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個台都選項故] 鳩寫 穿越到武俠世界

1001 回覆
140 Like 7 Dislike
2018-12-03 00:05:30
各位巴打你好 小弟文筆普通 只係屎忽痕見到講故台好多選項故
所以突然間想跟風寫個選項故 有見及此
本故事有幾個要素大家睇前必須知道

1.小弟心中有大方向 但其實全文無主旨 本文絕對只係睇到選項即時發揮 (希望全文可以由巴打們既投票完成)
2.無文筆 行文極之求其 只係小弟為左打發時間 (盡量會寫好小小 不過唔好希望睇到高質文學作品)
3.最後歡迎意見 想加甜又好 對選項劇情發展有咩意見都好 隨便留言

小小規則 選項故既關係 選項小弟會盡力限於 3個內
如果選項用爭櫈仔既方式小弟覺得有點太趕 好多巴打想投又趕唔切 所以比多幾個機會大家 每個選項係5個Reply內得到投票結果 如果投唔到心水走向希望大家體諒

如果睇個故仔係覺得唔錯 希望可以比個正評 等我有動力繼續鳩寫

唔講太多廢話 真係開始第一個投票 希望第一位入到黎既巴打決定一樣野
2018-12-03 00:06:15
全文由
A.書面語
B.口語
所寫

第一位幸運兒巴打可以決定成篇文點寫
2018-12-03 00:12:46
推 希望有巴打有興趣
2018-12-03 00:14:27
A
2018-12-03 00:20:33
多謝支持 馬上開始
2018-12-03 00:22:39
我叫禤雷龍,二十一歲,香港考試制度下的犧牲品。
現在是一個雙失青年,大專考不上,找工作也沒人要這種垃圾,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家中兩老還能養著我這種垃圾。
我唯一的喜好,就是在家中看武俠小說,我經常在想,或者我在古代出生,能有一番大作為…

我看著書架,打算拿出…

A.射鵰三部曲
B.笑傲江湖
C.父親常看的小說


---
係到寫明一下 故事同原作有關係 但同原著可能有好大出入
請以穿越人物影響故事發展黎思考

BTW 暫時無乜人睇 會以頭一名巴打作投票結果先
有人睇 我就會寫
2018-12-03 00:27:00
2018-12-03 00:30:56
C
2018-12-03 00:55:25
我拿出了父親常看的小說,上面的標題被父親用墨水筆刪掉了,已經看不出是什麼名字,我慢慢走到書桌,坐上電腦椅上,向後一靠…
「啪!」一聲清脆利落的斷裂聲,椅背斷裂,我往後一摔,眼前一黑…
難道我的人生失敗得死亡也要如此滑稽?

耳邊傳來一把聲音…「死亡…從不是結束,或者是一個開始…」
突然只感到頭痛欲裂,連眼睛都痛到睜不開,接著是…下墜的感覺!
「啊!!!!!!!!!!!!!!!!!!!!!!!!!」
從半空中再次打開雙眼,我已經不是在本來的家中了,三層樓?四層樓?我不清楚自己在多高,我只看到下方是一個姑娘!

「噗」毫無疑問地我撞上了那女的,我只感到一陣暈眩感襲來,接著…
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來的時候我在一間木屋之內,眼前只有一個大叔。
「少俠!你終於醒了?你從天以降撞倒了我家的女兒,她也是今早才醒來,請問少俠高姓大名?能從天而降必須輕功不錯!」

我叫…我叫…

---
請一位巴打幫主角改個 武俠名
四個字內 小弟或會改改D字 即係同音名之類
2018-12-03 01:06:12
路人甲
2018-12-03 01:09:04
任何人
2018-12-03 01:44:29

