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個台都選項故] 鳩寫 穿越到武俠世界

1001 回覆
140 Like 7 Dislike
2018-12-09 19:48:43
保持著每日最少三至四篇
2018-12-09 22:54:52
寫得好有畫面
btw唔好為加甜而甜
2018-12-09 23:48:40
---C---
牢房只有一個門口,能出去的地方只有一個,當然是不利於我們,但敵人仍未知道我們的計劃暗地裡在進行,這反倒可轉為一個優勢。
「靳前輩,既然當前環境,我們可一人把風,一人外出探查,萬一有人再來到,凡姑娘也有個照應。」我說。
「但出外之人,萬一失手被擒,也必須找辦法通知剩下的,要不就以時間為記。」凡姑娘搭話說道,果然她還是考慮得周密。

「靳前輩,我能將此重任交給你嗎...?」我提出了一個不情之請。
「當然可以,你有傷在身,由老夫去,當然有理。」靳前輩輕拍身上灰塵,走前半步在我身前,靳前輩側身看向身旁仍在牢裡的凡姑娘,散發著那豪氣干雲的氣勢。
「放心凡姑娘,老夫非貪生怕死之輩,儘管我先到外面,也絕不一人逃走,苟活於世!」縱然靳前輩年事已高,但那英雄氣概仍能把我這小輩好好的震懾著。

「仁甲,來,跟我到門前。」靳前輩揮手示意,我便隨他到門前。
我們站在牢房的大門,輕輕依傍門邊,細看著外面。
天上的橘紅,是夕陽之時,我們還能看到外表的境況。暫且沒人在牢房之外,但牢房之外是一個庭院空地,右手邊是好幾個小房子,恐怕就是不良人休息之地。

「仁甲,此行我不一定能得手,倘尚天黑透後,一個時辰內我沒回來,就躲回牢中,大可以當作是我一人逃走,絕不危及你與凡姑娘的性命安危。」靳前輩輕拍了我肩膀一下,就像是臨終前的告白。
「靳前輩,你絕對能安然回來的…」我就這樣看著靳前輩,他從牢房離開,身影慢慢走遠,直到在那些房子間消失。

我走回牢房之類,只剩我和凡姑娘,沉默的空氣充斥四周…

A.跟凡姑娘打開話題
B.保持沉默
C.問有關靳前輩的事
2018-12-09 23:48:56
最多微糖
2018-12-09 23:49:52
A
2018-12-09 23:50:13
C
2018-12-09 23:51:30
a
2018-12-09 23:51:40
咁快3票
2018-12-09 23:54:57
C
2018-12-09 23:58:22
C
2018-12-09 23:58:25
A
2018-12-10 00:04:42
2018-12-10 00:04:47
2018-12-10 00:06:06
今晚應該多一篇休息 寫得快會出兩篇
2018-12-10 00:13:12
隔一陣就入黎睇有無文
2018-12-10 00:13:31
預最早一點左右
2018-12-10 00:43:29
C
2018-12-10 02:03:08
---C---

這氣氛讓我喘不過氣,我便找些話題問一問凡姑娘。
「凡姑娘,你知道關於靳前輩的事?」我問。

「當然知道,即使我是明國人,自小於明國長大,但靳如風將軍的名字,倒是附近數個國家都知道的。」凡如此說,看來靳前輩的確是名將來著,可惜歷史上每個奸臣當道的朝代,不管是那個良將忠臣,十居其九都是晚年悽涼的。

「靳將軍乃名將之後,虎父無犬子,戰場上的他驍勇善戰,戰場外的他則有靳氏兩大看家本領,近陽功與破陽刀法,不過近十多年靳氏一族忽然在唐國消聲匿跡,只恐怕遇上不測,卻萬萬猜不到會在牢裡重遇。回想起來靳將軍說到底,真不知戎馬一生為誰人…」凡姑娘說著,低下頭來,沉默不語,的確這官場之上,每一個人心底裡都可能比山賊土匪更為陰險毒辣,靳將軍正氣凜然,一心為主,難免受奸人所害。

「靳將軍一生正義,吉人自有天相,不用怕,一個時辰後他就會來跟我們一起走。」我對凡說,她點了點頭,氣氛又回歸沉默,只可惜不消一刻,門外傳來的腳步聲,令我們不禁緊張起來…

踏…踏…

A.躲回牢房
B.走近埋伏
2018-12-10 02:06:37
A
2018-12-10 02:10:59
B
2018-12-10 02:15:10
B
2018-12-10 02:19:52
B
2018-12-10 02:24:44
b
2018-12-10 02:57:44
其實好想知 會唔會有揀錯就死亡既end
2018-12-10 08:41:55
b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