世間小有,唯獨只有失傳已久的北冥神功與一種江湖上名為吸星大法的骸人武功,但此天龍寺內難道有隱世高手。

「說來,我也沒到過大理,不如我們在此留過數天。」鐵前輩問。


A. 盡快出發 想法婉拒
B. 接受要求 留寺數天
2018-12-18 17:28:36
已經922
2018-12-18 17:41:03
a
2018-12-18 17:42:49
B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