---
「我叫...我叫...甲…路仁甲…」我好像忘記了自己是誰,但我腦海中對於自己的認知,只有這三個字 - 路仁甲。
「少俠的名字也滿特別!仁甲這名字是不是有些用意?」
「呃…我忘記了」
「看來少俠你腦中有點混亂,不會是摔壞腦子了嗎?」
「可能吧…我好像什麼都想不起」
「沒關係少俠,你只需要負起責任就可以了…」大叔一臉竊笑看著我,這種不懷好意的笑容令我心生不安…大叔看見我神情閃縮,彷彿能看透我心中的不安,在我開口之前便馬上繼續說下去。
「少俠,我們村落因近年國家的徵兵,男丁極度缺乏,小女近年一直物色不到如意郎君,今日你從天而降,如此壓在她身上,既已經有了肌膚之親,看來更像是命運的安排,要不你迎娶小女,成為她的好丈夫吧!」大叔說著說著已經跪下來了,看來大叔真的很需要人迎娶她的女兒,那麼我…

A.天降新娘 何不一嘗
B.素未謀面 萬萬不可
C.驗明正身 從長計議
2018-12-03 01:47:35
差唔多訓 如果唔見我覆 就聽朝一早再見
睇下會唔會有d返工巴打入黎睇
2018-12-03 01:56:10
2018-12-03 03:00:54
B
2018-12-03 03:23:00
C
2018-12-03 03:25:24
C
2018-12-03 14:27:21
唔好意思巴打 今朝有D忙 馬上繼續
---
有這個從天而降的女子給我,但始終與她素未謀面,怎可以隨便娶她。
「大叔 萬萬不可 令千金與我素未謀面 怎麼可以這樣就訂下終身」我馬上就拒絕了大叔,大叔神情有點失落,然後又繼續說。
「真可惜,難得我女兒有機會找到如意郎君…說實話,她跟她姐姐不同,可是一個數一數二的醜女」
這時候我心中暗爽,連自己的父親都說出了是醜女,一定不會是甚麼好貨色。

「別灰心大叔,這世界總有愛你女兒的人」
「叩叩叩」此時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接著有一個極為肥胖的姑娘走進來,說實話,除了肚滿腸肥,我根本想不到除此以外更貼切的形容詞,想必這就是大叔女兒吧。
此時大叔輕輕靠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少俠,這是我的大女兒,很美吧,但是可惜她已經被一個富家公子追求已久,恐怕快要成婚了」

…What The Fuck?
我心中暗罵了一聲,雖然我把自己的身世種種都忘光了,但我還是能記起一聲日常用語。
「這是你的大女兒!?那麼你另一個女兒?」
「是呀,有甚麼問題,難道,你對那醜女有興趣?」大叔反問一句。

此時我心中不感一想,莫非這審美觀與我腦海中的認知大有不同!?
這刻我…

A.好奇之心 見一見大叔的小女兒
B.稱讚她的大女兒確切是個美人 其他事就此罷了
C.詢問一下大叔現在的年份


--
希望有更多巴打投票 可以改為5人投票制
2018-12-03 14:30:42
A
2018-12-03 14:35:25
A
2018-12-03 15:06:17
A
2018-12-03 15:11:28
---A---
這刻我心中確實想見一見這位小女兒,但想了想,如果我冒昧說自己想見大叔的小女兒,難免有些許唐突,如果用剛剛的意外做理由,就充份得多了。
「大叔,其實在下並非對閣下小女兒有非份之想。只是晚輩認為自己不慎撞倒大叔的小女兒,希望能夠親身見一面致歉」

「難得現在的年輕人還會有這番心意,好吧,你隨我來」
我從床上起來,跟著大叔離開這木屋。
木屋之外原來不是想像中的村莊或者農地,是一個類似四合院設計的地方,剛剛我身處的是較角落的位置,可能是原來的柴房,但這柴房設計也有點特別,剛剛在室內也沒發現,每一所窗都被木板封死,大門還有一個大鐵鎖,生怕有一從中逃出來一樣。

大叔從柴房帶我到另一邊的廂房,「叩叩叩」大叔敲了敲大門,裡面傳來如銀鈴般清脆悅耳的聲音。
「是爹你嗎?進來吧。」

大叔揮手示意我稍等,然後先進到房間,接著可能不夠三十秒,大叔又從房間中出來,將帶我進房間內。
房間內擺設簡陋,沒有甚麼華麗的花盆,或是掛畫,詩詞,只見一個屏風擋著黃花閨女的床,而屏風的背後又再傳來那讓人想一聽再聽的聲音。
「少俠…你好,請等我一下」少女的聲音略帶嬌羞,想了想,本來我可能已經要跟她訂下終身大事,現在我就被屏風所相隔,難免這少女會有點難為情。
少女在屏風後披上了多兩件衣裳,即使屏風已經把我視線擋著,但燈光下依然能看到她那柔弱的身影,她雙手幼細,那纖腰相信我能單手環抱得著。雖然影子映照下,乍看她非常瘦削,但胸前卻不是一片平坦,當然也不會是西瓜一樣渾圓,不過一手可能才剛剛能夠掌握得著。
少女終於從屏風中走出來,她看著我的神情靦腆,與我對望了數十秒,才慢慢吐出幾個字。
「少俠你好,奴家楊如意…」

如意她未必是甚麼大美人,但我能肯肯定定的告訴自己,她絕非醜女。
她膚色比較白,但臉頰上的嫣紅卻因而更加明顯。雖然害羞的她,有點逃避著我的眼神,但我仍能看到她那清澄澈的雙眼。一雙紅唇因為害羞而緊緊閉著,更令我覺得那雙唇在等著我的回應。
「抱歉如意姑娘,在下路仁甲」
「甲少俠你好…」她依舊帶著那青春的羞澀,心中那憐憫也不禁油然而生。

大叔可能看到我眼中已經放不下別的人,他輕輕拉拉我的衣袖,問道「少俠,看你一身打扮,必然是行走江湖之人,若果你現在不想娶我這醜女兒,不如你帶她到別的國家遊歷一下,反正她在這裡附近的村落也早已臭名遠播,恐怕也是留在這家中一輩子,你帶她出去走走,可能還能培養出感情來呢。」

…等等,我一身打扮像行走江湖之人?
此時我才有點意外,我現在的樣子是怎樣的?
我馬上走向附近的銅鏡,鏡中能看到的自己,身高接近六尺,雙眼有神,身形雖然有點單薄,但身穿的一身青衫,令我看來更像是甚麼俠士,難怪大叔會一直少俠少俠的叫我,雖然我對自己的認知,只有路仁甲這名字,但我彷彿也記得,自己明明只是一個這時候我心中想起了一個地方名,大理…但我卻想不起自己怎麼會想起這名字。

「少俠?少俠?」
「啊,大叔不好意思」我愣在銅鏡前久久作不出反應,回過神來,大叔已經喊了我好幾聲。

「少俠,不如你就帶我女兒一併離去吧,雖然今天你從天而降壓在她身上的事,在村外不遠發生,沒有甚麼人看見,但要是傳出去,她也更不可能嫁出去了」

大叔的提議確實不錯,但我對這世界還毫不認識,
2018-12-03 15:11:48
sorry 篤錯制send左 等多陣
2018-12-03 15:15:01
---A---
這刻我心中確實想見一見這位小女兒,但想了想,如果我冒昧說自己想見大叔的小女兒,難免有些許唐突,如果用剛剛的意外做理由,就充份得多了。
「大叔,其實在下並非對閣下小女兒有非份之想。只是晚輩認為自己不慎撞倒大叔的小女兒,希望能夠親身見一面致歉」

「難得現在的年輕人還會有這番心意,好吧,你隨我來」
我從床上起來,跟著大叔離開這木屋。
木屋之外原來不是想像中的村莊或者農地,是一個類似四合院設計的地方,剛剛我身處的是較角落的位置,可能是原來的柴房,但這柴房設計也有點特別,剛剛在室內也沒發現,每一所窗都被木板封死,大門還有一個大鐵鎖,生怕有一從中逃出來一樣。

大叔從柴房帶我到另一邊的廂房,「叩叩叩」大叔敲了敲大門,裡面傳來如銀鈴般清脆悅耳的聲音。
「是爹你嗎?進來吧。」

大叔揮手示意我稍等,然後先進到房間,接著可能不夠三十秒,大叔又從房間中出來,將帶我進房間內。
房間內擺設簡陋,沒有甚麼華麗的花盆,或是掛畫,詩詞,只見一個屏風擋著黃花閨女的床,而屏風的背後又再傳來那讓人想一聽再聽的聲音。
「少俠…你好,請等我一下」少女的聲音略帶嬌羞,想了想,本來我可能已經要跟她訂下終身大事,現在我就被屏風所相隔,難免這少女會有點難為情。
少女在屏風後披上了多兩件衣裳,即使屏風已經把我視線擋著,但燈光下依然能看到她那柔弱的身影,她雙手幼細,那纖腰相信我能單手環抱得著。雖然影子映照下,乍看她非常瘦削,但胸前卻不是一片平坦,當然也不會是西瓜一樣渾圓,不過一手可能才剛剛能夠掌握得著。
少女終於從屏風中走出來,她看著我的神情靦腆,與我對望了數十秒,才慢慢吐出幾個字。
「少俠你好,奴家楊如意…」

如意她未必是甚麼大美人,但我能肯肯定定的告訴自己,她絕非醜女。
她膚色比較白,但臉頰上的嫣紅卻因而更加明顯。雖然害羞的她,有點逃避著我的眼神,但我仍能看到她那清澄澈的雙眼。一雙紅唇因為害羞而緊緊閉著,更令我覺得那雙唇在等著我的回應。
「抱歉如意姑娘,在下路仁甲」
「甲少俠你好…」她依舊帶著那青春的羞澀,心中那憐憫也不禁油然而生。

大叔可能看到我眼中已經放不下別的人,他輕輕拉拉我的衣袖,問道「少俠,看你一身打扮,必然是行走江湖之人,若果你現在不想娶我這醜女兒,不如你帶她到別的國家遊歷一下,反正她在這裡附近的村落也早已臭名遠播,恐怕也是留在這家中一輩子,你帶她出去走走,可能還能培養出感情來呢。」

…等等,我一身打扮像行走江湖之人?
此時我才有點意外,我現在的樣子是怎樣的?
我馬上走向附近的銅鏡,鏡中能看到的自己,身高接近六尺,雙眼有神,身形雖然有點單薄,但身穿的一身青衫,令我看來更像是甚麼俠士,難怪大叔會一直少俠少俠的叫我,雖然我對自己的認知,只有路仁甲這名字,但我彷彿也記得,自己明明只是一個普通不過,旁人也不會在意的人,怎麼會變成如此剛強的男子漢。
看著銅鏡中的自己,這時候我心中忽然想起了一個名字,大理…但我卻想不起自己怎麼會想起這名字。

「少俠?少俠?」
「啊,大叔不好意思」我愣在銅鏡前久久作不出反應,回過神來,大叔已經喊了我好幾聲。

「少俠,不如你就帶我女兒一併離去吧,雖然今天你從天而降壓在她身上的事,在村外不遠發生,沒有甚麼人看見,但要是傳出去,她也更不可能嫁出去了」

大叔的提議確實不錯,但我對這世界還毫不認識,也不是身懷甚麼奇怪功夫,恐怕也不能保護到如意…我應該…


A.不理了 與如意上路
B.先問清大叔現世的情況
C.直接拒絕 離開大叔的家

---
唔好意思 岩岩篤錯制send左 紅字為正確修改後文章
2018-12-03 15:16:15
巴打們如果支持小弟 可以留意投個票
比個正評小弟以示支持
多謝多謝
吹水台自選台熱 門最 新手機台時事台政事台World體育台娛樂台動漫台Apps台遊戲台影視台講故台健康台感情台潮流台上班台財經台房屋台飲食台旅遊台學術台校園台汽車台音樂台創意台硬件台攝影台玩具台寵物台軟件台活動台電訊台直播台站務台成人台黑 洞